店小二終於忍不住了,出於多寶閣的規矩,不許瞧不起任何一個修士,哪怕是要飯的乞丐也有可能是隱士大能者,所以店小二還是比較客氣的。

「給我來一罐子硃砂,還要兩箱符紙!」夏初雪說道。 店小二笑容有些僵硬,對夏初雪抱歉道。 「姑娘,我們這裡沒有硃砂和符紙,但是妖獸的血液和妖獸皮倒是有很多,您要不要?」 眾所周知,符筆蘸硃砂在符紙上可以製作出符篆,而符筆但妖獸血液在獸皮上確實可以製作符寶的, 以夏初雪如今的實

「給我來一罐子硃砂,還要兩箱符紙!」夏初雪說道。

店小二笑容有些僵硬,對夏初雪抱歉道。

「姑娘,我們這裡沒有硃砂和符紙,但是妖獸的血液和妖獸皮倒是有很多,您要不要?」

眾所周知,符筆蘸硃砂在符紙上可以製作出符篆,而符筆但妖獸血液在獸皮上確實可以製作符寶的,

以夏初雪如今的實力,距離製作成符寶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不用了謝謝!」

夏初雪空間儲物袋裡的妖獸血液和獸皮已經很多了,而她現在又確實用不上。

也是,多寶閣賣的都是高檔貨,裡面怎麼可能有硃砂和符紙呢?剛才不過是又問了一下,隨口一說而已。

「那您還有沒有其他想要的東西?我可以給你介紹!」

「額!我就隨便看看!」

夏初雪拉著玫瑰想要上二樓去,卻又被那個店小二給攔住了。

「姑娘,二樓上的東西比一樓更珍貴!」

店小二看夏初雪和玫瑰剛才的舉動,也不像是能買得起好東西的人物,連一層的東西都買不起,還想上二樓?真是不知自己幾斤幾兩了啊!

「怎麼?你有問題?二樓不能上?」

夏初雪語氣漸冷,她自是看出店小二眼底深處的含義,只沒太計較而已。

「不不不,姑娘請便!」

店小二向來察言觀色,儘管他料定2樓的東西這兩人也不會買,到他們的修為明顯比自己高,身上還穿著蘇家弟子的服飾,不能太得罪了。

玫瑰狠狠地剜了店小二一眼,「你給老娘小心點!」

然後拉著夏初雪緩步走向2樓。

比起一樓的人潮湧動,二樓就顯得清靜多了,偶爾有3五個人上來,那都是練氣期第10層以上甚至築基期第修士。

玫瑰只是在櫃檯上略略掃了一眼,嗤之以鼻。

「還以為二樓有多了不得的東西呢,居然連個趁手的法寶都沒有!」語氣中毫不掩飾她的嫌棄。

這也不能怪玫瑰看不上,這裡我放的都是練氣期第10層到築基期第5層之間修士可以用上的東西,她根本都不需要好嗎?

周圍修士一聽這話,紛紛向玫瑰和夏初雪投以好奇的眼神。

有幾個眼尖的辨認出來他們是誰。

「這不是擂台上曾經出現過的那個被三大家族族長爭取過的天才少女嗎?聽說小小年紀就達到築基期前途不可限量啊,而且師傅還是個大能,我們不能輕易得罪!」

「快走快走,一般天才都是脾氣桀驁不馴,萬一得罪上了,可不好解決!」 夏初雪輕輕拉了拉玫瑰的衣袖,小聲嘀咕道。

「玫瑰,你就不能低調點?這麼發生做什麼?天才少女!」語氣中帶著開玩笑的成分。

「師姐,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了」玫瑰有些羞紅臉,要說天才少女的話,有誰比得過夏初雪?

短短几年就修鍊到了練氣期第七層,而且還是在每次修鍊都被吸收掉大半靈力的情況下修鍊出來的,她這個萬年玫瑰如今只有區區4級妖獸,根本沒有可比性好嗎?

