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白靈溪看的一陣焦急,饒是她平日里千防萬防唐夢秋,可真看到唐夢秋被許辰如此無情拒絕的時候,仍舊是感同身受的有些傷感道:「少爺你,你怎能如此……」

「……」 許辰定定看著沾濕地面的那滴淚水,腦海里不由浮現除了有關唐夢秋的一切畫面。 第一次在南海船上相遇,第一眼看見是那麼的驚艷。 之後客房相聚三天,引得全城緋聞流言。 再後來太多太多的畫面閃爍,一幕幕都隨著此刻唐夢秋決然的轉身而引得心裡難受。 最後,畫面定格在了南海

「……」

許辰定定看著沾濕地面的那滴淚水,腦海里不由浮現除了有關唐夢秋的一切畫面。

第一次在南海船上相遇,第一眼看見是那麼的驚艷。

之後客房相聚三天,引得全城緋聞流言。

再後來太多太多的畫面閃爍,一幕幕都隨著此刻唐夢秋決然的轉身而引得心裡難受。

最後,畫面定格在了南海之上。

那一天雷雲呼嘯,天上地下一片昏暗,許辰如魔邪笑,當著百萬大軍,當著八方世人,他一口重重的親吻在了唐夢秋的紅唇上……

那溫度他到現在還隱約記得。

可隨著現在唐夢秋的轉身,這一切,似乎全部都要失去了!

怎麼辦……

怎麼辦?

自己真要任由她掉淚、任由她一個人走遠?

「少爺,你,你還不把公主追回來!」白靈溪看著越走越遠,背影越來越凄涼的唐夢秋,再次焦急喊道。

對,追回來!

許辰驀然起身,朝著離去的唐夢秋飛身追去! 庭院外,南湖木橋上,唐夢秋一路跑到這裡,也不知道是體力不支還是太過傷心,倚著欄杆,絕美的臉上兩行清淚淌下,一片凄涼。

京極家的野望 「夢秋,唉!」

大唐皇上緊追而來,想靠近又猶豫,站在唐夢秋身後,有些皺紋的臉上眉頭緊皺,無奈的嘆息里有一絲憤怒。

「父皇,我想一個人靜靜……」

唐夢秋背對著唐愛民,聲音強作鎮定中有一絲藏不住的哽咽。

「好。」

唐愛民口中說著,腳步動了動卻沒走開,雙眼注視著唐夢秋,滿是擔心,想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你走啊。」

