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沉車子昨晚落了雪,他先上車發動引擎,將前窗玻璃的積雪掃去……

懷生則和普度大師站在一側告別。 雖然離了一段距離,但山間林愈靜,她也能清晰聽到兩人的對話。 「師傅,你真的不是故意不要我的?」懷生垂著腦袋,從下山開始,就憋紅了眼。 「我都和你說了,現在當和尚都講究學歷,你要當方丈主持,沒文化怎麼行。」 「是這樣嗎?」 「這幾年上山的

懷生則和普度大師站在一側告別。

雖然離了一段距離,但山間林愈靜,她也能清晰聽到兩人的對話。

「師傅,你真的不是故意不要我的?」懷生垂著腦袋,從下山開始,就憋紅了眼。

「我都和你說了,現在當和尚都講究學歷,你要當方丈主持,沒文化怎麼行。」

「是這樣嗎?」

「這幾年上山的幾個子弟,還有研究生畢業的,你一點學識沒有,以後怎麼管他們,會讓人笑話的。」

懷生悶聲點頭。

普度瞧著傅沉那邊已經準備好,才從懷裡摸出一方巴掌大小的布包塞給他,「師傅沒什麼錢,這些你留著零花,咱到了城裡,也不能讓人笑話了,想吃什麼就買點。」

懷生紅著眼,愣是沒接著。

先寵後婚:霸道總裁 普度大師嘆了口氣,將布包塞在他懷裡,「聽話,別讓師傅擔心。」

「我不要!」懷生脾氣也有拗,又把布包塞給他。

「你這是成心惹我生氣?還是覺得錢少不稀罕?」普度大師板著臉。

「師傅……」

「收好了。」普度大師摸著他的腦袋,「馬上過年就能回來了,很快的。」

懷生垂著腦袋點頭。

「到了別人家裡,要聽話,幫忙做事……」普度大師叮囑了兩句,才拍著他的腦袋,「行了,快走了,別讓人等急了。」

懷生摸了摸口袋,從裡面翻出一個白兔奶糖塞給他,「好東西都給我了,這糖你都沒吃過,上回一個奶奶塞給我的,我還沒捨得吃。」

「師傅什麼東西沒吃過,你留著自己吃吧。」

「不行,就是給你的。」懷生脾氣也是拗得不行。

「我血糖高,吃不了甜的,要不我吃半顆,你吃半顆。」

懷生點頭。

宋風晚就看到普度大師撥了糖紙,把糖遞到懷生唇邊,讓他咬了半顆,才把那一半放到嘴裡。

懷生上車后,普度大師就在原地看著,直至車子離開都沒走。

倒是懷生一直綳著臉,他和宋風晚一起坐在後座上。

他垂著腦袋,任憑宋風晚和他說話也沒搭理。

直至車子快出山,他才忽然放聲大哭。

傅沉手指一抖,這小和尚是想嚇死他不成。

「懷生,你別哭了,你……」宋風晚也被嚇懵了。

「姐姐——」懷生直接撲到宋風晚懷裡,抱著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宋風晚不大會安慰人,想摸摸他頭髮,發現這小腦袋,剃得一根毛找不到。

只能拍了拍他的後背,「沒事,學校假期很多,只要放假你都能回來。」

「我難受,心裡好苦,糖也不甜——」

「好了好了,你看姐姐我也是一個人在外求學啊,我也是暫住在三爺家裡的,沒事的,別怕。」

「我還是覺得很難受。」

後面兩人抱作一團。

傅沉手指隨意敲打著鍵盤。

暫住?

