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的後方,是顧北。

見沈君斯居然會出現在這,貝螢夏覺得相當驚訝,她想不明白,他是怎麼找到這兒來的,便迎過去。“沈君斯,你怎麼會在這裏?”聞言,沙發上的男人主動站起,他順勢摘下墨鏡,扣在心口前的口袋裏,視線上下掃視一眼貝螢夏的裙子,然後嗤笑出聲。“玩得很開心嘛。”裙襬已經溼透,好在她那件裙子是不透光的,否則,現在她非得

見沈君斯居然會出現在這,貝螢夏覺得相當驚訝,她想不明白,他是怎麼找到這兒來的,便迎過去。

“沈君斯,你怎麼會在這裏?”

聞言,沙發上的男人主動站起,他順勢摘下墨鏡,扣在心口前的口袋裏,視線上下掃視一眼貝螢夏的裙子,然後嗤笑出聲。

“玩得很開心嘛。”

裙襬已經溼透,好在她那件裙子是不透光的,否則,現在她非得讓沈聖晚吃了豆腐不可。

貝螢夏聽得出他語氣中的吃醋。

可惜,如今她對他已經失望透頂,亦不想再顧及他的感受,在距離沈君斯還有幾步的地方站定,語氣略冷。

“你來這裏幹什麼?”

沙發旁的沈君斯注意到她的這個小動作,她竟然連同走到他面前都不願意了,非要站那麼遠說話。

男人心底有些涼,他主動走過去,站定在貝螢夏面前。

兩人視線相對,卻沒了以前的那股溫情,如今有的,只剩陌生人般的疏遠,沈君斯覺得有些壓抑,他不喜歡他與她的關係變成這樣。


“我擔心你,怕你被拐跑了,所以,就來看看。”

然而,貝螢夏聽了,卻嗤笑一聲,似乎很不在乎,她繞開走去,準備回房間。

“沈聖晚,我去換件衣服,待會我們一起去吃晚餐。”

沈君斯並沒阻止,讓她走去了,那旁的沈聖晚看着,也沒吭聲,算是默認的那種,本身就是不多話的主。

等貝螢夏走遠了,沈君斯才收回視線。

男人看向沈聖晚,然後兩手一插袋,朝對方走過去,沈聖晚挑挑眉,待沈君斯走到後,他站定在沈聖晚面前,習慣地歪歪頭。

“你帶她來這兒幹什麼?”

對面,沈聖晚忽然嗤笑一聲,他繞開沈君斯走人,不準備理會。

“沈君斯,你連貝貝來這兒幹什麼都不知道,你還有資格跑來糾纏她?”

話音纔剛落,沈聖晚的肩頭,卻被沈君斯一下扣住了。

他不得不停下,卻並沒回頭,身後,沈君斯兩眼眯了眯,有點搞不清楚沈聖晚的意圖。

“沈聖晚,你到底什麼意思?”

商憶夢明明在沙殼市,可,他卻帶着貝螢夏來湛海市遊玩,按理說

,除卻商憶夢外,沈聖晚應該不會再對第二個女人好。

那麼,如今他是爲何?

思及此,沈君斯忽然想到一點令他瞬間心沉的事,男人全身散發危險氣息。

“沈聖晚,你是不是對貝貝心動了?”

他對貝螢夏的好,沈君斯當初就已經看出,只是,沒想到事情會進展成如今的樣子而已。

這旁,沈聖晚怔了怔,緊接着眼神就複雜起來。

男人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邁步就走去了,他不知道怎麼回答,按着以前,他的確不會答應貝螢夏這等無理的要求。

就如葉開那次,即使她被逼入那般境地,他也沒有出手相助。

可,現在是爲的什麼?他爲什麼要答應貝螢夏?

關於這點,沈聖晚竟是連同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難道,真如沈君斯所說,他對貝螢夏心動了?

走去的時候,沈聖晚就回憶着自己與貝螢夏相處的點點滴滴。

她囂張的模樣,她無助的時候,甚至,她哭泣的委屈,不知不覺間,原來,他與她,竟然也有了那麼多或喜或悲的回憶。

房間內。

貝螢夏換好了衣服後,她提着包包準備走人,然而,剛扭開門,就看見沈君斯靠站在門旁。

男人抽着煙,煙霧繚繞,他似乎是在思考什麼事兒。

聽到動靜,沈君斯看過來。

看着她這番精心的打扮,沈君斯立馬就嗤笑了一聲,將手頭的菸頭扔地上,然後踩滅。

“這算是約會麼?”

