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痞的泰迪:啊!女王大人!我的發起也不錯啊,你可不要被小丫頭騙了!

女王大人:呱噪! 痞痞的泰迪:……(為什麼,為什麼……此處省略碎碎念!) 隨著女王大人的出現,不少人也紛紛下注,不過,卻是不能平安佔了多數,畢竟,觀眾不但能回放,還有上帝視角,也因此,同安那複雜不懷好意的目光,他們可是看的真真的! 看著一邊倒的下注,蘇喜兒喜憂參半!她心裡有著主意

女王大人:呱噪!

痞痞的泰迪:……(為什麼,為什麼……此處省略碎碎念!)

隨著女王大人的出現,不少人也紛紛下注,不過,卻是不能平安佔了多數,畢竟,觀眾不但能回放,還有上帝視角,也因此,同安那複雜不懷好意的目光,他們可是看的真真的!

看著一邊倒的下注,蘇喜兒喜憂參半!她心裡有著主意,也有應對的法子,只是覺得自己有些投機取巧,她不相信沒人看出來,雖他們沒提,可她心裡,還是有些慚愧!

「滴滴滴!」

拉回思緒,看到好友請求,「女王大人!」

快速點開,缺認通過,就見屏幕上出現一排字!

「願賭服輸!誰也不欠誰的!別忘了我的豆包!」

簡單幾句,卻讓蘇喜兒如釋重負,是啊,來看直播就是圖的樂呵,圖的不同人生,就算她存了些心思,可也是願賭服輸!互不相欠!

平復心情,眨去眼裡的濕潤,她必須打起精神,應對各種突發情況!

當有丫鬟傳話,小廚房裡又是一通忙活,蘇喜兒和那要打噴嚏的小丫鬟一起,提著重重的木盒,跟其他人一起朝偏廳走去。

那小丫鬟身著青色薄襖,一看就是夾襖那種,此時臉色已是發白,真箇人沒精打采,顫顫巍巍,像似風中飄零的小白花。額,小白花,蘇喜兒被自己的天馬行空驚嚇到了!正了正神,手上力道又重了幾分,就怕那丫鬟把木盒摔了,要知道裡面擺放的可是白玉瓷盤,要是摔了,估計她們兩個不死也得脫層皮!

千小心萬小心,蘇喜兒都感受到小臂的麻木,這才等到她們進花廳。小心的邁過門檻,蘇喜兒提著的心還沒放下,就聽身旁丫鬟一身「哎呀!」整個人朝前趴去。連帶的蘇喜兒也是一個踉蹌,身子不穩手裡的木盒也被帶偏,蘇喜兒暗道不好,雙手用力,死死把木盒拉到她身前,在倒地前翻了個身,就這麼當了個肉墊!

一切發生極快,所有丫鬟全都呆愣當場,不知所措,直到那小丫鬟被嚇的直打嗝,才有丫鬟反應過來,忙把壓在蘇喜兒身上的木盒拿開小心查看,被華麗麗無視的蘇喜兒,原來我只是背景板嗎?

見瓷器無事,那倆丫鬟才放下心,怒目瞪著打嗝丫鬟,「呸,還敢哭!真真不知輕重,好在這瓷器無事,否則發賣了你也賠不起!」

這話一出,那打嗝丫鬟也不打嗝了,眼睛直愣愣的,一臉不知所措。蘇喜兒顫巍巍起身,只覺得後背和胳膊火辣辣疼!

夏荷來時就見到蘇喜兒這副彆扭的站姿,眉頭輕簇,也知此時不是發難時候,就讓人把倆關進柴房,等姑娘閑了再做處置。

那丫鬟被嚇的癱軟在地上臉色煞白,被兩個粗使丫鬟帶了出去,蘇喜兒扶著腰,略微瘸著腿跟了過去,滿心苦楚,此時只覺滿身嘴也說不清,也更清楚的意識到,這就是古代,這就是封建社會,這就是奴隸過的日子!也更加堅定了她要贖身的心思! 劉醫生狡猾的一笑,然後把文件拿出來,說道:「你們看看,這是什麼!」

