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了點頭,也沒多問,帶着他們兩朝家走去。

一路抹黑,我心裏多少還有點害怕,尤其是剛纔經歷了那一場生死,不過這也讓我清晰的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老爸老媽身上的鬼絕對沒有那麼簡單,怎麼看都不像是普通的小鬼,就是不知道和那個老頭究竟有沒有關係... 到了家,我剛想進門郭勇佳突然攔住了我們。他仔細的看了看四周,手裏掏出一張黃紙,咬破手指點了

一路抹黑,我心裏多少還有點害怕,尤其是剛纔經歷了那一場生死,不過這也讓我清晰的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老爸老媽身上的鬼絕對沒有那麼簡單,怎麼看都不像是普通的小鬼,就是不知道和那個老頭究竟有沒有關係…

到了家,我剛想進門郭勇佳突然攔住了我們。他仔細的看了看四周,手裏掏出一張黃紙,咬破手指點了兩滴血上去,緊接着,黃符瞬間發出強烈的金光,照的我非常刺眼,徐鳳年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眯着眼睛打量郭勇佳手裏發光的東西。

“看來屋子裏確實有鬼。”郭勇佳身上凝重,把符紙疊成一個小小的八卦形,放舌頭上舔了一口,輕輕按在了門板上。“裏面那傢伙估計也不是好惹的,先封死他後路!”

“你這樣我也進不去了…”徐鳳年在一邊帶着幽怨的眼光看了郭勇佳一眼。

郭勇佳一愣,嘿嘿笑了下:“到這裏來,等會你在這守着。”說着,郭勇佳帶着我們走到了房子一旁,就是爸媽住的那個房間窗口。

“看看裏面什麼情況。”郭勇佳努了努嘴,拉開一絲窗簾,我擡頭望了進去。

外面的朝裏面看去光線要好一點,可以看到老媽正蹲在門口,披頭散髮的在那搖搖晃晃,我胃裏一陣翻滾,老媽肯定是被鬼附身了,又回來吃老鼠!

我心裏納悶,爲什麼附在父母身上的小鬼都喜歡半夜三更偷吃老鼠,家裏好像也沒有多老鼠給他們吃啊…

原本我是想直接翻窗戶進去阻止老媽的,可是他們兩個人的手死死的按在我肩膀上,顯然是怕我亂來。我回過頭,焦急的低喝:“老媽正在吃老鼠,我們趕緊進去救她!”

“不要急。”郭勇佳比了一個手勢,“你老媽現在情況和你老爸不一樣,我們不能貿然進去。”

我一愣,不明白他爲什麼這麼說。

“岳父是死人,就算有小鬼附身也不礙事,岳母不一樣,萬一我們衝進去,那個鬼亂來的話,很有可能會牽扯到岳母的性命。”徐鳳年在我耳邊輕聲解釋。

“再說了,我們進去抓她的難免磕磕碰碰,你肯定不希望你媽受傷吧…”郭勇佳補上一句。

我渾身一抖,他們兩的話都說到了我心坎裏,現在老爸走了,我絕不允許老媽再發生什麼意外!

“那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的看她吃吧…”我忍不住朝裏面又看了一眼,心裏又害怕又心疼,真搞不懂,這小鬼爲什麼要附在老媽身上。

“那個小鬼估計餓得慌,所以纔會這樣,沒事的。”郭勇佳擺了擺手,又朝裏面看了幾眼。

“白素,這樣吧,你先進去穩住她,然後我再衝進去制服,如果跑了,徐鳳年就守在這裏守株待兔!”

徐鳳年看了郭勇佳一眼,沒有多嘴。我就懵了,我進去穩住老媽?如果是正常的老媽我肯定穩得住,可問題是現在老媽被鬼附身了,我這一進去指不定把我也吃了…

“不要怕。”郭勇佳安慰了我一句,隨手掏出一個黃符,塞給我:“進去以後,趁機貼在*頭上,她身體裏的小鬼就會被逼出來!”