唐夢秋大聲道,柔弱的雙肩因為激動有一些顫抖。

「好好好,我走,走……」唐愛民移步,一邊後退,一邊注視著唐夢秋,神色比唐夢秋還顯得憔悴,有心無力。

「夢秋!」

許辰的聲音忽然傳來。

緊接著許辰身影出現,從庭院中極飛而來。

木橋上,唐夢秋的身體頓時一顫。

大唐皇上臉上則是怒意頓生,一雙拳頭握緊,緊緊盯著許辰,似乎許辰只要再有一絲傷害唐夢秋的舉動,他就會揮拳而上。

「別走,我……」

許辰身形一動,帶著一陣微風出現到唐夢秋背後,神色不舍,張口欲言,話到嘴邊又難以講出。

「你還想說什麼。」唐夢秋低垂下頭,止住了眼淚,卻沒敢看許辰。

「我……」許辰握了握拳頭,出門的一瞬間他心裡有所覺悟,但那句話到了嘴邊就是講不出來。

最後許辰長長嘆息:「我真的有難言之隱。」

「那就不用說了。」

唐夢秋沒有回頭,邁步離去。

「等等……你隨我來。」

許辰伸手喊道,目光認真的看了一眼唐夢秋,下一刻他拉住唐夢秋的手,腳步一動,帶著唐夢秋飛空,很快往自己的庭院之中飛去。

被許辰一牽,唐夢秋身體微僵,只感覺自己心裡頭的那股絕望都消散了許多。

「他,還是在乎我的。」唐夢秋默不作聲任由許辰牽著。

回到庭院,在已經滿是陣法的院子里,許辰再次揮手布下一個隔音陣法。

停頓了停頓。

他神色凝重的看了看天空,然後低頭看向唐夢秋。

唐夢秋終究是把淚臉無奈的展露在許辰面前,似乎瞧出了許辰的凝重,她聲音也有了一些緩和:「你想說什麼。」

「我不想與你形同陌路……可我剛才也不是騙你,我的確有妻室。」許辰低頭看向唐夢秋:「我不是說我現在的這個身份。」

「你……」唐夢秋無言。

「你應該知道,我十八歲之前一直都是別人口中的廢物,自從覺醒之後一切都變了。」

許辰說著停下,神色更凝重的看了一眼天空,他不確定,這個時候魯九陰是不是還在窺視著自己。

「我知道,這是所有人心中的一個迷,我也猜測過你是不是有了什麼奇遇。」

唐夢秋點了點頭,到了這時她神情已經變得冷靜了不少,一雙美目幽幽的望著許辰。

「這也算是奇遇吧,其實。」

許辰無奈嘆息:「其實我……」

忽然。

唐夢秋伸手,晶瑩白嫩的手指捂在許辰的嘴上。

洛秋的春暖花開 「不要說了。」

「嗯?」許辰低頭看向唐夢秋。

「我不想讓你這麼為難。」唐夢秋說著,目光中流露出一絲柔和:「我信你有妻室,但這不重要,男人三妻四妾,你若在乎我,我做妾又如何,我生氣是以為你根本不在乎我,現在我感覺的到,你在乎我。」

裂婚 「是……我不想讓你走。」

許辰低聲開口。

「這就夠了。」唐夢秋釋然一笑,剛才的決然此刻一點不見:「你能回來找我,你能為我說出你的難言之隱,這就夠了。」

「雖然我也很想知道你的難言之隱到底是什麼,但是我更想讓你知道,我並不是一個胡攪蠻纏的女人,我不會眼睜睜看著你為難,還要讓你為難,我只希望你也能明白,這就是我對你的心意,你明白嗎?」

許辰突然陷入長長的沉默,內心中有一股暖意湧出,他雙目緊緊盯著唐夢秋的臉龐,半晌認真點頭:「你是一個蕙心蘭質的女人。」

「剛才是我任性了。」

唐夢秋臉龐升起一抹紅霞:「我答應你,只要能從你身上感覺到這份在乎,以後我可以……不追、不問、不求。」

「這又何苦。」許辰悵然,話還沒說完,唐夢秋繼續道。

「不苦的,只要能陪你、伴你、等你。」

唐夢秋說著抬眼看向許辰,一雙美目猶如湖泊一樣晶瑩純凈。

「我……何德何能。」

許辰雙手一顫,這一會只覺得彷彿要被融化,只想把自己的心窩掏出來,把藏著的秘密也統統心甘情願的講述出來。

唐夢秋感受著許辰傳來的情緒波動,她破涕為笑:「我不要你現在勉強承諾我什麼,只求你能答應我,以後不管你去玄界還是哪裡,都能帶上我,好嗎。」

「好!」

許辰認真點頭。

四目相對,情愫難擋。

看著看著,唐夢秋俏臉微紅:「我先走了……」

說著她轉身離開。

這一次許辰怔怔看著她的背影,沒有去追。

良久,許辰露出一絲悵然:「不追、不問、不求……陪你、伴你、等你。」

「真的是最難消受美人恩啊……」

他搖頭苦笑,緩緩轉身再沒有了言語。

後面房間里。

白靈溪定定看著許辰,神色複雜,握著雙手默默掩去身形。

皇宮長久的平靜下來。

又是一個月後。

天邊忽然有耀世的七彩光芒灑下,彷彿彩虹瀑布,貫穿天地,降臨到凡塵人間。

驚艷的光彩頓時驚動整個人間,無數人出門抬頭朝天際看去。

只見整片天空七彩斑斕,在無盡光輝的中心,一座漂浮在雲層之上的七彩靈山,緩緩出現。

靈山無窮巨大,連綿無絕盡,橫跨千萬里虛空,遮擋了太陽光芒,天下只剩下七彩神光。

這靈山從虛幻透明,漸漸變成實質,彷彿人能夠登到上面,而在靈山之中,白鶴飛翔、靈龍翱翔,仙草瀑布入目儘是,完完全全一片仙家景象。

「靈山投影。」

一時間,各個方向的玄門強者紛紛起身。

皇宮中,許辰和凌寒雪一起升空,對視一眼后,許辰開口:「上路吧。」 漂浮在天上的靈山,遮天蔽日,舉世矚目,在普通武者和平凡人眼中,天上的靈山就像是海市蜃樓,可看不可觸,遙遠飄渺。

