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拉依舊溫和的笑著點頭答應,全無戰場上的果斷和堅決,簡直看不出來是一名將軍,李潔沖一群軍團長們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軍團長門齊齊點頭微微彎腰回禮后,李潔就下了山,打算回自己的帳篷下線! ?更新時間:2o12-11-o8

一路想著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李潔策馬回到了自己的帳篷,雖說軍營工廠什麼的都大致蓋好了,也有人提議在火山城城堡開鑿建好前先給李潔蓋個臨時的府邸,李潔本來是無所謂,造不造都可以,但擋不住一幫部下的勸告,還是答應了,但看了下工程造價需要幾十萬金幣,乾脆不蓋了,還能揚下先吃苦后享樂的作風,所以一直還是在山

一路想著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李潔策馬回到了自己的帳篷,雖說軍營工廠什麼的都大致蓋好了,也有人提議在火山城城堡開鑿建好前先給李潔蓋個臨時的府邸,李潔本來是無所謂,造不造都可以,但擋不住一幫部下的勸告,還是答應了,但看了下工程造價需要幾十萬金幣,乾脆不蓋了,還能揚下先吃苦后享樂的作風,所以一直還是在山腳的帳篷里住,最多也就是帳篷大些!

走進帳篷后李潔就鬆了口氣,帳篷里還是老樣子,也還算整潔,李潔目前就莎朗斯通和奧蘭多兩名侍女,還跟著自己出征,自己的帳篷是第七軍團歌德手下的野蠻人士兵在自己不在時負責打理的,沒成豬窩在野蠻人士兵們看起來就是乾淨的了,能維持目前這樣子,已經是特別的照顧和細心了!

坐在了自己的床上,儘管李潔很少在這裡睡覺,但李潔還是舒心的輕嘆了口氣,小窩不需要別的,熟悉和安全了就是溫暖的小窩!

李潔擺了擺手,停在李潔肩膀上掛著的莎朗斯通和奧蘭多就明白李潔不需要她們的服侍了,這倒是在預料之中,畢竟趕了一夜的路,想來領主大人很累了,兩女倒是能體諒的,於是兩名侍女拍打著蝙蝠翅膀飛出了帳篷,回她們自己的住處洗漱去了。【風雲閱讀網.】

徹底沒人了,也沒吸血鬼了,李潔這才身體一垮拉,倒在了自己的小床上迷上了眼睛,舒服的嘆了口氣,這口氣還沒嘆完,眯著眼睛的李潔就注意到自己的身體上面一片白光在閃爍,白光的邊緣有些七彩的線條。

「真漂亮!」李潔讚歎了一聲,隨即就警覺,這可不對頭!這是什麼東西!?

李潔反應了過來眼睛大睜,手肘彎起,腰部用力就想坐起來或者翻下床去,然而還沒想明白這東西到底有沒有危險性,用不用翻下床時,背部剛剛離開床墊,兩具白花花的身體就從光暈中掉落了出來。

李潔瞬間明白了難怪有一絲熟悉的感覺,這東西自己也用過幾次,這是星辰羅盤傳送人時的情景。

念頭一閃,下一刻李潔就被砸的悶哼了一聲,緊接著就是第二聲!第二聲已經有些慘叫的摸樣了,既然李潔知道了這是有人動用了星辰羅盤,那麼他自然知道是誰,不由抱怨,老外女孩子就這點不好,一味的追求胸大屁股大腿長,都不知道注意下體重嗎!?

然而下一刻李潔就眼睛瞪的老大,驚訝的看著艾麗和米麗一絲不掛的身體並怒意暗生,兩個女孩子,自己唯一的兩名漂漂亮亮的侍從,居然被折磨的滿身是傷,她們到底遭遇了什麼!?

此時兩個被傳送回來的女孩子也看到了身下的李潔,而門外的八名精英衛隊士兵也聽到了領主帳篷內的異響,不過李潔規定衛隊士兵不允許隨便進入自己的房間,所以士兵們先在帳篷外問了一句領主大人是否安好!?同時兩名士兵做好了呼叫援兵的準備,另外四名士兵迅的往帳篷的兩邊及後面跑去預備包抄,帳篷門口的兩名士兵也手握劍柄,李潔要是回答的有一絲的不對勁那麼他們就會衝進去!

