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兒,可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應該是沒有,君臨天前段時間不是被禁足了嗎?樹倒猢猻散,他王府中的人走了大半,以前的管家年紀也大了,最後也走了,他赦了禁足令以後,我便想到他會重新招募一批人進府,我便安排了人進去,這應該是君臨天最近有什麼動靜了。” 蘇紫陌說着,打開紙條。 “怎麼上邊什麼都沒有?” 沐雲軒一臉疑惑

“應該是沒有,君臨天前段時間不是被禁足了嗎?樹倒猢猻散,他王府中的人走了大半,以前的管家年紀也大了,最後也走了,他赦了禁足令以後,我便想到他會重新招募一批人進府,我便安排了人進去,這應該是君臨天最近有什麼動靜了。”

蘇紫陌說着,打開紙條。

“怎麼上邊什麼都沒有?”

沐雲軒一臉疑惑。

“君臨天謹慎,我自然也很謹慎,這紙很特別,遇水之後纔會顯出字來。”

說着,蘇紫陌便把一邊的茶水輕輕端起,均勻的滴在紙條上,很快,幾行字露了出來。

沐雲軒驚訝的看着這一切,“陌兒,這太神奇,就是君臨天發現了什麼,看到這白紙條,就是懷疑,也沒有任何的證據。”

沐雲軒震驚的是,她是怎麼讓造出這種紙的。

“不錯,君臨天現在很謹慎,如果不是他的心腹,他誰都不會相信。”

蘇紫陌把紙條上的字讀了一遍。

說道:“君臨天最近行爲反常,還在在通過什麼寶物修煉玄氣,而且修爲一天比一天強大,還有,他派人祕密把蘇紫雲帶進三王府中去了。”

“修煉?”沐雲軒皺了皺眉頭,“臨天一直想要皇位,以前爲了和太子鬥,一直忙於心計,現在到是想起修煉來了?”

“沐雲軒,你不覺得這件事情很奇怪嗎?”

蘇紫陌蹙眉看着他。

“要說不對,就是君臨天在不歸山裏毫髮無損的回來了。”

沐雲軒一直在爲這件事情後悔呢?

“只怕是那君臨天卻因禍得福,在不歸山裏撿到寶貝了,要不然他也不會一反常態的和我說話了。”

蘇紫陌在心裏嘆了口氣,君臨天對她,更多的是不甘心。

“咦!陌兒,你這畫的是指環嗎?”

沐雲軒突然瞥見桌上的圖案一大一小,一粗一細,圖案很精緻。

“哦!這是我下半年準備銷售的珠寶首飾,那是情侶戒,是給相愛的人設計的,是很有意義的戒指,縱使傳達愛意的信物有千萬種,但是這情侶對戒很特別,它能給愛情溫暖,給愛情加分,給沐浴於愛河的情侶們一個溫情的期待,以對戒爲證,可以讓相愛的人將愛情信仰到底,而把戒指套在對方的無名指上,因爲哪兒有一根血管直通心脈,所以,情侶對戒的意思就是指用心承諾。”

說起這個,蘇紫陌眼眸裏散發着異樣的色彩,她喜歡那些帶着神祕色彩的寶石。

卻不曾想,沐雲軒聽了她的話以後,眼眸裏閃過一絲精光,心裏已經有的想法。

蘇紫陌嬌嫩的紅脣微微閉合着,烏黑動人的眼眸中似乎帶着一絲絲期待與憧憬,作爲女人,她也一直憧憬着愛情的美好,擡眸,蘇紫陌深情的看了一眼沐雲軒,他真的會是那個和她攜手到最後的人嗎?如果是,她便不會後悔,自己曾經穿越到這個時空裏來。

“陌兒,你的這個想法很浪漫,會成爲很多小姐公子的追捧的。”

她奇特的想法總是令他吃驚,她多變的思維也讓他有許多的不解,她總是比別人多想,多做,他喜歡這樣努力的又自信的她。

“我累了,有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說。”蘇紫陌轉身,往裏間的牀榻走去。

沐雲軒笑得一臉燦爛,他正有此意。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之間,便到了慶國典的日子了,而這幾天的日子也很平靜,平靜得讓蘇紫陌覺得這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

一大早,京城裏受邀慶國典的各個世家千金可忙壞了。

而沐雲軒也一早把君子兮的衣服送回了雲城給君子兮,君子兮一看,桃紅色的,款式新怡,做工精美,一眼便喜歡上了,還直誇蘇紫陌有孝心。

而明月山莊裏,蘇紫陌也在邀請之內。

納蘭文昊一直堅持,要讓他們兄妹三人認祖歸宗,便要求他們三兄妹一起進宮,拗不過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就連納蘭憶也勸說他們。

無奈之下,蘇清絕和蘇紫念只好同意。

蘇紫陌知道這次進宮,凶多吉少,便讓自己的兩個兒子各自帶上自己的寶貝,並交代他們,進宮以後隨機應變。

赫雲霆因爲身份特殊,就是他從來沒有和蘇紫陌說過,但是蘇紫陌也沒提讓他一起進宮的事,一大早,赫雲霆就出去談生意去了,蘇紫陌也由着他,雲霆不想去面對,就隨他的意。

而慕容邵峯今天要以星月國的禮節進宮,一早便和蘇紫陌打了招呼以後,回了別院。

四輛馬車緩緩往皇宮駛去。

蘇紫陌本想自己乘坐赤焰過去,但是沐雲軒不同意,堅決要讓他和自己乘坐一輛馬車。

“聖主,夫人,到皇宮了。”青楓坐在馬車外邊說道。

“嗯!”

