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東西可是當初在龍虎寺煉製的,丹方也屬於龍虎寺,一旦流傳出去,很容易便會暴露自己。

想到這裡。 喬拉丹偷摸著一伸手,想要將五龍丹再拿回來。 「放下!」 妙眼真人急了。 也顧不得喬拉丹為什麼要買丹藥了,急急的將這顆五龍丹搶在了手裡。 雖然認不出這是什麼丹,雖然不知道這丹有什麼功效,可是,光憑一個天級的品階,那就是極品,那就是至寶,放在天元城的拍賣會上,

想到這裡。

喬拉丹偷摸著一伸手,想要將五龍丹再拿回來。

「放下!」

妙眼真人急了。

也顧不得喬拉丹為什麼要買丹藥了,急急的將這顆五龍丹搶在了手裡。

雖然認不出這是什麼丹,雖然不知道這丹有什麼功效,可是,光憑一個天級的品階,那就是極品,那就是至寶,放在天元城的拍賣會上,絕對是大放異彩,這等寶貝,豈能再讓喬拉丹收回去! 轉眼到了九月份,盈海的高中都已經開學。

前些天大家都回來了,很是熱鬧,張北羽每天開著車到處晃晃,跟大夥吃吃玩玩,不亦樂乎。可是開學之後,該上學的都上學了,王子、江南回三高,萬里回海高,趙雨橋也回雙雁去了。

如龍這個傢伙幾乎一致處於隱身狀態。他很喜歡一個人,有時兩個人,最多三個人,兩個人的時候,就是他和大長腿或者藍馨或者羅晉,三個人就鐵定是他和兩個女孩了。

張北羽也知道他是喜歡清靜的高冷范,也就沒有強求他天天留在自己身邊,除了有事的時候叫他一下,就是大家一起吃飯的時候叫他來。

突然冷清下來,還有點不習慣。

……

張北羽正坐在浩海二部的辦公室里,QQ突然彈出來了鹿溪的視頻邀請。

「我草,你們倆失蹤多少天了!我都要報警了!」看見屏幕里出現熟悉的兩個身影,張北羽忍不住心中的興奮。

立冬對著鏡頭咧開大嘴嘿嘿一笑,「那啥,小北啊,跟你說件事,我跟小鹿在這邊還有點事沒處理完,可能要耽誤一段時間,晚點回去。」

張北羽心中咯噔一下,立刻沉下來問道:「遇到什麼麻煩了么?需要錢么?要不我過去?」

對面的立冬心中升起一陣暖意。說實話,他真的想讓張北羽來,不過…這邊的事情還說不準,況且真的要去碰凱文的話,絕對是場非生即死的惡鬥。

嘴上說有難同當,可是真到了那個時候,誰會忍心讓自己的兄弟受難?

「沒什麼大事,就是我們倆護照丟了,正好又趕上這邊的一個朋友有點事,我們幫他個忙。所以,還得等一段時間。」

「哦…好吧。」張北羽有些不信,但仍是勉強的點了點頭。

聊了一會之後,關掉了視頻。張北羽起來伸了個懶腰,百般無聊之下還是去三高了。

今天是開學之後的第二天,有不少新生入學。像三寶這種天天「死」在浩海的人都跑回學校里,說是要檢驗一下這屆學妹的質量,與他同行的還有麻桿。

走進校園,正好趕上新生軍訓,偌大的操場都差不多站滿了。頂著個大太陽汗流浹背,倒是挺辛苦。想當年誰都經歷過這個。

張北羽雙手背在身後,悠悠的轉了一圈,還別說,真看見不少長得不錯的學妹,從神態和化妝的程度上來看,大部分都是些小太妹類型的。

剛找了個陰涼的地方坐下來,三寶就和麻桿跑了過來。

「北哥!」麻桿大叫了一聲,遞過來一根煙為他點上,「嘿嘿,你也來視察學妹了?」張北羽白了他一眼,「拉倒吧,你以為我像你倆似的!」

三寶嘿嘿一笑說:「你可別裝了!我剛才就看見你盯著那個小姑娘看呢。」說著,抬手指過去。張北羽順著看過去,還真是那麼回事,他剛剛的確盯著人家看了。

這是一個十分標緻的女孩,長相、身段堪稱極品,絲毫不輸王子、萬里,一頭中分的長發微微捲曲,挑染成深紫和深藍色相間,很洋氣。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缺點。