「沒什麼事!我的侍從回來了!」李潔先向著門口高喊了一聲。

士兵們依然戒備,但下一刻就取消了戒備回到了原位,因為裡面傳來了哭聲,這聲音一聽就是領主大人原先的女侍從的!至於領主大人的侍從怎麼回來的,為什麼哭泣,領主大人和他的侍從在帳篷里幹什麼士兵們就不管了!

米麗自從看清楚了李潔后就伏在李潔身上一直哭,艾麗雖然堅強,但也不好意思就這樣坐在領主大人的身上哭,還被看光光,掙扎著翻了下去伏在了李潔的身邊,只不過擋住了前面蓋不住後面,艾麗又急又氣,聽著妹妹的哭聲,想起自己這些日子的遭遇,不禁悲從心中來,也跟著大哭了起來!

李潔雖然憤怒,但兩個如花似玉的美人白花花的在眼前,不心馳神搖那也是不可能的,艾麗和米麗哭泣李潔倒是不感覺到驚訝,看樣子就是被光明教會給修理了,但被砸的胸口悶,聽了一會女孩子們的哭泣,也順過氣來了看到艾麗和米麗還不遮掩自己的身體,這才從一些女孩子們最吸引人的地方把目光移開,等李潔看到女孩子們紅腫青紫的手臂關節處,再看看女孩子們的手臂都有些擺放的不自然,這才明白了過來,原來手臂脫臼了!

此刻李潔反而平靜了下來,憤怒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只會讓你的敵人得意罷了!

李潔先輕輕的把身體上壓著的米麗搬開,然後坐了起來,拿毯子蓋住了兩個女孩子的身體,這才安慰了一下兩個女孩子,叫她們別哭,隨後揚聲叫衛隊士兵進來,吩咐他們去把第一軍團還剩下的那些個大牧師找兩個過來,想了想,牧師或許不會接骨頭,就又讓衛兵把阿黛拉叫來,死亡騎士應該會接骨頭吧!

等人來的時候李潔試圖詢問艾麗和米麗出了什麼事,米麗還是哭,艾麗雖然好一些但也是抽抽噎噎的,李潔就沒再問,知道這是兩個女孩子被欺負的狠了。

不一會牧師先到了,李潔指指床上的艾麗和米麗,沒說什麼,牧師們倒是很儘力,一通各式各樣的治療術往兩個女孩子身上放,並向李潔保證不久之後領主大人的侍從身體上的傷勢連一點疤瘌都不會留下來,絕對還是皮膚如玉般的光滑!

大牧師在和李潔說話時語氣有些聽起來不順耳,李潔自然明白牧師什麼意思:玩的過火了吧,看把女孩子弄成什麼樣子了!

想起這些牧師以前也是光明教會的,李潔看看兩個女孩子再看看兩名牧師就是一陣的心煩意亂,他自然不用解釋什麼,揮揮手就把牧師們趕走了。

阿黛拉來的晚了一些,她不和士兵們一起在軍營住,也拒絕了李潔給她安排的住所,自己一個人住在火羽山半山腰的一個山洞上,說是要修鍊,時不時的和刷新在她住所附近的火焰男爵練練手,再扔給李潔一些火焰男爵掉的垃圾,對此李潔倒是沒意見,也省的那個時不時刷新的火焰男爵滿山的亂叫喚,聽著就煩人!

阿黛拉走進來時先看看床上雖然蓋著毯子,但還是可以看出來光著身子的女孩子,然後注視著正在擺弄著星辰羅盤的李潔就不動了。

李潔抬頭看了阿黛拉一眼:「你那什麼眼神!?這是我乾的嗎!?」

阿黛拉雖然帶著覆面式的頭盔,眼睛就幾條小縫,根本看不出來阿黛拉的眼神,但李潔知道阿黛拉是怎麼想的,這傢伙明顯死了后就沉睡了並且被維德尼娜復活了沒多久,思想還是停留在小女孩的年級段,說起來也千把歲了,武力也牛叉,但白痴的程度和她的頭長度還是成反比的,李潔倒是在阿黛拉重傷時見過她的長,很長!

更新時間:2o12-11-o8

一路想著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李潔策馬回到了自己的帳篷,雖說軍營工廠什麼的都大致蓋好了,也有人提議在火山城城堡開鑿建好前先給李潔蓋個臨時的府邸,李潔本來是無所謂,造不造都可以,但擋不住一幫部下的勸告,還是答應了,但看了下工程造價需要幾十萬金幣,乾脆不蓋了,還能揚下先吃苦后享樂的作風,所以一直還是在山腳的帳篷里住,最多也就是帳篷大些!

