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卡爾比叔叔了。」艾克心中一暖,他知道這些資料肯定是卡爾比動用了大氣力找來的。

食屍鬼,這是一種魔族中傳承的詭異生物。 神話中作為在深淵墓地看守犯人的衛士,每一日血月降臨都會將犯人殺死,并吞咽屍體進入肚子中。 死去的人會化作靈魂漂浮在墓地上方,但他們仍然能感受到身子被利齒撕咬咀嚼的苦楚,痛不欲生。 第二天黑暗之日升起,這些傢伙就會重生,恢復如初。而到了晚上血

食屍鬼,這是一種魔族中傳承的詭異生物。

神話中作為在深淵墓地看守犯人的衛士,每一日血月降臨都會將犯人殺死,并吞咽屍體進入肚子中。

死去的人會化作靈魂漂浮在墓地上方,但他們仍然能感受到身子被利齒撕咬咀嚼的苦楚,痛不欲生。

第二天黑暗之日升起,這些傢伙就會重生,恢復如初。而到了晚上血月懸挂,他們又將重新體會這種噩夢般的刑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現實中的食屍鬼,長相醜陋,總是散發出腐臭的氣味,四肢短小,但行動迅敏。

對於艾克來說,這是學者協會的考核,他不僅要完成,還要完成的漂漂亮亮。(未完待續。) ?金屬堡壘北門口。

「趕快!趕快收拾!馬上就出發了!」一名漢子大喊著,在門口處跑來跑去。

「馬上!」十幾個人用粗麻繩使勁捆縛著車上的物什。

放眼望去,北門口被密密麻麻的車隊覆蓋,甚是壯觀。今天是金屬風暴降臨之前最後一次商隊運輸,眾多商家趕著出來。

在喧鬧的人群中,艾克牽著一頭奇異的魔獸,約莫有兩米高,長三米,身上披有堅硬厚實的鱗甲,覆蓋全身。它頭部尖長,還拖著一條長鼻子,不時捲入地上的土塊咀嚼著,灰色的雙眸就分列左右兩側,額頭有三塊金色的水滴形毛髮組成了一個神秘的三角圖案。

放眼至尾部,那有一三角狀的肉片鼓起,據說是其退化的尾巴。

這是合金平原特產的食金獸,也只有這種生物才能適應平原的鬼天氣。

食金獸吃苦耐勞,奔跑速度不慢,是穿越合金平原唯一的交通工具。

愛莉此時就騎在食金獸上,到處張望著。

兩人昨天在帕里斯頓酒店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便被卡爾比安排到了這裡,跟隨著商隊前往低沉世界。

「艾克,在平原中多聽老查莫的話,之後我也會去低沉世界,那裡有銅錘在,我也放心。」

艾克還記著卡爾比的叮囑,在離開前,卡爾比還交給了他兩個魔法!

任意門!古代奧術系魔法!

奧術鏡像!奧術系四星魔法!

兩個強力的魔法!可遇不可求!也只有卡爾比這種大商人才有實力取得!

艾克知道,這是卡爾比的關心,在了解過資料之後,他對於這一次的考核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事情發生的地點在銅陵山丘的戰錘墓園。

戰錘墓園是山丘矮人世世代代的族葬之地,可就在不久之前,那裡某一個地方化為了巢穴!

死亡盆地巢穴!

經過檢測,這是一個普通級別的巢穴,就跟所有新生的巢穴一般。

巢穴誕生的條件很苛刻,第一,這裡誕生了類似於惡之源柱的物什,這是被規則厭惡的東西。第二,這塊地方會發生影響區域規則的變化。

當然,一開始山丘矮人並沒有在意,不過是一個小巢穴,隨便派一隊人進去就可以解決了。

但就在一個小組失去聯繫之後,死亡盆地巢穴忽然成長為禁二巢穴!

這不是一個固定的巢穴,他擁有成長的力量!

擁有成長性的巢穴將帶來毀滅性的災難!因為他可能會演化成終極的地獄巢穴!

埃爾洛現存的幾個地獄巢穴中就有一個是這樣而來!

在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后,山丘矮人立即聯繫了約莫斯聯眾議會,議會對此很是重視,派出了一支特別小隊。

但是讓人絕望的是巢穴規則變化了,只有三階境界或以下的法師亦或戰士才能進入,顯然是規則估計到巢穴中的不穩定環境而做出的更改。

由於時間不能拖,一支精良的三階隊伍成為了先鋒。

數天之後,巢穴進化為了禁三巢穴,小隊自然了無音訊。

到現在為止,這個巢穴已經成為紅色精英級別!只能由五階及五階以下的職業進入!

這種可怕的成長性讓約莫斯聯眾議會感到了災難的降臨,他們於是向光明教廷以及學者協會求助。

就在這時,山丘矮人有了新的發現。

根據地理位置顯示,死亡盆地巢穴的中央是一個古代巨人遺迹!

