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滾,趕緊滾!」韓靈嫌棄地把小傢伙給拉開,「弄我一身鼻涕。」

韓碩:…… 姐姐這時候不應該誇我貼心可愛嗎? 「你別不服氣,你姐姐成績可比你好多了。」韓爸爸露出回憶的神情,目光觸及到小夏疑惑的表情,無奈地苦笑。 「難道是高考沒考上,瘋了?」韓靈強大的好奇心百折不撓,「我還沒見過精神病院呢,什麼樣啊?」 她跑過來,「媽,媽,媽,我可跟你說

韓碩:……

姐姐這時候不應該誇我貼心可愛嗎?

「你別不服氣,你姐姐成績可比你好多了。」韓爸爸露出回憶的神情,目光觸及到小夏疑惑的表情,無奈地苦笑。

「難道是高考沒考上,瘋了?」韓靈強大的好奇心百折不撓,「我還沒見過精神病院呢,什麼樣啊?」

她跑過來,「媽,媽,媽,我可跟你說啊,你千萬別給我太大壓力,不然我分分鐘瘋給你看。」

「爸,你也不能逼我,知道吧,雖然我學習不好,但是我身心健康,你們把我整精神病院了,後半輩子誰養你們啊!」

韓碩腰板一挺,正要說話。

韓靈接著說:「韓碩腦子不好使,擔負不起養你們的重任。」

腦子不好使的韓碩焉了。

「那個小夏是吧,她一個精神病連自己都養不了,我看網上報道說好多精神病慘死的。」

韓爸爸氣的眉心突突跳,「韓靈,回去寫檢討!」

「小夏,靈靈心直口快,你別往心裡去啊。」韓媽媽注意到小夏臉色不太好。

「我沒說什麼啊,媽,你跟精神病解釋什麼啊?」韓靈無所謂的扯了扯嘴角。

怕她幹嘛?住在別人家不應該有寄人籬下的覺悟嗎?

小夏看著韓靈眉飛色舞的樣子,放下筷子,深吸一口氣。我不氣,我不氣,氣壞身子疼自己。

不氣,不氣,身體第一。

還是好氣哦!

忍不住了!

小夏抄起桌子上的紅酒,對準韓靈的臉迎頭一潑。

紅色液體順著韓靈的臉往下流,兩邊的碎發被黏住,好不狼狽。

空氣安靜了幾秒。

「不好意思,手滑。」小夏推開椅子站起來,「我吃飽了。」

空氣安靜,全部獃獃愣愣地看著小夏的背影。

韓靈吞了吞口氣,咕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夏轉過身,兩手一攤,「你應該不會跟精神病計較的?」

哎呀,真爽! 小夏從來沒有後悔過潑那杯酒,其實在韓靈嘲笑她的玩偶時,她就已經給韓靈留夠了面子。 虎妻 尊重是相互的,不尊重也是相互的,自己不能把自己看輕了。

韓爸爸沒有再提讓她去公司的事,而是給小夏找了一份在銀行實習的工作。這裡面的彎彎繞繞,小夏想不明白,也不願意去想,開心最重要。

在實習之前,所有的實習生要在總行開會。

會議在二樓,參加本市各支行實習的青年人共有359人,分配下來,一個支行大概有七個人。在這些人中,大多數是各高校的大學生,因為這個實習本意就是給大學生提供平台增添社會閱歷。

悄悄說一句,實習生的工資真的很低,一天50塊錢。當然,這裡也有不少類似於小夏這樣的亂入者,所以,小夏在這裡也不打眼。

會議要持續三個小時,韓爸爸先回去工作了,等到小夏給他發消息時,他再過來接。

坐在小夏旁邊的女生穿著一雙黑色的人字拖,正隨意地刷手機上的消息。

注意到小夏在看她,她歪頭問了一句,「有事嗎?」

她的皮膚很黑,頭髮極短,兩隻眼睛盯著別人看時,給人很大的壓迫感。

「沒事,沒事。」

會議還有三十分鐘才開始,那女生興許也有點無聊了,撞了一下小夏的胳膊,「喂,你是海橋支行的嗎?」

她的聲音低而略粗,隱隱有點沙啞,像是秋天靴子踩在黃色的落葉上發出的聲響。

小夏也在盯著她,雖然頭髮短了些,聲音粗了點,但她沒有喉結,胸前也有起伏,確實是個正兒八經的女生。

「我問你話呢,愣著幹什麼?」她漫不經心地低頭刷手機,略厚的嘴唇張張合合,將嘴裡的口香糖弄出聲來。

小夏搖頭,「我不知道我在哪個支行。」

韓爸爸還沒有告訴她。

「這樣啊,你等我一下,我去幫你看看!」說著,她把手機往桌子上一扔,風風火火地跑到領導台,及其自然地撐在桌子前看那張名單。

有個別領導注意到了她,剛想開口,她就又匆匆忙忙地跑回來了。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怎麼幫你看啊!」

