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劍宗和普陀山是整個仙界中一等一的強大勢力,傳言有著仙王坐鎮,威風了很久。

不知怎麼回事,近千年來,兩宗同時收斂了鋒芒。 很多僅次於兩大宗的實力的宗派紛紛開始猜測是不是他們內部出了問題,可是他們不敢打探。 代價付不起,仙王就是這裡的天,天要亡你,無處可逃。 許多門派等了幾千年後開始發現其中的不對勁,開始慢慢滲透兩大宗的產業。 但是兩大宗的反應不是那

不知怎麼回事,近千年來,兩宗同時收斂了鋒芒。

很多僅次於兩大宗的實力的宗派紛紛開始猜測是不是他們內部出了問題,可是他們不敢打探。

代價付不起,仙王就是這裡的天,天要亡你,無處可逃。

許多門派等了幾千年後開始發現其中的不對勁,開始慢慢滲透兩大宗的產業。

但是兩大宗的反應不是那麼強大,但是諸多宗派也不敢過分。

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真要惹怒兩宗,就算沒有神王,他們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他們賭不起。

天賜學院只不過是個小學院,隸屬於天武王朝。

天武王朝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其實不然,他只不過是仙界一個小地方的勢力。

天賜學院是為天武王朝培育人才的地方,這一次天武王朝等著天賜學院的歸來。

因為探索一個新世界,帶來的極大的肯定是機緣,這一點算是沒錯了。

可是,他們怎麼想都沒想到,來了兩尊大神,根本就惹不起。

當炎龍宇等人來到天武王朝時,炎龍宇看著皇都上的皇帝臉色有些發黑。

炎龍宇猜到怎麼回事了,他們這這些人水平太次了,根本不會讓人滿意。 繼續

沈曼兒和無名聊的特別開心。

無名是個特別會說話的人,和他聊天永遠不會缺話題,也永遠不會感到無聊。

沈曼兒只要有話題,也是特別能聊的人。

出來玩,有人講解確實有意思多了。

一路上,沈曼兒和無名逛的特別開心,遇到好玩的事情,兩個人特別有默契的一起去湊熱鬧。

炎龍宇和大殿下都不是話多的人,只好跟在後面,一路無話。

沈曼兒問無名:「你不是沒出來過嗎?怎麼懂得那麼多?」

「而且這裡你也沒來過,怎麼什麼都知道?」

無名特別得意的說:「那是因為我博覽群書,這地方我還真在書上看到過。」

沈曼兒有些好奇:「你喜歡看什麼書?」

無名有些心虛的說:「還好,什麼書都看一點。」

其實無名也不是能沉下心看書的性子,主要是朋友多,懂得多的話,和別人才能聊的來。

無名看的還都是一些能和大家一起八卦的閑書。

沈曼兒說:「你們平時不修鍊嗎?」

沈曼兒說完之後,炎龍宇就看了過來,畢竟炎龍宇現在的身份是魔尊,還是要以魔界發展為重。

無名感受到了陛下的視線,頓時有了壓力,連忙解釋道:「我平時也是很勤勞的在修鍊的,不過有時候知識學雜了。」

