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

兩秒。 好幾秒,蘇墨雪都沒敢睜開眼,更沒聽到撞牆的聲音,只是聽見陳浩在腦袋上面喊她的閨名。 「小雪,你這樣,是不是不生氣了?」 「誰說不生氣的。」 「還生氣?那你現在,是在幹嘛。」 這時,蘇墨雪猛的一愣睜開眼,才恍然意識到自己眼下,竟然整個人都貼在陳浩懷裡。 「

兩秒。

好幾秒,蘇墨雪都沒敢睜開眼,更沒聽到撞牆的聲音,只是聽見陳浩在腦袋上面喊她的閨名。

「小雪,你這樣,是不是不生氣了?」

「誰說不生氣的。」

「還生氣?那你現在,是在幹嘛。」

這時,蘇墨雪猛的一愣睜開眼,才恍然意識到自己眼下,竟然整個人都貼在陳浩懷裡。

「啊笨蛋,流氓,你啥時候把我抱你懷裡的?」蘇墨雪猛坐直身子,瞪大眼睛看過來道。

「我沒抱你,是你剛才看見要撞車,自己貼到我懷裡的。」

「怎麼可能,我幹嘛要貼到你懷裡!」

「因為,你要用自己的身子,保護我……是嗎,小雪?」陳浩望著她眼睛,不慌不忙的說出來,頓時感覺心頭酸酸的。

其實也不是酸,就是一種說不出的心疼,小雪竟然為了他,可以不顧自己的安慰!

陳浩雖然一點也不敢相信,可蘇墨雪剛才突然貼到自己懷裡,要用她的身子保護自己……這是千真萬確的。

蘇墨雪也不知道這些,眼下光是端坐在副駕駛上,偷偷的朝他看過來一眼,見陳浩還在傻傻的看著自己,眼眸中透著萬般深情……

「不許看我,少自作多情,我才沒有要保護你!」蘇墨雪強忍著笑意,故意沖他刁蠻道。

「哎不是小雪,我……」

「你什麼你,剛才為什麼拿車撞牆,你想找死我還沒活夠呢!」

「我故意逗你呢,再說了,之前不是你叮囑的嗎,讓我一直往前開……」

「還狡辯,我讓你去死,你就真的去死嗎。」

「應該不會替你去死,因為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不會讓你這種機會。」

「笨蛋!」蘇墨雪快速看他一眼,氣呼呼的推開車門,伸出高跟鞋踩到地面上,轉過身子朝前面走過來時,從嘴角露出了一絲甜甜的笑意。

她真是沒想到,陳浩這麼一個情商為零的男人,竟然能說出這麼感人的土味情話……不會讓自己有機會接觸死亡。

還有就是現在冷靜下來,也慢慢想起了陳浩剛才拿車撞牆時,自己就本能的貼到了他懷裡。

蘇墨雪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有這種本能,難道就和今天拽他來這裡一樣,是因為……

「哎小雪,你幹嘛去,咱們還沒到地方呢。」陳浩的聲音。

「笨蛋,你又不知道去哪兒,來的就是這個地方。」

「啊?這麼巧。」陳浩猛的聲,看她白裙子飄飄的腳步不停,也就推開車門追了上來。

這地方說是郊區,那真是一點都不委屈。

小土路,小破房,爛倉庫,還有前面大柳樹上吱哇亂叫的知了,市區裡頭根本都沒有這些,要不是旁邊緊鄰外環公路,想找到這裡都困難。

只是演戲,蘇墨雪走到倉庫門口,就坐在了大柳樹地下的石桌跟前。

他也沒多說,只是快步來到跟前,一屁股坐在石頭桌子上,扭頭朝四周瞄著喊了聲小雪。

「小雪,你這大早晨的,帶我來這裡幹嘛。」

「這環境怎麼樣。」蘇墨雪的聲音,比剛才柔和了許多,聽著還有點甜甜的。

「環境……這裡應該是城中村,到處都是民房舊是舊了點,環境倒是真不錯,安安靜靜的能讓人把心靜下來。」

「這就對了,創作就需要把心靜下來,回頭把地址給菲菲說一下。」

「跟菲菲說?說啥……哎不對,你剛才說創作。」陳浩猛的一愣,恍然反應過來道,「小雪,你不會是想把菲菲的畫室,弄到這地方吧。」

「什麼想啊,房子都已經租好了,看見這倉庫沒有。」蘇墨雪沒好氣的看他一眼,伸手指向了旁邊的破倉庫。

「這倉庫以前是幾個模特在租,好像是在這裡練習走台步,外面看著是破了點兒,但裡面收拾的還算乾淨,空間還挺大的,整個東南市都再找不到第二個,給菲菲當畫室再合適不過了。」