羅小冬也湊上去看,孟山,張經理,也都湊上去看。

只見是一張光片。

光片上面,照著的是,是,是肋骨。

錦繡嬌 羅小冬奇道:「這肋骨是人的嗎?怎麼和人的肋骨不一樣呢?」

羅小冬奇怪,所以自言自語,結果,那個孟山和張經理,也想問這句話,就被羅小冬提前問出來了,所以四目相對,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又看向劉醫生,等劉醫生解釋。

羅小冬沒再說話,也看向劉醫生,那劉醫生迅速的,把光片給收拾起來,放進了文件袋子里,然後,神秘一笑,說道:「如果我告訴你們,這是董放先生的光片,你們信嗎?」

羅小冬,張經理,孟山,全都大吃一驚,羅小冬感覺手心冒汗,說道:「這,這是什麼意思?」

羅小冬腦海中,閃過很多畫面,包括安然先生,和布萊恩先生,安然是藍血的,布萊恩,應該是紅色血液的,但是都是外星人,其中,布萊恩先生說,他自己是地球第一代人,我們這些人,是外星囚犯的後代呢。

這些事,都映入了羅小冬的腦海之中。

羅小冬覺得,好亂,亂七八糟的。

這個人大富豪董放,他的肋骨怎麼會是這樣的?

劉醫生居然毫不緊張,說道:「簡單的說,董放先生,我懷疑他不是地球人,而是星球人!」

羅小冬、孟山和張經理,都瞪大了眼睛。

名門摯愛:億萬老公寵上癮 孟山大概知曉羅小冬有超能力的事,並且也知曉劉福等人,隨著外星人布萊恩先生去了外星球的事,所以,他對外星人的態度,是開放式的。

羅小冬呢,羅小冬沒想到的是,這個地球上,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外星人,但是,忽然,一個想法冒了出來,這說不定和外星人無關?

為什麼呢?

因為,羅小冬看到,那一排排的肋骨,不是人類的,而是,很像魚類的!

羅小冬剎那間,好像被閃電擊中了大腦一般,忽然想到,該不會,該不會這個董放是個妖精吧?

這時候,孟山說道:「這張照片,光片,你是從哪弄來的?」

劉醫生嘿嘿一笑,說道:「你們別忘了,我是醫生,而且是他董放先生指定的私人醫生啊!我們之間,有默契的。我就實話說了吧,當時,那是許多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有一天,我正在診所里百般無聊,結果,一個太太,雍容華貴,走了進來,急促的說,他丈夫高燒四天了,現在昏迷不醒。」

做了個手勢,那劉醫生接著說道:「我去檢查,讓他吃了一些退燒藥,但是依然不好,我給他拍了這張光片,是在他昏迷不醒的前提下,才拍下的。」

羅小冬奇道:「那他醒來后,知道此事嗎?」

劉醫生說道:「當然知道,他找我談話,主動了給我一百萬人民幣,然後說,以後可以保證,我每年年薪百萬!所以,從那時候開始,我就踏入了年薪百萬的行列了。那時候,距離現在,已經很多年很多年了。」

羅小冬奇道:「那麼,當時,大富豪董放先生,就已經是富豪了嗎?」

劉醫生沉默一會,想了想,說道:「還不是第一富豪,但是前二十名,應該算是算上他一個的。」

羅小冬點頭,張經理說道:「後來,他自己承認自己是外星人了嗎?」

劉醫生說道:「我當然不會這麼問了,我剛要問他怎麼回事的時候,他拿錢塞住了我的嘴巴,說道,以後,我就是他的私人醫生,然後,每年的薪水是一百萬人民幣。 涼情:一念之愛 可,其實,他很少生病的,我當時,也是用普通的退燒吊針,給他治好了,所以,我覺得他的器官構造,和普通人類極為相似的。」

張經理問道:「那,那之後呢?」

劉醫生說道:「之後,我的本來快要倒閉的診所,在他的資助下,不但扭虧為盈,還招募了二十多名醫生,我們的診所,也成為省城最好的診所之一了。這都多虧了他的幫助,可是,可是!」

孟山問道:「可是什麼?」

劉醫生說道:「可是,那個可惡的兒子,準確的說,是他兩個可惡的兒子,一個叫董陽,一個叫董明,這兩個兒子,居然聯合起來威脅我,讓我不要告訴媒體這個秘密,也說,從他們的父親死去那一刻開始,他們就要和我斷絕關係,以後不讓我當他們的家庭私人醫生了。」

