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害了他們……若不想陪他們一起下地獄,就交出你所奪取的傳承……才能得到解脫!來……交給我吧……」

一道虛無飄渺的聲音傳入殷凌耳中,離她三丈之處一名人影轉過頭來,口中一邊向她喃喃而語,一邊冷冷的伸出手來…… 此刻的殷凌像中了魔障一般,竟順從的收起了赤霞劍,目光獃滯的向姜濤走去。 「讓你下地獄去吧!」姜濤手一翻,一道烏光朝著殷凌當心刺去。 電光火石之間,「咣當」一柄大鎚橫空而出,

一道虛無飄渺的聲音傳入殷凌耳中,離她三丈之處一名人影轉過頭來,口中一邊向她喃喃而語,一邊冷冷的伸出手來……

此刻的殷凌像中了魔障一般,竟順從的收起了赤霞劍,目光獃滯的向姜濤走去。

「讓你下地獄去吧!」姜濤手一翻,一道烏光朝著殷凌當心刺去。

電光火石之間,「咣當」一柄大鎚橫空而出,將姜濤那柄上好的飛劍頓時砸的脫手飛了出去,碎成數成段,化為頑鐵,靈氣盡散。

「姜濤,你竟敢殘害同門,怪不待韓星幾次三番要除掉你,原來你當真是靈鷲峰按插進來的姦細,叛徒,我殺了你!」鄒虎一擺孽龍錘厲聲喝道!

鄒虎離殷凌約有五六丈遠,對這個小師弟他素來十分關心,突然發現她不太對勁,但也沒想太多,直待姜濤出手刺出致命的一劍,這才知道壞了,一急之下,拋出了孽龍錘,救下了殷凌一命!

他萬萬沒想到平日老實巴交的二師兄姜濤竟狠如虎狼,勝似蛇蠍!

突然間,姜濤那對詭異的殷紅的眼眸陡然射出二道奪命的光彩,冷哼一聲,道:「叛徒?你家大爺我委身龍淵宗只是權宜之計,靈鷲峰只是我利用的一塊擋箭牌……殺我?憑你也配!你知道的太多了,去死吧!」

「啊!」鄒虎口中發出一道慘呼,可任他如何掙扎,都無法從姜濤射出的那兩道索魂的神光中將神識掙脫出去。

他體內強橫的混元真力,在沒有神識的調動下,瞬間竟是被徹底禁錮,任他如何掙扎都無法使用半點法力。

「別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你裝成一幅道貌安然的樣子,骨子裡卻深愛著你這個女扮男裝的小師妹,今日我就成全你,讓你二人雙雙死於我這雙蝕骨掌下!」姜濤口中發出猙獰的低吼,猛的揮動起手臂,狠狠的抓向殷凌!

他要讓鄒虎眼睜睜的看著殷凌先於自己死去!

蝕骨掌哧哧作響,冒著青煙,一股腐爛的氣味隨著掌風瀰漫開來,讓鄒虎與殷凌的周身剎那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一但被蝕骨掌拍中,只需在呼吸間便會被腐蝕爛成一堆白骨。

殷凌被困住了神識,心智尚有一分清醒,她愣愣的看著蝕骨掌就這麼一寸一寸的接近自己,卻無能為力,只能黯然的閉上了眼睛,任由兩行清淚無聲的流出……

韓星站在百丈開外,正用覲天神眼透過煞氣觀察有無仙人傳承出現,當雙眸掃向這邊時,突然心中一緊!

殷凌與大師兄出事了!!!

他只覺得自己的心臟突然像是被人狠狠攫住!

我要去救她!

可理智告訴他,任他天鵬極速再快,想要施救己是來不及了!

但在下一刻,韓星的臉上,卻突然泛起了快意的獰笑!

因為……

他想到了救殷凌的辦法,而且保證讓這位二師兄死的比自己出手更爽快!更殘忍!

韓星的臉上,帶著十分快意的微笑喊道:「殷凌,快放『藥丸』出來!」

什麼「藥丸」?

驟聞之下,殷凌一愣!

她陡然想起,是有個藥丸被自己籠在袖中!

只是此藥丸非彼藥丸,乃是一隻妖王級的靈獸,被韓星取名為「藥丸」!