我看了看手心裏的東西,跟他剛纔貼在老爸頭上的那張差不多,效果我是見過的,貼了那鬼還能反抗,要不是徐鳳年和郭勇佳在,恐怕都沒什麼事…

“不靠譜啊,萬一沒用,豈不是…”我企圖和郭勇佳商量一下,畢竟他比我厲害得多。

“白素,她可是你媽,犧牲一下沒事的。”郭勇佳打斷了我的話,義正言辭道。

我呆了下,裏面那個是我老媽,就算有危險也一定要救她才行!我深深吸了幾口氣,好讓自己有點底氣,點了點頭對他說好。

郭勇佳笑了一下,拍了拍我,“先去門口。”隨即他回頭,想對徐鳳年說什麼,徐鳳年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我守着。”郭勇佳嘿嘿一笑,跟在我身後來到了門口。

悄悄開了門,我和郭勇佳躡手躡腳的走到了門口,郭勇佳衝我比了比手勢,意思說你進去貼了以後就大叫,我點了點頭,開門走了進去。

老媽就蹲在門口,所以門一開就驚動了她,我用手機照了照,還是和上次看見的一樣,正在那啃老鼠,此時見我走進來,正好扭過頭,和我四目相對。我看着她嘴裏的碎肉,還有手上的死老鼠,強行鎮定下來,慢慢走到了她背後,輕聲喊了句:“媽?”

老媽面無表情的臉抽動了一下,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我下意識後退,她卻步步逼近,臉上癡癡笑了起來,還把手裏早就已經血肉模糊的老鼠遞給了我,好像是要給我吃。

我連忙捂住口鼻,皺着眉頭看着她,另外一隻手裏緊緊攥着黃符,準備貼在她頭上,可誰知道她一口吞下嘴裏的碎肉,輕聲開口:“吃…’

我一下子就慌了,趕緊後退了兩步,腳撞到了牀,一屁股坐了下來。老媽趁機壓在我身上,手裏抓着死老鼠,往我嘴裏塞,邊塞邊喊:“快吃…”

我用手架住她,急得都快哭了,吃吃吃,吃你妹啊!

死老鼠和我近在咫尺,不時的就會有血滴落在我臉上,十分噁心,我看她和我靠的近,也不管別的,身子一歪,同時把手裏的黃符按在了她上頭。

老媽頓時大叫,手裏的老鼠一丟,正好砸到我頭上,我也跟着她大叫,不停的拍打自己的頭,見老鼠掉了還使勁用腳剁了幾下,老媽和我不一樣,正雙手捂着金光大盛的頭上,想去碰符紙,可卻總是摸不到,她面色猙獰,像是十分痛苦,我於心不忍,剛走上前兩部,她一下轉過頭,惡毒的看了我一眼,緊接着轉身就朝門口跑去。

郭勇佳早就在外面守着,猛地一開門撞在了老媽身上,老媽痛呼一聲,不過沒有倒地,而是借勢飄在半空,氣勢洶洶的看了看我的郭勇佳,朝窗外飛了過去。

“咔嚓…”她撞破玻璃,剛出去就傳出一聲大吼,顯然是碰到了守在外面的徐鳳年!

郭勇佳三兩步跳到了窗外,我沒他那個本事,只好跑出門口饒了過去。就見徐鳳年正坐在老媽身上,死死的按住她的頭,而郭勇佳正抓着一個虛影,慢慢從老媽身體里拉了出來。

這個小鬼是隻女的,看不清長什麼樣,但絕對比剛纔那隻還頑劣,嘴裏不斷大叫,見我來了以後,凌亂的頭髮下張嘴衝我大喊:“女兒,快來救救媽媽…” 這時,看著站在寶寶對面的墨九狸時,蔡風祁從懷裡拿出一物,是一個黑色的圓形羅盤,對著墨九狸就丟了出去道:「給我收!」

只見這黑色的羅盤丟出去之後,立即變成了一張黑色的天網,從天而降,準備將墨九狸直接罩在裡面。

「找死!」

一聲冷哼,墨九狸和寶寶就看到帝溟寒的身影,出現在面前。帝溟寒冷冷的看了眼蔡風祁,伸手修長的手臂,徒手抓住了蔡風祁丟過來的黑色天網……

蔡風祁見狀,露出一抹高傲的笑意道:「小子,你以為老夫的東西,是你用手就能抵抗的?真是自不量力,我勸你……」

只是蔡風祁的話還未說完,便看到自己引以為傲的天網,在觸及到帝溟寒的手指時,彷彿受到了什麼牽引一般,一點點的縮小,最後竟然在眾人的眼中,直接又變成了一個黑色的羅盤,出現在帝溟寒的手中……