忽然,天地中有許多人升空,人影從西面八方而來,全部朝著這靈山飛去,這些人中有玄界下來的玄門強者,更多的則是凡塵中到達飛天武聖境的武者。

不一會就看見,上百個可以飛天的強者們匯聚在一起。

「辰兒,這是什麼?」

騰飛在天上的人群中,跟隨而上的護國公出聲問道,臉色凝重,這麼浩大的真實異象出現在天空中,這還是他生平僅見。

許辰回頭看了一眼護國公道:「靈山投影,這就是讓這些玄門中人下凡的原因,裡面有許許多多的造化,外公既然來了就隨我一起進去吧。」

「靈山投影,裡面會不會有危險?」護國公沉吟,。

「如果說危險,的確會有,進入靈山之後一切天地靈力都會被隔離,所有人只能依靠體魄中的原始力量在山中行走。」

許辰看了一眼護國公,繼續補充道:「而在靈山之中多有珍禽猛獸,一個不好就會葬生在這些猛獸口中。」

「那還是算了,我已經年邁,全靠靈力撐著,如果失去靈力就是一個糟老頭,不給你添麻煩了。」

護國公搖了搖頭,目光看著靈山遺憾的拒絕。

「沒有麻煩一說,外公想去就隨我去吧。」許辰微笑道。

護國公也笑道:「人老了,若是再年輕幾歲我也就進去闖蕩了,免了免了,你們去吧。」

「隨外公意願吧。」許辰不再多說,目光朝旁邊移去,十二個人影正朝他緩緩飛來。

這十二人一路所過,周圍凡塵的武聖都是紛紛退避,迎著旁人敬畏的目光在虛空中走向許辰。

這些人正是之前對許辰上門示好的玄門武者。

「好久不見,許少俠。」十二人帶著笑容走過來,目光投放到靈山投影之上的時候,有一些凝重道:「剛才走過來時,我看到有一群爆山猿,想一想我們失去力量后萬一碰到這些傢伙,真是個大麻煩啊。」

「爆山猿。」凌寒雪頓首:「激怒之後實力越來越強的怪物,的確比較費力,不過他們喜火岩,避開高溫地區就好了。」

「但靈山聖樓就建在赤峰之巔上,赤峰是神火凝聚的山峰,遇到這群傢伙的可能性很大啊……之後如果遇到什麼麻煩,希望我們能互相關照。」

十二人目光一轉移動到許辰和凌寒雪身上,神色中有一絲期許。

「這是自然。」

許辰點頭輕輕一笑,看向後面靈山道:「進去吧。」

「好。」

一行人動身,飛身朝著靈山降臨。

當靠近靈山的時候,眾人神色都是微微凝重,只感覺一股天地偉力降臨,隔絕了身體內外一切靈力真元,就彷彿力量被抽空,一群人飛行姿態一邊,往地面墜落而去。

下墜途中,人人施展體術手段,或翻轉,或擺正身形調整力量重心對準安全地方降落。

凌寒雪在空中長劍出鞘,單手一揮,剎那間劍光飄渺,竟是憑藉強韌的身體一瞬間揮劍上萬次,在背後形成一片劍影羽翼,借著這一剎那羽翼的出現,他卸去了下墜衝擊力,身形一轉平緩洒脫的落在地上。

他的落地方式在人群中極為華麗高超,引得一片目光聚集。

「許辰,要不要我幫忙?」落地之後,他嘴角帶著笑意喊道,同時抬頭朝許辰看去,如今許辰修為境界和他一樣,他有心和許辰較量一場,平時沒機會,今天這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機會。

「哈哈。」

天上許辰一笑,本打算撐開雙臂直接墜下來,聽到凌寒雪的話后,雙臂放下,腳步在虛空中狠狠一踏。

砰!

破空聲響起,所有人看到許辰本是下墜的身形,在這一個踏步后,竟是如同有了靈力一樣,止住了降落,在空中停滯了那麼一刻!

「好強的體魄力量!」玄門中頓時有眼力好的人喊道,聲音驚訝。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