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這罰火神通的無敵是什麼意思?看起來並不強力,只是一息時間而已,可這『無敵』兩個字實在有些捉摸不透了。

壓下心裡的振奮,許辰問道:「金鼎,這無敵一息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你使用罰火的時候就會無敵,期間哪怕是今天你看到的那頭黑龍災星,甚至是你沒見過的五階強者也傷不了你分毫。」金鼎光芒閃爍。 許辰瞳孔凝縮,竟然真的是無敵! 一瞬間他的呼吸有些粗重起來,許多情景和畫面在他腦海里

壓下心裡的振奮,許辰問道:「金鼎,這無敵一息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你使用罰火的時候就會無敵,期間哪怕是今天你看到的那頭黑龍災星,甚至是你沒見過的五階強者也傷不了你分毫。」金鼎光芒閃爍。

許辰瞳孔凝縮,竟然真的是無敵!

一瞬間他的呼吸有些粗重起來,許多情景和畫面在他腦海里閃爍,無敵,這一種神通可以用到的地方實在太多,也太強悍了。

風華鑒 就比如剛才爭奪神器的一刻,他如果能早點擁有這無敵神通,那他完全不需要和人配合,一個人就能仗著無敵的時候把神器搶奪到手,甚至是那件四階的紫色披肩神器也可能搶到手!

無敵,這種神通的妙用之處實在太多了。

「只可惜,無敵時間太短了只有一息的時間……」

許辰微微沉吟,但驚喜情緒完全壓蓋了這一點不滿,這麼看起來,他搶到的這件神器實在是太逆天了,各方面能力都不俗,而且還是三階的神器。

「不用高興的太早,三階神器你現在還沒能力使用,也認不了主。」金鼎光芒閃爍。

許辰面色頓時難看:「我現在不能用?」

「當然了。」金鼎回應:「三階神器已經完全有別於一階和二階這種基礎神器,不說必須同階使用,你起碼也的有二階後期的實力才能認主,簡單來說,這件冠帽你需要等到擁有十萬種大道的時候才能使用。」

「十萬種大道……」

許辰沉默,他現在借著災星攻巢這種絕佳的機會才沉寂得了一萬種大道,想要擁有十萬種大道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明白了,看來以後我的努力提升實力了。」

很快他也平衡下來,他才剛入大千世界,不管是實力的提升還是神器的獲得他都比其他人要幸運的多,如果他還不滿,那其他人也就不用活了。

「這件神器暫時我是用不上了,金鼎你先給我收起來吧,不會被人發現吧?」許辰把散發藍色光芒的三階冠帽丟給金鼎。

「不會。」金鼎回應。

許辰放下心來,看了看聖殿,想了想後身形一動離開小世界,再次到了外面大世界之中,站在小世界葉子的門口。

他一出來就看見左右兩側的兩個鄰居刀坤和藏神早早等候上了。

兩人看見他后都是露出苦笑之色,走過來拍了拍許辰的肩膀道:「失敗了就失敗了,還是不要去嘗試了,機會太渺茫了。」

許辰眉頭一挑,轉而抬頭,戰場就在上面,雖然過了一段時間但戰場中的六件神器還是沒有主人,依舊有許多人在爭搶,包括他丟下的那件冠帽神器。

許辰沉吟了一下,給兩人無聲傳音道:「沒有失敗,東西我拿到了。」

他決定不瞞著二人,初入大千世界,結交幫襯者是必須的,而且像這種對門的鄰居更是不能錯過,而且這兩人和他合作的也不錯,之前也表面了態度。

他的坦誠必然有坦誠的好處,當然也有風險,不過許辰記得刀坤他們說過,同一顆世界樹上的人是不能攻擊任何一個小世界的,也就是說小世界是絕對的庇護所,這無形就讓風險小了很多。

