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眼中露出駭然之色,這驚天的一指威力之大,卻是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

「識海裂魂!」 勾陳大帝是誰,韓星並不知曉。 他不敢有任何停頓,一身法力修為盡數爆發,反手又一指點下! 這天魔彷彿在以前吃過這吞天寂地指的虧,不顧腦後濃郁黏稠的血氣不斷從中翻滾,甚至不敢出手抗衡,尖叫中轉身直接逃走。 這一刻,他感受到了極強的死亡威脅,重傷之下,不敢多停留片

「識海裂魂!」

勾陳大帝是誰,韓星並不知曉。

他不敢有任何停頓,一身法力修為盡數爆發,反手又一指點下!

這天魔彷彿在以前吃過這吞天寂地指的虧,不顧腦後濃郁黏稠的血氣不斷從中翻滾,甚至不敢出手抗衡,尖叫中轉身直接逃走。

這一刻,他感受到了極強的死亡威脅,重傷之下,不敢多停留片刻!

若他繼續留下,或許就真的再也走不了!

韓星哪裡知道,這吞天寂地指在遠古仙域赫赫有名,便是仙域崩潰,這玄功秘指依舊保留著遠古的一份強大氣勢!

「嘶!」被韓星定在半空動彈不待的龍龜霸下的元神見到這一幕,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多虧了這個十二個金人及時趕到,韓星無暇顧及自己,那被神指點上,魂飛魄散的可就是自己了。

「吼!」他仰天嘶吼,從元神的眉心綻放出璀璨的神芒,從中不斷激射而出。

龍龜霸下確實擁有神通,「篷!」神光所過之處,禁制化作虛無,

他的元神沖了出來,竟然憑空消失了。

沒有人能看清他是如何消失的,只是躲在鼎湖邊巨石之後的老太監張高突然打了個冷顫。

下一刻,老太監張高竟突然出現在了天始皇帝的身邊!

天始皇帝看了看張高,張高看了看天始皇帝,兩人沉默不語。

天始皇帝與那太監張高朝夕相處,他會的那幾下三腳貓的功夫又豈能不知。

張高電射而至,竟在這檔口突然出現在了自已的身邊,便知有異…… 太監張的元神十分弱小又那是這龍龜霸下的對手,只一個照面便被它擠出了神識靈台,被壓到了下方。

龍龜霸下的元神主宰了這具肉體。

它並沒有吞噬張高的元神……

因為,它突然發現張高的元神中有一道信息……

韓星對這具肉身做了手腳,貌似給他吃了一顆喪心病狂絕命丹。

張高的意識中,明顯地顯現出來,若是違背誓言,背叛了韓星,便會毒發身亡。

如果當真是那樣,屆時連這具肉體都保不住。

龍龜霸下哀嘆一聲,它現在還需要這具肉體,待再找到一具強橫的肉體時,再將他的元神吞噬掉也不晚。

否則自己的元神,將再度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只怕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都可以輕鬆的置他於死地!

它怕韓星查覺,身體飄飄蕩蕩,疾如奔馬,霎時間,便出現在了天始皇帝身邊。

極品賭後 這等情景十分詭異,就彷彿一個鬼魂大白天突然現了身一般。

「龍龜霸下!」天始皇帝渾身一個顫抖。

他親眼所見,龍龜霸下的元神騰空激射到了巨石後面,怎麼眨眼功夫太監張高就朝自己飛來了……?

只是瞬間他便想通了其中的關節……

想那太監張高並無修行在身,與自己相隔足有千丈之遙,幾乎是瞬息趕到,就這能耐也非他所能。

再說了,這廝見了朕一動不動,毫無生氣……太監見了皇帝焉有不跪之理!

只此一點便露出破綻!

天始皇帝眼睛死死的盯住張高,讓它十分不舒服,最終還是打破了沉默,緩緩開口:「你來了!」

龍龜霸下化成的張高,臉上露出滿是陰沉之色,他沒想到天始皇帝的反應這麼快,自己倉皇之間不小心露出的破綻,便被他抓住了。

他的瞳孔深處放出了綠油油的光芒,流露出幾分陰沉:「不錯,是我!是你用我留下的信物呼喚我來的,就算你現在知道我是誰,也晚了,因為你也奈何不了我!從今天起,我就是張高!」

張高嘴唇蠕動,龍龜霸下那近乎咆哮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而你,天始皇帝,你的來歷我也知道,我在你的祖廟潛伏了七千年,沒有我不知道的,只是我沒想你竟然隱藏的如此之深……你就是當初煉化『人鼎』殘片,鑄造十二金人的那位戰神!」

天始皇帝聽的心中一凜,按在身邊一塊岩石上的手驟然向下按了一下,那塊足有萬斤重的巨石無聲無息的酥化了,彷彿是被火溶化一樣,融化成滾滾的石質岩漿!

