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溪,我是真的喜歡你啊。在學校我早知道這事,可一直沒敢打擾你,就是希望借這次機會回來,先提親,等你同意了,我再公開,也算是尊重你啊。」黃堵賭深情脈脈的看著她,表白道。

「文龍兄啊,這事情你真是不地道,應該問清楚瑾溪侄女,再決定。」 「就是啊!」映霞導師看了蘇瑾溪一眼,笑道,「瑾溪,你喜歡誰?莫不是這兩天流傳的馮大師?」 蘇瑾溪則是默不作聲。 蘇文龍則是老臉一紅,沒說話。氣氛一時間,顯得有些怪異。 正在說話之際,王伯卻是帶著馮小川走了進來。

「文龍兄啊,這事情你真是不地道,應該問清楚瑾溪侄女,再決定。」

「就是啊!」映霞導師看了蘇瑾溪一眼,笑道,「瑾溪,你喜歡誰?莫不是這兩天流傳的馮大師?」

蘇瑾溪則是默不作聲。

蘇文龍則是老臉一紅,沒說話。氣氛一時間,顯得有些怪異。

正在說話之際,王伯卻是帶著馮小川走了進來。

顯然王伯也不知道黃堵賭來提親的事情:「老爺,馮大師來了。」

「哈哈,蘇伯父,兩位老師,有禮了。」馮小川大咧咧的走了進來,隨意問候道。

噬天龍帝 「馮大師,別來無恙,算時間,你中午就應該來了。真是讓我們好等。」沐陽笑呵呵的道。

「哎,沐陽大師,這不是無奈的做了幾大家族的長老,要去挨個交接一番嘛。蘇伯父家,我現在才有時間趕過來啊。」

說完,馮小川覺得有些奇怪,黃堵賭怎麼在這裡?

他還感覺整個雅間氣氛有些怪異,似乎屋裡人都不待見黃堵賭這傢伙。

而隨著他進來,蘇瑾溪的老爹,蘇文龍似乎也不太待見他。

「小川,黃堵賭來我家提親了。」蘇瑾溪則是委屈的看著馮小川,像是找到救命稻草一樣。

提親?

馮小川旋即一愣,轉眼便明白了,他為什麼感覺氣氛怪異。

原來這傢伙在撬自己的牆腳,MMP,真是太不地道了。

一時間,馮小川看向黃堵賭的眼神,也變得膩味起來。 察覺到馮小川眼神的變化,黃堵賭心裡咯噔一下,當先受不住馮小川逼人的眼神,開口道:「馮大師,沒想到這麼巧,學生在這裡能遇上你。」

「是啊,很巧。」馮小川走到黃堵毒桌子面前,皮笑肉不笑的做了一個怪異動作,猛地一巴掌拍了下去:「我巧你妹,瑾溪都說了,他自己有喜歡的人了。」

本能的嚇了一跳,黃賭毒當即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他沒想到,前一刻還笑著的馮小川,轉眼間就雷霆爆發。

幸好沒有靈氣威壓,要不然還真讓他丟人丟大發了,好歹他也是個靈氣九段的武者。

馮小雖說是靈氣一段,在他面前和普通人無疑。

因為馮小川這突如其來的弄一出,看得在坐的蘇文龍、沐陽以及溫婉的美女導師映霞三人,紛紛睜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神色。

馮小川的脾氣有這麼火爆,那他的塑形能力是怎麼達到如此深厚的造詣?

