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值得一提的是與吳玉之間的比試,更是完全讓林玄仲看清自身不足。如果沒有身法,根本無法擊敗境界比自己高的武修。可以想象,日後若是遇到高階武修將自己的身法被破,那麼自己只會落到任人宰割的結局,越想林玄仲越是害怕。

內心深處的恐懼一點一點滋生、膨脹,在沒別的武技可用的情況下,林玄仲此時只想學習一些更高級的劍術。 在期望之餘,林玄仲還想到如果現在有紅葯那樣的劍術水平,再配合身法的使用的情況,情況一定會比現在好很多,可是一切只能想想。 久攻未果,林玄仲漸漸失去信心,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對方。另一邊,吳玉嘴

內心深處的恐懼一點一點滋生、膨脹,在沒別的武技可用的情況下,林玄仲此時只想學習一些更高級的劍術。

在期望之餘,林玄仲還想到如果現在有紅葯那樣的劍術水平,再配合身法的使用的情況,情況一定會比現在好很多,可是一切只能想想。

久攻未果,林玄仲漸漸失去信心,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對方。另一邊,吳玉嘴角帶著一絲笑容,動作依舊非常輕鬆自然,看上去依舊不把林玄仲的攻擊放在眼中。

「清風恐怕很快就要落敗了。」佣軍隊伍中有人觀察一段時間后不由如此說道。

「的確如此,如果清風的身法只有這個程度,那麼必敗無疑。」有人接著發表自己的看法。可以說,此刻許多人都覺得林玄仲已經沒有取勝的可能,連老張他們同樣如此。

或許正如中年領隊所言,那夜林玄仲真是受到什麼刺激才將身法施展到極致,但現在林玄仲表現出來的實力才是真正水平。只可惜林玄仲若是有一定的劍術,還不至於敗得如此容易。

現在人群里或許只有青羿還認為林玄仲有取勝的可能,只是青羿不希望林玄仲那樣做,所以還是更能接受眼前的情況。

「清風哥哥要輸給吳玉了嗎?」看著吳玉每次都能輕易化解林玄仲的攻擊,林玄仲卻越來越疲憊,紅淚有些失望地問道,心裡還有些後悔。

如果早知道會是這樣,或許紅淚根本不會有之前那樣衝動的想法。只是事已至此,紅淚無法阻止林玄仲即將落敗的事實。

「如果公子的劍術好些,或許還有一戰的可能。」一旁的紅葯眼神中流出幾許期盼,但還是說出事實。

「都怪我,」聽到紅葯的評論,紅淚有些自責地說道:「要不是我,清風哥哥就不會被臭吳玉欺負了。」說完紅淚是一臉傷心,顯然是真的後悔讓林玄仲接受吳玉的挑釁。

「其實不然,清風雖然無法打敗吳玉,可是吳玉未必就能打敗清風。」不知何時,高大男子男子走到三人旁邊,見三人討論不由說出自己的看法。

「爹,你怎麼來了?」一看是自己爹站在旁邊,紅淚當即出聲問道。

「兩個寶貝女兒都在這看熱鬧,爹還能一個人在那裡無聊嗎?」高大男子笑著回復一句。

「不知爹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一旁的紅葯見高大男子過來,同樣簡單笑笑,不過還對其爹的話有些好奇。

「這個簡單,那個叫清風的小子劍術太差,身法又有局限,如果一直主動攻擊吳玉肯定會落敗。可若是換成吳玉出手,情況或許會大有好轉,吳玉或許能看穿那小子的一些步法,可如果只用同樣的氣力,吳玉同樣奈何不了那小子。」簡單解釋一番,高大男子便向場中的兩人看去。

在不斷的氣力消耗下,林玄仲已經放棄主動攻擊的方式,但還沒放棄與吳玉之間的比試,所以兩人正在進行攻防轉換。可以看到林玄仲出劍的次數越來越少,相反,吳玉出招的次數越來越多。

沒多久,只有吳玉主動出招,林玄仲只是簡單的防禦而已。在身上氣力還算充沛的情況下,林玄仲發現抵禦吳玉的攻擊並沒有什麼難度。必要時刻藉助身法,還可以輕易地躲過危險關頭。幾個回合之後,林玄仲更加確定自己的發現。

