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倪靜秋很忙碌,她晚點要參加幾個會議,因此抽空拉著蘇韜出來吃了煎餅果子、找到自己的青春回憶,然後就馬不停蹄地忙碌起來。

蘇韜也有自己的事情需要處理,他來到三味堂的時候,陳蕊已經做好準備,在一輛白色的七座商務車前擺放了好幾個攝像機。陳蕊為了張羅今天的事情,昨天一宿沒睡好,早上五點半就起床,見蘇韜出現,迅速拉著他進了三味堂的辦公室,長相小巧的化妝師早已等候多時。 陳蕊與化妝師強調道:「化妝的風格,內斂、成熟!」

蘇韜也有自己的事情需要處理,他來到三味堂的時候,陳蕊已經做好準備,在一輛白色的七座商務車前擺放了好幾個攝像機。陳蕊為了張羅今天的事情,昨天一宿沒睡好,早上五點半就起床,見蘇韜出現,迅速拉著他進了三味堂的辦公室,長相小巧的化妝師早已等候多時。

陳蕊與化妝師強調道:「化妝的風格,內斂、成熟!」

化妝師感覺這要求有點抽象,正準備問清楚,陳蕊已經風風火火地出去協調其他事情。

「我怎麼感覺你手在抖?」蘇韜發現化妝師有點緊張。

「我……」化妝師語塞,大腦一片空白。

蘇韜朝她鼓勵地笑了笑,「你會幫人洗臉嗎?」

「會啊!」化妝師莫名其妙,「洗臉嘛,誰不會!」

「嗯,那你就幫我好好洗個臉。」蘇韜挑眉道,「像我這麼底子好的人,不需要過多的點綴,只要保持原汁原味,那就足夠迷人了。」

化妝師噗嗤笑出聲,她之所以緊張,一方面是因為陳蕊剛才的要求讓他有點懵,另一方面蘇韜很有名氣,她就是個普通的化妝師,之前一直給新娘化妝,沒想到被拉過來之後,一看竟然是給明星化妝,何況還是個男的,頓時就手足無措了。

不過,蘇韜善於化解尷尬的氣氛,讓化妝師的心情頓時放鬆不少。

「你本人跟真人秀節目里一樣幽默。」化妝師紅著臉,默默承認自己是蘇韜的粉絲。

蘇韜輕輕地拍了一下額頭,將化妝師嚇了一跳,「對了,幫我把臉洗乾淨后,記得給我塗一點防晒霜,今天外面的陽光太足了。」

「……」化妝師再也忍不住,哈哈地大笑出聲。

竟然不是高尖的「咯咯咯」,而是低沉的「嚯嚯嚯」!

蘇韜沒想到效果這麼好,很難想象這麼小的身板,竟然爆發出這麼強大、粗沉的嗓音,還真是真人不露相!

氣氛被蘇韜調整好,化妝師拿著化妝筆開始在蘇韜臉上龍飛鳳舞,蘇韜覺得她現在有很強的自信心,將自己的手藝當成了藝術。

「怎麼樣?」化妝師很得意地問道。

「不怎麼樣!能不能把我化得陽剛一點!」蘇韜望著被塗得紅艷艷的嘴唇,差點就要吐了。

「好吧,你知道嗎,你其實在為難我。」化妝師嘆氣道,「我最擅長的是新娘妝。」

蘇韜叫苦不迭,暗忖你也不能將我當成新娘來化啊。

前後差不多折騰四十多分鐘,蘇韜終於對這個版本的妝容滿意,精神抖擻地走出辦公室。陳蕊看到蘇韜之後,微微一愣,心中發自肺腑地讚歎,自家的老闆還真帥啊!

「都準備好的話,那就出發吧。」蘇韜經歷過真人秀的歷練,面對鏡頭早已能夠從容應對。

陳蕊將一張紙遞給蘇韜,「這上面是我們今天上午需要造訪的家庭,每一站的時間都很緊湊,所以會很累很辛苦。」

蘇韜表情變得嚴肅且認真,說道:「事不宜遲,爭取將每一個事先預約好的家庭都能夠服務好,為咱們今天新岐黃家庭中醫活動打響第一炮。」

蘇韜坐入車內,自己登陸新岐黃的APP,出現閃頻廣告,點擊進去之後,出現自己坐在車內的場景。

「剛開播五分鐘,在線人數已經超過五萬,絕大多數都是你的粉絲。」陳蕊坐在旁邊介紹道。

「從現在開始,也有你的粉絲了。」蘇韜笑道,「彈幕上很多人在問我身邊的美女是誰啊?我現在告訴大家,她是我們燕京分店的美女經理陳蕊。」

手機屏幕上,頓時出現打量的禮品,蘇韜發現自己的帶節奏能力挺不錯。

「謝謝大家的禮品,我承諾今天大家送出的禮物,都將捐獻給岐黃慈善,用於開展慈善活動。」蘇韜比想象中要更熟練地跟觀眾開始互動起來。

蘇韜儘管表現得很自然,但他內心還是很緊張,知道今天的家庭保健服務,通過直播的模式對外展現,是可以很好地幫助APP引流,同時也可以增加粉絲對自己的關注。但與此同時,自己將需要把診治病情的過程,面向觀眾表現出來,這對於自己而言是一個挑戰。