按理來說,一個火爆脾氣的人,幾乎和塑形師無緣,馮小川這下成了他們眼中的怪物。

「馮大師,不會是你自己吧。」黃賭毒神色精彩紛呈,嘴角一抽,乾笑道,「那個傳言是真的?」

「你說呢!」馮小川不要臉的本事可不會比他差,歪著頭好整以暇的看著他。

「馮大師,我覺得我對瑾溪的喜歡,不亞於你,甚至是超過你。而且,我們還有長輩相互定下的婚約,你算是一個外來的插足者。」

「我插足,查~你妹吧。」馮小川忙不迭的冷笑道,「我和瑾溪在去年認識的時候,你丫還不知道呢。」

說著,他還不忘歪頭朝蘇瑾溪看來:「是吧,瑾溪?」

「是啊。」

火爆的蘇瑾溪,早已怒氣上頭,哪還有小姑娘家該有的矜持,惡狠狠的瞅著黃賭毒,很是順應馮小川的道。

之前在馮小川的住宅處,她還以為這傢伙的弟弟黃舒郎說的是玩笑話,沒放在心上,哪想還真有此事。

「聽到了吧!」乾笑一聲,馮小川倒背著手,大義凌然的道,「我說黃賭毒,你這廝甚是無禮貌,竟敢對自己的師娘下手,簡直大逆不道啊。」

馮小川直接將人倫道德的大帽子扣下來。

黃賭毒聞言,臉色也是變得難堪至極,馮小川卻是無比的得意。

「你……你?」黃賭毒頓時啞口無言。

氣氛變得尷尬起來,空氣中似乎都有一股淡淡的爭鋒意味。

黃賭毒將心頭的怒火壓制在心中,連忙笑著求助道:「還請伯父,沐陽老師,映霞導師為學生做主,馮老師這也太不講道理了。」

「這?」蘇文龍看向兩人,在他看來,都覺得不順眼。

若是非要選一個,馮小川和瑾溪很般配,雖然這傢伙無力了些。

但是有大才,有大能力者,都是如此。

可一想到和黃家家主黃妍的約定,尤其是黃家的實力,他內心掙扎著。

而一旁的沐陽,看著自己老友臉上的掙扎,隨即道:「黃賭毒,學院第一百三十二條規定是什麼?可還記得?」

黃賭毒稍微一滯,恭敬的道:「沐陽大師,學生雖然要畢業才有談婚論嫁的資格,可現在也不過是提前定親啊。」

「黃賭毒,瑾溪是我的學生,她婚約這事情,沒畢業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映霞導師帶笑的玉容上,慢慢將笑容斂去。

「蘇伯父,您看,姑姑和我說了,這事情她和您老敲定得基本差不多了。所以今兒個,小侄我才冒昧過來,可現在這般?恐怕也難和姑姑交代啊。」

見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妙,完美學校裡面的兩位明顯朝蘇瑾溪和馮小川這邊偏,要是讓他們做主,這事情恐怕得吹了。

雖然在完美學校沒學到什麼大本領,但一些簡單看人心思的道理,黃賭毒還是熟稔於心。

為今之計,只有找蘇瑾溪的老爹,也就是自己這個未來死鬼岳父,逼他就範。

「這事情,我是答應的。」蘇文龍點點頭。

「爹,你硬是要將女兒賣了嗎?」蘇瑾溪一臉的氣氛。

她最記恨的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辦婚姻。

即便這個世界女性是男性的四倍,可對於她來說,並不是個男人她都會接受。

「文龍兄,慎重啊。」沐陽端著手中的杯子,也是不解老友這番堅持所謂何事?

映霞導師更是直接,立馬站起來,話語冷冰道:「蘇城主,現在我是瑾溪的老師,既然她到了學校,就是我的學生。她的事情,我是有權力過問的。這門親事,我絕對不同意。」

眾人沒想到看似溫婉的大美女導師,態度忽然來了一個大轉變,還如此強硬。

蘇文龍張了張口,欲言又止。

黃賭毒見狀,知道自己恐怕已經得罪了完美學校的兩位老師,以及無限潛能的馮小川。

拳頭不覺間捏了起來,舔著臉,包式無奈的笑臉道:「蘇伯父,請你將那些定親禮過一下目。」

「不用了。」蘇文龍乾笑道,「黃賭毒侄兒啊,當時我和你姑姑定親說的話,你都知道了嗎?」

蘇文龍繼而道:「以後要是和瑾溪成了一家人,那麼就得入贅我蘇家。你考慮好了?」

「入贅蘇家?」 總裁,你老公找你 黃堵賭眼睛瞪得老大。

「爹,你要這樣,那我就不回這個家來。」蘇瑾溪性子剛毅,氣呼呼的道。

「瑾溪,先別急,老師為你做主。」映霞導師立馬制止她道。

「老師,我爹爹這麼固執,我也沒辦法呀。」蘇瑾溪搖頭,期待的看著馮小川,這個曾經給過他安全、溫暖的人。

對她來說,那種感覺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馮小川朝她眨了眨眼,則是看向黃賭毒和她老爹蘇文龍:「蘇伯父,年輕人之間自由戀愛,都什麼年代了,你還包辦婚姻?」

「馮大師,真是不好意思,這是我家的家務事,無需你來給我說教。」蘇文龍微微笑道。

啵~

只是下一刻,蘇文龍笑容瞬間僵硬,直接凝固在臉上。

自己女兒,竟然……竟然毫無羞恥的跑去,主動親了馮小川一口,還是當著他們這些長輩的面?

而一旁的黃賭毒,臉色堪比豬肝色,感覺頭頂一片涼快,綠油油的。

腦海里甚至是閃過幾個念頭,蘇瑾溪回來好久了,和馮小川兩人不會那啥了吧。

要是真那啥,他還執意要娶蘇瑾溪,不就是千年烏龜,萬年王八,活活憋死嗎?

這綠油油的帽子,恐怕戴一輩子啊!

MB的,這對狗男女到了哪一步了?

「馮小川!別以為你成完美學校老師,就可以禍害我女兒,今天要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是賠上城主府也要跟你討個說法。」回過神來,黃賭毒沒有出聲,反倒是蘇瑾溪的老爹蘇文龍,氣急敗壞的吼道。

「我禍害你了女兒?」馮小川還洋溢在幸福中,忽然被人打斷,樣子極為不爽的道。

「要不是你禍害了她,做了那啥,她會這麼大膽的……」蘇文龍覺得說不下去了。

「蘇伯父,哦,不對,是岳父大人。我就禍害了你女兒,還請你將她許配給我吧。」

他剛說完,就看到蘇文龍全身靈氣暴走,而黃賭毒也是喘著粗氣,彰顯著內心的不平靜。

而落座在席間的沐陽大師和映霞導師,也是眼睛瞪得老大。

瞬間,所有人感覺一場狂風暴雨要來臨。 馮小川一句話捅了馬蜂窩,氣氛也跟著變得詭異起來,整個雅間里,靜得彼此能聽到相互的呼吸聲。

倏地一下!