沒想到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自己的主動攻擊雖無效用,可吳玉的攻擊看起來同樣如此。如此一來,林玄仲倒不再擔心自己會輕易敗給對方。

與此同時,吳玉自然發現自己的窘況。雖然可以確定自己的劍術比林玄仲的劍術不知高明多少倍,可是比試的勝負並非只靠劍術就能決定。

在連續攻擊沒有結果后,吳玉原本平靜的臉色出現變化,不再像之前那樣輕鬆自然轉而變得認真起來。

劍鋒九轉,劍芒閃動,凌厲的攻擊把林玄仲逼得不停後退,可在林玄仲異常敏捷的躲閃下,遲遲不能取得壓倒性的優勢。因為在對戰方面,林玄仲有著一定的經驗,只要能看清對方的招式,要抵擋或是躲過對方的攻擊,對於身法突出的林玄仲都不是難事。而且現在不用連續使用身法,林玄仲更不擔心自己的身法會被人認出來。

一段時間后,因為久攻未果,吳玉的臉色又從剛才的認真變得嚴肅起來。

眼看著吳玉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在觀戰紅淚自然欣喜異常,不停地在那裡為林玄仲叫好。

「爹說的真對,我就知道臭吳玉肯定也打不過清風哥哥。」看著林玄仲每次都能接下吳玉的攻擊,紅淚欣喜地手舞足蹈起來,完全不再自責。

「別高興的太早,吳玉的實力可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見自己的女兒似乎有些高興過頭,高大男子不由出聲提醒一句。

「爹,你是什麼意思?」忽然聽到高大男子的聲音發生變化,紅淚有些不明白地問道。

「你自己看看就明白了。」不過高大男子並沒給出具體解釋。 第125章

在高大男子和紅淚說話期間,場中兩人的打鬥更加激烈一些,因為不知什麼時候吳玉加快攻擊速度。如此一來,林玄仲使用身法的頻率自然增加不少。

之前吳玉雖然表示不會用超過林玄仲那樣的氣力,可提高攻擊速度並不屬於此範疇內。而且現在不管吳玉把攻擊速度提升到什麼程度,在眾人看來都是理所當然的事。

在吳玉的不斷打擊下,林玄仲的情況越來越差,手中長劍不停地被對方擊開,如果不是利用身法及時躲避一些危險關頭,可能已經被吳玉打傷,不過這樣下去並不是辦法。如果不能擋住吳玉的攻勢,這場比試還是算林玄仲輸了。

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林玄仲只好靜下心細細觀察起吳玉的一舉一動。由於眼光不差,林玄仲很快發現吳玉一直在以一定的套路攻擊自己,似乎是依據自己的身法。於是,林玄仲改變身法的使用方式,盡量讓吳玉先出手,然後自己再進行抵擋和躲避。

沒多久,新的應戰方法取得收效。在林玄仲有意打亂身法的使用方式后,吳玉的招式反而沒有剛才那麼凌厲。

「清風這小子悟性還真不錯,這麼快就看出吳玉的把戲。」

「沒想到這場比試還有些看頭,本來還真覺得清風堅持不了多長時間。」風雲佣軍隊伍的人一邊看著,一邊又不忘議論起來。不得不說,林玄仲的表現的確讓他們很多人非常意外。

在許多人稱讚林玄仲的時候,張奇他們同樣不斷為林玄仲喝彩,一個個在看到林玄仲能有現在的表現后高興異常。畢竟對於林玄仲的資質,他們從未懷疑過。

周圍熟悉的聲音讓林玄仲很受鼓勵,林玄仲覺得那些鼓勵自己的人現在都很高興。似乎只有兩人之間的比試不僅是一場比試,也是一種讓人忘記傷痛的方法之一。

記得昨日下午戰鬥結束后,在車隊趕路時,不管是哪個隊伍的人情緒都很低沉,可是現在大家聚在一起觀看鬥武,一個個情緒都很高昂。既然過去的事已經無從改變,在漸漸領會一些生存道理后,林玄仲更願意看到現在的情況。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吳玉已經快把攻擊速度提升到極致,可是效果卻並未因此增加多少。相反林玄仲因為心境越發自然,在動作上顯得更加嫻熟輕巧,連臉色都從之前的嚴肅漸漸變得平靜下來。