可話又說回來,自從和夏初雪達成了主僕契約之後,玫瑰發現她的修鍊進度似乎加快了,有種隱隱要突破的感覺。

難道主人的資質還能影響契約妖寵?

「夏道友,玫瑰道友,或許你們可以去三樓看看,那裡的東西比這邊還要高檔,說不定能找到想要的東西呢?」

一個看著從裡邊走了出來,親子引路,引起周圍各路修士的一陣抽氣。

夏初雪不知道,他們可是聽說過的,二樓有一個隱藏在暗處的高手坐鎮,據說是個老者,一旦發現資質好或者修為高的修士就會引薦他們去三樓,據說3樓有好東西。

「謝謝老伯,不了,我師妹她總是這樣口無遮攔,還請見諒,這裡的東西已經非常好了,以我們現在的修為都不一定買得起!」

夏初雪想也不想的拒絕。

笑話,她剛才可是聽到了旁人的議論。可不想這個時候加入任何陣營,成為他們的炮灰。

再說了,就她們兩個如今的修為去3樓著實不妥,一來修為不夠,二來會讓那些修士覺得他們倆身上有許多靈石。

那些修士來自修仙界各地,鬼知道他們有什麼身份?到時候肯定會成為他們眼中待宰的肥羊。

若在平時,她面對明槍暗鬥都不怕,甚至還很歡喜,那樣就可以反搶劫了。

可如今蘇家正是多事之秋,不能再給他添麻煩了,萬一殺的修士中有個把是宗門弟子,亦或者是中途大家族出來歷練的弟子,那不是俺叔家架在火上烤嗎?

不過…夏初雪心中還是挺想讓他們偷偷來對付自己,這樣一來事情就好辦多了。

「那好,你們若是想要去三樓看看,就叫一聲,我為您們引路!」

「多謝!」夏初雪拱手回禮。

他們兩人在2樓轉悠了好久,夏初雪看上了一件中品法器衣裙,群擺到腳裸處,通體海藍色,沒有多餘的裝飾,卻顯得很簡單大氣。

她之前身上也有一套下品法衣,只可惜那件法衣當初與沈傲天和梁有為他們大戰的時候被他們看到了,暫時還不能用。

而且下品法衣也確實頂不住幾次攻擊,還是買中品的好了,大家都知道她和玫瑰上一場擂台大比押注蘇家贏,身上有些資產,現下買了東西,說不定也能打消部分修士不該有的念頭。

緊接著又看上了一條細細的鏈子,乍一看上就像是一個女子用的裝飾品,但其實真真正正卻是件中品法器。

想到脖子出的那根下品法器鏈子,硬度和眼前這條根本無法比。

「道友,您看上了些條項鏈了?它是著名煉器師鍛造而成,外觀簡潔大方還好看,更重要的是中品法器,有三次機會抵擋築基期第5層修士再全力一擊!」

「它的堅硬度如何?我是說會不會容易斷裂?」

額!夏初雪剛問出這句話就想咬自己舌頭一下,她怎麼就問了個這麼蠢的問題?

「呵呵,當這條鏈子抵擋三次攻擊失去法力之後才會斷裂!」

「多少靈石?」

夏初雪很喜歡這條鏈子,正好可以把手上的除戒指掛在脖子上,這樣就不會有高級修士發現了。

眼光閃動間,又看到旁邊有1支玉鐲挺漂亮。

「這是空間法寶嗎?」

賣東西

夏初雪輕輕拉了拉玫瑰的衣袖,小聲嘀咕道。

「玫瑰,你就不能低調點?這麼發生做什麼?天才少女!」語氣中帶著開玩笑的成分。

「師姐,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了」玫瑰有些羞紅臉,要說天才少女的話,有誰比得過夏初雪?

短短几年就修鍊到了練氣期第七層,而且還是在每次修鍊都被吸收掉大半靈力的情況下修鍊出來的,她這個萬年玫瑰如今只有區區4級妖獸,根本沒有可比性好嗎?