「噗……怎麼可能?你?你是誰?你怎麼可能……」蔡風祁吐出一口鮮血,震驚的看著帝溟寒。

這羅盤乃是他曾經在一處秘境中所得,跟隨在他身邊多年,從未出錯!因為這是跟他有著契約的法寶。因此,法寶被別人控制,也讓他受了傷……

帝溟寒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抹去了上面的神識,轉身交給一邊的墨九狸道:「讓寶寶契約了它,可以收那些蟲子!」

墨九狸本想拒絕,但是看到被墨家老祖用玄氣擋住,眼看就要衝過來的黑色蟲子,皺了皺眉接過來遞給了寶寶。

寶寶在帝溟寒說的時候,心裡就有些小小的期待了!只是她擔心娘親不會收下,沒有想到娘親真的收下了那個男人的東西,這是不是代表,娘親也許會接受他做自己的爹爹呢……

比起這寶物可以收蟲子,寶寶更加開心墨九狸接受了帝溟寒的好意!

於是開心的接過來直接認主,墨九狸看到寶寶開心的樣子,卻誤以為寶寶真的很想要那些黑色的蟲子。心裡暗暗決定沒事的時候,要好好教育教育自家的寶貝女兒……

喜歡用毒就算了,動物什麼的一定要喜歡好看,可愛,萌萌的!這種漆黑的就算了。顯然母女兩人之間,還是存在一點代溝的……

而因為契約被抹去,蔡風祁再次吐出一口鮮血!憤怒的瞪著帝溟寒問道:「你究竟是誰?我可是馴獸師公會的大長老,你竟然敢搶老夫的東西,就不怕被馴獸師公會追殺嗎?」

「不怕!」帝溟寒冷哼一聲。

轉頭看向寶寶,他擔心寶寶不會使用那羅盤,準備教一教她呢。卻沒有想到小傢伙認主之後,控制靈活的直接將那些黑色的蟲子收了個乾乾淨淨……

帝溟寒微微挑眉,心裡暗想:「不虧是自己的種,竟然這麼聰明!」

而其餘圍攻墨府,想要搶奪九生丹的人,也在墨家老祖幾人,暗處林月他們,還有顧琰和凌峰,和煉丹師公會副會長,大長老等人的的阻擋下,沒有一個衝進來的…… 我渾身一震,看着老媽被他們兩個大男人欺負,說着求救的話,我心痛不已,暈乎乎的腦子裏,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我要救她!於是我鬼迷心竅的跑了過去拉住郭勇佳的手,想讓他放開。

“白素!”

郭勇佳回頭衝我怒喝了一聲,*的心裏好像有一雙無形的大手瞬間理清了我的思路。

回過神,我連忙鬆開郭勇佳退到一旁,驚恐的看着老媽,剛纔聽了她的吼聲,我就被迷惑了,身不由己一般…

“快來救我,白素,素素…”那虛影一邊掙扎一邊衝我亂吼,這聲音和老媽的一模一樣,讓我無比揪心,我扭過頭,努力剋制自己不去看她。

“你個白眼狼,居然連親媽都不顧,活該你老爸上吊自殺,白眼狼,你個挨千刀的!”虛影女人見我沒有理會她,居然對我破口大罵了起來!

我心裏一驚,連忙轉過頭看她,老爸的死我已經知道了,但是我絕不相信老爸是上吊自殺那麼簡單,現在聽到她這麼說,我非常想好好質問她一番。

“死到臨頭還嘴硬!”郭勇佳氣急敗壞的罵了一句,一手抓住她的頭髮,另外一隻手在身上亂摸了起來,最後掏出一個煙盒,倒光裏面的煙,貼在額頭上默唸了幾句我聽不懂的話,大喊一聲:“收!”

