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搖光不著痕迹的比了一個「你弱爆了」的手勢,贏得沒有半點懸念。

她本來就是唱歌出道,唱而優則演,在唱片低迷的市場大環境下,她唱功並不算出色,成績一般。 沒想到在轉演戲之後頗有靈氣,拿到了影后。 這樣帶來的並不是1+1等於2的效果,反而大於2。 現在,正是她的職業巔峰,盛明珠憑什麼和她斗。 夜搖光信心十足,卻見盛明珠不聲不響的搬了一把椅子

她本來就是唱歌出道,唱而優則演,在唱片低迷的市場大環境下,她唱功並不算出色,成績一般。

沒想到在轉演戲之後頗有靈氣,拿到了影后。

這樣帶來的並不是1+1等於2的效果,反而大於2。

現在,正是她的職業巔峰,盛明珠憑什麼和她斗。

夜搖光信心十足,卻見盛明珠不聲不響的搬了一把椅子出來,熱辣的音樂響起,夜搖光皺了皺眉頭,爵士?

盛明珠這種只能賣臉的藝人,怎麼可能會跳舞?大概是想先聲奪人搶她的粉絲吧!

可惜粉絲又不是瞎,如果沒有真本事,隨便亂跳只會東施效顰讓粉絲唾棄。

夜搖光心裡穩穩地,坐看盛明珠作妖。

音樂響起,盛明珠起范兒跟著音樂跳起爵士舞,明明是妖艷的裙子,跳起來應該嫵媚動人,她卻颯爽英姿,又美又A,沒有一絲矯揉造作。

「啊啊啊~要被掰彎了……」

「不就是要命嗎?拿去就是!!!」

「盛明珠是什麼神仙愛豆啊!!!」

粉絲尖叫起來,本來盛明珠就是「盛世美顏」,跳舞之前就有很多小哥哥叛變了,等到開始跳起舞,連女生也走過去了。

霸道帝少惹不得 夜搖光唱歌不稀奇了,盛明珠跳舞才是真絕色啊!

就算夜搖光的忠粉,也不耽誤帶著耳朵聽歌,帶著眼睛看舞啊,夜搖光看見連她的鐵粉,也頻頻看向盛明珠,一個心神顫動,出道的主打歌差點走調了。 臉上強擠出笑容,穩住心神才唱完歌曲,直接走了下去。

這一局,她輸了,輸的毫無懸戀。

不得不說,盛明珠確實是一個尤物,讓人慾罷不能。

此時,商場燈光驟然熄滅,音樂停止。所有人都開始亂了起來,一束暖光打到了盛明珠的身上,她眼神里劃過一抹錯愕。

這是怎麼回事?

一個穿著人偶服模樣的人手捧鮮花走上前,所有人給他讓出了一條路。

盛明珠微微愣神,接過玩偶手上的花哭笑不得,主辦方還真是別出心裁,以前都是粉絲直接上來送花,這次弄了個玩偶出來,這是說她征服「二次元」了嗎?

主辦方敢說,她也不敢認啊!

「謝謝。」盛明珠接過花,朝「玩偶」道謝,附送一個禮節性的擁抱,卻被「玩偶」嗖的一下躲開了。

盛明珠尷尬,臉上的僵笑幾乎撐不住,這是夜搖光的「黑粉」來砸台嗎?怪不得不敢見人。

突然,玩偶「唰」的一下單膝跪地在盛明珠的面前,全場沸騰了起來。

「啊啊啊啊,這誰啊,太勇敢了吧!盛明珠會不會接受求愛?」

「呵,說不定是夜搖光的黑粉,真愛粉誰會當面幹這種事,不是讓小姐姐下不來台?」

「也許是個女的,主辦方搶頭條弄的噱頭。」

「怎麼可能是女的?這身高肯定是男的啊!還是玫瑰花,哪個女粉絲送玫瑰花的,有好戲看了。」幸災樂禍得聲音。

……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台上,夜搖光雙手環胸,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冷笑著。

如果真是盛明珠哪個「老公粉」,那就真的搞笑了!

盛明珠一臉懵逼:這不按套路出牌你是在玩我呢?大兄弟?