死氣翻湧,腐臭的氣味直刺殷凌的鼻息,就在蝕骨掌尚差三寸就拍上殷凌的天靈蓋之際,突然,從她的袖口中傳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吼!

鰲祖龍鱷!

鰲祖龍鱷是韓星在八百里雷雲澤中為殷凌收服的一張保命底牌,這也是韓星放心殷凌獨自面對殭屍,去搶奪傳承的根本原因!

修改超凡 有一個戰力遠在戰王之上的跟班做打手,一般情況下,殷凌可保性命無憂!

鰲祖龍鱷滴血認主后,與殷凌自有心靈上的感應,若是主人隕落,它也必將隨之而去。

危機之下,驟得到招喚,一條寸許長的晰蜴生物從袖口中一閃,一溜綠光便射了出來!

鰲祖龍鱷在半空中,霎時化成了如山般的大小,鹿角獅鬃的頭仰天嘶吼,鱷體暴發出了肆虐狂暴的氣息。

它巨尾破天飛甩,將整個空間都抽裂了。

姜濤忽聽背後震天狂吼,只見鰲祖龍鱷咆哮著朝他猛撲而來,霎時間那如山嶺般的巨尾已是當頭掃到!

「拍」的一聲,姜濤被抽出了數十丈遠。緊接著,一隻遮天般的金色鱷爪帶著腥風,威勢無比的拍了下來。

他做夢也沒想到在殷凌身上尚有這般變數,一時躲避不及,被鰲祖龍鱷狠狠撲倒在地,巨口張開,狠狠兜頭咬了下來。

姜濤早已失去所有反抗之力,鱷尾爆發的驚人力量,讓他整個半邊身子的骨頭被打的碎斷,森森白骨都露出了體外,現今又被咬住喉管,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任由體內生機飛快的消散……

咔嚓,一顆大好的頭顱在一陣沙沙的咀嚼聲中被鰲祖龍鱷呑下了腹中。

鰲祖龍鱷伸出腥紅的舌頭,朝闊嘴四周卷了一圈,抬頭看了看殷凌一眼,見她安然無恙,頓時放下心來。

它似乎知道殷凌要幹什麼,再度凶性大發,破空翻飛,尾掃爪抓的將十丈內的殭屍徹底拍入地下。

它這才呲牙低吼一聲,又化為寸許大的一隻晰蜴,竄入殷凌袖口中消失不見了……

這邊廂轟鳴傳出之時,諸多修士面色一變。

適才見殷凌乃一女流之輩,靠一柄赤霞劍斬殺了十餘具殭屍,肯定得到了傳承,不少人便動斬殺她奪取傳承的念頭。

現在想想,額頭滿是冷汗,若非動手慢了些,方才那一瞬,被鰲祖龍鱷拍入地下的,恐怕就會是自己……

「狼心狗肺的東西,自尋死路!」鄒虎被姜濤的突變,也是嚇了一跳,到現在都只覺得背心直冒涼氣。

他恨及了這個背叛師門的敗類,走上前去,對準屍身腰間狠狠踢了一腳。

姜濤的屍體被踢得飛了起來,重重的落在地上,「當」的一聲,從腰間的儲物袋中竟落下一塊黑曜石雕刻的牌子。

牌子上面血淋淋的刻了一個「魔」字,只是這塊牌子剛入手中,便化為一枚黑色火球,瞬間焚為灰燼。

姜濤原來是魔門修士!

鄒虎大驚……

傳說魔門自三百年前一代邪帝與七十五家頂尖門派大戰落敗后,己遠遁邊荒,從末再在秦洲大陸出現過。

難道潛伏在龍淵宗有什麼圖謀?

更可怕的是他們己與靈鷲峰勾結到了一起!

狼子野心只怕是不小!

魔門再現,非同小可!