豪門有孕:老婆你出來 「我們今天將拜訪的每個客戶,都是事先做過調查和聯絡,首先他們都是願意麵對直播鏡頭的,否則,對大夫而言,保護病人的秘密,這是最基本的原則。其次,大家也不要陰謀論,雖然他們答應面對鏡頭,但我不是導演,也不是編劇,事先也並沒有接觸過他們。因此,我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病人,自己能否完美地給出解決方案,是不是很刺激?」

蘇韜對著鏡頭侃侃而談道。

「車停了,這是我們拜訪的第一家,也不知道他們家有什麼病人,需要我給他治療。」蘇韜一邊說話一邊下了車,走進樓道站入電梯,因為電梯里不支持信號,所以蘇韜提醒觀眾,可能會卡一下屏幕,需要大家刷新。

按響門鈴,很快有人打開門,迎接他們的是一位五十多歲的老太太。蘇韜和其他工作人員穿了鞋套,老太太指著一名老大爺道:「今天請你們過來,是想給我老伴兒瞧瞧病,他最近一直嚷著胸口疼,我們去醫院做了很多檢查,查不出毛病。」

蘇韜面帶微笑,「好,那我先給老先生搭個脈吧!」

…… 老大爺伸出胳膊,笑道:「其實我也知道,自己沒什麼大毛病,但老婆子就是放心不下。當然,她也是蘇大夫你的粉絲,所以有了這個活動,趕緊幫我報名,也算圓滿她的慾望了。」

老太太沒好氣地白了老大爺一眼,然後跟蘇韜笑道:「我的確是你的粉絲,其實我這個年齡段很多人都喜歡你。咱們這些人年齡大了,生活還過得去,閑下來還不是關心自己和家人的身體嗎!我現在對中醫特別感興趣,尤其是你提出的養生理念,簡直說到咱們的心裡去了。」

老大爺見老太太跟蘇韜靠的近,皺眉道:「你……能不能坐遠一點啊!」

老太太噗嗤笑出聲,道:「死老頭子,年齡那麼大,還喜歡吃醋。」

直播那邊彈幕開始走評論:

「666,歡迎老太太加入蘇家這個溫馨的小窩!」

「老大威武啊,簡直老少通吃。」

「別胡說八道,老大是我的!」

……

蘇韜可沒閑工夫看彈幕,他在聚精會神地投入工作之中,「看得出來,大爺和您恩愛著呢。」

老太太輕哼一聲道:「結婚好幾十年,沒少跟他鬧,打過架、鬧過彆扭,嚴重的時候,我離家出走大半年呢!」

老大爺苦笑道:「你說話也太不負責任了。 原來我愛了你這麼多年 小蘇,我跟你說啊,我的家庭地位別提有多低了,就是門口趴著的大黃,平時也比我地位高几分。打架,那是我被打,至於離家出走,也是她突然覺得要換換心情。」

「你!」老太太漲紅了臉,「簡直不知好歹。」

蘇韜收回搭脈的手指,剛才閑聊的過程中,他也仔細觀察了老大爺的面色、眼白、舌苔等,心中已然有數。

蘇韜微笑道:「我還是站在奶奶這邊的。因為從您的身體就可以看出很多細節,她對可不是一般的關心哦。」

老太太拚命地點頭,「蘇大夫,你說得對。他自從退休之後,我擔心他抑鬱,所以才領回來一條金毛,兒子女兒都不在身邊,咱們也好有一個寄託,不是!至於年輕時候的拌嘴吵鬧,那還不是家家都會遇到的問題。」言畢,她指著老大爺說,「老頭子,你太沒良心了,我每天都給你好吃好喝,知道你身體不好,想著辦法,給你調理,你竟然不領情,真是氣死我了。」

「問題,就出在這裡了!」蘇韜嘆氣道,「我沒猜錯的話,大爺最近半年一直在服用補品吧,而且裡面有極其名貴的草藥。」

「對對對!」老太太吃驚地望著蘇韜,「我一個同學住在長白山,她寄給我幾根山參,我幾乎每個月都會燉老母雞,難道這出現問題了嗎?」

蘇韜摸了摸下巴,頷首解釋道:「山參雖然是補品,但要分人而論。像山參、附子、肉桂、鹿茸等,如果不當食用,反而適得其反。」

蘇韜想了想,還是沒有將當初蘇東坡因為亂用人蔘去世的典故告訴老太太,畢竟老太太用量沒有那麼大,老夫妻的感情也不錯,自己說了這麼個故事,不是憑空添堵嗎?