「兄弟,沒到過年呢,我可沒壓歲錢給你啊?要不……我也給你對拜個?」盛明珠轉移話題,想把這場危機圓回去,微微舉了個躬。

「人偶」沒有說話,只是盯著盛明珠,眉眼都是笑意,透過玩偶看著帶笑的眼睛,心裡咯噔了一下,只覺得有什麼事情不受控制了。

人偶熊取下頭套,薄司承眨巴眨巴眼睛看著盛明珠。

「是你?」盛明珠大驚失色。

薄司承將禮物遞給盛明珠說道:「我現在是明珠後援會的大粉,代表粉絲給你送禮物。」

「啊啊啊~居然是薄總,好浪漫啊!」

「你聽到沒,薄總是我們小姐姐的大粉哦,以後什麼打榜,投票,誰還拼的過她?」

「這是這麼長時間盛明珠第一次公開露面,薄總來捧場也是天經地義的。」

「不過他們還真是郎才女貌啊,還真般配,站在一起真養眼。」

「薄總太帥了,男友力爆棚啊~」

……

粉絲們紛紛投來羨慕的目光,往這邊擠過來的人越來越多。夜搖光的冷笑僵在臉上,全場沸騰起來。

「驚喜嗎?」

「明明是驚嚇好吧?」盛明珠翻了個白眼,無言以對。

這種公眾場合,這個男人不是故意來搗亂的嘛!

「你生氣了?」他可憐兮兮望著她,一副我能怎麼辦?我就是很想見你的的模樣,讓盛明珠滿滿的怒火硬生生憋了下去。

「下次別這樣了,我這是工作,對你影響也不好……」

薄司承臉蛋一下耷拉了下來,一副委屈的模樣看著她,「你每天工作都這麼忙,我都好長時間沒有見到你了。只有這樣,才能多跟你待一會兒。你不知道為了混進你粉絲群當群頭,我投了多少錢……你看……」

盛明珠抬頭就看到對面江城地標性建築塔上,她的時尚硬照在頻幕上閃耀,巨大的橫幅從塔尖飄下來。

與此同時,一輛公交車印著盛明珠捧著鮮花的照片,呼嘯而過!

這……

盛明珠瞳孔微縮,看著昂頭等著表揚的薄司承哭笑不得。

「你包個了整個公交車和廣場的液晶屏?」

「不止……還有地鐵……」男人小聲的接道。

盛明珠吞了一口口水,只能默默消化這個消息,這下子她總算把眼前這個小狼狗般求寵愛的男人和霸總重合起來了。

千金一擲,壕!

她沒說話,吃瓜群眾已經沸騰起來!

現實版霸道總裁在線追妻了!

實況直播什麼是拿錢砸死你!

「愛了愛了,我要粉這對cp……」

「薄總大腿缺掛件嗎?」

「呵呵,盛明珠給薄總下了什麼蠱,明明是小三還不要臉大秀恩愛!」

「什麼啊?他們又沒結婚。憑薄氏集團的實力還搞不定盛家?盛明珠才是薄總的真愛。」

……

粉絲們完全忘了自己是來給夜搖光捧場的,紛紛轉移陣線。只剩下幾個真愛粉依然堅持守護夜搖光。

薄司承一隻手拉住盛明珠的手,另一隻手拿過話筒,他深情地與她對視,「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頭號粉絲!」

「飯圈的話說,就是為你哭,為你笑,為你哐哐撞大牆!」

……

「撲哧……薄總有話直說,別拿我們飯圈做幌子!」

「飯圈還有一句愛豆千千萬,不是不能換~拜拜就拜拜,下一個更乖~」

……

「你聽到了,他們都不是真心的,只有我最愛你……」他低頭湊到她耳邊小聲的辯白,溫熱的呼吸打到她的耳尖,盛明珠臉頰微紅,不自覺的低下頭。

底下粉絲花痴的連連尖叫,都羨慕盛明珠要死。

「怪不得盛明珠不在乎陳導的戲,也不在乎女一號。原來是要嫁入豪門,人家根本不在乎賺錢,都有人養。」

「她真的是人生贏家啊。前半生在盛家享盡榮華富貴,後半生又有薄總寵著,盛明珠的命也太好了叭,羨慕,嚶嚶嚶。」

……

另一邊,夜搖光的粉絲實在看不過去了,她們紛紛懟了起來。

「盛明珠不過是靠男人養著的,我們搖光大大完全是靠自己努力拚搏起來的,她沒資格比。」

「盛明珠演戲根本沒法看,不過名副其實的大花瓶。根本不配跟我們愛豆比美。今天還有臉站在這裡!」

……

兩邊針鋒相對,眼看著戰火就要燃燒起來,夜搖光識趣的趕緊圓場,「好了,大家安靜。盛老師一直是我敬重的偶像,是我的粉絲的話,希望大家不要為此傷了和氣。」 她深深地朝著底下鞠了一躬,坐實自己大度一面。要不是看在薄司承在這裡,她想要給他留下好印象,早就撕破臉了。