原本就快要脫離老媽的虛影頓時停止了喊叫,化成一縷白煙飄進了煙盒子裏去。

郭勇佳隨手一蓋,捏住了煙盒子。徐鳳年身下的老媽也停止了掙扎,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我上前想看看老媽的情況,郭勇佳搶先一步抱起了老媽。

“先進去!”郭勇佳謹慎的看了看四周,抱着老媽進了屋子。

看着躺在牀上呼吸平順的老媽,我心裏的石頭總算放下了,無論如何,我都不允許別人再來傷害老媽了…

郭勇佳和徐鳳年似乎都累的不輕,正在外面躺着,我看他們衣服上都有血跡,看的有些刺眼,徐鳳年還好,別人反正看不到他,郭勇佳就不一樣了,得給他換一身衣服才行。

我去找了老爸生前穿的衣服,讓郭勇佳換上。

“這是你老爸的?”郭勇佳眼神古怪的看着我。

“是啊,你衣服上都是血,趕緊換了,要不明天被人看到就說不清了。”我催促道,說真的,他這一身血的,我看的都有點害怕,倒不是因爲暈血,而是覺得非常恐怖…

“我不能穿。”我說了半天,郭勇佳還是一口回絕了我,這讓我納悶不已,尤其是他臉上古怪的神情,好像我讓他穿衣服是在害他一樣…

“我老爸身材和你差不多,你先將就一下,明天洗了就能換回來。”我耐心的又囉嗦了一句。

“不是這個問題。”郭勇佳指了指我手裏的衣服:“這衣服是你老爸生前穿的,上面有他的氣息,他都沒輪迴呢,我一個大活人穿他的衣服,到時候他會感覺到不舒服,搞不好會附身在我身上,雖然我不怕,但是你老爸會受傷…”

郭勇佳一臉無奈,我不禁恍惚了一下,死人的忌諱有很多,我倒是真沒想到這個…

“再說,我這個是陰血,是屬於那些小鬼的,除了你,正常人是看不到的,不用擔心。”

我點了點頭,郭勇佳之前和我說過,我和徐鳳年在一起久了沾染上了陰氣,所以會導致我看到那些小鬼,反正別人看不到,我就放心了…

郭勇佳摸了摸身子,眼神有些疑惑:“咦,我的煙呢?奇怪…”

“你不是把鬼收到了煙盒子裏去了嗎?”我指了指桌上的煙盒。

郭勇佳尷尬的笑了下:“我出去買一包煙,你們等着。”

“村裏沒有小賣部…”我悠悠說了一句。

“額,好吧,你等下。”郭勇佳還是出了門,但很快就回來了,手裏抓着一把零散的香菸,我一看就知道是他剛纔丟在外面的,皺了皺眉,沒有多嘴。

“煙鬼。”徐鳳年不屑的看了郭勇佳一眼。

郭勇佳沒理他,自顧自的抽了起來,面露欣慰,接着罵道:“你懂個屁!這玩意可是好東西。”

徐鳳年搖搖頭,對我道:“你快去休息吧,已經很晚了,有事明天起來再說。”

我遲疑了下,抓起桌子上的煙盒問道:“她現在是不是在裏面?”

他們兩人滿是疑惑的看着我,郭勇佳問道:“是啊,你問這個幹什麼?”

“我想問她點事,剛纔聽到她說我老爸上吊自殺,可能知道什麼隱情,我想問問情況…”我的聲音很小,因爲我知道里面這個傢伙是鬼,好不容易收進去不能輕易放出來,可是這件事對我真的很重要。

他們兩對視了一眼,徐鳳年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鬼的話不要去信,她只會害你,知道嗎?”

我撅起了嘴,徐鳳年這話太矛盾了,因爲他也是一隻鬼,就算別的鬼會害我,他肯定不會,可我剛想出聲反駁,徐鳳年就又道。

“就算她真知道什麼,也不能放她出來,現在搞不清楚狀況,她可能會一直糾纏岳母,這次抓了她,下次可能就沒這運氣了,你也不想岳母被這麼一隻鬼糾纏吧?”

徐鳳年拿出老媽的安全來壓迫我,我非常無奈,只能嘆氣,說我知道了,把手裏的煙盒放了下來。

郭勇佳隨手接過,嘿嘿笑了下,拿出打火機把煙盒點燃了起來,屋子裏頓時就傳開了痛不欲生的尖叫!