「嗯?」

刀坤和藏神一愣,對這消息驚詫萬分。

「你真的拿到了?」刀坤伸手指了指場中還在被人爭搶的一件冠帽神器道:「如果拿到了,那現在場中的那件神器是怎麼回事?」

藏神一樣是連連點頭,對此不能理解。

許辰笑了笑也不過多解釋道:「應該不用多久你們就會知道了。」

「……」

刀坤和藏神兩眼茫然,然後全神貫注的盯住場中那件神器。

許辰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目光也看向場中的冠帽神器,神色平靜,目光深邃。 許辰等著有人發現冠帽的不對勁然後道出真相,但他明顯小覷了人們的瘋狂,這是一頭三階頂級黑龍死後留下的神器,每一件都是三階神器,價值和妙用之大足以讓人忽略一切干擾,一心只求神器。

場中人雖然越來越少,暗中的黃雀也出來不少,但死過一次卻不甘心的大有人在,丟在家門口的神器,一旦感覺有點把握誰會輕易放棄,所以不斷有死了的人又衝出來,場中混亂很顯然不是一時半會能結束的。

許辰收回目光,搖了搖頭,然後臉上帶著一抹笑意轉向刀坤兩人道:「行了,不等他們搶了,我要揭秘了。」

「你說。」

「這冠帽神器被我掉包了。」

「嗯?」刀坤和藏神一臉驚訝和恍然大悟,飛快看了一眼場中的神器,又回頭看向許辰,驚訝又有顧慮的伸了伸手,壓低聲音道:「真的?」

「我沒想瞞著你們。」

許辰聳了聳肩:「這消息說出來對我弊大於利,怎麼會胡說?」

刀坤和藏神兩個人的神色微變,心裡頭流動暖流,許辰能對他們說出這秘密足以看出許辰的坦蕩和對他們的重視了。

「得了,你這兄弟我認了。」刀坤用力拍在許辰左肩上,臉上的鬍渣也在這一刻顯得極為硬朗。

藏神嘖嘖一聲,把手放在許辰右肩上道:「你夠可以的啊,瞞天過海,這手段我是心服口服,做你們的小弟不虧。」

能在這麼多人眼皮子底下把東西掉包可不是這麼容易的,一來場中的人可不只是一階強者,還有二階和三階的超級強者,二來,不認主的神器死後必然掉落,許辰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裡神不知鬼不覺的掉包,還不讓真的神器掉落,這就更難了。

「那就來算算怎麼分配價值吧。」

許辰笑意更濃:「現在不方便給你們看東西,反正它是一件極品的三階神器,你們看一下該給你們多少大道。」

沒有刀坤兩人幫忙他是很難得手的,這分配是必須的。

「極品的三階神器。」

刀坤搖著頭把手從許辰肩膀上收回,有點唏噓也有點坦然道:「你先留著吧,三階神器的價值最少也上十萬了,我們現在就算想要分配你也拿不出來。」

「最少也上十萬。」許辰嘴角抽動了一下,他現在一共也才一萬多大道,之前那件恕法冠被他掉包扔了后只剩下一萬一千多種大道,把他賣了也分不出這麼多大道來。

「其實也用不著給我們怎麼分,講道理我倆幫的忙也不怎麼大,主要還是你有手段。」

藏神嬉笑的看向刀坤:「要不就讓許辰象徵性的給咱倆一點大道算了。」

刀坤聞言一笑:「藏神說的在理,不過照我說這事就算了,本來就是幫兄弟一把,而且我們也沒付出什麼代價,小事就別放在心上了。」

許辰眉頭微皺,抬頭看向兩人。

藏神擺手,搶在許辰前頭先道:「不能完全算了,許辰拿我們當兄弟,他如果不表示點,怕是他心裡會有芥蒂,許辰你也別說了,就直接給刀兄一千種大道,給我五百種,此事了了。」