「小雪你,你大早晨的把我弄過來,就是為了看這畫室?」陳浩瞄眼倉庫的大鐵門,低頭看蘇墨雪道。

「是啊,你昨天不說菲菲她,想找個地方做畫室嗎,我費了好大功夫才託人找到的。」

陳浩猛聽到這兒,才恍然想起來昨天晚上,蘇墨雪把自己從卧室攆出去之前,他真就說過幫蘇菲菲找畫室的事。

「哈這敢情好,省的我給菲菲拽著找畫室了。」

「哼,你是失望才對吧,又少了一個跟我妹妹黏糊的機會!」

這時陳浩猛的一愣,見蘇墨雪端坐在石頭凳子上,朝旁邊扭著頭也不看自己,恍然就明白了點什麼。

「哎小雪,你說我跟菲菲黏糊?」陳浩忍著笑意,一本正經的看她道。

「好話不說二遍,沒聽清楚就算了。」

「聽清了,怎麼可能沒聽清,小雪我不光聽清了,好像還知道你吃醋了哈哈。」

「笨蛋,想的挺美,誰吃你的醋了。」蘇墨雪偷看他一眼,就感覺臉頰有點燙。

「看看,臉蛋兒都紅了,還不承認!」陳浩抬屁股從石桌上跳下來,就嘿笑著蹲在了蘇墨雪跟前。

「哎小雪,你看我猜的對不對哈……今天早晨,天剛亮就把我拽出來,是因為你知道菲菲要讓我帶她找畫室。」

「所以呢,你不等菲菲起床,先跟我出來把畫室找好,然後就不用我帶菲菲找畫室了對不對!」

「小雪,我跟菲菲啥事都沒有,你就別胡思亂想了。」陳浩一口氣說完,就伸胳膊摸蘇墨雪的手。

只是眼下,還沒等他攥住蘇墨雪的手,蘇墨雪先伸手電筒話塞了過來。

「還說沒有!那你先看看這個,這是別人截圖給我的。」

「截圖?截的啥圖。」陳浩見她氣呼呼的,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忙就低頭朝手機上看了過來。

手機上是一張圖片,圖片上是一張油畫,油畫上是一個男人躺在木板子上,好像還很悠閑的樣子……

「哎不對,這油畫上的男人,怎麼有點像我啊?」陳浩猛的一愣,瞪大眼睛看蘇墨雪道。

「陳浩你,你還跟我裝是吧?油畫上的人本來就是你,這是菲菲昨天發到朋友圈的圖片,還在朋友圈裡配了兩個字……最愛。」

「最愛?嗯好像是這名字,昨天聽菲菲說過一次。」陳浩嘴裡說著,把手機塞到她手上,就皺起了眉頭。

「這傻丫頭,我還以為她在湖邊畫風景來著,怎麼畫的是我啊……哎對了小雪,我昨天晚上睡不著,沒看見菲菲發朋友圈。」

「屏蔽,知道朋友圈有個屏蔽功能嗎?菲菲把咱倆都給屏蔽了,要不是別人看見了發截圖給我,我到現在都蒙在鼓裡!」

「這有啥蒙在鼓裡的,可能是我昨天躺在那兒,菲菲隨手就畫上了吧。」

「隨手畫上的?那為什麼這幅畫叫《最愛》?陳浩你是真傻,還是在跟我裝傻,菲菲那死丫頭喜歡上你了,啊氣死了這都什麼事!」

「菲菲喜歡我?這怎麼可能,哎對了小雪,你前天跟我生氣,就是因為這個事兒?」

「陳浩你,你你去死吧!」蘇墨雪猛瞪他一眼,就蹭的從石凳子上站起來,轉身朝路邊邁著高跟鞋。

「哎小雪,你幹嘛去,車在這邊。」

「少管我,我去死行不行。」

「小雪別著急,我先帶你去買份保險,咱回頭再死也不遲。」陳浩故意逗著她,就慌忙開車追了過來。 半中午,回市區的路上。

陳浩一邊開車,一邊朝副駕駛上看過來,見蘇墨雪還是氣呼呼的不看自己,噗嗤就給樂出了聲。

「陳浩你還笑?前面靠邊停車,不坐你的車了!」

「哈傻女人,這是你的車,我只是個給你開車的。」

「你不停車是吧?行,那我就自己跳下去。」

「哎小雪你幹嘛,我費了那麼大的勁兒,才把你給抱到車上的,就忍心讓我再抱一回?」陳浩看她氣呼呼的,還拿手拽車門,就脫口喊了出來。

這時蘇墨雪猛的一愣,想到自己剛才不肯上車,然後給陳浩抱到副駕駛上,就伸出個小手朝他指了過來。

「陳浩你把話說清楚,什麼叫忍心再抱一回?你是嫌我胖,還是感覺抱我太委屈!」

「那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陳浩看她鬆開了車門,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笨蛋快點說,要不說我真跳下去。」

「行我說,別跳,你贏了……我不是嫌你胖,也不是不想抱你,就是一抱你就渾身來感覺,可你又死活不讓碰。」

「小雪讓你說,我抱你一回是不是就難受一回,抱一回就遭罪一回,現在明白了吧。」

蘇墨雪猛聽到這兒,看陳浩苦瓜著臉,她是一忍再忍,差點兒都沒給樂出來。

陳浩,你個笨蛋呵呵!