夜搖光垂下眼眸,滿臉的不爽。

盛明珠冷哧一聲,她懶得捲入這場無謂的戰爭里,轉身想要離開,卻被薄司承一把抓住手腕,另一隻手摟住她纖細的腰肢,愛憐的親在她額頭上。

不帶一絲情慾,只是疼惜。

不管外面多少流言蜚語,我希望我能擋在你面前。

盛明珠眼角的餘光見夜搖光臉色鐵青,玩味的揉了揉薄司承的頭髮,上演摸頭殺。

「啊啊啊……太甜了!!!」

薄司承低頭,任由盛明珠牽著他亦步亦趨的離開。

等到離開人群,盛明珠終於鬆開薄司承的手,「謝了。」

恩?

薄司承微微皺眉,沒明白盛明珠的意思。

盛明珠抽回自己的手,握起拳頭錘了他的肩膀一記,一副好哥們的模樣,「謝你大手筆給我包場應援啊,還不惜肉身上陣替我氣夜搖光!」

「這犧牲大了呢!」她語氣誇張,乾笑兩聲打散兩人之間的曖昧。

「你覺得我是在演戲?」

報告!萌妻要離婚 敢情她剛才對他那麼熱情,都是演出來的?

「難道不是?哈哈,我還以為你是演的,這演技真好,渾然天成!」盛明珠打哈哈。

「不是!!!」薄司承一把摟住盛明珠,經他禁錮再懷裡,頭靠在她肩膀上,「盛明珠你敢說剛才你真的都是演戲嗎?我看的出來,你是發自內心的!」

都市之萬界二維碼 「你為什麼不敢承認,明明你以前不是這樣的。」那個敢霸氣把他壓在牆上,調侃他吻技太差的女人,怎麼變成膽小鬼了?

盛明珠心裡咯噔了一下,咬著唇瓣沒有說話。

好像……真的有那麼一點點被他感動了呢!可是,他們是不可能的!

她不是盛明珠,甚至……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們註定不能在一起,既然是這樣,就不能給人希望。

盛明珠掀開薄司承,沉著臉看著他,「你既然知道我是什麼人就不該問這種蠢問題了!我就是遊戲人間,怎麼可能為了一棵樹放棄整個森林?」

「我不是個好女人,也不能給你想要的回應,別再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盛明珠轉身,睫毛微微顫抖,平靜的表情有一些龜裂。

「盛明珠,你給我站住,盛明珠!你聽見沒有!」

薄司承沖著她的背影怒吼道,盛明珠沒有回頭,只是離開得腳步更凌亂了一些。

薄司承得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

什麼不適合?配不配?放棄她?

他的世界里沒有將就。

他非她不可!

……

盛家門口,白素秋剛出門便被一群記者圍堵了。

剛剛電視上的新聞她也有所耳聞,不禁擺正了姿態,並沒有逃避。

「盛夫人,對於剛剛百貨商場發生的事情您怎麼看?薄總是否跟盛明珠的婚約還未解除?那盛家跟薄家還會聯姻嗎?」

「盛明珠還是屬於盛家的女兒嗎?有情人真心相愛,您會阻攔嗎?」

「您女兒盛瑤華對於這件事保持什麼態度?她會主動選擇退出,祝福他們,還是繼續跟薄總綁定婚約呢。」

……

記者的問題讓白素秋臉色由紅轉青,由青轉白,緊握的拳頭足夠表明她的憤怒。

「感謝大家的關心,薄老和盛家是多年的情誼,婚約不會解除,既然瑤華回來了,自然一切都要回歸正軌,她是盛家唯一的女兒,也是薄司承唯一的結婚對象。至於其他人,就請好自為之,不要把這麼多年的感情敗光了。」

誰難受誰知道 白素秋對著鏡頭,話里話外都是在警告盛明珠。

希望她看在盛家養育之恩的情況下,不要把事情做絕,到時候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