如果註定是你 「這才是你真正的實力!」張高看了一眼燒得龜裂的地面,眉毛一揚,冷笑道。

他像是在追想著久遠的往事,徐徐又道:「你,便是繼秦天龍之後,大秦皇室中萬年不出最具修鍊資質的大龍神體,潛力可謂當世第一,為了不化道,你龜息於帝陵中,百年前又以『裂元種神大法』,將自己的元神一分為二,一半留在墓穴之中,而另一半卻種入當今天子身上,讓他替你掌握天下大勢的運轉,第待天道變遷,打開登天仙路……」

龍龜霸下的元神凝聚,從張高口中又有聲音傳了出來:「你之所以放出十二金人的信息,便是要誘那韓星替你徹底把金人與天魔不死之身煉化為一體,好借金人的力量,打開通往仙域的道路!」

他用指敲了敲地面,沉聲道:「因為,你那地宮之下,便是這一界被封印的登天仙路另一條通道!」

天始皇帝似乎被他一下說到了點子上,臉色頓時變得煞白!

秦洲大陸從荒古時代傳承下來的絕世血脈有很多,可結成多種道胎,成就諸多強體,而荒古聖體則為最強一種。

傳說,每一種強體都具有神秘的偉力,而天始皇帝所傳承的便是居東方,攝青龍的青帝血脈。

他將元神植入當今天子體內,讓二道元神相容,導致天始皇帝性情大變,忽正忽邪,乖戾凶暴遠甚從前,忽而以禮法傳萬世,忽而屠萬城以安天下。

「你真的以為,自己已掌握了一切?不要以為你憑所知道的這些,便能扳動我……我雖只有一半元神在此,卻是國運加身之體!」天始皇帝眼神陰厲。

他臉色猛地一變,一股毫不掩飾的殺機從身上橫掃而出:「你已失去了往日的強橫,現在只是一個區區元神,而且附在一個弱不經風的老太監身上,如果不是看在你尚有利用的價值,今日便殺死你!」

「好在你我有共同的目標,只為證道……滅殺諸強,從今以後你便跟著我,蟄伏起來,只要不生異心,等待天道變遷、仙途再開之時,你我合力應劫,自能多一分勝算!」天始皇帝轉首看來,目光死死落在正在權衡利弊的張高身上。

一旦交底,他的眼眸微眯,周身鼓盪的氣息則更加強勝,只怕一個回答不好,無情的一掌便會向前拍落!

「果然是心智堅定!」張高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震的天始皇帝耳朵嗡嗡響,就彷彿龍龜霸下俯在自己耳邊說話一般:「對面那小子乃荒古血脈,此人必除!對此,你心中必有太多的疑惑,等回宮中,可向我一一詢問,只是現,拿他卻無可奈何,這具太監的肉體太弱,就是你我聯手也決非他的對手,現在不要說話,只能靜觀其變!」

天始皇帝沉默,點點頭后,這個提議被直接通過。

但下一刻,他的臉色驟然變得極其難看……

荒古血脈……這幾個字讓他瞳孔收縮,心潮掀起驚濤駭浪!

原以荒古血脈徹底消失天地之間,不想竟能存活至今!

雖不知他究竟是何等存在,但若能將他想辦法吞噬掉,想來自已在地下那具己接近腐朽的神體又能重新踏臨道顛,強橫起來。

只是事情似乎並非是這樣簡單……

對面,韓星與金人大戰的情景不斷閃進他的雙眸之中……

此人強大到不容抗衡……至少現在自已這半拉元神挑戰不了。

那十二個金人為他親手所煉,威力之強,他比誰都清楚。

他眼眸漸漸陰鬱,喃喃自語,道:「那便讓本帝見識一番,你這荒古血脈成就的聖體究竟有何手段來制服這十二個金人,若沒有足夠的籌碼,今日休想離去,等待你的將是被吞噬的結果!」