我心有餘悸的看着郭勇佳手裏燃燒的煙盒,難道他怕我偷偷放這女的出來,於是乾脆直接把她滅了?

“這小鬼留着也是一個禍害,滅了送她去輪迴。”郭勇佳看出我臉上的疑慮,解釋道。

我沒說話,只是聽着裏面的小鬼越喊越大聲,無比悽慘,耳膜都快要刺破了,最重要的是老媽聽到了可不好,可我隨即一想,鬼和人其實是兩個世界的,既然看不到,那肯定也不會聽到,否則郭勇佳也不會在我家就這麼胡來。

我耐着性子聽了一會,也沒見老媽有起來的動靜,心裏更加確定了之前的想法。

“白素,快救我…”煙盒已經燃燒了一半,裏面的虛影變成了一個小人,正在火裏不斷掙扎,原本的怒吼也消失了,換成了對我的哀求。

“求求你救我,我知道你爸爲什麼自殺,救我我就告訴你,白素…”

面對她的求饒,我心裏沒有半點想放過她的念頭,因爲我絕不會留下這個傷害過我老媽的小鬼,可是我還是很揪心,因爲她知道老爸的死因,這對現在的我來說無比重要。

“別相信她,她在騙你,哼,死到臨頭還想翻身,下輩子註定只能做畜生!”郭勇佳面露憤色,隨手把煙盒扔在地上。

徐鳳年搖了搖頭,一把摟住了我,把我的頭埋在他懷裏,也不知道他是在安慰我,還是怕我會衝動救她。

說實話,我確實有過這樣的衝動…

“你不救我,白素你不得好死,你們全部都不得好死,我不會去輪迴的,我會在地獄等你們,等你們下來陪我…”

我渾身發抖,忍不住扭頭看了過去, 小人惡毒的看着我們,似乎想把我們的模樣牢牢記住,說完這句話後煙盒也差不多燒成了灰燼,郭勇佳朝地上吹了一口氣,瞬間飄散了…

他們兩人又安慰了我幾句,但我沒有聽進去,滿腦子都在迴盪她之前的話,最後我回了房間,躺在老媽身旁合上了眼睛,希望明天起來,這一切都會好起來… 「各位,我們墨府素來跟各位無冤無仇!如果不想我們幾人大開殺戒的話,我勸各位還是請回吧!九生丹也好,什麼丹藥也好,都不是你們能夠肖想的!」墨春飛到半空中,玄氣匯聚在聲音中,大聲的說道。

眾人聞聲都停了下來,有人不滿的質問道:「前輩這話就不對了,九生丹那可是傳說中的丹藥,既然墨府有人能夠煉製出九生丹,我們想要看看總不過分吧!」

「看看?請問如果這丹藥是你的,你會拿出來給大家看看嗎?」墨九狸聞言冷笑的問道。

那人聞言一頓,他又不是傻子,如果是他的,自然不會拿出來給別人看了!可是,這九生丹他真的很想要啊……

不少人都抱著跟他一樣的想法,就因為這寶貝不是他們的,他們才想要搶奪!真的是他們的話,早就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了好么……

「呵呵,墨前輩,我們並無意冒犯。只是想結識一下貴府的煉丹師而已!」方遠這時客氣的出聲道。

看到墨春幾人的時候,他才想起,上一次有人在魔獸森林深處連晉數級,正是這幾位前輩在護法……

原來上一次晉級的也是墨府之人,綜合近日來風雲城的一些傳聞。方遠也猜到了大概,看起來上一次逆天晉級,和這一次煉製出逆天丹藥的,正是墨府那個失蹤幾年後,從新出現的嫡小姐墨九狸吧……

想到這裡,方遠的結識之心更加的濃郁了!他沒記錯的話,那墨九狸失蹤之前好像是個廢物,能在短短几年時間,實力和煉丹術,都得到了如此大的提升,定然是有些本事和奇遇的……

說不定,她身上有什麼修鍊法寶也不一定!

墨九狸從林月那裡,已經大概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了!看起來自己今天要是不給個說法,這些人根本就不會善罷甘休……

帝溟寒有些不滿的看著眾人,什麼時候他的女人,做什麼事情,需要被這些人管來管去的了?