走進帳篷后李潔就鬆了口氣,帳篷里還是老樣子,也還算整潔,李潔目前就莎朗斯通和奧蘭多兩名侍女,還跟著自己出征,自己的帳篷是第七軍團歌德手下的野蠻人士兵在自己不在時負責打理的,沒成豬窩在野蠻人士兵們看起來就是乾淨的了,能維持目前這樣子,已經是特別的照顧和細心了!

坐在了自己的床上,儘管李潔很少在這裡睡覺,但李潔還是舒心的輕嘆了口氣,小窩不需要別的,熟悉和安全了就是溫暖的小窩!

李潔擺了擺手,停在李潔肩膀上掛著的莎朗斯通和奧蘭多就明白李潔不需要她們的服侍了,這倒是在預料之中,畢竟趕了一夜的路,想來領主大人很累了,兩女倒是能體諒的,於是兩名侍女拍打著蝙蝠翅膀飛出了帳篷,回她們自己的住處洗漱去了。【風雲閱讀網.】

徹底沒人了,也沒吸血鬼了,李潔這才身體一垮拉,倒在了自己的小床上迷上了眼睛,舒服的嘆了口氣,這口氣還沒嘆完,眯著眼睛的李潔就注意到自己的身體上面一片白光在閃爍,白光的邊緣有些七彩的線條。

「真漂亮!」李潔讚歎了一聲,隨即就警覺,這可不對頭!這是什麼東西!?

李潔反應了過來眼睛大睜,手肘彎起,腰部用力就想坐起來或者翻下床去,然而還沒想明白這東西到底有沒有危險性,用不用翻下床時,背部剛剛離開床墊,兩具白花花的身體就從光暈中掉落了出來。

李潔瞬間明白了難怪有一絲熟悉的感覺,這東西自己也用過幾次,這是星辰羅盤傳送人時的情景。

念頭一閃,下一刻李潔就被砸的悶哼了一聲,緊接著就是第二聲!第二聲已經有些慘叫的摸樣了,既然李潔知道了這是有人動用了星辰羅盤,那麼他自然知道是誰,不由抱怨,老外女孩子就這點不好,一味的追求胸大屁股大腿長,都不知道注意下體重嗎!?

然而下一刻李潔就眼睛瞪的老大,驚訝的看著艾麗和米麗一絲不掛的身體並怒意暗生,兩個女孩子,自己唯一的兩名漂漂亮亮的侍從,居然被折磨的滿身是傷,她們到底遭遇了什麼!?

此時兩個被傳送回來的女孩子也看到了身下的李潔,而門外的八名精英衛隊士兵也聽到了領主帳篷內的異響,不過李潔規定衛隊士兵不允許隨便進入自己的房間,所以士兵們先在帳篷外問了一句領主大人是否安好!?同時兩名士兵做好了呼叫援兵的準備,另外四名士兵迅的往帳篷的兩邊及後面跑去預備包抄,帳篷門口的兩名士兵也手握劍柄,李潔要是回答的有一絲的不對勁那麼他們就會衝進去!

「沒什麼事!我的侍從回來了!」李潔先向著門口高喊了一聲。

士兵們依然戒備,但下一刻就取消了戒備回到了原位,因為裡面傳來了哭聲,這聲音一聽就是領主大人原先的女侍從的!至於領主大人的侍從怎麼回來的,為什麼哭泣,領主大人和他的侍從在帳篷里幹什麼士兵們就不管了!

米麗自從看清楚了李潔后就伏在李潔身上一直哭,艾麗雖然堅強,但也不好意思就這樣坐在領主大人的身上哭,還被看光光,掙扎著翻了下去伏在了李潔的身邊,只不過擋住了前面蓋不住後面,艾麗又急又氣,聽著妹妹的哭聲,想起自己這些日子的遭遇,不禁悲從心中來,也跟著大哭了起來!

李潔雖然憤怒,但兩個如花似玉的美人白花花的在眼前,不心馳神搖那也是不可能的,艾麗和米麗哭泣李潔倒是不感覺到驚訝,看樣子就是被光明教會給修理了,但被砸的胸口悶,聽了一會女孩子們的哭泣,也順過氣來了看到艾麗和米麗還不遮掩自己的身體,這才從一些女孩子們最吸引人的地方把目光移開,等李潔看到女孩子們紅腫青紫的手臂關節處,再看看女孩子們的手臂都有些擺放的不自然,這才明白了過來,原來手臂脫臼了!