「韓小夏,夏天的夏!」

「好,我再過去一趟。」

她這樣大的動靜又引起了領導的注意,幾個西裝革履的大叔指著她說著什麼,她依舊撐在桌子前,只是笑嘻嘻地解釋了一下。

「小夏,我們是一個支行的!」她跑過來,伸手重重地拍了拍小夏的後背,「我叫代梓,梓是木字旁加個辛苦的辛。」

小夏讓她拍的一個趔趄,差點趴在桌子上,這姑娘的手勁真大啊!

「你沒事吧?」代梓把小夏扶起來,「我學校爺們多,習慣了這個力度,不好意思啊。」

「沒事,沒事。」

小夏對代梓有所改觀了,原來放浪不羈愛自由的外表下,是一個洒脫熱心的人啊。

會議剛開始要點名,代梓趴在桌子上靠近小夏,小聲地貼在她耳朵上說:「待會兒點到我們銀行時,咱倆一起答到。」

「為什麼?」這個點銀行的名字不是應該由行長答到的嗎?

代梓的眼皮跳了跳,「咱們行長沒來,放心吧,我不會坑你的!」

小夏將信將疑地點了點頭。

點名的小姐姐穿著職場裝,頭髮略黃,用藍色發套固定在後面,額前鬢角沒有一絲紊亂。

「西航銀行!」她戴著耳麥,一口播音員發音。

前排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微笑著舉了舉手。 她的聲音低而略粗,隱隱有點沙啞,像是秋天靴子踩在黃色的落葉上發出的聲響。

小夏也在盯著她,雖然頭髮短了些,聲音粗了點,但她沒有喉結,胸前也有起伏,確實是個正兒八經的女生。

「我問你話呢,愣著幹什麼?」 權少的暖妻 她漫不經心地低頭刷手機,略厚的嘴唇張張合合,將嘴裡的口香糖弄出聲來。

小夏搖頭,「我不知道我在哪個支行。」

韓爸爸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

「這樣啊,你等我一下,我去幫你看看!」說著,她把手機往桌子上一扔,風風火火地跑到領導台,及其自然地撐在桌子前看那張名單。

有個別領導注意到了她,剛想開口,她就又匆匆忙忙地跑回來了。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撿個正太去種田 怎麼幫你看啊!」

「韓小夏,夏天的夏!」

「好,我再過去一趟。」

她這樣大的動靜又引起了領導的注意,幾個西裝革履的大叔指著她說著什麼,她依舊撐在桌子前,只是笑嘻嘻地解釋了一下。

「小夏,我們是一個支行的!」她跑過來,伸手重重地拍了拍小夏的後背,「我叫代梓,梓是木字旁加個辛苦的辛。」

小夏讓她拍的一個趔趄,差點趴在桌子上,這姑娘的手勁真大啊!

「你沒事吧?」代梓把小夏扶起來,「我學校爺們多,習慣了這個力度,不好意思啊。」

「沒事,沒事。」

小夏對代梓有所改觀了,原來放浪不羈愛自由的外表下,是一個洒脫熱心的人啊。

會議剛開始要點名,代梓趴在桌子上靠近小夏,小聲地貼在她耳朵上說:「待會兒點到我們銀行時,咱倆一起答到。」

「為什麼?」這個點銀行的名字不是應該由行長答到的嗎?