是的,當雙強爭霸時代終結之後,巨人們退出了歷史的舞台,但他們的宮殿與祭壇留了下來,成為一處處遺迹,裡面甚至還有古代碑文碎片!

這一個巨人遺迹是由山丘矮人族內的先知智輪主持挖掘的,但在挖掘期間,智輪先知忽然病重亡去,一切的工作也就隨之停止了下來。

恰巧!智輪先知的墓地就在死亡盆地巢******這一切的一切預示出其中另有隱情,於是乎學者協會才有了這樣一個任務交代給艾克。

一年之內,艾克必須趕往死亡盆地巢穴,那裡暫時被魔法公會的魔法陣封印了,誰也不知道內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精英級別的巢穴,先知莫名其妙的死去,停止挖掘的巨人遺迹,他們匯聚成一雙大手,籠罩在艾克的頭頂。

「艾克!」一個蒼老的聲音陡然響起。

「哦!查莫爺爺。」艾克從自己的世界中回神,抬起頭回應著。

「在想低沉世界的事情吧。」查莫也是一名地精,他留著一撮花白鬍子,可那短小的四肢卻是肌肉起伏,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查莫爺爺,你也知道嗎?」

「當然,這件事情只要是約莫斯人,哪能有不知道的。」查莫嘆了口氣,「也不知道造了什麼孽,智輪先知就這麼死去了。」

先知,永遠是一個種族的底蘊!一名先知的死去不僅是該種族的損失,也是埃爾洛的損失。

「艾克,我真不知道學者協會是怎麼安排的,你明明只是個三階大法師,他們竟然想要你去精英巢穴!這簡直就是謀殺!」

望著這氣憤的小老頭,艾克洒然一笑,「沒事的,查莫爺爺,雖然我只是三階大法師但真實的戰鬥力可以與五階大魔導士媲美。」

查莫若有所思,「也難怪卡爾比如此看重你了,好了,趕緊準備吧,咱們得出發了,希望風暴台的那群傢伙沒有預測錯誤。」

艾克點點頭,也明白查莫話語的意思。

金屬風暴的降臨都是通過金屬堡壘前沿的風暴台預測,準確性在百分之八十左右,所以才會有風暴降臨前後兩天不得穿越平原的規矩。

嗚嗚嗚————

片刻后,金屬堡壘響起了風笛似的長鳴,漫向前方金黃色的平原大地,就像衝鋒的號角。

咚!咚!咚!

北大門緩緩閉合,自商隊出發后,這裡將有為期一個禮拜的封禁,直到金屬風暴過去。

「出發嘍!哦嗚————」

一漢子吹了個長號,車夫們揚起長鞭,食金獸們紛紛跑動起來,沿著既定的路線前行。

呼————

狂風吹起,揚起的金屬顆粒瀰漫過來,迷人雙眼。

一個平原竟然營造出了沙漠黃沙漫天的氛圍,也只有此家一處了吧。

啪!

艾克坐上了食金獸,牽著韁繩,跟在隊伍之中。

愛莉尋了個舒適的位置,靠在艾克的胸口,兩人共乘一騎。

「抓緊嘍!愛莉!咱們出發!」

「出發!」愛莉的小臉紅撲撲的,伸出自己的小拳頭。

遼闊的平原,一望無際,視線中沒有任何高山樹林的阻礙,一切都把天空中的赤日襯的更廣大了,毒辣的日頭考驗著每一個人的身軀。

車隊組成一條長龍,在合金平原上浩浩蕩蕩前行,一陣陣金屬砂霧向著兩邊擴散開來,更添一份朦朧。

一日的功夫就在這奔波中渡過。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車隊也是趕到了晚上紮營的地方。

這是一個破敗的村莊,到處是殘磚破瓦,沙粒掩埋。只有四周生長著一種泛著金屬光澤的大樹,樹皮如同鋼鐵般堅硬,根系直入地底,恍若鋼鐵澆築,不懼風暴侵襲。更為神奇的是他的枝椏分叉並不是向著四面八方伸展,而是朝著天空貼近主幹,就像合攏的倒立雨傘。

而當夕陽收起最後一抹尾巴,明月緩緩輪升,那大樹又開始打開,一片片橢圓形的葉子叮叮噹噹作響,就像一串風鈴似的。

噼里啪啦!