鄒虎眼中露出幾分凝重之色,隨即彎腰將姜濤的儲物袋收起,回去好交給師傳,看看能否再查出點什麼端詳。 咻咻咻……

各門各派的修士接二連三把各種靈器、法寶打了出去,面對各種法寶尤其是禁寶制器的無上威壓,這些殭屍靈體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只是這些僵死大軍無窮無盡,前一批倒下,后一批又潮水般湧來,根本就殺不盡,所有的修士眼中漸漸溢滿了恐懼,他們終於明白,螞蟻雖小卻能啃動骨頭的道理。

自己這是兔子枕著狗屌睡,純粹就是找死!用不了多久,這群黑壓壓一片片的殭屍,會將他們全部吞噬了!

而且漸漸地,他們又發現了一個問題……

不管斬殺了多少殭屍,能給自己帶來的仙人傳承實在太少了,少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因為絕大多數都是一些與戰技功法無關的傳承!

難道所謂仙人傳承就是這些與修行無關的東西?

還是強大的傳承根本就沒出現?

而就在這個時候,地下衝上來的煞氣越發的濃烈起來,陰風狂掃,無數屍煞鬼氣沖涌天際,像一口倒扣的巨大無邊的鐵鍋罩在眾人頭頂,在中央上空爆發出耀人眼目的血色光芒,化成道道血雨激射而下。

血雨中,彷彿十八層地獄門戶大開,鬼厲神嚎,無數惡魔神鬼撲將下來,組成一個滔天血爪要把眾人撕扯的粉碎。

嫡女無雙 尚未落下恐怖的氣息瞬間便已籠罩整片空間!眾人只感到眼前一片血海在跳躍,再也無法目視其他。

可怕氣息衝天而起,將一眾修士們的氣機鎖定在滔天血爪之下,適才還嫌殭屍不夠強大、仙人傳承太少的修士們在死亡陰影驟然降臨中,眼中流露出滔天恐懼!

空中的每一具殭屍,實力都在戰尊以上,有的已達戰神境界,這種戰力在人間界已是實力巔峰,所有人都知曉,在絕對的實力差別之下,自己根本抵擋不住!

這份恐慌是根本無法抑制的!

逃!眨眼之間,無數逃跑念頭在這群人心中電轉。

眾人的怒喝、咆哮猛然同時響起,他們打出了身上所有的法寶靈器,只求能為自己爭取些許逃跑的時間!

一時間空中電芒爆閃,殘屍遍地,鮮血橫流,所有的修士慌不擇路的四散奔逃,瘋狂沖向安全地帶。

空中咆哮連連,中間夾帶這無數陰魂的嚎哭尖叫……

在黑雲翻滾中,滔天血爪驟然拍下,猶如泰山壓頂,帶出滿天的金鐵交鳴的鏗鏘之聲,翻滾的恐怖力量,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悍然砸落!

「噗」「噗」連聲悶響,寒芒閃過,一縷縷鮮紅血跡噴洒而起,在半空的顯異常刺目,爆在空中有如盛開血蓮在朵朵綻放!

各大門派無數修士身形踉蹌倒飛,滿臉痛苦低頭看著胸膛處一道道狹長的血口和碩大血洞,很快他們就失去了知覺,眼前陷入無限的黑暗之中,身體墜落地面!

天星門的一位老者身體被斬成一條條細密裂紋,他體內氣血早被空中的鬼厲吸納一空,他眼中流露絕望……「不!」尖叫戛然而止,身體凌空爆開!

這是一副人間地獄的景象,轉眼間,進入爭奪傳承的修士幾乎被滅了一多半,餘下的個個周身瀰漫著猩紅血氣,大聲慘呼,他們面龐煞白,聲音中充滿了絕望之意!

如今的傳承之地已變成絕殺死地……在這般恐怖的力量下,只怕再有片刻后,所有的修士將被斬殺殆盡!

韓星面無表情,對其它門派的修士死亡沒有細毫憐憫!

他的目光一直鎖定在靠混元天羅傘掩護的龍淵宗弟子身上,這裡面除了南宮衡與師兄等人,絕大多數是他的結義兄弟。

混元天羅傘在滔天血爪的強力拍擊下己支離破碎,瀕臨崩潰邊緣,所形成的防護結界被生生拍裂,露出一條條白色的炸紋!

先前韓星不出手,是要借滔天血爪之威將靈鷲峰的一干人全部抹殺,包括其它各大門派的人!

