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聲音響起,就在妮娜的背後。

妮娜慢慢回過頭。 「格蘭特叔叔,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找我。」妮娜眼睛紅紅的。 格蘭特不忍的走上前去,輕輕撫摸著少女的頭髮。 「我知道這不是你樂意看見的,你不用如此記在心中。」 帶著空間闖七零 「可是,可是格蘭特叔叔,是我害死了阿德!」妮娜終於將積壓的情感宣洩出來,顯然,格蘭特

妮娜慢慢回過頭。

「格蘭特叔叔,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找我。」妮娜眼睛紅紅的。

格蘭特不忍的走上前去,輕輕撫摸著少女的頭髮。

「我知道這不是你樂意看見的,你不用如此記在心中。」

帶著空間闖七零 「可是,可是格蘭特叔叔,是我害死了阿德!」妮娜終於將積壓的情感宣洩出來,顯然,格蘭特是個很好的傾訴對象。

格蘭特的心微微痛著,眼前的少女是他從小看到大的,如同自己的女兒,現在她的哭泣更像是一種控訴。

「格蘭特叔叔,為什麼我無法決定我的人生,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帶來戰爭,為什麼我就是惡魔的女兒!」

「這是一種考驗,妮娜,不是所有人一輩子都是一帆風順的。在生活的路上,我們會遇到很多事情,有悲傷,有快樂,也有苦痛。」格蘭特柔聲道。「但你要記住,妮娜,這一切考驗的背後一定會有明亮的時候,你要做的便是堅守住那段黎明前的黑暗。」

「格蘭特叔叔,我明白了。」妮娜心情稍緩,而後又蒼白起來。「叔叔是不是來接我走的。」

「魔帝大人吩咐我來的,你的母親也很想念你。」格蘭特回答道。

「可我···」妮娜回頭瞧了瞧那大堂的位置。

「我的小妮娜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心上人了。」格蘭特淡笑著。

「叔叔!」妮娜嬌羞道,不過很快失落下來。「可我馬上就要離開了不是嗎?」

「離開是為了下一次的再遇,妮娜,假如你還待在這裡,那他很有可能成為暗殺的目標。我想,這不會是你所期望瞧見的。」

「我明白,叔叔。」妮娜深吸一口氣,「再給我一天的時間好嗎?」

格蘭特瞳孔一縮,「這就是你的決定嗎?真的如此,就沒有回頭路了。」

「當我愛上他的時候就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妮娜喃喃自語道。

月圓如秋,愁字當頭。

這註定是一段讓人苦痛的人魔之戀!禁忌之愛!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未完待續。) ?中午十二點,當太陽高懸天空的時候,在教堂後面的墓園草坪上聚集數人,他們身穿黑衣,默默的獻上自己的花環。

在前方有一座十字形墓碑,中央鑲嵌著一枚留影晶石,裡面的模樣赫然是阿德。

這一日,墓碑立下,而扎西也彷彿一下子長大了。

「扎西,節哀順變,振作一些。」卡西拍拍好友的肩膀,從他們安全回來以後,幾個家族的勢力便散了出去,不過很可惜,湯普森銷聲匿跡了,想必已經回到了克洛澤斯科。

「我會的,冰鳥。」扎西終於出了一個笑容。

可卡西明白,這個傢伙把悲傷受到了心裡,他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時間緩緩在推移,一整個下午,扎西都在莊園內處理阿德的遺物。

國產GGG 「咳咳!」正當他在書房內拿東西的時刻,體內一股巨大的力量湧來,如同一頭蠻牛,橫衝直撞,五臟六腑在這一刻好似攪在一塊!

扎西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渾身抽搐著,那死亡之力慢慢吞噬他的血肉,就連根源也無法徹底消滅。

「扎西!」從門外進來的妮娜一把抱起扎西。

「妮娜,好痛···」扎西留下最後一句話后昏迷過去。

「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嗎?」輕輕撫摸著扎西的臉龐,心中的決定更為堅決。

晚上。

扎西卧室。

在這幽暗的環境之中,華貴的魔法燈具並沒有開啟,只有床頭幾根蠟燭冒出微弱的光芒,渲染了一絲絲靜謐氣氛。

扎西躺在床上,雙手捂著胸口,那已然結疤的傷痕依在,可內部卻早已翻了天。

那原本紅潤的面龐也在幾股力量的交鋒中轉為青白。

妮娜坐在床尾,身上裹著一塊浴巾,曼妙的身姿若隱若現,那潔白的鎖骨在燭光下耀眼萬分。

「扎西,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你就想一個無賴!你知道嗎?」妮娜慢慢陷入了回憶當中,臉上露出了笑容。

