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認識這人?她怎麼不知道?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boss,您把結界……」

男子聽到桃之夭的話,把右手食指輕輕放在自己的唇上,微微歪著頭,唇角微微勾起,這動作由男子來做,說不出的好看說不出的帶著點壞壞的感覺和說不出的迷人。(啊!終於寫了出來了,果然,我最愛的還是小凜,嘿嘿嘿!)然後開口打斷了桃之夭接下來要說的話。 「噓,我不撤了,他很快就會察覺到的,還不如現在撤了,

男子聽到桃之夭的話,把右手食指輕輕放在自己的唇上,微微歪著頭,唇角微微勾起,這動作由男子來做,說不出的好看說不出的帶著點壞壞的感覺和說不出的迷人。(啊!終於寫了出來了,果然,我最愛的還是小凜,嘿嘿嘿!)然後開口打斷了桃之夭接下來要說的話。

「噓,我不撤了,他很快就會察覺到的,還不如現在撤了,在他還沒察覺到時。還有,說了多少次了,叫我單清凜,別叫我boss了,怪彆扭的。」說完看向桃之夭

桃之夭臉色未變,還是微微笑著,「是,boss,沒問題,boss。」

「……」單清凜忍不住扶額,「好吧!隨你吧!」說完單清凜再次看向時亦的方向。忍不住又笑了起來。

「真的,不要太客氣哦阿亦。去吧,我的小可愛。請盡情的破壞吧!么么噠!」說著,單清凜手一甩,然後,一道光飛了出去。方向正是A棟教學樓。

時亦似是有所感覺一般,朝那道光看去,「流星嗎?可是不太像啊?算了,不管他了。有流星也和我無關。」說著,時亦收回了目光。

單清凜看著抬頭看向自己剛剛甩出去的那道光的時亦,揚起了大大的笑容,然後收回了手。「走吧!夭夭,我們去看戲吧!接下來是他們的主場了,我已經做完了我該做的事了,有好戲看了。

開不開心?興不興奮?驚不驚喜?喜不喜歡?」說完,單清凜也沒等桃之夭回答就率先走了邁了出去,然而,剛剛抬腳,單清凜就收了回來。

自言自語道:「走路什麼的好累啊!差點忘了,可以坐武器的。默默為我的機智點個贊。」說著單清凜召出了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柄完全透明有著黑色紋路的劍,黑色的紋路彷彿活的一般,在裡面遊動著。

「……」小小小可愛?桃之夭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對於自家boss喜歡把長相醜陋,長約十幾米,像水桶粗的各種各樣的生物叫小可愛,不管聽過了多少次自家boss這樣叫,她都沒辦法習慣。

還有,這玩意兒到底哪裡可愛了?難道不是可怕噁心才對嗎?真的是無力吐槽了。

還有,你這麼懶真的沒關係嗎?還有還有,話說,我們今晚來幹嘛的?就是為了來看戲,所以才出來的嗎?桃之夭是越來越不懂自己boss的思維了。

雖然是這麼想的,可是,桃之夭還是跟上了自家boss的腳步。

啊……啊啾。「誰在想我?」此時的時亦可不知道,有人給他拉開了一幕戲,為了讓戲演好,還配了個演員給他。陪他一起演。

此時的時亦揉了揉鼻子,突然靈光一閃,一下跳了起來,「我怎麼這麼蠢?」說著時亦召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破爛的……