可話又說回來,自從和夏初雪達成了主僕契約之後,玫瑰發現她的修鍊進度似乎加快了,有種隱隱要突破的感覺。

難道主人的資質還能影響契約妖寵?

「夏道友,玫瑰道友,或許你們可以去三樓看看,那裡的東西比這邊還要高檔,說不定能找到想要的東西呢?」

一個看著從裡邊走了出來,親子引路,引起周圍各路修士的一陣抽氣。

夏初雪不知道,他們可是聽說過的,二樓有一個隱藏在暗處的高手坐鎮,據說是個老者,一旦發現資質好或者修為高的修士就會引薦他們去三樓,據說3樓有好東西。

「謝謝老伯,不了,我師妹她總是這樣口無遮攔,還請見諒,這裡的東西已經非常好了,以我們現在的修為都不一定買得起!」

夏初雪想也不想的拒絕。

笑話,她剛才可是聽到了旁人的議論。 大人又要被休了 可不想這個時候加入任何陣營,成為他們的炮灰。

再說了,就她們兩個如今的修為去3樓著實不妥,一來修為不夠,二來會讓那些修士覺得他們倆身上有許多靈石。

那些修士來自修仙界各地,鬼知道他們有什麼身份?到時候肯定會成為他們眼中待宰的肥羊。

若在平時,她面對明槍暗鬥都不怕,甚至還很歡喜,那樣就可以反搶劫了。

可如今蘇家正是多事之秋,不能再給他添麻煩了,萬一殺的修士中有個把是宗門弟子,亦或者是中途大家族出來歷練的弟子,那不是俺叔家架在火上烤嗎?

不過…夏初雪心中還是挺想讓他們偷偷來對付自己,這樣一來事情就好辦多了。

「那好,你們若是想要去三樓看看,就叫一聲,我為您們引路!」

「多謝!」夏初雪拱手回禮。 「你這個滾蛋說什麼呢?明明就是我先拿到手打算去付賬的,你卻先我一步付了錢,東西還在我手裡呢!」

「呵呵,你還有臉說?我已經付過錢買下的東西,你怎麼還拿在手裡?明搶是嗎?」

「你…你…」蘇大力本就笨嘴笨舌的,如今遇到這樣的情況,被說的啞口無言,只能伸著手指哆哆嗦嗦的指著對方,氣的臉都紅了。

「呦,我說這是哪家的狗在亂吠呢?原來是沈家的呀,怎麼?你們不在自家的窩趴著,出來咬什麼人?」夏初雪張嘴就是犀利的話語。

「你個小賤人胡說什麼?我們一群老爺們說話哪裡有娘們兒地位?還不如趕緊回家生孩子去哈哈哈…」說完,幾個沈家弟子用一種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夏初雪。

由於她身材很火爆,所以有時候穿衣服可以挑選那種肥肥大大的,可儘管這樣,那些男人們也能一眼就能猜測出寬大的衣袍底下是如何曼妙的身姿!