「後來你帶我進那種地方,又給我換了一身新衣裳,除卻母親和格蘭特叔叔以外從來沒有人對我這樣好過。不過你就是個臭流氓!」

「再後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跟著你回來,你也莫名的收下了我。」

「在接下來的接觸中我才發現你是個大男孩,其實叛逆只是一種好奇,你有一顆真誠而熱烈的心。」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喜歡了你,可我知道一種感受。見不到你便想著你,吃飯想,睡覺也想。」

「母親曾告訴我愛情是甜蜜而又憂愁的,又有種患得患失,現在,我已經感受到了。」

「扎西,你知道嗎?格蘭特叔叔來找我了。」

「他是從小陪伴在我身邊的叔叔,我看得出他對母親隱藏的情意,為什麼他不是我的父親呢?」

「如果他是我的父親,或許我們兩個就可以永遠在一塊不分開了。」

「扎西,我知道你現在聽不見我說話,可我就是想要說,因為我要走了。」

妮娜默默流著淚,身上最後一件浴袍脫落,露出完美的身子。

「我身上蘊含著高等魔族的血脈,當我們兩個結合的時候,那股困擾你的力量便消失了,你反而會得到很大的好處。」

「扎西,或許我們永遠都不會相見了,那麼我想把今晚銘記在心,這一定會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美好的夜,在這張大床上,一位少女褪去了青澀,她將自己交給了自己心愛的男人,哪怕未來還是那麼的模糊不清。

她愛他,從開始到現在,永遠都不會變。

···

清晨。

第一縷陽光透過窗戶播撒在紅地毛毯上。

扎西悠悠醒來,他慵懶的揉搓著眼眶,頓時感覺身上一陣神清氣爽。

「我這是怎麼了?」扎西撐起身子,右手不禁揉了揉額頭。

記憶碎片如潮水般湧來,最後定格在書房內的一幕。

「又是那股力量在作祟嗎?」扎西恨恨道,手下意識的滑到了胸前,這才發現自己全身****,那原本猙獰的傷疤早已消失不見,唯留下白凈的肌膚。

「沒有了。」扎西疑惑的探查著,熔岩火山已經察覺不到死亡之力的存在了,就好像從未在他身上出現過一般。

「哼哼——」扎西嗅著空氣中瀰漫的怪味,感覺全身黏黏糊糊的,馬上將被子翻開。

「到底是怎麼···」扎西話未說完便如雷般被劈中,僵在了原地。

只見純白的床單上有一抹刺眼的嫣紅,如同盛開綻放的花朵,宣示著自己的美麗。

扎西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惶恐不安,一下推開大門,在過道中狂奔著。

「妮娜?」

「妮娜!」

「妮娜!!」

杜嬋音 一聲聲叫喚飄蕩在偌大的莊園中,僕從與侍女們紛紛慌亂起來,跟在扎西的後頭。

扎西幾乎翻遍了整個莊園,可沒有,沒有妮娜一點的身影。

「少爺!」

這時,一位侍女終於氣喘吁吁的奔過來。

「瑪麗,你知道妮娜在哪裡嗎?」扎西怔怔的抓住侍女的胳膊。

侍女道,「少爺,妮娜小姐給你留了一封信,囑託我交給你。」

「信在那裡?」

「在這。」侍女托上一封泛黃的信紙。

扎西當下立即撕開,抽出一頁白紙。

「扎西:

當你瞧見這一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前往克洛澤斯科的路上。

遇到你我真的很高興,你知道嗎?除了你以外我的人生中只有兩個人是閃爍著光彩的,其餘人都是生活在灰暗的世界中。

扎西,我很抱歉,阿德的死跟我有直接的關係,要是我不闖入你的生活,你應該還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