刀坤閉口不言,朝著兩人點頭。

許辰露出苦笑,價值最少十萬的東西這兩人拿一千多了了,不過多了他的確也拿不出來。

「一視同仁吧,分什麼一千五百的。」最終許辰搖頭,拍板道:「就按藏神說的這麼辦,我也不廢話,每人三千種大道,嗯,不過先欠著。」

「成。」

刀坤和藏神滿意一笑,不再糾結這事。

刀坤取出藏道盤,伸向許辰兩人道:「災星退了,這裡的亂子也和我們沒什麼事了,我準備回我的世界里靜修一下,我們互相留一個印記吧。」

「這是必須的。」藏神也把藏神盤一擺,轉頭看向許辰:「互相留個印記,以後有什麼消息和事情也方便通知。」

「嗯?」

許辰跟著他們把藏到盤取出來,神色卻是不解的看著他們兩。

「印記就是一種能讓我們隨時隨地互相溝通的辦法,可以印在各自的藏道盤上。」刀坤見許辰的神色哪裡不知道他的狀態,隨口解釋了一句后道:「留下精血和核心大道的氣息就行。」

刀坤指尖出現一滴鮮血,分別點在許辰和藏神的藏道盤上。

藏神和他一樣在刀坤和許辰的藏道盤上留下精血氣息。

許辰瞭然的點頭,也在他們兩人的藏到盤上留下精血氣息,然後就感覺自己手中的藏道盤微微震顫。

只見藏神沖著藏道盤念道:「許辰許辰,我是藏神,聽到沒有。」

許辰手中震動的藏道盤上,藏神的精血氣息頓時發亮,然後就傳出了藏神的聲音:「許辰許辰,我是藏神,聽到沒有。」

「明白了。」

許辰點頭,這東西和以前的傳音貝有點像,不過好像更方便。

「明白了就好,我先回去了。」刀坤把藏道盤一收,起身回了他的小世界里。

藏神沖著許辰搖了搖藏道盤,示意之後聯繫,也轉身回了小世界。

「大千世界,光怪陸離,一切才剛剛開始啊。」

許辰有感而發的看了一眼混亂的戰場和世界樹,身形一轉也回到了小世界中。

聖殿中。

許辰盤膝在原地體悟自己的實力。

除掉恕法冠后他現在的大道是一萬一千多種,實力算的上是一階後期的強者,而且神通也再度變強,可以稱為是大神通者,不過除了威力更強外也沒有其他更明顯的變化,想要有更多更強的變化,必須等到二階才會有了。

只是體悟了一會許辰就起身出了聖殿,目光一轉透過牆壁房門,許辰看向葉素嫣所在的房間。

頓了頓許辰取出藏道盤,給刀坤傳音道:「刀坤,我是許辰,我想知道怎麼能讓我這個小世界中的人儘快問鼎,以及超脫。」

嗡嗡。

三國之黃巾神將 藏道盤很快顫動,在許辰點撥了一下後傳出了刀坤的聲音:「給他們賜下一種大道,另外給予超脫之法就行。」

許辰滿意的收回藏道盤,抬腳走進了葉素嫣的房間中。 房間中,葉素嫣靜坐窗邊,身穿淺白色素雅長裙,配上絕色的容顏給人一種飄渺夢幻的感覺,彷彿坐在窗邊下一刻就會飛上雲霄,飛到天外消失不見。

許辰推門進來,目光落在葉素嫣身上後腳步微微停滯,心頭驚艷跳動,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形容葉素嫣的美。