另一邊,吳玉的臉色卻明顯有些陰沉,在將速度增快到很高水平的情況下,劍法使用方面同樣達到很高水平,可是依舊奈何不了林玄仲。

任憑吳玉怎麼攻擊,林玄仲都能輕易化解。即便有時候情況在外人看來十分緊急,可結果總歸無事。顯而易見,如果不能增加攻擊威力,吳玉是奈何不了林玄仲。

要是早知道會出現現在的情況,吳玉或許就不會再之前提出要讓林玄仲一些的說法,現在可以說兩人之間的比試已經以平局結束。因為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兩人不打到最後一刻不會分出勝負。

由於雙方在境界上的差距,打到最後肯定是吳玉因為境界更高體內氣力更多取勝的可能更大。本來就是一場不公平的比試,所以在眾人看來沒必要打到最後。

話說回來,現在的情況完全不在吳玉的考慮之內,因為一開始吳玉覺得自己完全能看穿林玄仲的身法,然後藉助自身經驗只用同樣的實力就把林玄仲打敗。

可是吳玉沒想到林玄仲的眼光同樣不差,總是能看出自己的打算,如此一來大大縮小了雙方的差距,所以才會出現現在的情況。

在繼續攻擊一段時間后,吳玉忽然停下動作。「清風兄弟,我們以平局結束如何。」緊跟著,吳玉便笑著提議道。

吳玉會這樣提議自然有其自己的打算,現在主攻方是其本人,如果一直不能取勝,那麼拖得時間越長,眾人便越會覺得是吳玉輸了,如同一開始眾人看待林玄仲一樣。如此一來,兩人的比試自然越早結束對吳玉越好。

另一邊,林玄仲因為沒有取勝的把握,在吳玉給出這樣的提議后沒有多想直接表示同意。於是乎,雙方之間的比試正式結束。

「大哥哥,你好棒。」才剛結束,紅淚又是第一時間衝過來,一臉得意的樣子望著吳玉叫囂道:「臭吳玉,知道清風哥哥的厲害了吧。」

本來以現在的結局收尾就讓吳玉有些難堪,誰知紅淚還故意當眾人的面嘲笑一句,吳玉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二話不說便向人群外走去。

「別管他,他就是這樣的脾氣,大哥哥我們再去練習身法吧。」眼看著吳玉被自己氣走,紅淚非但沒有絲毫在意,反而顯得更加開心拉著林玄仲的手便向另外一個方向趕去。

距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的確可以再教紅淚一些身法方面的知識。另外,和紅淚單獨相處的感覺還不錯,林玄仲自然沒表示反對。

在兩人走後,之前的人群並沒有散開。許多武修因為平局收場大感驚奇,一個個不得不改變他們原先的看法,或許林玄仲的身法比他們想象的厲害。

與此同時,見紅淚拉著林玄仲離開,高大男子同樣一臉笑意對著兩人的背影點點頭,然後才帶著紅葯離開。

本來鬥武已經結束,可是眾人因為剛才那平局收場的意外,一個個技癢難耐,紛紛把目光投向平常與他們實力相當的對手。於是乎,接下來又有好幾組比試開始。

沒有去管離開后的事情,很快林玄仲兩人又回到原來的位置。再次練習身法時,紅淚明顯表現的比之前更有耐心。不再為八荒步學習的繁瑣感到困難,時時刻刻非常專心地按照林玄仲的指導來練。

時間過得很快,一邊看著紅淚練習,一邊想著自己的心事,一直到傍晚林玄仲都沒感覺到時間的流逝。

天色越來越黑,紅淚卻還在不知疲倦的練著,宛如當初的林玄仲學拳法時那樣。沒想到紅淚還是一個小武痴,看著紅淚已經練的有模有樣還如此認真,林玄仲這個做師父的先自豪起來。