此刻李潔反而平靜了下來,憤怒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只會讓你的敵人得意罷了!

李潔先輕輕的把身體上壓著的米麗搬開,然後坐了起來,拿毯子蓋住了兩個女孩子的身體,這才安慰了一下兩個女孩子,叫她們別哭,隨後揚聲叫衛隊士兵進來,吩咐他們去把第一軍團還剩下的那些個大牧師找兩個過來,想了想,牧師或許不會接骨頭,就又讓衛兵把阿黛拉叫來,死亡騎士應該會接骨頭吧!

等人來的時候李潔試圖詢問艾麗和米麗出了什麼事,米麗還是哭,艾麗雖然好一些但也是抽抽噎噎的,李潔就沒再問,知道這是兩個女孩子被欺負的狠了。

不一會牧師先到了,李潔指指床上的艾麗和米麗,沒說什麼,牧師們倒是很儘力,一通各式各樣的治療術往兩個女孩子身上放,並向李潔保證不久之後領主大人的侍從身體上的傷勢連一點疤瘌都不會留下來,絕對還是皮膚如玉般的光滑!

大牧師在和李潔說話時語氣有些聽起來不順耳,李潔自然明白牧師什麼意思:玩的過火了吧,看把女孩子弄成什麼樣子了!

想起這些牧師以前也是光明教會的,李潔看看兩個女孩子再看看兩名牧師就是一陣的心煩意亂,他自然不用解釋什麼,揮揮手就把牧師們趕走了。

阿黛拉來的晚了一些,她不和士兵們一起在軍營住,也拒絕了李潔給她安排的住所,自己一個人住在火羽山半山腰的一個山洞上,說是要修鍊,時不時的和刷新在她住所附近的火焰男爵練練手,再扔給李潔一些火焰男爵掉的垃圾,對此李潔倒是沒意見,也省的那個時不時刷新的火焰男爵滿山的亂叫喚,聽著就煩人!

阿黛拉走進來時先看看床上雖然蓋著毯子,但還是可以看出來光著身子的女孩子,然後注視著正在擺弄著星辰羅盤的李潔就不動了。

李潔抬頭看了阿黛拉一眼:「你那什麼眼神!?這是我乾的嗎!?」

阿黛拉雖然帶著覆面式的頭盔,眼睛就幾條小縫,根本看不出來阿黛拉的眼神,但李潔知道阿黛拉是怎麼想的,這傢伙明顯死了后就沉睡了並且被維德尼娜復活了沒多久,思想還是停留在小女孩的年級段,說起來也千把歲了,武力也牛叉,但白痴的程度和她的頭長度還是成反比的,李潔倒是在阿黛拉重傷時見過她的長,很長! ?更新時間:2o12-11-o9

阿黛拉還是站著沒動,顯然在懷疑李潔的話,李潔和吸血鬼侍女亂來的事情她知道,自然是不相信李潔的。【全文字閱讀.】

「你去問問她們好了,另外,把她們的手臂接上,脫臼了!」

李潔懶的和阿黛拉解釋什麼。

阿黛拉見李潔說的這麼有恃無恐,好像真的不是李潔乾的,這才溜達過去探視艾麗和米麗,兩個女孩子被牧師釋放了凝神術,她們也太疲憊了,凝神術起作用后立刻就沉睡了過去。

阿黛拉想掀開毯子查看艾麗和米麗的手臂,但頓了頓,身體又挪了挪,擋住了坐在椅子上的李潔的目光,這才掀開了毯子,李潔在阿黛拉身後冷哼了一聲!

阿黛拉查看了一下,然後脫掉了鐵甲手套,拿白白的小手撫在了艾麗和米麗的額頭上,三四秒鐘后,艾麗和米麗就徹底的陷入了暈睡中,隨即阿黛拉雙手連續快的動了幾下,傳來了幾聲脆響,然後阿黛拉就停下了動作,一邊帶著自己的手套一邊轉過身來:「骨頭接上了,但關節處肌肉拉斷了很多,不能做什麼大的動作,靜養幾天就會好一些。」

「額,辛苦你了。」李潔道了謝,但想的卻是別的事情,艾麗和米麗不用考慮就是被光明教會的人給欺負了,不過自己和光明教會本就是死敵,見面就是不死不休,倒是不用刻意提什麼報仇之類的話題了,最多知道了誰下手欺負了艾麗和米麗,以後碰上了有些針對性就可以了!