他莫名有種,自己家裡,像是收容所的錯覺。

他早上去見普度大師,他就主動和自己提起想送懷生下山上學,他知道傅沉人脈廣,想請他找個寄宿學校。

傅沉思量半刻,就說讓他住自己家,現在九年義務教育,上學費用不用擔心,饒是如此,普度還是給他塞了錢,說是住宿及伙食費。

**

傅沉本想著先帶懷生去買點東西,中途卻接到了十方的電話,公司有個急事需要他去坐鎮處理。

「我需要先去公司,先送你們回家,還是去公司等我,待會兒一起去趟商場再回去?」傅沉通過後視鏡看向後側。

「去商場吧,我帶他買東西。」宋風晚拉著懷生的手。

那模樣好像兩人已然情同姐弟。

「你們兩個人?」傅沉似乎不大放心。

「你們公司邊上不就有個商場嗎?我先帶他逛逛,你忙完找我們就好。」宋風晚提議,「我不去別的地方。」

「嗯。」傅沉點頭。

傅沉送他們到商場門口,看著兩人進去,才驅車去公司。

三人都沒注意到,對面馬路上,一個女人裹得嚴嚴實實,露出的那雙眼睛,怨毒陰鷙。

看傅沉離開,猶豫片刻,小跑著進入商場。

**

十方早就在車庫那邊等著,瞧著傅沉開車過來,馬上迎過去。

傅沉下車,偏頭看他,「你的臉怎麼回事? 特種兵痞在都市 被人打了?」

十方長得俊秀,此刻右臉紅中帶紫,嘴角滲血結痂,分明是被人打了。

傅沉雖然平素會懟他,但是自己人,若是被旁人揍了,那肯定要討個說法。

「沒事。」十方摸了摸臉。

「說,誰打的。」傅沉盯著他。

十方被他看得沒辦法,才支吾開口,「是老江。」

傅沉抬腳朝電梯走去,「你打不過一個傷殘?」

「三爺,這個不能比啊,他是軍人出身,我是半路出家學的拳腳,打不過啊。」

「你說我們住一起,他又受傷了,作為室友,我關心一下他,給他叫了外賣,他自己沒關門,我進去叫他,這手都沒碰到,這特么就被打了一拳。」

「我特么憋屈啊,他還問我想對他幹嘛?」

「我靠,我能對他幹嘛?」十方這話匣子一打開,完收不住。

「好歹共事多年,我念著室友情,同事友誼,他事後就說了一句:抱歉,把你當賊了。」

「您瞧瞧,這是道歉的態度嗎?理直氣壯的。」

……

傅沉覺得腦袋疼。

虧得千江能忍他這麼久,真是委屈他了。

**

宋風晚牽著懷生在商場逛著,適逢周末,此刻也十點多了,商場人不少,瞧著一小和尚進來,都忍不住多看他兩眼。

「姐姐,我是不是長得很奇怪?為什麼大家總盯著我看。」懷生手中抱著杯奶茶,小口抿著。

「不是,你太可愛了。」宋風晚先給他買了頂小帽子。

這大冷天的,他這小腦袋在雪地里都能反光。

「姐姐,這個很貴。」

「不貴,就當姐姐送你的入學禮物。」宋風晚平時開銷不大,父母給的零花錢很多,給他置辦些東西,總是夠用的。

只是宋風晚不會買童裝,逛了半天,按照自己的審美,給他買了兩套衣服和鞋子,順便就讓他換了。

她去結賬的時候,發現賬單有些不對勁。

「這個尺寸是不是不對?號碼大了,鞋碼也大了兩號。」宋風晚指著店員列印出來的單據。

「剛才那位小朋友和我們說,都要大兩號,我還以為你是知道的。」

宋風晚急忙往更衣室跑。

她也不懂懷生的更衣室沒上鎖,本想敲門的,門卻被她一下子給推開了。

懷生下半身僅穿了一條小內褲,看她進來,急忙捂住隱私部位,「姐姐,你耍流氓!」

「我……」宋風晚急忙退出去,把門給他帶上,「你怎麼不關門啊。」

懷生聲音壓得很低,「我不會弄這個門。」

