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走,也要好好滿足央一次!」武仙娘渾身綻放誘惑光彩。

「之先不是已經癱軟無力了嗎?」廷雲有些口乾舌燥。對於她的身體,他如今是沒有什麼抵抗力的。 「不算!央要的是你腰酸背痛腿抽筋!抱我!」武仙娘松卻了衣袍,裡面身軀對於恩愛那是渴望至極! 無奈,廷雲猛然橫抱來。 武仙娘眼角傲然萬分,分明是得意! 沒多久,兩人所睡之榻便有了一幕幕粗

「之先不是已經癱軟無力了嗎?」廷雲有些口乾舌燥。對於她的身體,他如今是沒有什麼抵抗力的。

「不算!央要的是你腰酸背痛腿抽筋!抱我!」武仙娘松卻了衣袍,裡面身軀對於恩愛那是渴望至極!

無奈,廷雲猛然橫抱來。

武仙娘眼角傲然萬分,分明是得意!

沒多久,兩人所睡之榻便有了一幕幕粗喘嬌吟!

這次,武仙娘用上了媚頁境締力,分開之前,她要讓他臣服!

但廷雲哪會輕易讓她得逞?他不斷逼迫她練《仙饒》!

彷彿,兩人恩愛已是戰場,情慾為兵!

武仙娘雖然好勝心強,但是終究還是抵不過男人的盡心滿足。

最終,她還是和他練了《仙饒》。

不過,她卻用上了極孕之息。

「仙娘,你用什麼了?」忽然,廷雲停下來。

武仙娘從享受中睜開雙眸來,凝著男人皺眉的神色,接道:「怎麼了?」

「我興趣頓減,甚至很反感,噁心!」廷雲盯道。

武仙娘一驚,目光頓時陷入了思忖,難道這極孕之息於他有毒?

「仙娘,回答我,到底怎麼回事?」廷雲又語。

武仙娘目光微避,趕緊用締力將身體內的極孕之息徹底碎滅。

一覺,廷雲又感到自己充滿了激情。

武仙娘自然感應到了,緩緩凝來:「不會了,再也不會了,原諒我,好嗎,雲哥哥?」

廷雲內心微嘆,對事情有了些許猜測,撫了撫她髮絲,道:「仙娘,我要的是純粹的你。任何不屬於你的,我相信我都能發覺來。你是不是從那妲璐身上得到了一種容易懷孕的東西?」

武仙娘只得點點頭。

「傻仙娘,我們的孩子,是我們的寶貝,我們怎麼能去依靠她人之物呢?放心,我們自己一定能生出來的。」

男人溫柔無比的神態,讓武仙娘頓時情/欲大增,因為這樣的神態於她最致命!

「雲哥哥,我錯了,真的。這臨別前,就讓我好好服侍你一次!」話落,武仙娘翻身在上,盡情伺候來。

廷雲心中的落寞被這盡情沖淡了。

分開,他其實是不願的。

但他也知道,她的女人天下需要這種短暫分別。

待彼此都無比滿足后,才聽他道:「仙娘,祝你事業馬到成功。」

「嗯。」武仙娘溫順無比。

「仙娘,我不在你身邊,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能讓自己再犯什麼締身病。」

「嗯。」

「仙娘,我沒回來之前,不許你再一袍在身。」

「嗯。」

「還有,再忙,也要記得用頁鈴聯繫我,我是你的男人!」

「嗯。」

「好了,睡吧。」

「嗯。」武仙娘腦袋最後朝男人強壯胸膛拱了拱,便香甜睡去。

廷雲莞爾。 134.分別,前往嫏頁城

次日,武仙娘便召集了八心腹。

「央決定在明日前往嫏頁城。你們八個可還有後顧之事?」武仙娘端坐大殿,凝視下面一排站立的八人。

從左至右,依次是榮紅魚、西門太慧、陳七媛、侯秋琪、案絮兒、而鎏、藏芹、鎮菱悅。

除了西門太慧外,其餘七人皆答沒有。

「西門太慧,你呢?」武仙娘盯道。

西門太慧回道:「回夫人,我父不適合穩固姮頁城,請夫人再擇一人選。」

武仙娘沉吟一下,才道:「此事,大魔師會處理。那凌雙秀如今可有完全聽命於你?」

「回夫人,她如今已擺正心態,算是我的一個心腹了。」西門太慧道。

「那朱千玉呢?」武仙娘又問。

西門太慧道:「他已主動提出和凌雙秀解除婚約。凌雙秀同意了。如今他倆已算路人。」

「好,那這次便讓她同你前往吧。對那朱千玉可以考慮做點補償。」武仙娘隨即道。

「是。」西門太慧應道。

「好了,你們都去準備吧。西門太慧暫還留一下。」武仙娘一揮手,道來。

其餘七人隨後離開。

西門太慧靜立,但她發現了,今天的武仙娘是正裝在身,有著說不出的威嚴和絕美光彩!

