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什麼手段?」張凡負手在那,神色淡然看著君惜花!

「張凡,你確實厲害,是本君小看了你,今日這龍家之事,本君不再過去就是!」君惜花神色不定,看了張凡一眼后,立即爆發出真元朝著天空飛去。 龍天峰眼見君惜花化作流光逃竄,頓時癱瘓在地上,整個人披頭散髮,如同鬼魅一般,滿嘴粗口咒罵,卻不是詛咒張凡,而是詛咒君惜花。 張凡一絲神念凝在龍天峰身上,

「張凡,你確實厲害,是本君小看了你,今日這龍家之事,本君不再過去就是!」君惜花神色不定,看了張凡一眼后,立即爆發出真元朝著天空飛去。

龍天峰眼見君惜花化作流光逃竄,頓時癱瘓在地上,整個人披頭散髮,如同鬼魅一般,滿嘴粗口咒罵,卻不是詛咒張凡,而是詛咒君惜花。

張凡一絲神念凝在龍天峰身上,沒有直接將他斬殺,而是身影一閃,化作流光直接追趕君惜花。

龍家眾人高層幾乎死傷殆盡,龍天峰也是隨時可以斬殺之流,但這個君惜花如果逃掉,那絕對是後患無窮。

張凡不懼怕一個元嬰初期,但他的父母、摯愛、親人、朋友甚至方家眾人都無法面對君惜花元嬰初期的襲殺!

況且這個君惜花還是九霄宗的少宗主,在他遇見的所有敵手之中,絕對可排入前三,哪怕太陽國諸神面對這一身法器的君惜花恐怕也只能飲恨。

今日之前,張凡未必會想那麼多,但是今日之後,他已經深深明白這個道理,怎麼可能會再犯這種錯誤。

正如前世他隻身殺上崑崙仙宗屠戮幻滅仙尊一脈三千六百條性命的道理一樣!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此時,君惜花心中已有了懼怕,一道又一道符籙打向身後,試圖阻止張凡的追殺!

可惜連召喚出九霄雷霆的龍千山也無法對張凡的肉身造成分毫傷害,何況區區凝元術法的符籙呢?

雖然那驚天撼地的神念飛刀,張凡不能輕易使出來,畢竟他真正的修為只是元嬰初期,再加上本命飛刀已然留在了方雨霖那邊。

不過,倚靠虛空飛刀的攻擊力,張凡依舊能穩殺君惜花!

無論他有多少符籙,終究會有清空的一刻!

忽然!

君惜花眼前一花!

一道血色光芒突兀從虛空轟了下來,他只覺得眼前一黑,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慘叫聲彷彿從喉嚨里呻吟而出,整個人直接墜向太和湖邊。

「你是誰?竟敢偷襲本君!」君惜花狂怒吼道,這一道血光之力絕對超過了元嬰境界,若不是他身上有自主激發的防護法器,單單這一擊足以讓他命喪當場。

等他稍微回過神來,張凡赫然站在了他的前面!

而虛空上還有兩名化神強者!

分別是耶和華與剛剛出手的該隱!

(本章完) 「黃大人鐵面無私,更不會袒護任何為惡之人。」

「他方才已經答應我,會嚴審此事,將陳王的事情問個一清二楚,給大家一個交代。」

外間那些人聽到姜雲卿的話安靜下來。

「真的嗎?」

「他不會是騙人的吧,那陳王他當真敢審?」

「就是,該不會是騙我們離開,他們在暗中放了他們,姜小姐你可別被他們騙了!」

姜雲卿聞言莞爾一笑,神色安撫:「大家放心,黃大人沒有讓大家離開的意思,今日既然是開堂審案,就斷無半途而廢的道理,黃大人定然會當著大家的面把所有的事情審的一清二楚。」

說完她看向黃雲。

「黃大人,你說對嗎?」

黃雲看著姜雲卿清冷的模樣,只覺得一口氣憋在喉間,心中是從未有過的憋屈。

若是尋常,他怎會容姜雲卿一個女子在他面前放肆,可是此時姜雲卿三言兩語卻是直接把他架在了火上。

他如果說不是,這些圍觀百姓定然不會善罷甘休。

除非強行鎮壓,將他們驅逐出大理寺,否則此事難以平息。

到時候一旦動武傷了人,還是傷的手無寸鐵的百姓,大理寺的名聲就徹底臭了,而他黃雲在外人眼中更是會成了為袒護陳王傷及無辜之人,到時候陳王問罪,他也難辭其咎,更會惡名遠揚。