門內,貝螢夏挑挑眉,她視線一直看着他腳下的動作,男人將腳移開,那菸頭就呈現在她眼中。

火星已經被徹底踩滅了,菸頭也被踩得變了形,貝螢夏看着,一時有些晃神。

“如果你覺得是,那就算是吧。”

她收回視線,對他完全視若無睹,邁步就是走出去。

“沈君斯,已經夠了,我受夠了你的霸道,憑什麼你可以隨意將我踩在腳下,而我就不可以跟別的男人有來往?”

話音剛落,貝螢夏的手臂就被沈君斯拉住。

男人挑挑眉,盯着她提醒。

“難道你不想知道盛凱諾的後續了嗎?”

總之,他今晚就是不想讓她出去,孤男寡女,誰知道熱火一上身,兩人會幹出些什麼來,沈君斯要將機會扼殺搖籃中。

貝螢夏眼眸動動,很明顯,對盛凱諾三個字,她仍然很敏感,提都不能提。

見此,沈君斯順勢將她拉回來。

拉進房內後,他順手關門,一下就將貝螢夏逼壓到牆旁了,男人兩手撐在那,將她禁錮在懷裏。

這旁,貝螢夏小小的身子,在他懷內弱得可憐。

沈君斯低頭吻她,可,貝螢夏側頭躲開,甚至兩手抵他心口,想將他整個人也推開。

男人不容她拒絕,他抓過她的小手,按緊在牆壁旁,再低頭湊過去。

起初,貝螢夏躲避幾次,可,沈君斯很快跟上。

沒一下,他就擒住她的脣瓣,深深吻着,貝螢夏掙扎了一下,最後,安靜地任由他了。

兩人從牆旁吻到牀上,在狂熱地吻着她時,沈君斯語氣急切地

催促。

“貝貝,說你愛我。”

身子底下,貝螢夏別開頭,不肯。

“我不愛你。”

沈君斯只得捧住她的臉轉回來,他深深地吻着,非要親口聽到她的承認。

“貝貝,快講,我要聽你說,你愛我。”

可,她仍然不肯。

“不說……”

他就繼續催促。

“貝貝,快說!”

……

意識模糊下,在被沈君斯催促無數次後,貝螢夏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說了什麼,她以爲,她仍是說的剛纔那句。

“我愛你。”

可,其實她說的是這句,只是,她意識已經模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的什麼。

男人聽了後,滿意地低笑,他捧住她的小臉蛋狠狠親一口。

“貝貝,我也愛你。”

房門外,沈聖晚保持敲門的那個動作,他眼中明顯有着受傷,這個門,最終還是沒敲下去。

裏頭低低地傳來不安份的聲音,他知道裏面在發生什麼。

見此,沈聖晚轉身,垂下身側的手,慢慢握成了拳,眼神凌厲而複雜,就這樣邁步走去。

都是聰明人,他也不傻。

沈君斯偏偏挑這個時間纏住貝螢夏,甚至故意讓他聽到兩人的房事聲,其用心到底是什麼,沈聖晚一猜就能猜出。

他在警告,警告貝螢夏不是他沈聖晚能染指的。

思及此,沈聖晚冷冷地嗤笑出一聲,背影瀟灑而乾脆。

“沈君斯,你以爲玩這點心計,我就玩不過你麼?”

許久後,兩人洗過澡,貝螢夏坐牀邊,他拿着吹風機幫她吹頭髮,看着那頭又黑又亮的頭髮,沈君斯不禁有些出神。

“貝貝,你的頭髮真好看。”

頓了頓,他完全是無意識地說出的。

“就像當年的憶夢一樣,她頭髮也是這般又黑又亮。”

再次提起商憶夢,貝螢夏皺了皺眉,她張嘴,準備將自己那些奇怪的記憶說與他聽。

可,細思一下,貝螢夏又改變主意。

她仰頭看着他,本是很正常的動作,可,配上她那表情,卻很有小女生的感覺,萌萌的。

“沈君斯,以前的商憶夢,是怎樣的。”