「公子,爹爹請你過去見面。」不知什麼時候,紅葯悄悄過來。

「咦,姐姐你怎麼來了?」聽著是紅葯的聲音,紅淚緩緩停下動作。

「已經到吃飯時間,爹讓我來喊你們過去。」紅葯也沒多想,直接說出自己的來意。

只是聽紅葯的意思,似乎自己同樣要去,林玄仲有些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大哥哥,姐姐說爹要見你,你跟我們過去吧。」學了半天,一抬頭看天都快黑了,紅淚還真有點餓,趕忙向林玄仲說道。

「那好,我們過去吧。」雖然心裡不太想去,可是林玄仲更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所以無奈地打量姐妹兩人一眼,最終還是答應過去。

沒多久,來到風雲車隊一個比較偏僻的位置,高大男子坐在一個火堆旁正溫和地沖三人笑著。

「清風,你來了。」簡單招呼一聲,高大男子隨即示意三人坐下,一舉一動都讓林玄仲生不出任何不適的感覺。高大男子此時的表現,與林玄仲平常看到對方時有很大不同。

「見過前輩。」還真不知道改稱呼對方什麼,所以林玄仲便這樣開口。

「不用客氣,你喊我一聲聶叔即好。」高大男子的語氣同臉色一樣溫和,絲毫沒把林玄仲當成外人看,而且言語間完全沒有輕視林玄仲的意思。

因為高大男子的隨和,林玄仲的表現不由自主地變得輕鬆自然起來。「不知聶叔找我何事?」

「特意找你前來,只是想感謝你昨日對大家的幫助。」高大男子言簡意賅,很明白地說道:「昨日多虧你救出那麼多弟兄,才保證了他們的安全,所以聶叔想當面謝謝你。」

「這是一顆藥丸可以短時間激發一個人的潛力,可以在關鍵時刻留作保命之用。日後若是遇到什麼危急情況,你可以服下此葯脫險。」說著高大男子取出一個小木盒子,遞給林玄仲並解釋道:「此葯還是當年完成一次重要任務所得,一直沒捨得用,現在送給你一來是對昨日之事的感謝,二來也算是聶樹給你的見面禮。」

看著對方遞過來的精緻小盒子,林玄仲有些疑惑,雖然對方已經簡單解釋裡面放著什麼東西,可林玄仲還是不能明白藥丸是怎麼回事。藥膏到見過不少,可藥丸還是第一次聽說。

「爹,你怎麼那麼小氣,才送給清風哥哥一顆藥丸!」

「紅淚,不得無禮,爹自有爹的打算,」見紅淚又不分輕重的發表看法,紅葯忍不住指責一句。

「無妨,聶某自然還準備了第二件禮物要送給清風。」說完中年領隊又取出一本薄薄的書籍出來,從封面看書籍已經有些年代。 第126章

「既然你教紅淚身法,那這本基礎劍術便贈與你,這本劍術是吾早年遊歷所得,可以修鍊到五階境界。」簡單介紹一下,高大男子又把劍法書遞給林玄仲。

看著高大男子遞過來的書籍,林玄仲注意到上面的幾個文字。「星雲劍法,」不管裡面的內容如何,只是上面的幾個大字就讓林玄仲心動不已。

以前在驛站時雖然學過不少劍術,可是太過斑雜,導致實際上什麼都沒學會,所以今天才把劍術用的那麼差。林玄仲知道自己劍術不好,現在高大男子送的禮物正合心意,哪會不高興。

「多謝聶叔相贈,」沒把剛才的那顆藥丸放在心上,林玄仲反而緊緊握住手中的劍法書。

「星雲劍法招式不多,裡面的內容卻非常系統,一共包含揮,刺、劈、斬、削五種出劍方式,你可以自己先練著。如果遇到不懂的地方,只需來找我即可,」見林玄仲很爽快的收下劍法,高大男子笑著補充一句。

「這還差不多,」還沒等林玄仲再次道謝,紅淚已經很滿意地笑出來。

「好了,今晚清風就同我們一起吃吧。」說著高大拿起餐具便要吃飯,紅淚則非常客氣地幫林玄仲夾菜。

把兩件東西收好后,林玄仲同三人一起吃著沒有任何陌生的感覺。一邊聽著他們父女聊天,一邊享受美味的食物,一頓飯吃的十分盡興。

等到晚飯結束,紅淚姐妹兩便送林玄仲離開。

才回到佣軍隊伍中,老張便取笑道:「清風,是不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到現在才捨得回來。」