可是要黃雲順著姜雲卿的話應承下來,答應繼續審問姜慶平,黃雲心中卻有不安。

他總覺得今天的事情已經脫離了控制。

再審下去,說不定會惹出滔天大禍來。

姜雲卿見黃雲遲疑,微側著頭:「黃大人?」

黃雲看著迎著炯炯目光,看著那些人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眼底帶著懷疑和猜忌。

他哪怕心中有再多顧忌,哪怕再恨姜雲卿把他置於火上炙烤,他也只能咬著牙說道:「姜小姐說的是,本官定會嚴審此事,不會放縱一個惡人。」

那些百姓聽到黃雲的話,這才徹底安靜下來。

只是所有人都沒有離開的意思,他們順著大理寺衙差的推阻,退到了先前所在的外堂的地方,卻個個盯著堂內,也露出了剛才拉扯之間,比先前更加狼狽的姜慶平來。

君璟墨抬頭看著黃雲。

養匪為妻:娘子又休夫 孟天碩等人也都看著他。

再加上那數百百姓,還有堂上那些衙差的目光。

黃雲騎虎難下,坐回原位之後,抓著桌上的驚堂木沉聲道:「姜慶平,你該知道污衊皇親是何罪過,方才之事你也看得清楚,接下來若有半句謊言,本官定不輕饒。」

說道這裡,他深吸口氣。

「你剛才說,陳王不敢動你,為何?」

姜慶平看著眼中隱隱帶著逼迫之色的黃雲,扭頭看了君璟墨一眼,伸手抹了一把嘴邊的血跡,輕咳著說道:「自然因為,我手中有他把柄。」

「否則這些年,他怎會處處幫我,甚至親自出面替我請爵?」

他涼薄一笑,眼底帶著狠毒。

想起那天晚上,闖入大理寺的刺客,想起那一劍朝著他頭上刺來,若非他運氣好,險些讓他喪命的狠毒,他臉上便滿是決絕。 「元嬰初期吃我一擊都不死?」該隱悠悠隨風而落,臉上帶著玩味的笑意說道:「現在的元嬰都那麼變態了么?」

他說話時,目光有意無意瞥向張凡,話里的意思很明顯了。

張凡臉色依舊漠然,看了一眼該隱淡淡的道:「你打算再跟我搶?」

該隱很強,就剛剛那凝轉空間的血光一擊就比張凡遇見的所有化神都要強得多,哪怕是張凡如今已是九轉凝體第二轉的肉體強度,也不敢硬抗該隱的攻擊。

甚至張凡隱隱覺得,該隱可能不是化神期的強者!

「不,不,不!」

該隱連忙攤手說道:「我們是盟友,是盟友!何況奪取黑暗天幕我還欠了你一個人情,這不是還人情來了么?」

他們風輕雲淡的說著,一旁的君惜花艱難著站了起來,心中悔恨萬千,若是知道俗世有這麼多可怕的存在,他打死也不會從崑崙墟里跑出來。

可是眼下境況已容不得他再後悔了。

君惜花心中有了決定,站穩了身子,目光緩緩凝向張凡。

一步,兩步……

看著如同決心赴死,拚死一戰的感覺。

張凡微微抬起了手,虛空飛刀凝在他指尖!

羞辱一個敢於赴死之人,張凡是不屑於這樣做的,他也沒有想到君惜花會在這一瞬間變得決然起來。

就在到張凡虛空飛刀要射出之時!

『啪嗒!』

君惜花猛地跪倒在張凡面前,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泣聲道:「張凡大仙,您大仙有大量,就把我當個屁給放了吧!」

旋即便是!

『啪!』『啪!』『啪!』

不住的磕頭。

這般突兀的變化任誰也沒有想到,該隱與耶和華的神情也是為之一凝,直接錯愕在當場!

能修行至元嬰初期,哪個不是經歷了諸多生死戰鬥的!

怎會是如此軟弱?

「領死吧!」

張凡微微皺眉,搖搖頭,準備結束君惜花的生命時!

田園醫妃:農女巧當家 陡然!

黑芒瞬息大放!