傘。

然後坐了上去,坐好,抓住傘柄。「走。」嗖的一下,傘一下子沖了上去,時亦坐在傘上。俯視著下面像迷宮一樣的各條小道,眼裡閃過莫名的光。

然後,接著找了一個方向,朝那個方向而去。

而,另一邊,正在一人一妖精安靜地待著,你在看孤獨的風景,而看我在看你孤獨的背景時。

嗒嗒嗒,腳步聲在這寂靜的夜裡響了起來。把一人一妖精的目光同時吸引住了。

王小小興奮地看著聲音的來源,而藍夢看著這樣的王小小,眼裡閃過落寂的光。只是此時的王小小注意力全在樓梯間,所以,故而沒有看到這樣藍夢。

正當聲音越來越近時,王小小不知道的是,危險,也在朝她靠近。

此時的王小小正一臉興奮的看著樓梯口。臉上的臉色是怎麼也掩飾不住的興奮。藍夢看到這樣的王小小默默地移開了視線。

此時爬樓梯累成狗的三個人組,終於出現在了王小小的視線里。山無凌肖狩零幕度幾人雙雙踏出了樓梯口,然後,毫無形象的扶牆的扶牆,癱坐在地上的癱坐在地上。

王小小卻像沒看到狼狽的眾人似的,一臉驚喜地開口道:「你們來……了」了字的聲還沒落下,就響起了先後幾聲帶著著急的聲音。*;

「小心。」山無凌

「小心。」零幕度

「小心」肖狩

「小心,小小。」

感受到有什麼東西正在朝自己這急速飛來的藍夢,瞬間抬頭望去,眼前這一幕差點讓藍夢牙呲欲裂,撕心裂肺了起來。身體比大腦行動更快,急速朝王小小去,可是還是晚了一步。

最後一個聲音帶著驚恐彷彿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般的聲音響了起來。王小小下意識地看向聲音的主人。

然後,王小小就看到了,那張從來都是面無表情,即使憤怒時,都不怎麼看得出來的臉上,此刻卻布滿了驚恐害怕朝自己飛掠而來,那樣的神色是自己從來都沒看到過的。

王小小想張嘴問。 終極學生在都市 怎麼了?可是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下一秒就倒飛了出去,飛出去的瞬間,王小小內心還在想,原來你也會露出那樣的神色啊?是因為……我嗎?這念頭剛剛升起,王小小就失去了意識。 不管林正陽對玉虛觀的感情是真是假,也不去論林正陽對顧惜朝的憎恨程度,是否已經達到需要號召整個青州武林的程度。

這些,都不是他們關心的,應允便是,算是給林正陽一個面子。

反正派幾個門下弟子去尋一尋,並不會費多少心思。

在場的若是散修居多,恐怕早就爭先恐後,誰不想得到林大俠的青睞。

說不定能趁此時機加入林家,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看一看那些家族的門客、宗門的客卿,就能知道散修的路子,極為艱苦。

不僅沒有資質,還缺少功法、武技、丹藥,最重要的是缺乏專業的指導,導致練岔了功法,走火入魔更是常有之事。

因此,散修之路,很少有人能走遠。

大多數人都會選擇一個家族或者宗門成為一方客卿,以此抱團取暖,攝取一定資源,同樣的,犧牲的就是自身的自由。

「諸位!」

林正陽抬了抬手,示意眾人安靜,隨後說道:「既然各位武林同道如此幫助我林正陽,那林某也不能太過小氣。

只要有人能夠將季川帶到我面前,我就將此部功法贈與他,算是林某的感謝禮。」

正說著,林正陽拿出一本薄薄的簿冊,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江湖中,什麼最寶貴?

不就是功法、武技嗎?

這些可都是能夠傳家的,可惜整個武林對此都敝帚自珍,珍之視之輕易不肯示人。

所以,功法武技向來是江湖上最珍貴的東西,哪怕一本黃級秘籍也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此時,林正陽拿出一本秘籍,且不管是什麼等級,確確實實吸引了他們的心神。

這不,林正陽都不需要說什麼,就能將在場眾人的目光吸引過去,包括秦青這等大派弟子。

畢竟,人都有一定的好奇心。

林正陽淡笑道:「相信諸位都想知道這是一本什麼樣的功法,說是功法不準確,其實這是一本武技。

說實話,這本武技我並沒有修鍊過,因為這是一本刀法,與我一身所修實在不符。

因此,我想與其將其擱置,不如送於諸位同道,也好增強我青州武林實力。」

這句話說的倒是沒問題,在場都是宗門、家族勢力,不論哪一方拿到功法,都可以支撐一方勢力修鍊。

林正陽頓了一下,提高聲音道:「玄級高級武技,絕刀八式!」

「嚯!」

聞言,所有人聳然一驚,猶自不信,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互相對視幾眼,依然能看到對方眼中的難以置信。