他意念流轉,虛空之中,頓時有一道肉眼看不見的聲波傳入泰岳祖廟崩裂的空間中,無聲無息的鑽入地下。

頓時,祖廟帝陵崩潰的地下,無數老屍驚天動地的吼叫聲驟停,其中一具躺在棺木中這老怪猛然睜開眼眸,厲芒微閃,豁然向鼎湖方位看去。

瞬間,他將目光收回,眼中驀然爆發火熱之色,傳出意念:「荒古聖體……至強寶體,若能得之,便有了縱橫世間的資格!到時哪怕進入登天仙路,打上仙域也在所不懼!如今,唯有徐徐圖之,靜默等待!」

「今日之事就此打住,你等不許出手,以免打草驚蛇,絕對不允許出現任何差池!各自散去吧。」本體的聲音,聽來無聲,傳入天始皇帝神識中卻轟隆作響,如雷霆炸響,簡直不容置疑。

天始皇帝會意,他負手而立,看向韓星,心中瘋狂咆哮:「按正理十二金人絕不能有失,但吾的主神似乎另有打算,我受限不能出手,也只能服從!」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心中微動,思量起來:「哼哼,即便如此,你若想要將其收服也絕不容易,就算是被你收服,也休想好過……將來你被本帝吞噬煉化,金人照樣也還是本帝的!」

他打消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念頭,對本體第一元神的命令卻不敢有半點違背,與張高一步邁出,身影瞬間融入鼎湖瀰漫的霧氣之中,不見了。

…………

轟!

地面巨震,徹底炸裂,碎石紛飛。

十二金人爆發出滔天魔威,每一擊,都夾雜了萬鈞力道,刺耳破空之聲,四散而出,直若打碎這片天地,將韓星就此鎮壓!

尤其是中間那尊金人,有著極強的靈知,無需韓星開口,便能感應到強烈吸引力就來源於他的身上。

這讓它驚怒無比!

因為這股氣息它十分熟悉,宛如自己的兄弟被人奪走一般,口中連連發出驚怒咆哮。

天地人三鼎本自同根生,同為黃帝所鑄,這金人有如此感應,便是不會差了。

想自己原來的主人,乃是睥睨九天萬界之尊,自己的本體雖在妖荒夜的那場天庭巨變中被打碎,但流落在這一界的這塊殘片卻附在了「人皇鼎」上,受香火供奉,逐漸產生了意識。

苦苦煎熬等待千萬餘年,只待仙域重開,好尋回舊主,不想今日卻感應到了天鼎與地鼎的氣息。

眼前這少年充其量修為也只是戰尊境,如此唯有一個解釋,就是他在機緣巧合下,揀到了天鼎與地鼎散落在這一界的殘片。

如此看來,天地二鼎也已碎裂……鼎在人在,便是天帝恐怕也遭遇了不測。

今日,若是靠這般螻蟻一樣的人物,能聚齊三鼎,打開登天仙路,無異於痴人說夢。

天地人三鼎必須要掌握在天地間至尊的手中,否則,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像眼前這個弱小的修士,哪怕是擁有一丁點天地人三鼎的殘渣碎末,也是對神鼎極大的侮辱!

必須要將他抹去,奪回天地二鼎殘片! 這尊金人實在太強大了,胸前那塊帶有「人」字的「人鼎」殘片霞輝流轉,將整座金人輝映的如同神靈一樣存在。

金人頭上有金芒劇烈翻滾,隱約從升起一尊龍形人魔,雙臂覆蓋著鱗片,頭上生有一對龍角,身影巍峨。

它通體神光絢爛,向前一步踏下,「咚」的一聲,大地一陣顫抖,遠處所有飛禽走獸一陣哀鳴,即便餘下的十一個金人也都微微垂頭,以示頂禮膜拜。

韓星近在咫尺,感受頗深……

他只覺的這股威壓瀚如濤海,隱隱有太古的氣息迎面撲來,莊嚴而神聖,有一股天地以我為主的氣勢。

金人舉手投足,生出無盡的道韻,可毀天滅地的感覺霎時間充斥上了韓星的心頭。

「這是人鼎殘片輝照萬物」韓星明悟:「很有可能『人鼎』的精化都在這『人』字上,漫長的歲月中並沒有將其道韻磨滅,至今都不朽,人鼎鼎立人族山河,有大功德,所鎮壓的天魔也被同化了,有此氣勢也就不難理解。」

這尊大魔睥睨八方,仰天一聲咆哮,手上驟然閃爍出璀璨刺眼的神光,竟幻化凝聚出了一桿百丈長的魔槍。

瞬間,槍體內一股狂暴之力爆發,無盡殺戮之氣順槍尖滾滾而出。

低吼聲落下,龍形人魔猛然單臂伸出,魔槍夾雜萬鈞力道呼嘯擊下,快速殺向韓星,要將其一槍斃命!