「原來還有這個門道!」老太太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腿,再望向老大爺,眼中露出愧疚之色。

老大爺哭笑不得,嘆氣道:「難怪我每次吃了雞湯,都會出現口乾、胸悶煩熱、頭暈目眩的癥狀呢!以後看你還敢不敢給我亂吃東西。」

老太太懊惱不已,自己一片好心,沒想到差點謀殺親夫,低聲道:「還有得治嗎?」

蘇韜揮揮手,笑著寬慰道:「算不上病,只要少吃大補的藥材,那就沒問題。比如用西洋參代替山參,慢慢進補,有利於身體。老大爺的脾胃不大好,我晚點會開個藥方,吃一到兩周,胸口疼的毛病就會消失,平時切忌貪涼陰冷,多遲一點清熱敗火的食物,少吃大熱大寒的食物。」

老太太原本對蘇韜的就很信任,老大爺或許一開始有些排斥,但蘇韜精準地分析自己常吃山參這種話大補的藥材,此刻心中已經是非常認可。

蘇韜已經用漂亮的小楷寫好藥方,老大爺鄭重其事地接過,由衷地說道:「謝謝蘇大夫了。請你放心,以後我們一定會隨時關注新岐黃的動態,請問還能隨時請你過來給我們瞧病嗎?」

蘇韜這麼忙,肯定沒時間隨時隨地出現,他巧妙地回答:「我們APP上面能提供家庭保健服務的大夫,全部都是經過實名認證的專家,他們每一個的水平都毋庸置疑。因為你是我的第一個客戶,所以一旦你有什麼需求,後台會主動推送給我。如果我太忙,沒有時間接單,會轉給其他有經驗的大夫,他們會在第一時間聯繫你。」

「原來是這樣!」老大爺雖說沒有得到蘇韜保證,但也能體諒蘇韜的狀況,「能上門給咱們治病,這是一個偉大的創舉啊。其實像我們這些年齡大的人而言,去醫院一趟實在太折騰,就算要多花一點錢,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蘇韜笑道:「感謝您的支持!其實你們很幸運,因為我們的家庭保健服務,一開始不會面向全世界開放,畢竟患者多,大夫少,如果完全開放,肯定會出現僧多粥少的情況。另外,需求太多,也會影響大夫在醫院的工作質量。」

老太太朝著老大爺得意地笑了笑,道:「現在知道我多睿智了吧!」

老大爺輕哼一聲,道:「瞎貓撞著死老鼠了。」

老太太怒道:「你罵我瞎貓就算了,竟然罵蘇大夫是死老鼠,好狠的心吶!」

老大爺臉更黑了,連忙朝蘇韜投向抱歉的眼神,感覺自己真是那麼認為了一般。

蘇韜表情尷尬,心中暗道,你老倆口子鬥嘴,別扯上我好不好!

「哈哈,大爺和奶奶實在太可愛了。」

「老大,你是死老鼠嗎?臉黑了哦,有點像。」

直播間的觀眾卻因為這兩一對老冤家,變成了歡樂的海洋!

老太太將蘇韜一直送到樓下,目送蘇韜坐上商務車離去,旁邊街坊鄰居早就已經圍成一圈看熱鬧,老太太感覺自己頓時也成為名人了。

「喂,這蘇大夫的醫術真有那麼神嗎?」

「當然,剛跟我老頭子照個面,他就瞧出是老母雞山參湯喝多了。」

「能有這麼神?我不信,不會是你老頭子打了個嗝,被他聞出味兒了吧?」

旁邊圍觀的觀眾哄然大笑!

「怎麼說得那麼噁心咧?我家今天又沒有煲雞湯,不信你們可以到廚房檢查一下。人家是靠著豐富的經驗,檢查出來的。你們不信拉倒!」

老太太見眾人調笑蘇韜,板起面孔,挑著眉離開,留下一個傲慢的背影。

其他人開始紛紛議論,一部分人覺得老太太是故意誇張,另一部分覺得老太太是鬼迷了心竅。

但等人群散了之後,大家返回家中都開始想方設法,也下載一個新岐黃APP,聽說只要註冊了,參加「新手種植百草」的任務,每天澆水,施肥,捉蟲,兩到三周的時間,等自己的百草園裡長出果實,就可以免費收到一份與果實相同的藥材。

不拿白不拿,佔便宜的心理,誰沒有呢!