沐雲軒率先下了馬車。

一看周圍,沐雲軒皺了皺眉頭,此時,宮外已經停着幾十輛馬車了,四周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燕燕鶯鶯,扎堆在一起聊天,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哇!小舅舅,外邊很多美女啊!”蘇齊掀開車簾向外看去。

他們兄弟兩人和納蘭憶乘坐一輛馬車。

“那也叫美女,我兩位姐姐纔是美女。”

納蘭文昊莞爾一笑,他很喜歡兩位姐姐。

“呵呵!小舅舅,你這話齊兒愛聽。”

蘇齊一臉受用,他老孃長得的確很出衆。

蘇櫟靜靜的坐着沒有說話。

“咦!你們,是雲城聖主!”

有人看到了沐雲軒,忍不住驚呼一聲。

沐雲軒神出鬼沒,平常人要想見他一面,比登天還難。

這次沐雲軒在大庭廣衆之下露臉,讓她們可以一飽眼福了。

正在大家驚喜若狂時,只見走出車廂的女子面容精緻白希,長得十分漂亮,一身紫色的長裙,款式獨特而簡單又不失貴氣,尤其是那雙星眸,大而明亮,透亮水潤,熠熠生輝,美目流轉間,竟是連女子看了都忍不住心動。再瞧她那粉脣,是晶瑩剔透的粉色,與衆女子塗了胭脂的豔紅不同,不豔,卻動人。 有錢大魔王 一張略施粉黛的清麗容顏,勝過了在場的百花盛妝。

大家眼中忍不住露出驚豔。心中皆想,這般美貌,會是誰?很多千金小姐和公子哥們在三天前才陸陸續續的回來,對蘇紫陌的事情雖然瞭解一二,但是見到真人,還是有很多不認識蘇紫陌的。 在加上蘇紫陌改變巨大,就是以前見過蘇紫陌的人,也不見得能認得出蘇紫陌。

一道惡毒的眼光直直的看着蘇紫陌。

“這女人是誰?好漂亮!”

“對啊!能和聖主同乘一輛馬車,到底是什麼人?”

顯然,蘇紫陌變化大到很多人都記不得她了,而處於震驚,讓人很難把她和沐雲軒聯想到一起。

人羣裏,各種猜疑聲,羨慕聲。

一道滿是嫉妒的冷哼聲想起,“還能是誰?當然是那個當年被三王爺當街退婚的蘇紫陌。”

衆人聞言,回頭看了看,發現說話的是一個他們不認識的小姐。

可是這個時候,誰也不會去注意她是誰?

她們現在只關心蘇紫陌和沐雲軒的事情。

“蘇紫陌,怎麼會是她?”衆人眼眸裏閃過一絲不可置信。

“是蘇紫陌嗎?我以前見過他一次,唯唯諾諾的,膽小如鼠,經常把頭低着。”

“是她沒錯,沒想到幾年不見,她會變得這麼明豔動人。”

只沐雲軒輕柔的把蘇紫陌扶下馬車,那樣子,就像蘇紫陌是這時間珍寶一樣,小心的呵護着。

而沐雲軒一聲潔白的上好的絲綢長跑,袍邊和袖口繡着簡單的花紋,腰間繫着白金相間的玉帶,和他頭上的羊脂玉簪互相映襯,更加烘托出他非凡的氣質,那一舉一動,攝人心魂。

不是說沐雲軒不近女色嗎?

不是說沐雲軒討厭女人嗎?

每個女人的心裏有一個關於沐雲軒不喜歡的事情。

怎麼會這麼溫柔的對待蘇紫陌?

頓時,衆位美女的心碎了一地。

而沐雲軒那一臉溫柔的表情,更是把他們的心都給軟化了。

看着蘇紫陌驚豔的吸引了衆人的眼光,剛剛說話的女子嫉妒得發狂。

天才神醫混都市 “踐人,今天一定要讓你不得好死!”

女子低沉的話被衆人的羨慕聲淹沒。

“唉!她命可真好!當天被三王爺退婚,卻又以死人的身份嫁進了雲城,沒想到大難不死,還因禍得福。”

更有甚者,大聲的說出來,那語氣的妒意,更是顯而易見。

沐雲軒冷冷的瞥了一眼說話的女人,那一眼,把剛剛說話的女子嚇得差點坐到地上去,還好她身邊的丫鬟及時扶住了她。

“爹爹,孃親。”一聲軟軟糯糯的聲音傳來,瞬間吸引了衆人,衆人尋聲看去。

“哇!好可愛的孩子。”

孕妃休夫:愛妃,收回休書 “竟然是兩個一模一樣的。”

“好萌,好可愛!”