一道黑色幽芒憑空凝聚在君惜花腹下,轟然炸開!陰森恐怖的氣息頓時擴散開來,彷彿有無數凄厲的哭叫聲在耳邊飄蕩。

下一刻,君惜花已沖向高空,黑色幽芒化作一個巨大印章模樣,如同翻天印般,朝著張凡與該隱轟然砸了下去。

「是你們逼我的!此乃九幽魔少的陰魂幽印,哪怕你是洞虛也必死無疑!」君惜花發出憤怒的嘶吼聲。

這陰魂幽印一成,就見他整個人如泄氣的皮球般軟了下去,神念感知下!

他渾身精血皆被這陰魂幽印吞噬殆盡,整個人頓時如同被風乾的火腿般,皮皺如老叟,塌陷的雙眼裡儘是殘忍!

「此物!極為邪惡!」耶和華仍在虛空之上,眼見黑芒炸開,他臉上如見鬼魅,身影暴退,雙手在虛空之上掀起浩蕩的金色氣浪,如同滔滔不絕的長江之水般籠罩全身。

就這麼一絲相觸,化神初期的耶和華渾身猛地一震,氣血翻騰。

「沒用的,沒用的!哈哈哈哈!」

黑色狂情:不做總裁夫人 君惜花張狂大笑:「陰魂幽印是採集九百九十九名處子之血凝鍊而成,乃是世間至陰至邪之寶!張凡,一旦沾染,你連靈魂也無法逃脫!」

「歲月!」

該隱神色凝重,指尖朝著虛空一點,整個天地彷彿都被凝固了一般,那陰魂幽印落下來的速度也變的緩慢!

噗呲!

旋即該隱一口鮮血噴出:「張凡,可有辦法?此物力量超過了這片天地的承受範圍,想要定住它必遭天地反噬!若是沒辦法,立即逃!」

「不過,這陰煞之氣恐怕足以毀了半個夏國帝城!」耶和華補了一句,作為盟友,他們很想知道張凡到底有多強,還有多少底牌沒有施展開來。

張凡神色淡漠,識人辯話!

聽到耶和華的聲音,他何嘗不明白其中道理。

他肉身強度不弱於化神,甚至更高!

靈魂之力也遠在渡劫期之上,早已不是這種陰煞之力能夠侵染的,唯一讓他無法割捨下的是這一片帝城的普通人。

何為修仙?

何為修魔?

在張凡心裡沒有明確的概念,他可以在太陽國鬧到天翻地覆,直接或間接死在他手上的無辜普通何止千萬?

可就這一瞬間!

他猶豫了!

「讓開!」張凡低叱一聲!

該隱聞言身上血光一閃而過,整個人化作流光飛到虛空之上。

旋即!

一聲宛如洪荒獸鳴的聲音響徹起來!

「吞天!」

隨著他的聲音綻響,天地彷彿在這一瞬間變色了!

轟然之間,他們彷彿看到了張凡張開了如同鯤鵬吞天的大口,下一刻!

凝在天際可怕的陰魂幽印直接被張凡吞沒腹中!

「這是,這是吞天魔功!」

君惜花臉上駭然無比,雙目幾乎要瞪了出來,狂喊著想要元嬰遁逃:「不可能!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會是吞天大聖的傳人!」

可惜他根本無法躲過吞天之力!

九霄宗少宗主君惜花的元嬰直接被張凡吞沒!

一具乾癟至極屍身凌空落下,重重砸在太和湖上,捲起一灘水花。

吞天魔功衍生出的絕世之法,只有修鍊到了洞虛初期的修士才能施展出來。而張凡藉助渡劫圓滿的靈魂,強行將吞天之術施展開來,雖然只能發揮出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威力,但對付君惜花以元嬰初期催動的陰魂幽印已足夠了!

若說虛空飛刀乃是術法!

那這吞天之術便是神通!

而耶和華目光凝在張凡身上,臉上充滿了不敢置信,這一招吞噬天地的威能深深震懾住了他,即便強如耶和華面對這一神通,心中也沒有任何底氣!

該隱則是長吁出一口氣,眯起了雙眼,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呼!」

張凡忽然噴出一口凝鍊至極的黑芒,旋即整個人彷彿氣球般脹大起來!

看著極為可怕!

「如此強大的神通,必然有后遺問題!」耶和華神色稍微好轉,篤定著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