……

湘南,星州。

宋思辰躺在藤椅上,曬著難得一見的和煦陽光,方便擺放著平板,上面正在直播蘇韜今天為了推廣家庭中醫保健服務的活動。

宋思辰覺得有趣,給遠在湘北的竇方剛撥了個電話,「怎麼樣?咱們要不要也隨個大潮,接幾個訂單?」

竇方剛皺眉道:「也不瞅瞅咱們年齡多大了,能跑得動嗎?」

宋思辰勸道:「不像是你能說出來的話,不是一直說現在的年輕人一代不如一代嗎?遇到這點壓力,就扛不住了?」

竇方剛哼了一聲,怒道:「別跟我玩激將法,我可不吃你那一套。不過,畢竟是蘇小子搞出來的新鮮東西,咱倆作為師父,還是得賣力幫他吆喝吆喝。」

宋思辰沒好氣道:「你啊,就是口是心非。」

竇方剛哈哈大笑:「我告訴你一件事,其實我早就註冊好賬號了。」

「嘟嘟嘟……」

手機傳來忙音,竇方剛並不意外,知道宋思辰這是趕緊去註冊自己的賬號去了。

……

淮北,合城,葯神集團大廈。

羅燃坐在電腦前,面無表情地看著直播,站在旁邊的周升,面色有點泛白,因為等待很久,腿都已經站麻了。

當蘇韜造訪第一個家庭的任務結束,羅燃才重重地吐了口氣,自言自語道:「他又新創了一個劃時代的東西啊!」

周升沉聲道:「我們是否要趕緊跟上嗎?」

羅燃搖頭苦笑道:「我們捯飭出來的那個APP,根本就是個自欺欺人的笑話。新岐黃能同時支持十幾萬人在線,我們那個APP有個兩三百人在線,就卡得不像話了。」

新岐黃APP,那可是孫雪峰鼓搗出來的,安全性和穩定性絕對有保證。

周升愧疚地低下頭,不知道如何回答和解決老闆的困擾。

羅燃並不需要他給自己什麼意見,他停頓片刻說:「互聯網+中醫,這會是一個必然趨勢。我們要加大對互聯網人才的引入,完善我們的APP。另外,我們現在擁有的中醫人數,無法支撐這樣的服務。所以中醫宗門峰會,必須要儘快開始啟動才行。」 「咦?你看到暖心奶爸宋浩微博更新了嗎?」

正在刷微博的女生,彷彿發現新大陸似的。

宋浩自從承認有一個兒子之後,他的微博自我介紹也增加了新的內容,比如「暖心奶爸」。他的這種坦白與承擔,讓他的人氣非但沒有下降,反而還吸引了一批新的粉絲。這些粉絲年齡稍大一些,都是被「奶爸」兩個字吸引。

宋浩最近偶爾會在微博里,放齣兒子的照片或者視頻,小宋浩的顏值繼承了父母,是一個很可愛萌噠噠的小正太,他的表情包正在社交平台里瘋狂傳播。

「哎呀,宋浩竟然在和蘇韜互動!」旁邊的女生放下喝了一半的奶茶,檢索關鍵詞,很快找到這條微博,興奮地說道,「我早就知道這兩人有一腿!節目里互掐的模樣,完全就是在秀恩愛。」

「那叫兄弟情深。」第一個女生強調道。

「不,叫基情無限。」奶茶女生捧著發燙的臉,咯咯地笑了起來。

「我下載了那個叫做新岐黃的APP,蘇韜正在直播哦。」第一個女生說道。

「是嗎,我也得下載一個,你開個熱點吧,我這個月的流量超標了。」

「……」

不僅是宋浩的微博更新了蘇韜正在新岐黃APP直播的消息,顧茹姍、阿法芙、宋甜等狂野兄弟團的嘉賓都在給蘇韜鼓勁加油。

顧茹姍發的消息,更是讓粉絲遐想無限,她用了一個疑問句。

「如果有一天我也在這個軟體上直播,你們會來看我嗎?」

疑問句的妙處在於,粉絲們必須得回復啊!

她的粉絲「珊瑚」迅速佔領評論區,瞬間超過三萬條,最多的、統一式的留言,「追你到千山萬水,絕不死心。」

顧茹姍的微博很少會回復,但她在自己的評論區,認真地作出感謝,並被點贊置頂。

「謝謝大家的支持,么么噠!」

有了這條再正常不過的互動評論,整個微博瞬間炸開鍋了。

因為總有一些人,會將最簡單的一句話,編成一個曲折、浪漫、耐人尋味的精彩故事!

當日的熱搜排行榜第一,迅速變成:「#顧茹姍蘇韜么么噠你#!

……

很多東西不是一朝一夕就完成的,比如當初蘇韜打算開始設計新岐黃APP的時候,只是心血來潮的想法。

一開始技術人員也只有幾個,雖然他們的水平不錯,也足夠地努力,經常為了修改一個數據,可以熬到夜裡兩三點,但從當時的現狀來看,效果不是特別好,註冊量每天只有幾個,甚至偶爾會是零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