「當然不是,只是他們留我吃一頓飯而已。」

「那這頓飯吃的時間還真長啊。」在林玄仲為自己辯解時,另外一人同樣沒打算輕易放過林玄仲。

想想一頓飯從天亮吃到天黑的確是挺長時間,林玄仲有些尷尬地不知該如何解釋,因為之所以現在才回來有一部分原因的確與自己有關。

儘管對姐妹兩人沒有什麼意思,可是林玄仲很喜歡同她們在一起的感覺。特別是整個吃飯期間,紅葯臉上完全沒有平常那種冷冰冰的樣子,在火光的映照下精緻的臉龐的顯得極其美艷動人,簡直比那可口的食物還要動人。

另外,紅淚那閃閃發光的大眼睛總算閃爍著愉快的光芒,受到紅淚感染,林玄仲無法去想任何傷心的事,自然十分愉快。簡單點說,同紅淚在一起,林玄仲可以忘記許多平日里的煩惱,所以自然有些捨不得離開。

好在老張他們沒有一直取笑林玄仲,林玄仲又因為對姐妹兩沒有其他的意思最終一臉坦然。圍著火堆,不知不覺間已經同老張他們討論起今日比試的事。

提到武技對決時,幾人毫不掩飾的評價更是讓林玄仲確定原先的想法,在劍術上,自己的情況的確是一塌糊塗。

索幸今日高大男子贈自己一本劍法,林玄仲想到可以提前看看,於是直接把劍術取出來。

在看到劍法書後,其他人自然一陣詫異,不過在林玄仲解釋清劍法書的來由后,幾人漸漸明白過來,一個個簡單地看了看劍法的名稱,並沒有人要求觀閱劍法書裡面的內容。畢竟劍法書是別人贈與林玄仲的東西,即便林玄仲有意把劍法給他們看,他們未必會接受林玄仲的好意。

在幾人簡單討論一些關於劍法方面的只是后,林玄仲迫不及待地翻開劍法書,武痴的一面表現出來,儘管耳邊很是嘈雜,林玄仲卻完全沒有被其他人談話勝干擾。

正如高大男子所言,劍法中的內容系統全面,在從前到后將劍法書閱讀一遍后,林玄仲便覺得手中的劍法叔完全適合自己修習。不過現在是夜裡,所以只能先趁著火堆還沒熄滅把劍法中的內容一點一點記下,等到有時間再練。

不知過去多長時間,周圍的其他人都已經休息,殘餘的火焰漸漸熄滅,林玄仲才慢慢放下手中的劍法書平復一下激動的情緒,然後找個地方準備休息。

晚風很涼,靠在一棵樹上,困意反而漸漸消去,林玄仲又回想起白天的事來。吳玉那陰陽怪氣的臉色浮現在腦海中,仔細想想每次和對方見面的情況,林玄仲偶然發現或許對方是一個表裡不一的人。

時而像個正人君子,時而像個心胸狹窄的小人。林玄仲忘不了對方臉色平靜時的模樣,更忘不了對方臉色陰沉時給自己的感覺。或許紅淚討厭對方還有別的原因,不止因為其姐姐和對方的關係,心裡這樣想著,林玄仲的思緒又回到今天的比試結果上。

今天對方在紅淚和很多人面前大失顏面,林玄仲可以想到對方可能已經把自己記恨在心,只是表面上並沒有表現出來。當然只要和對方保持距離,林玄仲並不擔心會發生什麼。

現在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修鍊劍術,別的方面林玄仲不想花費精力,所以只是簡單分析一下對方的為人後,林玄仲便不打算再想下去。

四處打量一下,林子中所有人都已經休息,沒有一點動靜,一片黑暗,在沒有月色的情況下什麼都看不清楚。

忽然之間,一些低沉的轟隆聲從遠處傳來,仔細聽聽還離車隊很遠。可是熟悉的感覺又讓林玄仲很快意識到遠方有很多凶獸在奔跑。

隨著時間的流逝,聲音漸漸變大,那些睡得很輕,十分警戒的人一個個接連醒來望向聲音傳來的方位。只是夜色太重什麼都看不清楚,黑暗裡有人把那些沒醒的人全都喊醒,很快眾人便聚在一起。