也就你能把我氣個半死,還能隨時把我給逗笑!

「哎,我問你,菲菲喜歡你的事,你真不知道?」蘇墨雪偷看過來一眼,隨即扭頭看向了車窗外。

「我要說不知道,你信不信。」陳浩輕嘆口氣,繼續盯著擋風玻璃開車。

「不許繞彎子,直接回答我。」

「好好好,不繞彎子就是……知道,怎麼可能不知道,真以為我是榆木疙瘩啊。」

「那、那你是怎麼想的?」蘇墨雪猛坐直身子,一著急就給脫口問了出來。

「哈我能怎麼想,菲菲是你妹妹,你是我老婆,雖然你這老婆不讓碰吧,但我要是打小姨子的注意,那還是人嗎。」

「放心吧,我跟菲菲啥事都沒有,也不可能有事,就算是有事那也是得跟你有事,對吧老婆大人。」

「笨蛋,少在這兒耍貧嘴,再耍貧嘴也得繼續睡沙發。」

「啥意思?小雪你前天跟我生氣,不是因為菲菲?」陳浩看她緊繃著臉,絲毫沒有半點笑意,便扭頭看了過來。

這時,蘇墨雪無奈的皺皺眉頭,差點兒都沒給氣哭。

「陳浩你,你怎麼連智商都歸零了?我是前天跟你生的氣,菲菲是昨天去畫的畫,這時間能對的上嗎?」

「嗯?也對哈,時間是對不上……那小雪,你前天到底因為啥跟我生氣?」

「等等你別多想,我前天是生你的氣,但今天還在生氣,這輩子都會生氣,而且還是哄不好的那種。」

「不是小雪,你說了半天,還是沒說因為啥生氣呀。」陳浩有點著急道。

「你還急?自己個想去,不跟我解釋清楚,這輩子都別想碰我一根手指頭。」

蘇墨雪話雖不多,但語氣卻很重,連眼眶都泛出了晶瑩的東西。

陳浩是看在眼裡,疑惑在心裡頭,真想不出來自己前天……到底做了件啥事兒,讓小雪這麼一個東南市都有名的女強人,能給氣的掉眼淚。

「嗯那個,小雪咱是回家,還是去哪兒。」陳浩見前面到了市區,就隨口岔開了話題,不想把她的眼淚惹出來。

「公司。」

「嗯好。」陳浩隨口應了一聲,就沒有再說話。

但他這心裡頭,卻是有種說不出的不舒服,好像自己跟蘇墨雪說句話,都像在打擾她一樣。

時間不長,也就幾分鐘的時間,陳浩把車停在了珠寶商場門口。「小雪,到了。」陳浩鬆開方向盤,扭頭看他道。

「嗯知道。」蘇墨雪看他一眼,隨手推開了車門。

只是眼下,她剛從車上下來,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忙就轉過來身子沖陳浩輕哎了一聲。

「哎,你不許回家,就在這兒等我。」

「啊?怕我回家,又跟菲菲黏糊是吧。」陳浩苦笑兩聲,看著她眼睛自嘲道。

「不想跟你說說話,在這兒等我就是了,要不然扣光你工資!」

陳浩沒再說話,只是默不作聲的點點頭,看她這氣呼呼、還有點嬌蠻的轉身離開,真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笑。

嗡嗡嗡。

嗡嗡嗡。

陳浩聽到這聲音,又感覺褲兜里在震動,就隨手掏出手機……看見屏幕上跳動的名字,頓時給驚出了一身冷汗。

「哎呦小祖宗,你要再把電話早打一秒鐘,你老姐肯定又得發飆。」

「喂菲菲,怎麼了。」陳浩佯裝沒事人一樣,接通電話后貼在了耳邊。

「姐夫我是菲菲,你跟老姐去那兒了,一大早就不見你倆。」蘇菲菲的聲音。

「小祖宗,還一大早?太陽沒把你屁股曬爛吧,我都跟你老姐出來幾個小時了。」

「你倆出去這麼早?是有什麼事兒嗎。」蘇菲菲在電話里追問。

能有什麼事兒!

還不是你畫的那《最愛》,讓你老姐把我折騰到現在!

「哦沒什麼,菲菲你要沒事兒就掛了,我還有點事兒。」陳浩隨口找借口道。

「哎別掛別掛,姐夫你回來一趟唄,菲菲找你有點急事兒。」

「回去?不行不行,我怕晚上連沙發都睡不上。」

「不回來?那姐夫你可別後悔,反正菲菲呢……好像,大概,也許知道老姐她,為什麼生你的氣了!」

陳浩猛聽到這兒,差點都沒給驚掉下巴。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