「許辰,你回來了。」

葉素嫣瞧見許辰進來,不自覺起身迎向許辰,臉上閃過一絲髮自內心的笑容,彷彿曇花乍現,驚艷了夜色。

「讓你等久了,素嫣。」

許辰抱住葉素嫣雙肩,低下頭近距離看著葉素嫣,眼神熾熱,似乎要把葉素嫣整個身體看透。

「沒……有。」

葉素嫣不由低頭,不敢再看許辰的眼睛,太熾熱了,好像有火在燒人,讓她心跳砰砰砰加速,一雙素手完全無意識的垂下,似乎羞澀的擺弄著裙擺。

許辰還是不住的打量著葉素嫣。

在他眼裡葉素嫣太美了,不僅容貌絕美,身材更是完美,長裙也掩蓋不了她婀娜曼妙的身姿。

「上次沒來得及,現在我想認真的和你說一句,好久不見,素嫣。」

許辰湊近葉素嫣,在她耳邊柔聲說道,熾熱的氣息吐在葉素嫣耳朵上,馬上就讓她的耳朵變得通紅。

「好久不見,許辰,我好想你。」

葉素嫣重新抬頭,似乎鼓起了勇氣,深深看了許辰一眼后伸出潔白的雙手從前到后抱住了許辰的腰身,頭埋在許辰胸前,她目光已經迷離,充滿情意。

「我也是。」

許辰同樣伸出雙手把葉素嫣牢牢抱緊,心頭情緒激蕩,只感覺無比滿足,好像抱住了整個世界一樣。

兩人抱著也不鬆手,好像要一直這樣持續到天荒地老,過了沒一會,許辰從激蕩中恢復了一點,又感覺到從葉素嫣胸前柔軟壓在身上的感覺讓他心神一盪,不由把葉素嫣抱的更緊了一點。

「你心跳好快。」

在許辰懷裡的葉素嫣緊緊貼在他胸膛上,聽著他砰砰砰有力的心跳聲,滿臉緋紅的站起身子抬頭看向許辰。

「你的快不快,讓我聽聽。」許辰笑看著葉素嫣,目光落在葉素嫣高聳飽滿的****上。

「你討厭,一回來就欺負我。」感受到他目光,葉素嫣臉龐更紅,似羞帶怯的錘了錘許辰胸口,抱住許辰,又把頭埋在許辰懷裡,不去看他。

「哈哈。」

許辰伸手,鉤住葉素嫣的雙腿,一把將她橫抱在自己懷裡,惹來葉素嫣一聲驚呼后,朝床上走去。

葉素嫣見許辰把她抱在床上,心裡又驚又怕又帶著一絲期待,聲音細如蚊吟,含羞帶臊道:「你,你做什麼呀。」

「你猜猜我要做什麼。」

許辰臉龐漸漸逼近葉素嫣,四目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葉素嫣感受著兩人如此親近的距離,似乎中了邪術一樣,身體僵硬一動不敢動,心臟跳動的越來越快,砰砰砰砰砰!

等兩人鼻尖碰在一起,葉素嫣渾身都是一顫,迷離的雙眼緊閉起來,微微仰起了頭。

「啵。」

許辰輕輕在葉素嫣的紅唇上親了一口,並沒有深吻,一觸即分,坐起笑看著葉素嫣。

緊張的葉素嫣感覺到不對,睜眼后見許辰笑看她的樣子,頓時大羞,再度揮手在許辰胸前錘了錘罵道:「你就知道捉弄我。」

「我捉弄你什麼呀。」許辰順勢抱住葉素嫣住,讓她半個身子躺在自己懷裡,一手在後,一手在前放在葉素嫣的腰肢上,從上往下看著葉素嫣精緻的臉龐,越看越喜歡。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欺負我,你太壞了。」葉素嫣只覺得全身酥軟,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一雙大而亮的眼睛蒙上迷離的霧色,臉龐越發的紅潤,紅到了脖子里。

此刻的葉素嫣更加的美艷,就像是一顆熟透的蘋果,有一種致命的誘惑力想讓人咬一口。

許辰放在葉素嫣腰肢上的手,情不自禁緩緩移動,朝著葉素嫣飽滿的****靠近。

感受著許辰大手的移動,葉素嫣雙眼中的迷離更加濃郁,整個人彷彿要化成水一樣,砰砰砰的心跳更快,身體更軟,呼吸也有了一些急促。

「許辰!」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伴隨麒麟的聲音:「我知道你回來了,開門啊。」

床上的許辰和葉素嫣瞬間清醒,兩人都是坐直,葉素嫣更是驚慌的靠後,目光和許辰對視后,滿臉更是羞怯之色。

「這頭該死的麒麟。」

許辰小聲咒罵了一句,敲門也太及時了,挑了一個那麼關鍵的時候。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