羅小冬恍然大悟,說道:「那麼說來,你是想報復他們了?」

劉醫生狡猾一笑,說道:「別說的那麼難聽好吧?什麼報復啊!我要的不多,一個億而已,對他們來說,是九牛一毛,但是他們說,一毛錢也不給我,尤其是董明,還打了我一巴掌。剛才的電話,就是他哥哥董陽打來的!」

孟山奇道:「那你不接電話,你不怕有危險嗎?」

劉醫生狂笑,說道:「現在,有張經理在這,張經理不會放過這個重大新聞的,對吧?明天,你們報紙的銷路,會狂增。而我呢,也會讓董陽和董明,這兩個星球雜種,身敗名裂!」

孟山和羅小冬均是心驚不已。

張經理說道:「那,那張光片?」

劉醫生說道:「這張光片只是拷貝的,真正的光片,被我藏在一個秘密的地方,這個拷貝的光片,你們要拿,一千萬!」

孟山差點一口水噴出來,說道:「一千萬,你咋不去搶呢?」

結果,張經理說道:「這個,我得商量一下我們老總。」

劉醫生說道:「那你快點商量,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可能還會聯繫其他的媒體,另外,我雇傭的保鏢,也很快會趕來!」

巧了,這時候,漂亮的秘書小姐,打開門,說道:「劉醫生,您雇傭的保鏢來了。」

羅小冬看到,保鏢,是兩條大漢,高大威猛。

羅小冬心想,這兩條大漢,足以保障他的平安了吧? 宜安諸葛,不輸給門治安氏的天下大族。

同時,諸葛家也是如今人丁最興旺的世家大族,此次在京的諸葛府,共有六人被帶入宮,現隨皇帝離城,共同去了河京。

諸葛英是諸葛三爺家的第三子,族中排行第七,他看著那兩個書童離去的方向,眉頭緊皺著。

「這話,你們覺得大逆不道嗎?」泰平居大東家的獨子,同時也是東平學府學生的魏潮聲問道。

若是以前,何止大逆不道,連聽都不敢聽,可是如今,他們應不出聲。

大家的目光,不自覺的又看向了諸葛英。

「老七?」安和悅叫道。

「嗯。」諸葛英應聲。

「你覺得,大逆不道嗎?」安和悅重複魏潮聲的話。

「不,不了吧,」諸葛英說道,「已不算大逆不道……」

「那我方才說的,」安和悅壓低聲音,「天下,就在我們眼前了。」

一句很輕很輕的話,說得眾少年又熱血澎湃。

「皇帝離京,百官隨去,京城大亂,公則一,私則萬殊,一旦『公』被打破,那便誰都可以去爭一爭……」安和悅繼續說道。

「更重要的是,」魏潮聲說道,「如今滿京都大半的目光,都在這東平學府,這便是名望……而諸葛家眼下也是最當得起的。」

諸葛英心臟亂跳,目中浮起期盼嚮往,不過,嚮往歸嚮往,他明白現在他們討論的事情有多麼嚴峻,那不是幾句話說說就行的,那是整個家族的身家性命。

「我,我拼不得。」諸葛英說道。

「你沒有勇氣。」魏潮聲說道。

諸葛英不愛聽這話,眉頭一皺:「那讓你魏家去,你二叔不是也有官階在身嗎?你們泰平居在京城誰人不知,你去爭。」

「我二叔那官階便算了吧,此次連離京的資格都沒呢,」魏潮聲說道,「你不爭,肯定有其他人去爭,以後若是改朝換代,說不定我們就錯過當開國大臣的機會了。」

「我也沒有資格,」安和悅說道,「我雖然姓安,但我往上六七代的祖師爺才與門治安氏有那麼點堂親關係。」

幾個少年看向旁邊嚼著桂花糖,一直沒怎麼說話的梁俊。

梁俊停下手,看著他們。

「你平日鬼點子最多,你怎麼看?」安和悅說道。

「我怎麼看?」梁俊搖搖頭,伸手朝廂房指去,說道,「我怎麼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怎麼看。」

眾人朝屋內望去。

「你這不廢話么……」魏潮聲嘀咕。

就是因為宋傾堂此次功勛最大,經此一戰後,他從此名揚天下,因而他們才聚攏到這邊來,不過這是一碼事,另一碼事,卻也由衷欽佩他,換他們任何一個人去攔擋殺戮成性的兵馬,他們無一個人敢。