每個車隊都燃起一堆篝火,煮著熱食亦或清水。對於疲憊了一天的眾人來講,這不啻於最放鬆的時光。

「很神奇是吧。」查莫捅了捅火堆,激起一陣火星子。「這是鐵杆木,又叫鈴鐺樹。是少數幾種可以存活在合金平原的植物,也正是因為他,這個原本應該被淹沒的地方成為了過往旅客休息的駐點。」

「白天,它們用樹榦吸收日光與金屬,晚上就會將葉子與枝椏舒展出來降溫,不免會相互碰撞,這聲音清脆吶,伴隨了我大半輩子了。」

查莫感慨道,拍了拍屁股低下的一截木頭,發出咚咚的沉悶響聲。

「查莫爺爺,他們在幹什麼?」愛莉的指豆點向不遠處食金獸集合的位置,一群約莫斯人正拿著布袋裝著什麼,頗為熱鬧。

「晚上是食金獸排泄的點,他們正在收集糞便,等著到了低沉世界再販賣。」查莫笑呵呵道。

「食金獸吃的都是金屬顆粒,而他們排出的卻是一種混合金屬,十分適合鍛造兵器!」查莫身旁的一名年輕地精繼續道。

他是小比,查莫這一次出來帶的新人,因為查莫的年紀大了,也該退休了,需要一個接班人。

「用糞便鍛造兵器?很有趣。」艾克饒有興趣,這些資料魔法網路上也有,但在這種夜晚,面對著篝火圍坐,聽著當地人解釋,更有一番風味。

「別小瞧了這糞便,食金獸一天也排不出一克,那可是很珍貴的!」小比嚴肅道,「食金獸是我們的寶貝!每個車隊都必須配置幾名優秀的飼養員跟隨,那些人就是了,他們負責清掃混食金。」

「混食金就是糞便的文雅名字,它在市場上很搶手的。」

「原來如此。」

···

一群人說說笑笑,插科打諢,美妙的夜晚便開始了。

謀春閨 約莫斯人大多喜熱鬧,填飽肚子以後開始載歌載舞起來,場面新奇有趣。帶給艾克與愛莉很大的觸動,小比此時也放開了拘束,甚至還邀請艾克兩人一起去玩耍。

沒一會的功夫,他們就融入了人群當中。

呼——

一股風自西北方而來,鈴鐺樹清脆悠揚的音色繚繞在眾人的耳邊,彷彿更映襯了熱鬧景象。

「起風了!」只有在一旁抽著煙袋的老查莫神情凝重起來。(未完待續。) ?「停!停!」

老查莫的聲音節節拔高,甚至動用了體內的鬥氣。

這狀若雄獅的怒吼直引得那鈴鐺樹的葉子噹噹碰撞,徹底壓制下了歡鬧的氛圍。

所有人都驚愕的望著老查莫,他們不知道老人為何如此生氣。

「起風了!起風了!」老查莫忽然面色漲紅,額頭布滿了細密透亮的汗珠,皎潔的月光播撒而下,更映襯其乾裂蠕動的嘴唇。

起風了!

這些常行走於合金平原的老油皮以及菜鳥們盡皆一個激靈,迅速回到自己的商隊,場面頓時慌亂起來。

「怎··怎麼了?」艾克與愛莉面面相覷,他們在原地茫然的看著周圍人的動作。

「趕緊走!」 御劍仙瑤 小比面容蒼白,對著艾克急促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艾克疑惑的問道。

「起風了!合金平原的晚上起風了!」小比激動道,「平原空曠,尤其是厚重的合金平原,晚上根本不會有風!」

艾克心中一咯噔,小比的話不言而喻,風來了!

金屬風暴!

「不是說還有幾天嗎?」艾克急忙拉起愛莉跟在小比的身後。

「混蛋的風暴台!這些傢伙都是吃乾飯的嗎?出現如此重大的失誤!」小比憤憤不平,只有生活在金屬堡壘的人才知道金屬風暴是多麼的可怕。

「趕緊布置好!」回到自家商隊,老查莫已經開始指揮手下的人構造防禦線了。

在這大晚上遇到即將降臨的金屬風暴,你根本無處可逃,只能原地布置防禦工事,祈求上蒼保佑了。

噠噠噠——

這些人雖然看起來都很緊張,但熟練的將一些材料取出來,撥開金屬顆粒,放置於干硬的大地上。

呼——呼——

約莫兩分鐘后,風勢大了,鈴鐺樹瘋狂的搖曳起來,清脆的聲響與凄厲的風嘯融合,折磨著生物的雙耳。

原本靜靜躺著的金屬顆粒也偷偷從土壤下鑽出,跳入那氣流中,形成一層朦朧的面紗,遮人眼目。

「快!再快!」查莫大吼著。

啪啪啪!

食金獸們不安的踩動著,沒有往日的溫順,而是吼叫著,音調如同牛皮大鼓,沉悶厚重。

「好了!好了!」小比一拍手掌,長出一口氣。

所有的貨物圍城了一個圓圈,老查莫招呼著眾人走到圈內。

外圍,一道道光源閃爍,聯通成一個碩大的魔法陣。

食金獸們的韁繩早已被解開,它們快速的圍繞魔法陣匍匐下,縮成一團,亦是圍成一圈。

啪!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