麻桿蹲在一旁,一邊抽煙一邊說:「北哥,我打聽過了,她是韓國人!叫裴智妍,怎麼樣,要不再給我們找個三嫂吧!」

首席前夫,求放過 張北羽苦笑一聲道:「拉倒吧,我…」

「喂!那邊的學生!」他還未說完,一聲大吼打斷了他的話。

三人抬頭看過去,是一個教官指著自己這邊氣勢洶洶的走過來,恰巧就是裴智妍她們班的教官。「在學校里抽煙?!哪個班的!」

別說張北羽了,哪怕是三寶和麻桿都已經在渤原路小有名氣,被人這麼一吼,自然不服。在他們看來,這所學校里沒有人比[四方]更大,他們肯定是為所欲為。

「我草…」三寶低罵了一句就要衝上去,張北羽一把將他攔住,「行了,老實點。」

張北羽並不想惹是生非,何況在學校里抽煙本來就是不對,況且人家是教官,也算得上老師,他向來是尊重老師的人。

仍掉了手中的煙頭,張北羽揮了揮手,「教官不好意思啊!」說罷,對兩人使了個眼色就要走。

誰知那教官並不打算放過他們,繼續往這邊走,大吼道:「把煙頭給我撿起來!」

張北羽一愣,停下腳步。身後的三寶和麻桿都已經怒不可及,在渤原路上,誰敢隨隨便便讓他們把煙頭撿起來,兩人現在只等一聲令下就衝上去開打。反正這是自己的地盤,只要隨便叫一聲,多了不說,百十號站場子的人絕對叫得出來。

「在學校抽煙本來就不對,做錯了就要認,撿起來就是了。」張北羽在心裡對自己說了一句,轉頭對兩人說:「撿起來。」

兩人都是一愣。張北羽微微皺眉,沉聲道:「沒聽見么?撿起來!」三寶和麻桿不約而同的輕嘆一聲,轉身走回去把煙頭撿起來。

這時,教官又開口了:「你架子還挺大啊?自己撿!」

張北羽聞言轉頭看了一眼。他發誓,自己僅僅是十分淡然的看了這個教官一眼,沒想到他突然發飆:「你瞪誰呢!!你是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這個教官剛到三高,但之前肯定聽過關於三高的各種傳聞,也看出來張北羽他們幾個人是小混混,估計是想借這個機會立威。

張北羽也有些不樂意,不耐煩的嘖了一聲。自己抽煙是不對,不抽不就行了么。他搖搖頭,淡淡的說了一句:「不是。」

此時教官已經走了上來,「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就給我滾出去!!」

張北羽上下打量一眼,教官比自己矮了一頭,但身材魁梧,絕對不輸自己。不過這個教官給他的感覺並不是像軍人般的正氣,而是有些痞氣。他又向後掃了一眼,還有七八個教官。這些人的身體素質可不一般,要是真打起來的話,肯定得挨揍。

如果身邊的人是如龍、白骨、賈丁之類的,還可以拼一拼。 錯戀:一恨成愛 帶著三寶和麻桿,肯定被虐。

雖然打起來一定吃虧,但是!張北羽這個名字,作為三高的大旗,如果被一個教官鎮住了,傳出去也就別在渤原路混了。

此時,其他教官也得慢慢走過來,高一的新生也都慢慢圍過來,開始竊竊私語。操場上一片沉默,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教官和張北羽之間。

張北羽不屑的笑了一聲,「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就得滾出去?」

教官微微揚起頭,咬著牙道:「怎麼的?你不服?」

「不是不是,我沒這個意思。只不過…你也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是不是也得滾出去?」

「小B崽子,你他嗎跟誰說話呢!在學校里當個小混混還真把自己當老大了?今天我就替你爹娘好好教訓你!」隨著教官的一聲大吼,他的拳頭也打過來。 「不行,這顆丹藥必須給老夫,老夫天元城有個拍賣會,正需要這等寶貝鎮場子!」

嬌秘 不容喬拉丹反悔,妙眼真人一把抄起這顆天級丹藥,塞進了懷裡。

這事兒鬧的,喬拉丹那叫一個後悔。

吃虧就吃虧在沒有提前打聽一下價格。

鍊氣境晉階築基境的丹藥,築基破境丹,因為以前吃過,喬拉丹知道價格,也就一千靈石上下。

可是,這結丹境晉階培元境,實在是太過遙遠了,也因此,喬拉丹並沒有關注,根本就不知道價格。

閃婚夫妻寵娃日常 上次,跟列夫侯血戰到底比拼的時候,列夫侯押上了一些培元境的丹藥,一顆折算下來數十萬的單價。

於是,喬拉丹根據聚氣丹和築基破境丹之間近百倍的價格比例,一推算,便算出了一顆結丹晉階培元的丹藥需要數千萬的價格。

算錯了。

殊不知,當初列夫侯押上的那些丹藥,正是結丹境晉階培元境所需的丹藥,也就是說,給萬獸真人和丹辰子買的丹藥,也就是單價幾十萬一顆而已,一千萬,妥妥的了。

奈何。

先是被妙眼真人那一臉詭異的表情所迷惑,又是心中暗自猜度算錯,這就釀成了現在的大錯。

「不行,這五龍丹一定要想辦法弄回來,可千萬不能流落到市場上,要是讓龍虎寺知道了,大事不妙。」

腦瓜子一轉,喬拉丹開始忽悠了。

「尊者,你可知這是什麼丹藥?」

妙眼真人搖了搖頭,表示沒見過。

有戲!