「啪!」

一個巴掌響起,剛才找麻煩的沈天星的左臉上頓時顯現出一個鮮明的巴掌印。

「你以為這裡是金海城就能為所欲為嗎?我要向你挑戰!」

「哼!」 我的時空旅舍 夏初雪眼角上挑,一點也不在乎的樣子,慢慢悠悠說的。

「你要戰,那便戰,不過普通的對戰,本姑奶奶可沒興趣奉陪,上生死擂台如何?」

夏初雪這句話一說出來,全場倒吸一口冷氣。

有些修為高的看出她如今的修為是鍊氣期第7層,而且氣息剛穩固,似乎才進階沒多久的樣子。

而對方確實鍊氣期第7層後期的修為,雖說兩個人的修為同為第7層,但初期和後期卻相差萬里。

同階之內後期的修士雖不能秒殺初期,也能至少在20招之內將其殺死,這與秒殺也無異了。

蘇家那些弟子也都紛紛露出擔憂的神色,甚至還有一個人偷偷與夏初雪傳音入密。

「小雪,這個沈天星的修為比你高出很多,還是不要比了,到時候不好收場,再說我們也沒吃什麼虧!」

夏初雪瞅了那人一眼,並沒有回答,而是雙臂環胸挑眼望著沈天星。

如來必須敗 此時無聲勝有聲,哪怕一個字都沒說,只是一個眼神就能充分說明夏初雪的挑釁。

「好,那我們就簽生死契約,上生死擂台,我們可要提前說好了,這只是私人恩怨,與兩族之間並無干係,別到時候你快要被打死了,哭哭啼啼的回家找家長…」

「你放心,到時候哭哭啼啼找家長的還指不定是誰呢?」夏初雪沒等沈天星把話說完,就倨傲的接話。

原本她以為扮豬吃老虎的日子挺好,他一路走來老是被那些人用異樣的眼光望著自己的身材。

這才明白實力對於一個女修是怎樣的重要?只有站在實力的巔峰,才有權利制裁一切。

適當展現出自己的鋒芒,也讓那些臭蟲爬蟲們知難而退。

沈天星被夏初雪的話給氣笑了,立刻從儲物袋裡拿出一張白紙,在上面立下了字據。

「我沈天星現在立字據,雙方上生死擂台純屬個人恩怨,生死不論,與兩大家族無關!」

「我夏初雪現在立字據,雙方上生死擂台純屬個人恩怨,生死不論,與兩大家族無關!」

夏初雪也學著沈天星一樣的口氣說一遍,然後也白紙黑字的寫下了字據。

「小雪,你是不是瘋了?」蘇浦還想試圖阻止,可是等到夏初雪和沈天星二人的額頭都有一道白光鑽進去,他就知道這件事木已成舟,無法挽回了。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他後悔了,早知道這樣,今天他幹嘛把夏初雪給約出來?

真是沒想到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居然這麼年輕氣盛,明知前方是死路,還要一個勁的往前沖,真不明白腦殼裡裝的是什麼?

夏初雪來到這些人的中間,看到蘇家弟子們一個個有一種不贊同的目光望著她,心中哀嘆一聲。

看來蘇家大多數弟子和她想象的一樣,面對比自己高的修士幾乎沒了鬥志。

難道他們不知道比武的勝負不僅僅依靠自身的修為?還要靠修士本身的戰鬥經驗和法技,符篆丹藥等在外條件也存在很大的不確定因素。

這沈天星是沈家的嫡系弟子,如今小小年齡就有鍊氣期第7層後期的修為也實屬不易,算得上是天才了,不過他卻是磕丹藥要磕出來的天才,根基不穩,氣息有些紊亂,對戰起來別說是夏初雪了,就是普通的鍊氣期第7層修士也不一定能夠戰勝。

金海城的大街一條條交錯著,金海城大街最中心的點就是生死擂台。

常理來說,金海城是不准許打架鬥毆等惡性事件發生,但要真有不共戴天之仇,也可以在生死擂台上對戰,當初夏初雪就差點和姜族長在生死擂台上大戰了。

這擂台是用特殊材料製成,一般練習修士在上面對戰幾乎不會被損壞。

夏初雪和沈天星在擂台兩邊各佔一個位置,二人四目相對,在空中交匯,噼里啪啦火花四濺。

就是這個時候,她還不忘記給玫瑰傳音入密。

「玫瑰,趕緊的,在擂台下面布設賭場,到時候咱們說不定還能賺上一筆!」

玫瑰本來正用嘲笑的目光望著沈天星,打算看熱鬧,這下猛然眼睛一亮,猛拍腦門。

對呀!怎麼把這茬給忘了?主人姐姐果然是天生的生意人,只修鍊不去做生意真是屈才了。

想到這裡,就大聲吆喝起來。

「來來來,押注了,沈家和蘇家都是押一賠一,趕緊押注嘍!」

玫瑰從儲物袋裡面拿出一個之前裝妖獸肉的巨大籮筐,妖獸肉吃完了,老婆還沒來得及扔掉,這下剛好派上用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