就在他想開口說什麼的時候,墨九狸率先開口道:「想要找我煉製丹藥的,可以自備藥材,去九樓預約!想死的,就留下來吧!」

說完,從墨春懷裡抱過寶寶,然後對著墨春四人道:「凡是想闖入墨府的人,一個不留殺無赦!我去看舅舅他們,這裡交給你們了!」

「你,跟我過來一下!」墨九狸抱著寶寶走了兩步又想到什麼,回頭看了眼帝溟寒說道。

帝溟寒原本有些不滿的俊臉,在聽到墨九狸的話后,瞬間燦爛了。立即跟在墨九狸的身後……

「喂,等等我,你們去那裡啊!」顧琰一看墨九狸要走,急忙追了過去,凌峰自然也是一起跟著了……

蔡風祁瞪著墨九狸和帝溟寒遠去的身影,雖然心有不甘,可是他現在被契約之力反噬,傷的不輕,再留下來根本就是送死……

於是狠狠瞪了墨春一眼,轉身對著身邊的弟子們道:「我們回去!」

「墨府,今天的仇,我馴獸師公會記下了!」臨走蔡風祁狠狠的扔下狠話道。 說完便帶著馴獸師公會的人離開了,有些人看到蔡風祁離開了,也跟著離開了!但是在誘惑極大的九生丹面前,還是有人遲遲不願意離去的……

這些遲遲不願意離去的人,在觀望了許久之後,發現只剩下墨家老祖四個人守在墨府的四周,便都起了心思,心想著他們這麼多人,還打不過四個老傢伙嗎?

可惜,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殘酷的!所有抱著這個想法的強者們,全部都被墨春四人給滅的渣也不剩了……

直到死他們都不知道,這四個在他們眼裡的老傢伙,都是活了幾千年的墨家先祖!如果知道的話,相信他們絕對會早早的離開的……

墨春四人可是將墨九狸的話完全貫徹到底了,誰企圖闖進來,就直接滅殺掉!真是太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了……

在四人的蠻橫實力下,慢慢的這些人終於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他們發現這四個老者並不是一般的強者!有細心的人這才仔細查探四人的實力,發現根本看不透……

「你們是墨家的先祖?四位已經到了神級卻沒有飛升的四位先祖?」有人想到什麼,震驚的看著墨春四人問道。

「哼,小子!算你有眼光,不過你知道的太晚了!」墨冬說完手中的玄氣直接拍了過去。說話的人還想說什麼,卻沒等說出口,就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什麼,竟然是墨家的四位先祖!該死的,你們怎麼不早說?」有人聞言氣急敗壞的說道。

他們要是早知道這四人是墨家的先祖,神級強者的話,他們是活膩了還在這裡想著硬闖啊!

「白痴,我們何時說過自己不是了?」墨秋冷哼一聲道。

這些人真是太蠢了,你們到我們墨家來搶奪寶物,竟然還怪他們不早說!難不成等你們搶完了再說啊……

「可是,你們,不是常年閉關嗎?」有人結巴的問道。

「誰說老子不能出關的?哼,不想死的就都給我滾!」墨冬不滿的說道。

眾人聞言,都頓了頓,剛才還氣勢洶洶不把四人放在眼裡的,現在都忌憚不已!雖然墨春四人確實常年閉關不出,但是他們的威名仍在,畢竟這兩天大陸上,目前只有四人是神級強者……

於是,慢慢的有人放棄退出了!有些人雖然還不甘心,但是看著越來越多的人離開,也不敢再動手,但是卻沒有離開,還是守在墨府周圍,希望能有機會潛入墨府……

————————-

墨辰風的房間中,墨九狸抱著寶寶進來后,放下寶寶看了看床上的墨辰風和墨辰雲兩人,對著守在一邊的墨辰落道:「小舅舅,你幫我準備一下,我現在為舅舅們恢復經脈!」

「好!」墨辰落答應道。剛才外面的紛亂他不是沒有聽到,只是他必須保護大哥和三哥的安全,所以沒有敢離開房間一步。

「九狸,外面?」墨辰落還是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事,老祖宗他們在不會有事的!」墨九狸笑了笑道。 早上我是被老媽搖醒的,見到她的那一刻,我還突然嚇了一跳,回想起昨晚的情景,我才慢慢緩過勁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