代梓的眼皮跳了跳,「咱們行長沒來,放心吧,我不會坑你的!」

小夏將信將疑地點了點頭。

點頭的小姐姐穿著職場裝,頭髮略黃,用藍色發套固定在後面,額前鬢角沒有一絲紊亂。

「西航銀行!」她戴著耳麥,一口播音員發音。

前排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微笑著舉了舉手。

「交利銀行!」

另一個敗頂的叔叔點了點頭。

代梓捏了捏小夏的手,用眼神示意她接下來就該她們銀行了,小夏眨眨眼,比了個ok的手勢。

「海橋銀行!」

「到!」

「到!」

一前一後兩個稀稀落落的聲音在會場響起,猶如一顆石子擊入了死寂的湖水。其他的實習生轉頭找這聲音的來源,起鬨地大笑起來。

「快趴下!」代梓按著小夏的頭,兩個人趴在桌子上不抬頭。

「失策了,我們應該悄悄喊口號的,這樣就不會聲音不齊了。」她捂著嘴沖小夏嘿嘿地笑,眉梢眼角都盈滿了得意。

點名的小姐姐看了一圈會場,氣的笑了笑,繼續點下一個銀行的名字。

「哎,你說你是什麼運氣,剛調到海橋銀行,就碰到這樣的實習生。

要不然,看在大學四年塑料室友情的份上,我給你買點頭疼葯?」木從洋轉臉跟海橋銀行的現任行長說話。

秦行長伸手端起前面的水杯,神色從容而有氣度。五官線條簡潔流暢,眉鋒溫潤俊朗,眸子卻是黑如墨,沉如潭。瓷杯碰到唇角的瞬間,他輕蔑地冷笑,嗓音低啞。

「實習生而已,翻不起大浪。」 木從洋又往那邊看了幾眼,環起手,唇邊揚起似笑非笑的弧度。

「我等著看好戲。」

秦湛踢了一下木從洋的皮鞋,攬過他的肩膀把他拽到自己額前。

「別貧了,解釋一下,為什麼你會被調到長啟銀行。」

「你看你這什麼態度,我一聽說你調到海橋銀行了,立馬向總行申請到你附近的銀行工作,你不感動啊?」木從洋使勁摳自己的脖子。

秦湛只是勾著唇看他,沒說話,手裡的力度暗暗加大。

木從洋求饒:「哎呦,這麼多人呢,你給我留點面子。」

秦湛鬆開手,木從洋整理了衣服才刻意壓低聲音:「海橋市有一家實力很強的老銀行,之前海橋銀行的趙行長就是被他們給坑了,伯父把我調過來是希望咱倆聯手,搞垮那家銀行!」

「我知道了。」

秦湛的眉鋒清雋秀美,總是讓人產生可以完全信任他的錯覺。只有當他銳利的眼睛微眯,露出志在必得的目光,人們才會察覺出面前的人更像是嗜血的野狼。

兩個人不說話,彼此都在盤算著計劃。會議還在繼續,剛才負責點名的人名為林瑜,她把手裡的點名冊放下后坐在前排,卻總是下意識地往這邊看。

木從洋笑著拽秦湛的衣袖,「那個林瑜在偷看你。」

秦湛拍掉了他的手,歪頭盯著他的眼睛,很認真地說:「我沒瞎!」

木從洋一愣,隨即合掌憋笑,在300多名實習生面前,他不能做出有失行長身份的事情來。

憋笑憋到臉通紅,他又說:「雖然林瑜的背景在你面前根本不夠看的,但是人家好歹是個嬌滴滴的小姑娘,你也未免太不解風情了吧。」

秦湛瞥了林瑜兩眼,發現她滿臉通紅,飛快地低頭,雙手緊張地捏衣角。

他搖頭,笑的清風霽月,清逸出塵,「你知道的,我不喜歡這樣的小姑娘。」

木從洋聳肩,「就你這模樣,活脫脫的披著羊皮的狼,騙的多少小姑娘春心萌動。」

秦湛挑眉,「說正事,等你正式上任,從你們銀行抽調些資金過來。趙行長雖然是被人坑了,但是這個銀行的資金缺口還得補齊。」

「嗯,好。

你說這個趙行長也真是個人才啊。沒調查清楚就敢貸款,現在貸款的人紛紛跑路了,上面不撤他撤誰!」

他抽出一支煙在手裡把玩,嗑嗑煙頭卻沒有叼在嘴裡,戲謔地調侃海橋銀行的前任行長。

「你現在接手的就是一個爛攤子,又碰上兩個這麼『出類拔萃』的實習生,你這小日子真是舒坦了。」

「怎麼,羨慕?」秦湛隨意地橫著手臂,眯起眼睛冷冷地打量他。

「沒有,沒有,」木從洋忙擺手,別人不清楚,他可是對秦湛的這個表情有了深深的心理陰影。

「我是擔心,擔心。」

他把手裡的煙輕鬆地折斷,準確無誤地扔進垃圾桶里,扭頭無奈地哂笑,「現在這個世道啊,欠錢的是大爺。

你有沒有聽過一個笑話,說是一個人站在十八層的頂樓上,下面的人磨破了嘴皮子也沒用。債主狠狠地嘆了口氣,說了句,你下來吧,我不讓你還錢了。那人順著電線就滑下來了,身體靈活的像個絕世高手。」

秦湛微皺眉,清冷的目光落在純白色的地板上,淡淡地問木從洋:「好笑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