蘇瑾溪身形直接擋在馮小川面前,一副神色緊張的模樣,緊緊盯著自己父親。

「蘇瑾溪,長大了,翅膀了硬了是嗎?準備為了一個無關的男盆友,連我這個爹都不要了?」蘇文龍拳頭捏得咯嘣咯嘣的響,氣得牙齒都在打岔,他是真被女兒給氣壞了。

重生之防基友崩壞手冊 「爹,小川一句玩笑話,你就當真?」

蘇文龍痛心疾首的說道:「那你當面上去……女孩子有這樣的嗎?還有剛才他不是承認對你……」

「文龍兄,年輕人談談戀愛,摟摟抱抱有啥的,你敢說年輕時候沒禍害過別家的姑娘?」沐陽見馮小川面色自始至終無一絲變化,則是笑著打趣道。

「蘇城主,瑾溪固然大膽了些。但她的性格我是知道的,剛才這般大膽行為,也是被你所逼迫,算不得什麼。」映霞導師也是笑著勸道。

兩人也都看出來,適才馮小川明顯知道蘇文龍話里的意思,然而他卻是順著來,這讓他們二人都有些想不通。

不過,一想起之前見到他時,在高台上對自己無禮散漫,兩人忽然全都釋懷了。

而黃賭毒雖然說擔心的事情沒發生,但那當著他面親了一口,卻是真真正正的親。

自己如何受得了這份窩囊氣。

立馬站起身來,對蘇文龍道:「蘇伯父,這事情等你處理完了,給我們家一個交代,小侄先告辭。」

「好,屆時我自會給一個解釋。」不爽歸不爽,蘇文龍還是點頭道。

黃賭毒他看著不順眼,好在只是一個替代品。

希望那人和眼前的人,除了討人厭惡的黃毛外,本質不一樣。

待到黃賭毒離開,蘇文龍這才看向自己女兒,一副氣呼呼的模樣,察覺到事情恐怕被自己想歪了,氣勢也跟著放了下來。

「你們關係到了哪一步?」蘇文龍還是不放心,忍不住問道。

既然自己女兒沒有被欺負,其他的地方被這小子佔佔便宜,只能啞口無言,吃悶虧。

自己要是聲張,恐怕以黃賭毒這小子的尿性,說不定會將這事情弄得滿城盡知。

到時候他女兒的名聲毀於一旦不說,自己老臉也擱不住……

「岳父大人,你想要到哪一步呢。」蘇瑾溪沒說話,馮小川卻是笑道。

這話聽在落座的幾人耳朵里,皆是麵皮一抽。

沐陽看著馮小川,一臉心驚。

心道你小子這是在搞事情啊,蘇文龍什麼樣的性格,我活了了幾十歲,焉有不知?

這老傢伙發起火來,什麼事情可都是幹得出來的主。

不過,好在你小子如今有這層身份,即便是蘇文龍也不得不慎重考慮。

蘇文龍聞言,濃眉虎眼猛地一瞪,拳頭捏得咔擦咔擦的響,彰顯著他內心極度的不平靜。

「爹,我就賴上小川,這輩子除了他,我誰都不嫁。」蘇瑾溪性子火爆不說,對感情極為大膽。

馮小川見她如此說,要不是場合不對,恨不得將她抱起來親上幾口。

只是這種想法剛浮現,一股哀傷的情緒襲上心頭,影響著他,讓他心裡產生了一些負面情緒。

佔領原主人的身體,女朋友?

自己一個魂穿過來的人,得到原主人的身軀,還這般做搶了他的女朋友,有些不厚道啊。

倒是轉念一想,自己和他二者合一,又有什麼區別呢?

再說了,當初兩人認識不過三天,也沒什麼。

自己對於蘇瑾溪也不排斥,而且還有戲歡喜,能轟轟烈烈談一場戀愛,對他一個**絲來說,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啊。

強行將腦海裡面的負面情緒消除,馮小川神色又恢復了正常。

「蘇瑾溪,你聽好了,我是你爹,這事情由不得你,而且,我也是為了你好,才這般做。」蘇文龍大義凌然的道。

強權之下,直接玩起了霸權主義,一手權謀玩的賊溜。

見女兒沒有頂嘴,他才極度不友善的看向馮小川:「馮大師,你成為完美學校的老師又怎麼樣,在清風帝國可能名聲雀躍,但你能在諸多帝國中坐擁一方江山?還是能掌管一方之人的生死大權?」

這尼瑪玩打臉的劇情啊,如此雷同,馮小川覺得無語。

只是,這劇情,真真正正的讓他感覺無奈,第一次體會到了無言和無奈的感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