與此同時,地面傳來的轟隆聲更大一些,不用多想,眾人都知道又有一群凶獸過來。現在不明情況,眾人只能等著那些凶獸靠近然後過去,經過白天的事情眾人唯一能確定的便是那些凶獸不會攻擊他們。

不知過去多長時間,一個個龐大黑影從林外的走到上賓士而過,從出現到消失只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沒多久,所有凶獸全部離開。林子旁漸漸安靜下來,但是醒著的人已經沒有多少睡意。在中年領隊示意后,眾人又分開休息。

坐在地上,原本並未睡覺的林玄仲意識越發清醒,不知不覺間又想到紅淚。此時紅淚和其姐姐應該都在休息,由於馬車被那些傷員佔據,姐妹兩應該同自己一樣在林子里某處地方休息。

想起第一次在野外過夜的感覺,林玄仲不由覺得風餐露宿對於兩個從未出行過的女子來說肯定更加難熬,不知道她們現在還能不能睡著。想想自己是沒有一分睡意,林玄仲倒突然很想過去找紅淚聊聊,只不過現在似乎並不方便,無奈林玄仲只能放棄自己的想法。

另一邊,再次分開休息后,沒多久,那些有些疲憊的人睡著,還有部分人同林玄仲一樣沒有睡意。

沒讓眾人多等,很快又有一群凶獸過來,雖然這次的動靜並不大,可是那些睡著的人還是被驚醒。

幾十隻不知什麼凶獸從林子旁匆匆奔過,留下眾人在夜色中干瞪著眼。林子旁再次安靜下來后,中年領隊又示意眾人分開休息,只是因為情況特殊,中年領隊又不得不交代眾人更警惕一些。

其實連續經過兩次干擾之後,原本那些睡覺的人現在都睡意大減,不想睡覺的人更睡不著。現在已經有人聚在一起閑聊。

一段時間后,又有一群凶獸從附近經過,只是令人驚訝的是聲音一直不大。沒多久,待那凶獸奔騰的聲音消失,才有人反應過來原來那動靜是從山嶺另一邊傳來。

之前還沒發生這樣的情況,可以想象剛才有多少凶獸在那邊的山谷中奔騰而過,有些驚訝的人更是睡意全無。

不管怎樣,此刻都沒有任再打算休息,今晚註定是不安靜的一晚。好在等到更多的人參與閑聊后,反而時間過去的更快。

時而聽別人閑聊,時而運轉真氣休息,一整夜就這樣折騰過去。第二天一早,林玄仲臉上沒有一點疲憊之色。

同林玄仲一樣,武修可以通過運轉真氣調節身體狀態,所以許多人早上精神狀態都都不錯。

等到簡單吃完早飯後,眾人聚在一起等著中年領隊進一步指示,而此時中年領隊正在和對方佣軍隊伍的領隊商討。

天空陰沉沉的一片,昨夜過後天氣就變成這樣,連兩個佣軍隊伍里最懂天氣的人都不懂是怎麼回事,因為昨日還明明是大晴天,並沒有要下雨的徵兆。

當然不管怎樣,此刻陰沉沉的天氣都讓許多人心裡籠罩上一層陰影。不知前方是什麼情況,高大男子和中年領隊都沒有派人前去查看。可是說也奇怪,前方天色一片陰沉,但是車隊的東面一輪紅日卻冉冉升起。 第127章

待那太陽越過山頭,萬道光芒灑來,所有人都神色驚奇地看向東方。

「怎麼會出太陽?」一時間,許多人問出同樣的問題。結果眾人只能相互看看誰都無法給出解釋。光明驅走陰暗,眾人眼前的視野又漸漸變得明亮起來,好似天晴一般。

只是事情並沒有看上去這麼簡單,山谷前方的天色依舊一片昏暗,有一大片區域像是烏雲籠罩,或許前方在下雨。

沒多久,中年領隊回來,直接給出繼續出發的指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