宋風晚嘆了口氣,她總歸沒照顧過孩子,哪能面面俱到,「對了,衣服剛才試穿不是很合身?是有點小了?你讓店員換大碼?」

「不是啊,我想多穿兩年,我這幾年長個子,衣服鞋子很快就不能穿了,太浪費了。」懷生說得理所當然。

宋風晚一聽這話,心酸得不行,「衣服小了,我們還可以捐給別人,不會浪費,要是不合身,冬天都不保暖,你要是生病感冒,還得花錢看病,這不更浪費錢?」

懷生一聽這話,好像也有點道理。

被宋風晚忽悠著,又把衣服尺碼給換了回來。

等待傅沉的時候,宋風晚請他吃了甜點。

懷生沒吃過這些,宋風晚看他愛吃,起身準備去打包兩個帶回家,尚未到點餐區,就被迎面而來的女人攔住了去路,黑色羽絨服,墨鏡口罩,看不清臉。

宋風晚蹙眉。

她卻直接摘了墨鏡與口罩。

是程嵐。

------題外話------

其實三爺很想說:我想和你睡一輩子……

哈哈~

程渣渣是最後一次出來蹦躂了,她找晚晚,怕是找錯人了~

**

26號有雙倍月票活動,有月票的親們,可以幫我把月票留到26嗎?星星眼 甜點店內

宋風晚看到程嵐略顯詫異,兩人上回碰面還是在傅家老宅,當時她被老太太罵得灰頭土臉趕出大院。

「我們聊聊。」程嵐指著一張空桌。

「我們之間有什麼可說的。」兩人雖然見過面,說話還是第一次。

她的種種惡行,幫助江風雅的卑劣手段,宋風晚親眼所見,深惡痛絕。

助紂為虐,愣是把她家弄得分崩離析。

「你就不想知道,我為什麼針對你?」 鍾先生,寵妻入骨 程嵐摩挲著手中的墨鏡,直接走到桌邊,「請坐吧。」

這裡畢竟是公共場合,人來人往,宋風晚倒也不怕,就在她對面坐下,服務生過來招呼,程嵐要了兩杯咖啡。

「給我一杯水就行。」宋風晚看了眼懷生,他就坐在斜對面的位置,離得很近,一邊吃著甜點,一邊看著他。

程嵐脫了外套,裡面只穿了件黑色打底毛衣,她本就偏瘦,多日不見,已然有種形銷骨立之感。

面頰微陷,眼睛渾濁,眼底的烏青即使塗了厚重的脂粉也藏不住,嘴皮發乾皸裂,之前見到,還是打扮時髦的職場女性,此刻整個人都瀰漫著一股喪氣。

那種從骨子裡散發的頹靡感,藏不住。

總裁只借不靠:ceo靠邊玩勺兒把 懷生舔了舔勺子上奶油,歪頭看著不遠處的兩個人,怎麼覺得氣氛怪怪的。

**

待服務員送上咖啡和溫水,程嵐放了幾顆方糖進去,拿著勺子攪著咖啡,抬頭打量宋風晚。

年輕漂亮,鮮嫩的綠色毛衣,襯得她越發清姝可人。

她被警方帶走問話,所有罪名指控她都一概不認,她指示挑唆程天一,警方沒證據,記者雖有錄音,若是起訴她,證物還略顯單薄。

她在警局待了一夜,就被保釋出來,撲面而來的就是漫天責罵。

網上的鞭撻斥責,好像將她吊在樹上,任是誰都能來抽上一鞭子,各種尖酸刻薄的字眼,逼得她幾近崩潰。

手機被騷擾者打爆,就連家裡都被人丟了垃圾,潑了髒水。

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網路暴力。

得虧昨夜京城大雪,那群人才消停,她對傅沉有執念,漫無目的出來,就走到了他的公司樓下,原本就沒想著能見到他,卻看到了傅沉的車子。

從上面下來的還是宋風晚。

就是去個商場,傅沉還站在車邊叮囑她良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