當初在進入荒古秘地之時,這些人就曾揚言,若荒古血脈奪的傳承,就要一擁而上,把他一刀刀剁成肉醬!

但眼下這些人基本上被滅的差不多了,再等下去,滅的可就是自家兄弟了!

「祭!」韓星眼中光芒一閃,終於出手!

只見一道噴涌澎湃的白光從手中橫掃而出,在眾人未完全反應過來之際,一軸古卷飛速展開,陡然一亮,化為一座金橋,瞬間便投入到了裡面,直達鄒虎、殷凌等人腳下。

「快上來,我帶你們脫離此地!」這山河社稷圖乃是後天功德至寶,威力無窮,可化生可物,有了它韓星就等於擁有了自己掌控的世界!

誰也未曾想到在最危急的關頭又是韓星施以援手!已臨絕地的眾人突獲生機,不覺精神大振,同時飛身而起,衝上了金橋!

金橋上揮灑出無數道金光,屍煞鬼氣與其相撞,頓時化為縷縷白霧,四散而去。

滔天血爪拍在防護結界上也只是泛起了大片大片的漣漪。

黑霧翻湧,更多的惡魔神鬼前赴後繼的又沖了上來,道道更為強勁餉能量波動開始自金橋上灑出,飄蕩在眾人四周,護住眾人不受侵犯。

浩浩蕩蕩的靈異死亡大軍越來越多,金橋波動的也越發厲害,到最後,橋身完全由金色變成了七彩,似一道彩虹,橫架在半空煞氣黑霧之中。

「轟!」

七彩光芒爆發,一道祥光瑞氣直衝天際!

百萬道七彩光芒透發著道紋神力,洶湧澎湃,形成一圈一圈的衝擊波……

陰屍煞氣所凝聚的遮天血爪,瞬間被七彩光芒射出道紋生生震散!

在一片悲嗚的慘烈嘶叫聲中,空中惡魔神鬼的白骨四處激浮漂蕩,骷髏、乾屍、妖獸之骨雨點般落了下來。

眼見眾人都進入了山河社稷圖中,順橋而下,回到了自已身邊,韓星這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金橋輕輕顫抖了一下,光芒盡收,化為山河社稷圖又飛入到了韓星體內。

眾人從被救到現在,像是渡過了一個輪迴,宛如過了一萬年,又像是過了一瞬間。

他們驚地合不攏嘴,此圖已是第二次救了眾人的姓命!

韓星見所有的結義兄弟一個不少的都出來了,包括南宮衡及自己看著順眼的幾個大派長老,心中自是歡喜。

突然,一個不想見到的人進入了視線,他眉頭突地一揚,暗自罵道:「怎麼把這個老烏龜也救了出來?」

被救的豁然有聖域門的玄道子!

正是這玄道子在羅浮古洞中當眾激韓星不留後手,才使得山河社稷圖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

在二人目光相撞的瞬間他已發現了不對勁……

從為從玄道子看向他的眼神中,韓星有一種被被凶獸盯上的感覺。

這個老鳥純非是什麼好東西!

他眉頭緊皺,不知為何他感到極為不妙:似乎只要走出了荒古秘地,自己就會被天下人追殺!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這軸古卷和眼前這個人!

玄道子瞪著眼睛,死死的盯著韓星,眼神中,滿是不可置信……

他想不明白,這個比自己弱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小小修士,何以能夠擁有如此逆天的神器?

他臉上肌肉痙攣,暗自道,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只要一有機會,就殺了他,不惜任何代價也要將這軸古卷搞到手!

韓星己從玄道子貪婪眼神中己看到了凶焰殺機,他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卡巴卡巴眼,直接說道:「奶奶滴,你心裡在想什麼我知道……」

玄道子一愣,被陡然點中心思,一下子沉不住氣,連言語都結巴了起來:「什麼……你……知道?」

老婆,下手輕點兒 韓星斜著眼道:「對,我就是知道,我只告訴你,你想殺我,我還想殺你呢!別說你一個戰尊境初期的長老,就是地級戰聖老子也不怕,不信你就放馬過來試試!」

這傢伙倒還真是直接!

單憑這一句話,就已不負荒古血脈的名頭,剽悍之極!

但眾人也都聽出了這話的弦外之音……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