「讓你留下,是央有些話要給你,嫏頁城,是央對你西門太慧一個人的考驗。榮紅魚雖然最早跟隨央,但是在你們八人之中,她為首的能力目前還是欠缺。故此,央現在是寄望於你的。希望你能好好處理和她們七個的關係。未來,在嫏頁城,她們就是你的助力!明白嗎?」

武仙娘道。

聽著這些,西門太慧點點頭,接道:「明白了,夫人。」

「嗯,去吧,擇人之事,你們隨央離開姮頁城后,大魔師會替央處理。」

武仙娘起身來。

「是,夫人仙安。」西門太慧行禮而去。

武仙娘隨後便來到了廷笙院中。

向婆婆行完禮后,她便對男人道:「雲哥哥,姮頁城,就由你擇一人,為央穩固姮頁城。」

廷雲無奈,只得點點頭。

「丫頭,你這次要多細心些,那綬彌雀的冥冥締力,你還是感染了一絲的。」廷笙忽然道。

「是,婆婆。婆婆放心,她必死無疑。」武仙娘自然清楚自己沾染了一絲,但是她卻沒有抹去。

因為,她對這種冥冥締力挺感興趣的,未來若是能為己所用,那也是一種爭奪天下的手段。

「嗯,放手去做吧,這顆娉星屬於我們廷家!」廷笙隨即道。

「當然。婆婆保重。雲哥哥,現在還有時間,你和我回去,讓我繼續履行廷家媳婦的天職。」武仙娘隨即勾住男人手臂。

廷雲哭笑不得,我的小姑奶奶,敢情昨天那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唉,你這精力真旺盛!

「娘,那我先回了。」

「嗯,去吧。」

話落,廷雲便將求歡女人橫抱而去。

廷笙微笑,很好,兒子!廷家後代總會出現的,到時必然是驚天動地!

——————

然而,在離開前的這一次恩愛,武仙娘還是發現自己沒能夠懷上。

帶著絲絲鬱悶心情,她去嫏頁城了。

八心腹緊隨其後,鈞煜和凌雙秀兩人在最後。

如此十一人,定然會將嫏頁城攪得翻天覆地!

留下來的廷雲,暫時還不能多陪伴母親廷笙,他還得為他的小姑奶奶擇人,固城。

廷笙呢?

有兩丫鬟伺候,倒還不覺得孤零。

倒是兩丫鬟心中有些迫切,她倆其實很想跟隨武仙娘前往嫏頁城。畢竟那是高於姮頁城的嫏頁城!

不過,她們還是能夠安分守己,因為她們明白她們伺候的是武仙娘的婆婆,大魔師的親娘!而且這婆婆實際比武仙娘還要詭異,還要深不可測!

一日,廷雲將兩女叫來,道:「鐵環,冰環,你們去幫我把緹妃和鍾妃請來。」

鐵夢月和冰書月雖然不解,但還是領命而去。

其實,廷雲這麼吩咐兩女,沒什麼特別原因,主要是因為他去出入西門愚的後宮有些不妥。

所以,他才叫兩女代他而去。

而他之所以去叫緹娜和鍾十三娘,其實還是覺得西門愚來固城是不錯的,主要就是缺少一兩個真正好的賢內助。因此,他就想了解一下這兩大太上帝妃。

很快,鐵夢月和冰書月便將緹娜和鍾十三娘請來了。

「魔師雲安!」

「魔師雲安!」

來見這位神秘大魔師,緹娜和鍾十三娘都有些拘謹,行禮過後,都不敢抬頭。

「兩位帝妃不必拘束,唯請兩位來,只是想閑談一番。」廷雲微微一笑,以唯自稱來。

緹娜和鍾十三娘對視一眼,這才抬頭看向這位雲夫人的男人。

果然是溫文爾雅中有著無上威勢,同時,男人之味可謂是成熟到了極點!

整個姮頁城中,恐怕再也找不到這等成熟味!

只要是個女人,都會被其深深吸引,難以自拔!

唉,也就那位絕世又絕世的雲夫人能擁有這等頂尖人物!

沉迷過後,兩女皆有些自慚形愧。

就是去請她倆此時已退離的兩位美丫鬟,也讓她倆感覺無法媲美!

釋放了一身嫏頁境頁底級境息的廷雲自然清楚兩女的心態。事實上,釋放了境息的他,在姮頁城,絕對是會令姮頁城的女人們沉淪的!

而這或許就是和武仙娘雙締后的一種氣質蛻變。

「兩位帝妃,太上帝如今心緒可還好?」

兩女沉默起來。

對於西門愚的頹廢,兩女是看在眼裡,糾結在心裡。

「唉,姮頁城,唯希望還是交由太上帝統治。」廷雲又道。

兩女一震,這話的信息太重要了!

「只是……太上帝有一個弱點,他身邊還沒有出現好的賢內助。」廷雲繼續道。

「魔師,您真的希望陛下繼續統治?」緹娜接道。

廷雲點點頭,嗯聲。

「謝謝魔師認可!」緹娜衷心道。

廷雲微微一笑,接道:「緹妃不必太擔心了,就算太上帝不想統治,唯也不會怪罪什麼。人各有志,強求不來。」

緹娜道:「魔師,陛下灰心,只是……認為自己太溫和了。」

「這是相對而言的。相比太慧女帝,太上帝確實是溫和了一些,但是相比唯而言,他卻還是擁有雷霆性情的。」廷雲道。

緹娜怔住。

「魔師,請你直言吧,你請我倆來,究竟想說什麼?」

相比緹娜的恭謹,鍾十三娘是有些冷漠的。

——————

鍾十三娘。

百歲以上,女,身貌貞美。

婞位一體洛演,

嫏六四書洛頁眉級頁境。

西門愚三大帝妃之一。

——————

「鍾姐,你……」緹娜欲言又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