正想著事情,小黑就鑽了進來,這些親近的人或者是生物都是不用通報的。

「什麼事情,小黑?」李潔問了句,那邊對阿黛拉點了點頭,阿黛拉也點頭示意,但卻沒彎腰,不過李潔也不太在乎這些,隨後阿黛拉就退下了。

「領主大人,您知道全城十幾萬人通宵達旦的狂歡一次需要多少物資和金錢嗎!?」小黑對冷冰冰的阿黛拉有些畏懼,離阿黛拉遠遠的等阿黛拉出去了這才彙報著。

李潔倒沒在意花多少錢的問題,而是注意到了小黑對亡靈的態度問題,事實上不光是小黑,流著熱血的生物都對冰冷的亡靈有著畏懼和偏見,這種違背自然法則的生物就連地下世界最底層的異種生物都是看不起和敬而遠之的,阿黛拉離群隱居未嘗沒有不討人嫌的想法在內,由此李潔也想到了更多,黑暗王國的最高統治者可全是亡靈,黑暗王國想要恢復自己對地下世界的古老統治,可地下世界的居民是否願意被亡靈統治呢!?恐怕第一個想法就是想到被亡靈統治后的艱苦和生活的困苦了吧,畢竟人們普遍認為亡靈是殘酷和嗜血的,並對所有活著的東西抱有敵意,這貌似是個大麻煩!

可隨即李潔就暗嘆自己杞人憂天了,又不是自己想要統治地下世界,這問題讓里奧王和維德尼娜去操心吧!自己倒是想的多了還瞎操心,就算給里奧王說了也不見得人家領情!說不定還要被裡奧王誤會自己也看不起亡靈呢!

李潔跳躍式的思考讓等了一會的小黑很是疑惑:「領主大人,您聽到我的話了嗎?」

「哦,聽到了,小黑,怎麼,存在你那裡的金幣不夠用了嗎?」李潔問著,他沒問物資的情況,物資多的是,倒是無慮。

「是的,可能不夠了,那些士兵們都是些大酒桶,物資食物雖然充足,但我們的酒水不夠,狂歡不可能沒有酒的,士兵們的這項要求並不過分,我預計了下光是買酒的花費就要十幾萬的金幣!」

李潔聽完后倒是明白怎麼回事了,各項物資都充足,但是地下世界出產一向貧瘠,糧食一直都不足,也不可能拿弱雞來釀酒,更不可能拿軍糧來釀酒,所以地下世界的酒水很貴,並且一向都是奢侈品,現在雖然來到了地面世界,但是位置卻很偏僻,環形山就一個地精的據點可以交易,地精嗎!李潔還是明白的,買他們的東西就沒便宜的,這倒是個問題,而且是大問題。

「貴就貴點吧,既然答應了士兵們,不可能反悔,我再給你十萬金幣,先把這次應付過去,另外,你去工匠協會那裡問問,找幾個會釀酒的工匠過來,要是沒有的話去士兵們那裡問問,說不定會有人釀酒,以前我們沒糧食,能耕種的選擇也少,現在我們守著廣闊的雨林,也要想辦法自己釀酒了。」

李潔說著交易給了小黑十萬金幣,小黑錢夠了也就沒異議了,閃了出去辦事了。

李潔看了看依然在沉睡的艾麗和米麗毫無醒來的徵兆,就走出了帳篷透透氣,同時叫出了已經洗漱完畢的奧蘭多和莎朗斯通,她們雖然也剛回來不久,但吸血鬼體力無限,倒是無所謂休息不休息,累不累的問題,李潔叫她們去照顧艾麗和米麗,隨便找來些女式的衣服裙子什麼之類的東西,自己總是不方便去弄這些事情!

兩名侍女聽聞艾麗和米麗回來了,還要去照顧她們,臉色有些勉強,李潔盯了她們一眼,兩個女孩子這才不情不願的去了。

小黑辦事倒是快,李潔還沒溜達一會呢幾名野蠻人士兵和兩名人類工匠就趕來見他,士兵們右手握拳放在心口,向李潔施禮,幾名工匠則跪下親吻李潔的鞋面以示他們的恭敬,工匠在地下世界中地位十分的地下,沒有資格親吻李潔的戒指來表達自己的忠誠!何況李潔現在也沒戒指!李潔對此還不能閃避,否則工匠們怕是會認為自己已經被領主厭棄了,下一刻恐怕就是殺身之禍!於是李潔只得點頭向士兵們回禮,伸手扶起了兩名工匠。