“這般精緻又粉雕玉琢的小人兒,的確是沒有見過。”

人羣裏,高呼聲一浪更比一浪高。

蘇齊和蘇櫟走向蘇紫陌和沐雲軒。

“孃親抱抱!那些妖精好可怕!”

蘇齊一臉萌噠噠的,把手伸像蘇紫陌。

一句話似是無心,但也提醒了各位小姐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是她們的動作太誇張了,纔會嚇到那粉雕玉琢的小人兒。

還沒有從驚訝中回過神來。

只見沐雲軒慈愛的抱起蘇齊,那表情充滿了父愛,動作又優雅。

“爹爹抱你!”沐雲軒伸手抱起蘇齊。

“爹爹,進宮一點都不好玩,你看看,到處都是花孔雀。”

蘇齊湊到沐雲軒的耳邊,小聲的嘀咕着。

沐雲軒笑了笑,“齊兒,可是皇宮裏又好吃的喔!”

“啊!”蘇齊大眼靈動的轉了轉。

“那我們快進去吧!別讓好吃的給等急了。”

蘇齊瞬間換上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

“貪吃鬼。”蘇紫陌沒好氣的說了蘇齊一句。

蘇齊不以爲然,依然笑米米的。

蘇紫陌的耳力極好,周圍的議論聲她聽得清清楚楚的。

這時,納蘭文昊和司徒若嫣,蘇清絕,蘇紫念也下了馬車。

“陌兒,你們先進去,孃親和你爹爹要去禮部登記以後才能入宮。”

“好!你們小心些。”

“陌兒放心,不會有事的,倒是你陌兒……?”

司徒若嫣欲言又止,那些不堪入耳的議論聲她自然也聽到了。

“孃親不用理會,嘴長在別人的身上,一張口抵不過百張口,由着她們去說。”

蘇紫陌一臉不在乎,的確,她心裏是一點都不在乎,有的事情,你越是在乎,對自己傷害越大。

“陌兒,再忍來一會,爹爹以後再也不會讓你們受苦了。”納蘭文昊一臉堅決,今天,他就要讓他的兒女正是回到他的身邊。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

“小舅舅,我們待會見。”

蘇齊小聲的喊道。

納蘭憶點了點頭,跟着納蘭文昊他們離開。

“陌兒,我們進去吧!”

天才雙寶:總裁爹地要排隊 “嗯!”蘇紫陌牽起蘇櫟。

“喲!好巧啊!陌兒。”

一聲甜蜜的陌兒,讓衆人一驚,同時,更多的是抱着看好戲的心態。

君臨天一身黑色衣袍,一行一走之間,流露出高貴的氣質,笑意絕絕的看着蘇紫陌。

那眉宇之間微微舒展開來,好像是長期囚禁的鳥兒,終於得意逃出牢籠,舒展開絢麗的羽翼。

蘇紫陌冷冷的看着他,“你不是……?”

“忘記告訴陌兒了,父王昨晚上又撤了本王的禁足令,又讓陌兒失望了一次。”

君臨天知道她想問他什麼,直接好心的告訴她答案。

“那恭喜王爺了。”

蘇紫陌看了沐雲軒一樣,“相公,我們進宮去。”

一聲相公,讓沐雲軒頓時笑得風華絕代,魅惑衆生。

更讓君臨天嫉妒得怒火中燒,君臨天劇烈的忍着怒火,要是先前的蘇紫陌是在欲擒故縱的話,那現在的蘇紫陌又是什麼呢?她的心裏到底是恨他還是不恨他?

看着他們的背影,君臨天臉上盡是冷笑,今天,應該會很有趣吧!

而周圍的人也不由自主的讓出一條道路,竊竊私語不絕於耳。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幾年不見,蘇紫陌不僅跟換了一個人似的,而且還擁有明月山莊龐大的家產。”

“誰說不是呢?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現在又是雲城聖主夫人,看聖主的表情,那是愛她入骨,相比一心想做三王妃的蘇紫雲,這蘇紫陌命可好多了。”

“哪還有蘇紫雲什麼事情啊!她當年搶了自己姐姐的未婚夫,幾年過去了,她也沒有如願以償的坐上三王妃的位子,現在蘇家沒落,聽說蘇紫雲也毀容了,三王爺現在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誰說不是呢?你們說,三王爺看到這樣的蘇紫陌,會不會腸子都悔青了。”

有一個大膽的小姐看着君臨天的背影小聲的問道。

誰知君臨天還是聽見了,猛的轉身看着她。

一羣人被君臨天陰鷙的眼眸一看,瞬間分散,不敢在議論,唯有剛剛認出蘇紫陌的女子,一臉憤怒的站在原地。

沐雲軒帶着蘇紫陌他們剛剛進宮,就迎來了秦公公。

秦公公恭恭敬敬的走到沐雲軒的面前。

“老奴見過聖主。”

“何事?”沐雲軒冷冷的問道。

那冰冷的語氣卻人秦公公從頭寒到腳。

“吾皇想單獨見聖主一面,特讓老奴過來請聖主過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