「實不相瞞,這丹藥名曰五龍丹,別看名字挺拉風的,可是,這藥效實在是不咋地,服用之後既不增加靈氣,也不蘊養神識,唯一的用處就是解毒,雞肋的很,根本就當不起天級的評價,尊者還是莫要放到拍賣會上為好。」

這話說的倒也實在,並不是說謊。

在喬拉丹看來,這等既不增加靈氣也不蘊養神識的垃圾丹藥,莫說拿到拍賣會上去賣了,就是擺在店鋪里,估計都沒人願意買,天級?天級丹藥也有垃圾!

可是。

「什麼!」

妙眼真人嗖的一下子蹦了起來。

「你是說,這五龍丹可以解毒?能解什麼樣的毒?」

這反應……

喬拉丹暗叫不好,很想撒個謊說啥毒都解不了。

奈何。

這五龍丹乃是天級的,若是說解毒能力也一般的話,沒人信啊。

只能實話實說了。

「應該能解大多數的毒吧,我也不太清楚,龍虎寺的伏虎師太,你知道不?這丹藥當初就是煉製了給她服用的,也不知道解了毒沒有。」

當初離開龍虎寺的時候,只是留下了一顆五龍丹,有沒有效,喬拉丹並不知情。

他不知情不要緊。

妙眼真人卻是知情的。

龍虎寺那可是名門大派,稍微有點兒風吹草動的,便會弄的整個修真界人盡皆知,伏虎師太所中之毒,不知請了多少名醫丹師,卻始終沒有治好。

卻突然就在前兩天,好了,活蹦亂跳,滿血復活!

妙眼真人當時還奇怪呢。

現在明白了,感情,就是這顆五龍丹。

好東西啊!

天元城,地煞老祖和天闕尊者,也是中了毒,跟伏虎師太一模一樣的毒,正等著名葯救命呢。

葯來了!

想到地煞老祖和天闕尊者這對老冤家為了一顆解毒藥而大打出手、狂拼財力,妙眼真人就樂的不行。

賺翻了,賺翻了!

「就它了,天元城拍賣會的壓軸寶貝,就是它了!」

根本就不管喬拉丹同不同意,妙眼真人一錘定音。

得了。

看樣子是真的要不回來了。

喬拉丹只好打消了要回來念頭,開始設法補救。

「不瞞尊者,這五龍丹呢,跟龍虎寺有牽扯不清的關係,若是讓他們知道了,小子可就麻煩了,您看……」

這事兒好辦。

妙眼真人一拍胸膛:「放心好了,你只需將這丹藥的一些個主葯告訴我一聲,等拍賣會上,我就跟他們說,這是我七寶玲瓏閣從上古遺迹內發現的丹方,后尋訪煉丹師煉製而成,這樣你該放心了吧!」

暈!

喬拉丹翻了個白眼,心想,這妙眼真人是不是跟降龍師太有一腿兒,否則,說話的口徑咋這麼一致呢,當初,降龍師太也是說從上古秘境發現的丹方。

算了。

只要能保住自己的小秘密,看著整吧。

「那就拜託尊者了,可一定要幫小子賣個好價錢啊!」

既然已經打定了主意要賣,自然就得多賣一些是一些。

這事兒更是沒問題。

有地煞老祖和天闕尊者這對老冤家,肯定能賣個天價。

「拍賣會三日之後舉辦,小友若是閑來無事,便去看看熱鬧!」

妙眼真人發出了邀請。

喬拉丹卻搖了搖頭。

「不行啊,小子的門派遭到賊人覬覦,三日之後將有一場惡戰,這不,過來買丹藥,就是為了壯大門派實力,這拍賣會是去不成了。」

惡戰?

妙眼真人心底那叫一個鄙視。

裝!

明明是隱藏世家,明明是底蘊深厚,弄個靈劍宗在外面掛羊頭,裝的還挺像。

不過。

作為生意人,妙眼真人能混到如此地步,靠的就是難得糊塗。

也不點破。

笑著說道:「既然如此,老夫便不強求了,這樣,你需要的丹藥,我馬上讓人給你準備,量足夠,哪怕是兩個白痴結丹,也能讓他們晉階培元!」

這就成了。

花了近千萬,數瓶丹藥進了喬拉丹的腰包。

剩下的靈石,喬拉丹又購買了大量鋪設陣法所需的材料,準備回靈劍宗后擺上幾個陣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