帶著幾個人一路走著,聊著關於釀酒的話題,順便也巡視下建築工地,和已經在準備狂歡的士兵們也時不時的打著招呼,轉了一圈李潔也差不多知道了現在的釀酒流程是什麼樣子的。

酒在這時候是正兒八經的軍備物資,在地下世界一向緊缺,慶典需要,寒冷的天氣作戰下也需要,士兵們平時唯一的消遣也就是喝酒,不過因為地下世界出產的貧瘠,這幾名釀酒師都沒有大規模釀酒的經驗,都是小作坊式的製作和銷售,李潔自然不會採用他們的釀酒方式和工藝,記下了他們的名字后就遣散了他們,然後看著自己鞋子上滿是口水的痕迹很是無語!

轉完了一圈,回去自己的帳篷看了下艾麗和米麗還沒醒,就叮囑奧蘭多,自己先眯會,兩姐妹醒了叫他,就直接睡在椅子上下線了,這種特定的狀態下,李潔在遊戲里的身體不會消失,就是睡著了的狀態,奧蘭多叫了他遊戲設備會提醒李潔遊戲中有人找。

更新時間:2o12-11-o9

阿黛拉還是站著沒動,顯然在懷疑李潔的話,李潔和吸血鬼侍女亂來的事情她知道,自然是不相信李潔的。【全文字閱讀.】

「你去問問她們好了,另外,把她們的手臂接上,脫臼了!」

李潔懶的和阿黛拉解釋什麼。

阿黛拉見李潔說的這麼有恃無恐,好像真的不是李潔乾的,這才溜達過去探視艾麗和米麗,兩個女孩子被牧師釋放了凝神術,她們也太疲憊了,凝神術起作用后立刻就沉睡了過去。

阿黛拉想掀開毯子查看艾麗和米麗的手臂,但頓了頓,身體又挪了挪,擋住了坐在椅子上的李潔的目光,這才掀開了毯子,李潔在阿黛拉身後冷哼了一聲!

阿黛拉查看了一下,然後脫掉了鐵甲手套,拿白白的小手撫在了艾麗和米麗的額頭上,三四秒鐘后,艾麗和米麗就徹底的陷入了暈睡中,隨即阿黛拉雙手連續快的動了幾下,傳來了幾聲脆響,然後阿黛拉就停下了動作,一邊帶著自己的手套一邊轉過身來:「骨頭接上了,但關節處肌肉拉斷了很多,不能做什麼大的動作,靜養幾天就會好一些。」

「額,辛苦你了。」李潔道了謝,但想的卻是別的事情,艾麗和米麗不用考慮就是被光明教會的人給欺負了,不過自己和光明教會本就是死敵,見面就是不死不休,倒是不用刻意提什麼報仇之類的話題了,最多知道了誰下手欺負了艾麗和米麗,以後碰上了有些針對性就可以了!

正想著事情,小黑就鑽了進來,這些親近的人或者是生物都是不用通報的。

「什麼事情,小黑?」李潔問了句,那邊對阿黛拉點了點頭,阿黛拉也點頭示意,但卻沒彎腰,不過李潔也不太在乎這些,隨後阿黛拉就退下了。

「領主大人,您知道全城十幾萬人通宵達旦的狂歡一次需要多少物資和金錢嗎!?」小黑對冷冰冰的阿黛拉有些畏懼,離阿黛拉遠遠的等阿黛拉出去了這才彙報著。

李潔倒沒在意花多少錢的問題,而是注意到了小黑對亡靈的態度問題,事實上不光是小黑,流著熱血的生物都對冰冷的亡靈有著畏懼和偏見,這種違背自然法則的生物就連地下世界最底層的異種生物都是看不起和敬而遠之的,阿黛拉離群隱居未嘗沒有不討人嫌的想法在內,由此李潔也想到了更多,黑暗王國的最高統治者可全是亡靈,黑暗王國想要恢復自己對地下世界的古老統治,可地下世界的居民是否願意被亡靈統治呢!?恐怕第一個想法就是想到被亡靈統治后的艱苦和生活的困苦了吧,畢竟人們普遍認為亡靈是殘酷和嗜血的,並對所有活著的東西抱有敵意,這貌似是個大麻煩!

可隨即李潔就暗嘆自己杞人憂天了,又不是自己想要統治地下世界,這問題讓里奧王和維德尼娜去操心吧!自己倒是想的多了還瞎操心,就算給里奧王說了也不見得人家領情!說不定還要被裡奧王誤會自己也看不起亡靈呢!