韓星一步邁出,,怒喝中同時瘋狂出手……

「逆天九印」覆蓋前方,狂霸的一拳轟殺了出去。

「當」

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彷彿天崩地裂,迎面而來的萬丈槍芒轟然被打散,化為漫天靈力消弭不見。

然而,魔槍發出的可怕力量如汪洋怒號,在這樣強大的力量下,韓星體內傳出「咔嚓咔嚓」的聲響,骨骼碎裂一十五處,經脈受損十八處,連腹部都被洞穿出了一個血洞,裡面的臟腑都顯露了出來。

「蹬」、「蹬」、「蹬」……

韓星蹙眉血噴,不斷向後踉蹌退步。

人字鼎的殘片威力如斯!

天字綠銅鼎的攻擊力韓星比誰都清楚,但他沒想人字金鼎的一塊殘片差點將自己活活打死。

這樣舉世無匹的攻擊力,讓他不自禁打了個冷顫。

這是他自出道以來最慘烈的一次對決,這樣的傷勢能夠不死已經是奇迹。

韓星面色慘白,但隨後他又神情激動,面露狂喜。

他心中微動,頓時思量起來:「這只是一塊殘片便有如此戰力,若將所有殘片聚齊成鼎效果勢必更強大,可以將其催發到極致武器的境界。 我老婆是個戲精 自已將其收伏,獲此戰力,在秦洲大陸一切麻煩都可掃平。」

心念一定,韓星頓時不再壓制心中昂揚戰意。

他迅捷無比的伸手掏出了一把可以生人白骨,斷肢再長的「回天再造丹」放入口中,又怕不妥,往口中又扔進了一粒「混沌玄黃丹」。

霎時間,他身上每一塊骨骼碎裂與經脈受損處向外冒霞光,不斷衝出精氣。

伴著絲絲混沌,骨骼經脈和血肉以肉眼看的見的速度重生。

僅用了片刻,整個人便恢愎如初,散發出一股無比強橫的氣息。

韓星四下環顧,見尊金人頭上那尊龍形人魔空洞的眸子中射出兩道璀燦的金光,落在另外十一個金人顯化的天魔巨眸中,急速的從中抽取一股股流動的力量。

無盡殺戮之氣被它瞬間吸走,再瘋狂進行吞噬。

下一刻,這尊金人頭上的大魔魔焰轟然大盛,霸道、睥睨的氣息破體而出,化為無盡魔焰滾滾燃燒,將周邊空間直接焚化為虛無。

韓星面色平靜,對於情景似乎心中早已知曉……這十一尊金人果然受人字金人所控制,所幻化的大魔正在抽吸它們的力量以狀大它的元神。

「再戰!只要老子的元神不滅,今天就吃定你了!待我先剪除了你的羽翼,回頭再來料理你!」韓星語落,單臂深處,曲四指成拳,單獨點出食指,向天驟然點去。

一道純粹由靈力組成的巨大手指瞬間凝聚,出現蒼穹之上,大指之下有無數雲霞化為片片碎片,徹底崩潰!

「鯤鵬虛空術」韓星身若閃電,快到不可思議,似一道流光,穿插在像一座座金山般巍峨的金人之中。

「吞天寂地指!」

金色的大指手,蘊含著撕天裂地的可怕力量,如一輪金日橫空,從雲端上滾滾而下,產生出驚悚的波動,陡然向下壓落!

先前,被韓星在頭顱上生生擊出碗大的黑洞那尊闊口獠牙的人形凶獸,眼見巨指從天降落,魔體上的毛髮倒豎,披散的一縷縷的烏金黑髮都飛舞了起來。

「識海裂魂!」

這尊天魔心膽皆寒,掌中長刀猛然劈落下來,但依然擋不住一指之力。

「咔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