「這可是玄級高級武技啊!」

「林大俠就這麼送出來了!」

「什麼叫送出來,不是還有一個條件嗎?」

「你懂個屁!與這門武技相比,那個任務算個屁啊,就算掘地三尺,也得把那顧惜朝找出來。」

各自心中發狠,實在玄級高級武技,太過吸引人,在場有誰不是躍躍欲試。

左側的楚天行沒有任何開心的神色,反而皺著眉頭沉吟:「這林正陽會將玄級高級武技拱手相送,我怎麼那麼不信呢,打的什麼主意?」

「楚家主可知這門『絕刀八式』?」正當楚天行沉思之際,秦青走了過來,問道。

看來,她對這門功法有些興趣。

楚天行搖了搖頭,半開玩笑的道:「不甚清楚,從沒有見林大俠使用過,想必是從哪裡淘來的也說不定。」

秦青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她只是有些興趣,隨口一問而已。

與眾人喜悅溢於言表不同,聽到絕刀八式之時,季川嘖嘖稱奇,而穆絕臉上露出一抹一閃即逝的悲傷之色。

左手因為緊握刀鞘青筋暴露,由紅變白而不自知,穆絕深吸一口氣,眼神堅定,像是做出什麼決定一般。

季川對此毫無察覺,他還是沒有發現林正陽究竟想幹什麼?

……

「林大俠所說可是真的?」

這種事情很難讓人相信,自然有人質疑。

林正陽正色道:「諸位請放心,在天下英雄豪傑面前,林某豈能睜眼說瞎話,自然是真。

若是不信,讓林某起誓也是無妨,不過卻也不是白送,那諸位可就不懂珍惜了。

只要將顧惜朝帶到林府,林某必將功法雙手奉上,若違此誓,有如此案。」

話音未落,林正陽豎起手刀,朝著案角豎劈而下,案角應聲落地。

此情此景,還有誰會不信林正陽所言,就算還有不信也會放在心裡。

此時敢有反駁意見,不得被在場眾人吐沫給淹死。

雖然很多人被林正陽的舉動,驚了一下,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

呆男孽緣:空降魔鬼上司 其中一部分人反而皺起眉頭,氣氛完全被林正陽調動起來,損失的不過就是一本武技,而且能不能拿到還不一定,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好,林大俠一心為我青州武林著想,確實當得上『義薄雲天』四字。」

「確實如此,連玄級高級武技都能拿出來分享,恐怕就連少林、三大道門這等無上宗門,也不會如此好心吧。」

「我青州若是能多上幾個像林大俠這樣的人物,何至於衰弱至此,被其他州武林人士所瞧不起。」

說著說著,味道就開始變了,開始義憤填膺起來,頗有一種憤憤不平的意思。

「不錯,原先我青州第一大派玉虛觀執掌正道,一統青州武林。

如今,玉虛觀被滅,群龍無首,現下青州武林猶如一盤散沙,輕而易舉就可擊潰。

日後,恐怕就是隨意受人欺辱。」

「正是如此,我青州如今正缺一名德武兼備的豪傑大俠,接過玉虛觀這桿大旗。

帶領我青州武林,讓我青州武林繁榮昌盛。」

聽到這裡,若是還不清楚的話,就真的是傻子了。

這明顯是托啊!

這番話說的慷慨激昂,有理有據,簡直讓人無可反駁。

「青州武林豪傑之輩,今日皆聚集於此,還有誰比林大俠更合適的嗎?」

「林大俠是玉虛觀弟子,對青州武林貢獻頗多,在場可有不服林大俠為人的。」

說到這裡,還故意停頓了一下,給眾人說話的機會。

可是,此時誰敢隨便做出頭鳥?

「林大俠做我青州武林盟主,實至名歸!」 雖然,藍夢已經很快了,可是,還是趕不上對方一尾巴甩向王小小的速度。

藍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王小小被對方打中,然後倒飛了出去。藍夢只能以更快的速度沖向倒飛出去的王小小,然後,緊緊地抱著一身是血的王小小。

此時的藍夢無比的痛恨自己剛剛為什麼要心裡不舒服?然後生氣,再然後為什麼要離王小小那麼遠?