李潔跳躍式的思考讓等了一會的小黑很是疑惑:「領主大人,您聽到我的話了嗎?」

「哦,聽到了,小黑,怎麼,存在你那裡的金幣不夠用了嗎?」李潔問著,他沒問物資的情況,物資多的是,倒是無慮。

「是的,可能不夠了,那些士兵們都是些大酒桶,物資食物雖然充足,但我們的酒水不夠,狂歡不可能沒有酒的,士兵們的這項要求並不過分,我預計了下光是買酒的花費就要十幾萬的金幣!」

李潔聽完后倒是明白怎麼回事了,各項物資都充足,但是地下世界出產一向貧瘠,糧食一直都不足,也不可能拿弱雞來釀酒,更不可能拿軍糧來釀酒,所以地下世界的酒水很貴,並且一向都是奢侈品,現在雖然來到了地面世界,但是位置卻很偏僻,環形山就一個地精的據點可以交易,地精嗎!李潔還是明白的,買他們的東西就沒便宜的,這倒是個問題,而且是大問題。

「貴就貴點吧,既然答應了士兵們,不可能反悔,我再給你十萬金幣,先把這次應付過去,另外,你去工匠協會那裡問問,找幾個會釀酒的工匠過來,要是沒有的話去士兵們那裡問問,說不定會有人釀酒,以前我們沒糧食,能耕種的選擇也少,現在我們守著廣闊的雨林,也要想辦法自己釀酒了。」

李潔說著交易給了小黑十萬金幣,小黑錢夠了也就沒異議了,閃了出去辦事了。

李潔看了看依然在沉睡的艾麗和米麗毫無醒來的徵兆,就走出了帳篷透透氣,同時叫出了已經洗漱完畢的奧蘭多和莎朗斯通,她們雖然也剛回來不久,但吸血鬼體力無限,倒是無所謂休息不休息,累不累的問題,李潔叫她們去照顧艾麗和米麗,隨便找來些女式的衣服裙子什麼之類的東西,自己總是不方便去弄這些事情!

兩名侍女聽聞艾麗和米麗回來了,還要去照顧她們,臉色有些勉強,李潔盯了她們一眼,兩個女孩子這才不情不願的去了。

小黑辦事倒是快,李潔還沒溜達一會呢幾名野蠻人士兵和兩名人類工匠就趕來見他,士兵們右手握拳放在心口,向李潔施禮,幾名工匠則跪下親吻李潔的鞋面以示他們的恭敬,工匠在地下世界中地位十分的地下,沒有資格親吻李潔的戒指來表達自己的忠誠!何況李潔現在也沒戒指!李潔對此還不能閃避,否則工匠們怕是會認為自己已經被領主厭棄了,下一刻恐怕就是殺身之禍!於是李潔只得點頭向士兵們回禮,伸手扶起了兩名工匠。

帶著幾個人一路走著,聊著關於釀酒的話題,順便也巡視下建築工地,和已經在準備狂歡的士兵們也時不時的打著招呼,轉了一圈李潔也差不多知道了現在的釀酒流程是什麼樣子的。

酒在這時候是正兒八經的軍備物資,在地下世界一向緊缺,慶典需要,寒冷的天氣作戰下也需要,士兵們平時唯一的消遣也就是喝酒,不過因為地下世界出產的貧瘠,這幾名釀酒師都沒有大規模釀酒的經驗,都是小作坊式的製作和銷售,李潔自然不會採用他們的釀酒方式和工藝,記下了他們的名字后就遣散了他們,然後看著自己鞋子上滿是口水的痕迹很是無語!

轉完了一圈,回去自己的帳篷看了下艾麗和米麗還沒醒,就叮囑奧蘭多,自己先眯會,兩姐妹醒了叫他,就直接睡在椅子上下線了,這種特定的狀態下,李潔在遊戲里的身體不會消失,就是睡著了的狀態,奧蘭多叫了他遊戲設備會提醒李潔遊戲中有人找。 ?更新時間:2o12-11-o9

下了遊戲李潔拿開遊戲設備放在了床頭柜子上,與正在欣欣向榮,大搞建設,到處是人的火山城相比,自己的小窩冷清而寂靜,李潔雖然不喜歡喧鬧,但也對自己小窩的冷清寂寥有些感觸,不過轉眼就丟掉了。【最新章節閱讀.】