扎西,我走了,不要來找我,你以後一定會遇到一個好姑娘,她會好好跟你在一塊過日子。

而我也將有自己的生活,承擔那一份無法逃脫的命運。

妮娜」

「為什麼要走?妮娜?難道我們就不能一直走下去嗎?」扎西抓著信,在院中吼著,「阿德都離我而去了,你也要扔下我嗎?」

「妮娜!」

「你真的不後悔嗎?」格蘭特站在一顆大樹的枝杈上詢問道。

「不後悔!格蘭特叔叔,我們走吧,回去吧。」妮娜憂傷道。

「千萬不要認命,妮娜,我想你們會有光輝的未來,我的孩子。」格蘭特抱緊妮娜的身子,他知道少女的苦楚,他也知道少女接下來將會承受什麼樣的壓力。

「其實這樣對我,對他都很好。」妮娜慘然一笑,盛開的花朵就在這一刻緩緩凋零。

扎西,真的要說再見了。

希望你幸福。(未完待續。) ?時間在推移著,一晃又是兩個月的時光過去。

緊張的學習生活仍在繼續,多柯城附近也沒有發生什麼重大的事情,好似那一封信只是一個玩笑。

可扎西明白,妮娜絕不會無的放矢,他派出了家族中的精銳,密切關注著任何有關魔族的響動。

值得一提的是雪莉與愛莉的實驗成功了,可代價是煉金學院的實驗室被毀滅了一座。當然對於煉金學院來說,這種事情實在是稀鬆平常。

艾克亦是在凱爾的教導之下努力成長著,他沒有忘記和格蘭特的那一個賭約,一年之期也將在三四個月後到期。以他現在足以媲美四階的實力來講,想要毀滅灰煙巢穴還是有些難度的。

「老師!」

碰!

望著眼前關閉的木門,蒙多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覺得老師變了。

「哥,又被勞倫斯教務長轟出來了?」狄迪爾在一旁道。

「或許老師有其他打算吧。」蒙多眉宇間堆積起一絲絲憂愁,他覺得自己的老師走在另一條偏離的道路上。

「沒事的,哥,勞倫斯教務長只是有些偏執罷了,畢竟,因為當初的事情,他唯一的兒子···」

「不用再說了!」蒙多出手制止道,「這麼多年了,老師如此針對遺忘之街的原因大家都知道,我只希望老師以大局為重!」

「是啊,兩年半后的學院祭典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了,不然連四大學院的名頭都要被剝奪了。」狄迪爾嘆氣道。

「走吧。」

噠噠噠——

房間內,坐在轉椅上的勞倫斯閉著雙眼,靜靜聽著那遠去的腳步聲。

「你的這個弟子很不錯,竟然如此關心你。」窗邊陡然間出現了一抹身影。

勞倫斯對此見怪不怪,他淡淡道,「蒙多是我最出色的一名弟子,他一直都是個好孩子。」

「還有大概一年多的時間,在此期間你可得好好準備。」奧蘭維多淡笑著。

「一年多嗎?」勞倫斯喃喃道。

「哦,對了,我給你找了個小幫手,畢竟你不想讓你的弟子參與進來,那就讓他給你打個下手吧。」奧蘭維多打了一個響指。

吱嘎!

屋門被推開,一個身穿萊爾瑪吉斯學院制服的青年緩步走了進來,他的臉上帶著冷漠,眼中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怒火。

「哈里斯?」勞倫斯詫異道,在他面前站著的不正是學生會的哈里斯嗎?上一次被遺忘之街的阿爾薩帝擊敗后,足足休養了十天才恢復過來。因為其狂妄自大,現在成為了學院的一大笑柄。

「您好,尊敬的勞倫斯教務長。」哈里斯躬身行禮道,語氣變得冰冷。

勞倫斯忌憚的望了一眼眼前的奧蘭維多,他明白自己是在與魔鬼進行交易,整座學院也不知被魔族滲透了多少。

「你放心,我的夥伴,到時候動手的不只是我們,還有很多志同道合的傢伙。只要將那一位放出來,萊爾瑪吉斯就會重組,而你必將是下一任的院長!如何?」

「拭目以待。」勞倫斯閉上了雙眼。

奧蘭維多搖晃著酒杯,內心道,「對對對,到時候萊爾瑪吉斯重組了,而整個加瑪帝國都將陷入戰火之中,等到聖戰之日,必是我魔族席捲而來的時刻!」

「那就拭目以待吧。哈哈哈哈哈!」

···

結束了一天的修鍊,艾克漫步在林蔭小道上,他準備前往煉金學院,愛莉每一天都會準時前往那裡與雪莉一起研究著什麼,倒是讓他有點嫉妒。

小道上沒有人,環境很是清幽,呼吸著空氣中瀰漫的花香,艾克頓時覺得神清氣爽。

咕咚咚。

細碎的聲響在耳邊划動著,艾克也不在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