對面,男人見她問這個,倒挑了挑眉,他對上她的眼睛,可,從她眼睛裏,看不出什麼來。

沈君斯只得移開視線,落回她頭髮上,一手撥弄着,另一手不斷抖震吹風機。

“以前嗎?憶夢以前的時候,頭髮沒你的長,但,也沒她現在的那般短,以前的憶夢,頭髮是過肩的。”

可,現在的那個商憶夢,頭髮只是及肩,有點學生頭的感覺。

牀邊的貝螢夏聽着,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忽然,她又再擡頭看向他,笑。

“沈君斯,跟我多說點你跟商憶夢以前的事吧,我想聽。”

然而,沈君斯眼神卻有些複雜起來,他擔心會刺激到她,也搞不懂她爲什麼會突然問起這些。

“貝貝,你……”

貝螢夏笑着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放心吧,我沒事。”

(本章完) 季恩佑想殺死自己的心都有了,他的女人怎麼可以受到這樣的侮辱呢?尤其現在還躺在醫院裏。

他緊緊地握着藍若菲的手,她已經昏迷兩天了,要是還不醒來的話,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快點醒來,以後我絕對不會讓你在哭泣了!”季恩佑埋下頭來,細細親吻着她的臉頰。

哪怕給他一個小小的迴應也好,不要整天都睡着。

季恩佑已經狠狠地把mg公司教訓了一頓,居然敢拍賣藍若菲,看看麥俊軒這回是怎麼死的。

謝微的電話來了,她在那邊扯着嗓子喊:“恩佑,你怎麼回事?我們已經在婚紗店等了很久了,爲什麼你還不來?”謝微很生氣,他的兒子好不容易說要娶莫小小,這回誰也不能改變。

“媽,我有事,不能去,抱歉!”然後就狠狠地掛掉了電話,他沒有必要再跟他的母親浪費口舌。

他現在整顆心都是藍若菲,關心她什麼時候醒來。他已經罵了醫生很多次了,甚至還揚言要把這家醫院搞垮。

“藍若菲,你快點醒來,不然我以後不會再讓你見心心了!”

他連這種無賴的藉口也拿了出來了。

藍若菲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感覺到身邊太吵了。想睜開眼睛卻很疲憊,只好繼續閉着眼睛。

“藍若菲,要是你再不醒來的話,我就讓mg公司在明天消失!”

季恩佑的狠話在一邊想起,藍若菲覺得這個男人真的很霸道。雖然她覺得麥俊軒也是個混蛋,但是不代表她要讓mg公司死無葬身之地,至少裏面的員工是無辜的。

“季恩佑,你怎麼能這樣呢?你知道你這樣做會讓多少人丟掉了飯碗嗎?”藍若菲虛弱地說。

總是想着威脅別人,他也不想想,要是有一天,別人也反過來威脅他呢?

季恩佑聽到她的聲音,一陣欣喜。前一天他怎麼沒想到要用這一招呢?

他幾乎要喜極而泣了,“你終於醒了!”

難道她睡了很久嗎?藍若菲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好像在酒吧的時候被人拍賣,然後羞憤之下撞了旁邊的柱子。

她沒死嗎?亦或是她現在在做夢呢?要不然怎麼又會聽到那個惡魔的聲音呢?

藍若菲問:“我睡了多久?”

“已經兩天了,你這個死女人要是再不醒的話,我就把這家醫院給拆了泄憤!”

藍若菲無語了,總是這樣威脅別人。

她掙扎着想起牀,她已經睡了兩天了,也不知道心心怎麼樣了。

“你要幹什麼?”季恩佑好奇,她的身體還很虛弱,醫生交代過,這幾天臥牀休養最好。

“我想要去看心心,是不是季總也要剝奪我這個願望呢?”藍若菲的語氣很尖銳,剛纔在夢中的時候,聽到他用心心來威脅她。

“當然不會,只不過醫生說你現在還不能下牀!”季恩佑攔腰把她抱起,“我把心心接過來!”

藍若菲出事那天,季恩佑已經打聽到心心就在陳斌他家,他這才放心在醫院陪着藍若菲。

“不行,我現在就想看!”藍若菲的脾氣一上來,誰也無法阻擋。

季恩佑手足無措,無奈地說:“你先休息一下,晚上我就帶着心心來找你怎麼樣?”

這已經是他咋退步了,要是讓他馬上把心心接過來,他是絕對不肯的!

說着,季恩佑已經拿來了一個飯盒,把裏面溫熱的粥用勺子舀到了她的面前,眼神示意她張開嘴。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