先洗漱了下,踢啦著拖鞋打開了冰箱扒拉了一會卻又嘆氣,前陣子一直在地下世界忙活,都沒出過門,冰箱里沒什麼東西了,李潔不得不穿上衣服溜達去了樓下的小市採購,小市裡轉了一圈提著兩大籃子東西排隊等待結賬時,身後就傳來了有些熟悉的聲音:「會長買這麼多東西呀!」

李潔回頭看了眼:「牡丹呀,真巧,也出來採購?我是難得出次門,一次就多買些!」

「是呀,真的好巧,正好我昨晚接到一通電話,有些事情想找你談下,還想著下午上線和你說呢,沒想到買菜也能碰上,倒是省的我打字了。」牡丹微笑了下。

「哦,等下再說。」已經輪到李潔結賬了,李潔拿出了自己選購的東西,有些調味品,幾罐啤酒,一些礦泉水,豆腐乳辣椒醬和不少的肉類以及一些青菜。

牡丹在李潔身邊雙手也提著個籃子,裡面全是蔬菜,豆製品都很少,更沒一點肉類。

「肉食動物。」牡丹取笑了一聲。

李潔有些尷尬的笑笑,沒說什麼,男孩子和女孩子吃食上的選擇也不一樣,女孩子身上多一兩肉就天塌了一般的大難臨頭了,特別是未婚的小女孩子,一般都跟肉食之類的高蛋白高脂肪高熱量的東西有仇,味道也是清淡為主,男孩子就不行了,其他人李潔不知道,但自己就不行了,本來吃飯就不規律,再沒肉食和自己喜歡的辣味,飯都吃不下去了,長久下去身體肯定要跨!

結完帳李潔掏出一把雜亂的鈔票來,他連個錢包都沒,牡丹有些鄙夷的看了眼李潔,李潔也沒注意到,結賬完了一把亂鈔票還差了一塊零幾毛,李潔有些無奈,看來又該去取錢了,隨即就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了一張銀行卡,要拿卡付賬,此時牡丹把自己的籃子放在了櫃檯上,取出了自己的小錢包,翻出了一塊多的零錢給李潔墊上了。

就一塊多錢,李潔也不想假惺惺的客氣推拒什麼的,只是說了聲謝謝,然後提著自己被包裝好的兩個大袋子出了通道,等牡丹結賬出來。

牡丹買的東西不多,一會就出來了,兩人誰也沒說話,這裡人來人往的,直接出了小市,外面就是樓間大花園,隨便找了張椅子分兩頭坐下了。

李潔從皮紙袋子里翻出一瓶子飲料對牡丹晃了晃,牡丹微笑了下搖了搖頭:「礦泉水就好。」

李潔換了一瓶子礦泉水遞給了牡丹,自己拿出一瓶子飲料擰開灌了一大口,李潔仰著脖子的姿態也讓牡丹微微皺眉,並且李潔太不細心了,遞給女孩子水也不知道把瓶蓋擰開一些。

李潔現在是又累又餓又渴又困的,灌完了一大口白牛飲料,這才舒了一口氣,好了一點點。

「牡丹,說吧,什麼事情?」

「昨晚**點鐘美國那邊一位留學時的女同學打來了電話,她聽說我們已經有了通往地面世界的通道,也想去地面世界轉轉,就這事。」

李潔眉頭微皺,他掌握著通往地面世界新通道的事情即使在公會內部也是默認,怎麼老外們都知道了!?誰傳出去的!?李潔不由盯了牡丹一眼。

「想不到你還是個海龜派的,沒看出來!你的那位美國同學怎麼知道通道的事情的?」李潔先恭維了牡丹一句,但下一句就有些責問的意思在內了,牡丹先是得意了下,隨即聽到李潔的下一句臉上就不高興了起來。

「我怎麼知道她們是怎麼知道的,我又不是亂說話的人,你以為是我說的嗎!?」

「哦,抱歉了,她們?很多人嗎?是華人嗎?那個公會的?」

李潔沒什麼誠意的道了下謙,然後拋出了一堆的問題,這事要是都是華人的話不是不可以商量的。

然而牡丹卻沒回答,而是站了起來看向她的對面,李潔轉頭就看見一對中年夫婦正在走來,李潔正在疑惑間,牡丹就親熱的叫著那對中年夫婦爸爸媽媽的!

李潔頓時有些尷尬的站了起來,這情景很容易讓牡丹的父母誤會些什麼,果然中年夫妻兩個點頭回答了女兒的招呼后就一直盯著李潔上下打量。

李潔心中極為的無奈,臉上還不得不帶著笑容說著:「伯父伯母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