沈曼兒表示你開心就好。

無名怕魔尊不相信,又說:「真的你們看,我這不就是跟大殿下一起出來修鍊的嘛。平時我修鍊也是很勤奮的。」

無名看著沈曼兒似笑非笑的神情,聲音越來越小,已經沒有底氣了。

大殿下這才開口:「確實,無名平時修鍊很勤奮,這又和我出來歷練,近期修為肯定有大的提升。」

沈曼兒和大殿下不熟,不好開大殿下的玩笑,這個話題就此揭過。

一行人在古城玩了一下午,也就該分開了。

大殿下和無名要去極北之地,按照大殿下的標準,一路上估計得經歷不少的磨難。

炎龍宇說:「大殿下遊歷歸來,修為境界肯定有很大的提升,我就放心的把魔尊之位轉給他了。」

沈曼兒點了點頭,說道:「我們把事情了一了,也該回去了。」

沈曼兒其實還挺記掛自己的靈寵的,也該回去了。

炎龍宇也是這樣想的,現在也就剩天界那點事兒了。

炎龍宇帶著沈曼兒很快就來到天界。

天帝看到他們一點也不驚訝,好像知道他們要來,專門在那等著。

沈曼兒說道:「天帝陛下,你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天帝搖了搖頭。

沈曼兒說:「好,那就讓我來說。」

沈曼兒看了天帝一眼,說道:「你就是幻境本體吧。」

天帝有些驚訝,示意沈曼兒接著說。

沈曼兒基本上已經能肯定自己的推斷了。

沈曼兒說:「一開始出現了三個和炎龍宇長的一模一樣的人,這是炎龍宇的意識在操控,他想知道我能不能認出他來。」

「後來我堅定的認為魔尊就是炎龍宇,事實證明,我的想法沒有錯。」

「再後來,就完全是你在操縱著剩下事情的走向了。因為炎龍宇絕對不會讓我嫁給大殿下的。」

天帝說:「這好像並不能說明我就是幻境本體。」

沈曼兒點了點頭,說:「所以我只是猜測呀。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

沈曼兒看向炎龍宇,向炎龍宇點了點頭。

炎龍宇只要見到幻境本體,就能操縱幻境了。

兩人從幻境中脫離出來,沈曼兒就知道了天帝果然就是幻境本體。

沈曼兒心想,果然猜的沒錯,從頭到尾就只有天帝在看戲,而且不怕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

沈曼兒從幻境出來,直接落到了自己卧室里。

過婚不候 沈曼兒看了看錶,發現時間才過去十分鐘。

沈曼兒進入空間,召喚出靈寵。

靈寵還是一團果凍的樣子,走起路來一晃一晃的,也太可愛了。

沈曼兒捧起小可愛,說道:「小可愛,小可愛,想媽媽了嗎?」

小可愛軟軟糯糯的說了聲:「想~」

這聲讓沈曼兒心都要化了。

沈曼兒和小可愛玩了一會,就想出去看看。

雖然離自己進幻境才過去十分鐘,可是在幻境中經歷了那麼多事,一出來沈曼兒還是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沈曼兒進入客廳,發現老爸還在看電視。