院門外這時傳來動靜,他們抬頭看去。

因宋傾堂身體太過疲乏,大晗先生特意叮囑不要任何一個人來此打攪,他們幾個人還是狐假虎威溜進來的。

院子的門被人推開,執劍走了進來,邊回頭道:「……對,我家少爺太累了,傷勢倒還好,可能還沒您傷的重呢。」

一個清瘦高挑的少年跟在他身後進來,手執一柄青傘,著一襲墨紫色勁衣,衣上有淡不可見的雅緻竹紋,腰系深色長帶,足登墨雲緞靴,腳步沉穩。

院中的幾個少年好奇的看著他,能讓宋傾堂身旁的執劍這麼恭敬相對的,誰呀?

少年也抬頭看來,眾人皆一愣。

雪地純白,少年的面龐光潔如玉,劍眉星目,鼻樑高挺,這已經不足以用「俊美」來形容了,而是驚艷,這樣輕懶望來,一目若驚鴻。

執劍見到院中的幾名少年,也是一愣,認出諸葛英來,開口說道:「諸葛公子,你怎麼在這?」

諸葛英笑了笑,說道:「來見見宋兄,這位是……」

「哦,這是沈郎君。」執劍介紹道。

「沈郎君?」

幾位少年望去,安和悅說道:「該不會是淮周街周府那沈郎君,雲梁沈家?」

聞言,少年們的眸光變得複雜和深意了起來。

那雲梁沈家的名聲可不怎麼好,沈雙城做的那些事足以令人詬病長久,現今為茶樓說書先生們談笑取悅食客之用,後世說不定就是奇聞異志里的一篇文章了。

而且,聽說這沈冽不學無術又病怏怏的,早些怎麼都不肯入書院學習,來京城已快半年,從沒見他露過臉,後來書院不肯要他了,他反令他的貼身隨從三番四次往書院跑,還給后廚的僕婦們送雞蛋,送甜點的,說出去都覺得丟人呢……

不過,傳聞里他相當絕色,倒的確生得好看,只是這病怏怏,怎麼看都不像。

執劍眼見這幾個少年的面色,心裡起了嘀咕,怕惹得沈冽難堪尷尬,臉上堆起笑容,說道:「嗯嗯,是的,我家少爺還在休息呢,幾位郎君有什麼,要不再尋個時間過來?」

安和悅和魏潮聲對望了一眼,在彼此目光裡面看到不悅,這小廝的話,擺明了要趕他們走嘛,那憑什麼這沈冽就可以進去。

「沒事,我們不怕冷,你不必擔心,」梁俊說道,「我們牽挂宋兄,走了也不放心,乾脆就在這等著宋兄醒來,你不用管我們,你忙你的去。」

執劍氣悶,這話說的,讓他怎麼回?

算了,懶得理了,愛咋咋的,他繼續領著沈冽往廂房去。

雪地空曠,少年們的目光一直看著沈冽。

沈冽快經過他們時,朝他們望去一眼,仍是輕輕懶懶的一瞥,沒什麼感情溫度,便慢悠悠的收回了目光。

待他們進去,安和悅低聲道:「他去找宋兄幹什麼?」

「這小廝對他也太客氣了。」魏潮聲說道。

「就是,比對我們好就算了,但他對諸葛兄都不見得比對這個雲梁沈家的好呢。」安和悅撇嘴。

「該不會是郭家也有什麼安排和打算吧?」魏潮聲緊跟著道。

「會嗎?」安和悅眨巴眼睛,「不是說郭家最不愛摻和朝政了嗎?」

「不知道。」魏潮聲搖頭。 但是轉念一想,如果對方有槍呢?

這時候,張經理已經打通了他們老總的電話,羅小冬估計是劉暢總經理的!

羅小冬耳力敏銳,聽到,劉暢為了這條新聞,居然同意了,拿出一千萬來買下這個光片的拷貝。

羅小冬心想,這幫新聞媒體人,為了新聞頭條,都瘋了。

果然,兩個人很快,達成交易,羅小冬看到,那光片,上面一排一排的肋骨,就好像魚刺一樣。

然後,光片迅速的,被收起來了。

然後,張經理準備離開,忽然說道:「那麼,到底,董放先生死沒死呢?」

劉醫生哈哈大笑,說道:「你終於想起來問我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