明明,他都是知道結果的,這還是他自己一手促成的,他有什麼資格這樣矯情?想到這,藍夢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

說了要護她周全,結果還是和小時一樣,他還是護不住她。

藍夢看著被自己抱在懷裡,一動不動,渾身是血,像是氣息全無的樣子,只是胸口還在微弱的起伏著的王小小。眼裡閃過一絲嗜血。

藍夢從懷裡掏出一顆藥丸,餵給了王小小。

然後,確定王小小已經吞了下去。藍夢這才抱著王小小站了起來,又恢復了那面無表情的樣子。然後,抱著王小小走向同樣出手慢了一步的山無凌等人。

肖狩從王小小被襲擊中回過神來,看著渾身是血的王小小被藍夢抱在懷裡,搖了搖頭,這是,沒救了。即使是界域管理執行殿也救不回王小小了。

肖狩對於王小小出現的意外也是很意外和憤怒。可是,誰也沒料到會突然出現一個這樣的怪物。

看著抱著王小小朝自己走來的藍夢,肖狩下意識地一臉戒備地看著朝自己走來的藍夢。不自覺地握緊了手裡的鎖妖靈。他居然在這妖精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危險,這是肖狩沒有想到的。

山無凌的注意力還停留在剛剛那一幕上,還沒回下神來。

而零幕度也是和肖狩一樣的神色。只是零幕度比肖狩還要敏感,畢竟是長期玩兵器的人。而且還老喜歡到處打人打架的人,所以,零幕度能清晰地感覺到,從他身上傳來的危險氣息正逐漸地增多。

零幕度有點躍躍欲試,好想和他打一架打一架打一架啊。不過,零幕度還是按捺住了。畢竟,雖然這貨好像也很利害。可是,現在,他的理智應該也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你問零幕度怎麼會知道的?廢話,這不是很明顯的事。

雖然還是面無表情,可是,你認真看了就會發現,某妖精的眼,已經在逐漸變紅了。

看他剛剛看到王小小被攻擊時憤怒到了極致的表情,就知道,他現在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可不想替某個不知名的生物背黑鍋,撞到槍口上。

而且,若是沒看錯,王小小已經沒救了,畢竟,她是被那不知名的生物直接撞了過來。那生物渾身都是剌,尾巴更是直接掃在了王小小的身上,所以,才導致了王小小渾身是血,失血過多而暈厥了。

再加上,若自己沒看錯,王小小的肺應當也被刺到了。現在沒死只能說是個奇迹,但死亡是早晚的事。即使是他們界域管理執行殿也沒辦法救的了她。

現在沒死,那是因為和剛剛他餵給王小小的藥丸有關。但,那顆藥丸同樣救不了王小小,只能吊著王小小的一口氣。讓她半個小時內不死,想要徹底救回她。除非……零幕度想到了什麼,看向藍夢,搖了搖頭,不可能的。

看著昨天才來找自己等人的王小小,今天就要死在了自己面前,零幕度說不出的難受。只是再怎麼難受也是沒用了的。

不要覺得零幕度山無凌還有肖狩他們太冷血,不是他們不難受不傷心不憤怒,可是,有這些情緒又怎麼樣?王小小能活過來?悲傷要有用的話,這世界上就不會有那麼多悲劇了。

藍夢無視肖狩零幕度的戒備,把王小小放到山無凌的旁邊。溫柔地低下頭看著王小小,然後,把王小小亂七八糟蓋在臉上的頭髮撥開,別到耳後。低聲溫柔道:「等我。」說完,藍夢轉身猛地看向天空中的罪魁禍首,然後朝那隻不知名的生物走去。

邊走邊道:「我知道你們是界域管理執行者,我也知道你們……是小小找來對付我的。我會乖乖跟你們回去的,但,先讓我報個仇,揍了他再說!」藍夢指了指天空中那長約十五米,水桶粗的渾身都是刺的……像蟲又不是蟲像蛇又不是蛇的生物。

「當然,你們也可以來阻止我,不過,我不會手下留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