沈曼兒繞到老爸面前,發現老爸果然已經睡著了。

沈曼兒把老爸喊醒,讓他回屋裡睡。

老爸睡的迷迷糊糊的,嘴裡還嘟囔著:「我沒睡著,我看我看電視呢。」

老爸邊說邊站了起來,回屋睡覺了。

沈曼兒看的有些好笑,老媽都已經睡醒一覺了,老爸也不知道在堅持啥呢。

愛上棄婦 沈曼兒敲了敲炎龍宇的門,炎龍宇打開門,沈曼兒進去以後躺在床上。

沈曼兒說:「每次都感覺一回到家就有些懈怠,只想躺著。」

炎龍宇說:「曼兒,你確實該好好休息一下。」

沈曼兒拍了拍身邊的位置,示意炎龍宇躺下說話。

炎龍宇躺下以後,側過身子,和曼兒說話。

開局獲得簽到系統 沈曼兒突然想到,還有好多好玩的事情沒我體驗過呢。

比如瑪麗蘇的情節,還比如靈異事件。

沈曼兒對炎龍宇說:「我們去挑戰靈異事件吧。」

炎龍宇說:「你現在精力怎麼這麼旺盛?確定不要休息一下?」

沈曼兒說:「你信不信我只要一開始休息,我就長床上了。」

炎龍宇說:「我信。」

「這次你想要什麼情節?跟我詳細說一說,不至於出現上次那樣的情況。」

沈曼兒說:「我就想要那種,出去探險,結果發生了許多靈異事件,通過我們的抽絲剝繭,逐漸發現事情的真相。」

炎龍宇說道:「難道你不害怕嗎?」沈曼兒說:「怕當然是怕了,不過人生的意義就是在勇於挑戰嘛。」

「我跟你說,你不要弄一些真的鬼啊什麼之類的,這個我真的不敢面對。你就弄一下靈異事件,最後發現是人為的就好了。」

炎龍宇說:「其實有的時候鬼都沒有那麼可怕,可怕的是都是人而已。」

沈曼兒說:「我也知道這個道理,有時候最可怕的就是人心。但是我真的接受不了鬼什麼的,這些還是不要有了。」 欣慰

天武大帝眼神掃過沈丘和夢迪,還有炎龍宇,才感到有一點欣慰。

可是就當他要開口宣布這些弟子將進入天賜學院修行,未來報效國家時。

異變發生了,天空中出現了兩尊大神級別的人物。

這可把眾人嚇壞了,天賜王朝只是小王朝,最為強大的皇室老祖修為不過是一個剛踏入玄仙境界的老祖。

憑藉這位老祖,震懾了周邊很多勢力,因此天武王朝能夠在這裡還能較好的生存下去。

眼前的來人盡然是仙尊的境界,仙尊這可是一方強者的人物了。

在他們出現后,炎龍宇感覺到明顯的壓迫感,可是卻弱於當初葬花宮那三個女人無意間流露出來的壓力。

炎龍宇想葬花宮難道是仙界最強大的實力,可是卻沒有打聽到,這讓炎龍宇感到奇怪,如此強大的人物,宗門應當是何等厲害。

可是炎龍宇打死都想不到,葬花宮不在仙界,而是在神界。

當兩位仙尊到來,眾人非常驚訝,這盡然是兩大宗的強者。

仙界宗門很多,可是只有很少數能夠達到兩大宗的地位。

說白了就是因為高端戰力神王的存在,那怕是兩大宗神王幾千年未現身,可是仍沒有宗門撼動他們的地位。

仙王惹不起。

一個仙尊周身劍意環繞,一個仙尊周身朵朵金蓮。

他們分別抓走了沈丘和夢迪,這讓很多人感到驚訝!

神王這麼不顧身份的抓小輩,肯定是兩人身份極為重要,可是他怎麼也想不起那個蠻荒之地有什麼人才。

突然眾人感到一股壓力傳來,於此同時在場的人都陷入了半昏迷狀態。

當然炎龍宇沒有,在一股力量侵襲自己腦海時,炎龍宇感到自己撐不住了,一股奇異的力量輕而易舉的就破解了他。

當眾人醒來時,渾然不記得發生什麼事了,更不知道仙尊來過,還有沈丘和夢迪倆個人。

炎龍宇感到后怕,抹除記憶,仙尊這麼可怕。

當炎龍宇向一個下界隱世宗門的弟子問關於沈丘之事時,他說沈丘是誰?

盡然可以直接抹除關於一個人的記憶,這是多可怕的是啊!

炎龍宇不知道沈丘就是天地一劍神王,夢迪就是萬佛朝宗神王的轉世。

其實這不難猜,只是炎龍宇還不了解這個仙界的勢力。

當他了解后,猜測到這一真想,頓時感到驚訝。

心裡想,我怎麼不是強大人物轉世,然後被眾人跪舔。

炎龍宇此時心裡不厚道的想,自己當初可是救過兩人。

當他們成為神王,必須幫自己干一件事。

當沈丘和夢迪消失后,炎龍宇明顯成為了這次人才的第一名。

順利進入了天賜學院,並且直接成為了外門弟子。

這是天賜學院傳統,考核第一人可以直接成為外門弟子。

只是沈丘和夢迪勢均力敵,才沒有下結論。

炎龍宇當之無愧的成為了一名外門弟子,天賜學院每次挑選人才,都會進行一次外門弟子進入內門的考試。

未成功進入內門弟子的話,那麼只好離開學院前往天武王朝當兵。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