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腦海里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就是:

傅漁…… 帶男人回家了! ------題外話------ 開始更新嘍~ 我覺得浪浪的關注點永遠都是那麼新奇: 小三爺和六爺一起討論……水產養殖?你咋想的! 浪浪:感覺要被排擠了,哎。 ** 月底啦,日常求個票票~ XX月票紅包持續下發中,別忘了

傅漁……

帶男人回家了!

------題外話------

開始更新嘍~

我覺得浪浪的關注點永遠都是那麼新奇:

小三爺和六爺一起討論……水產養殖?你咋想的!

浪浪:感覺要被排擠了,哎。

**

月底啦,日常求個票票~

XX月票紅包持續下發中,別忘了領取哈,么么 軟體園公寓

傅斯年盯著玄關處的男士皮鞋,聽著屋內傳來腳步聲,傅漁已經出現在視線內。

「爸,你回來啦。」她笑著過去,伸手接過他搭在臂彎處的外套。

此時又有一人緊跟著出來,喚了聲「叔叔。」

「我想懷生師父聊一下他遊學的事,出門沒帶電腦,也沒拿錄音筆,用手機錄音備註不大方便,就帶他回來了。」傅漁解釋。

懷生本來想著,一個下午應該說得差不多了,可是傅漁問得太細,細到許多東西,他都記不清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偶遇了,還是他結了賬,正好請他回來吃頓晚飯。」傅漁素來不喜歡欠人東西。

「嗯。」傅斯年點頭。

「我打電話問過我媽了,她今晚不回來,那就我們三個人吃了,那我下廚,你們在客廳坐會兒。」此時已是傍晚,也差不多到了飯點。

「不用麻煩,我還是回去吧,還有一點沒說完,改天我們再約時間。」懷生婉拒。

「你太客氣了,不麻煩!」傅漁說著已經扯了圍裙進了廚房。

乾淨利索的系好圍裙,束起頭髮,她平素都是披髮,快及腰的長捲髮,襯得她萬般風情,此時露出一截白嫩修長的頸子,立刻多了生活的煙火氣。

「師父,能吃辣嗎?」余漫兮喜歡川菜,傅漁也擅長做這類。

「可以。」

「你隨便坐一下。」傅漁說著已經忙活起來。

傅斯年已經換了衣服,坐在客廳沙發上,示意懷生過來坐,「最近過得怎麼樣?」

當年懷生家裡的事,是余漫兮報道的,這麼多年,他們夫妻一直都有關注他,只是余漫兮太忙,傅斯年又不是個擅長言辭的人,走動不多而已。

黑粉上位:傲嬌男神不許動 「挺好的。」

「聽三叔說,你準備在京大當個客串講師?」

「有這個打算,偶爾去做個演講,算不上講師。」

「真打算就在廟裡過一輩子?大千世界這麼精彩,就沒什麼特別留念的?」

「我想宣揚佛法。」

傅斯年摸了摸鼻子,這個志向:

很偉大!

若是他問自己女兒努力目標,她只會說一句:賺錢!

……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懷生說話也很直接,不懂的事,也不會為了故意製造話題和他尬聊,這點很對傅斯年胃口,他不喜歡那種曲意逢迎的人。

傅漁趁著做菜的間隙,探頭往客廳看了眼。

他倆居然能聊得起來?

他爸這麼悶的人,這個和尚也受得了?

不過這些和尚,其實也是見過了各式各樣的人,畢竟去廟裡的香客什麼年齡階級性格的都有。

這要住持,也應該是八面玲瓏,善於交際吧。

其實這和尚,是個社會人吧。

傅漁做好飯菜,還拍了張發在群里,懷生在她家吃飯,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她就大方在群里說了,群里瞬間炸了。

歡歡:【懷生哥哥,你眨眨眼,你是不是被綁架了?】

段一諾:【住持師父,你還活著就吱一聲。】

京牧野:【可能已經半死不活了。】

段一言:【@段一諾,你論文題目定了嗎?】

……

懷生看了眼群內聊天記錄,不明所以。

直至上了桌才知道,這滿桌子紅艷艷的菜色,咳——

看著都冒汗,辣椒好像有點多。

「嘗嘗看。」傅漁期待的看著他。

「嗯。」懷生點頭,她手藝不錯,這些菜做得大多香辣可口,辣的舌頭髮麻,渾身冒汗,可又停不下來,害他生生多吃了一碗米飯。

能受得住這種辣度的人不多,傅歡一群人一看到這滿盤的辣椒,就為懷生捏了把冷汗。

「沒想到你這麼能吃辣。」 老公太神秘:嬌妻又撩又甜 傅漁笑道。

「小時候在山上,那時候條件不好,有口辣椒就能吃下一整個饅頭。」懷生並不介意和別人提起小時候的任何事。

無論是好的壞的,那都是你真實經歷,所有這些才塑造了今天的他,就算是父母的事,他從不諱言。

若是這點胸懷都沒有,放不過自己,又談何開解別人。

傅漁抿了抿嘴,也是個可憐的和尚,今晚爭取早點結束,讓他回去休息。

**

吃完飯,懷生也不好意思白吃白喝,主動承擔了洗碗洒掃的任務,他做事非常利索,這讓傅漁有點刮目相看。

其實他的條件放在現在的社會裡,也算優質,非得出家,可惜了。

他在忙活的時候,傅漁快速去卸妝洗了個澡,將錄音筆電腦都準備好,懷生也進了書房。

「我稍微整理一下資料,你喝口茶休息下。」傅漁動作很快的操作電腦。

懷生捧著茶水,略微抬眼打量著書房,她行事雷厲風行,按理說,工作環境,也應該是女強風格,設計的確簡約乾淨,不過這是她從小用到的書房,一側架子上還放置著不少娃娃,有點少女。

他偏頭看了眼還在認真工作的傅漁。

卸了妝,乾淨清新,穿著簡潔的白色棉質家居服,與尋常那種嫵媚張揚形成了強烈的偏差。

只是……

為什麼書房裡會有一個酒櫃?

「我有時候喜歡喝一點,你要不要來一口。」傅漁笑著看他,喝酒適度,那種狀態是很舒服的。

「不用,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隨時可以。」傅漁打開錄音筆,手指還在鍵盤上敲擊著。

「從哪裡開始說?」

「就從下午說到藏區那塊兒吧。」

……

傅斯年也是晚上工作的人,來回過來看了幾圈。

大晚上,孤男寡女,他實在不放心。

可是兩人中規中矩,他略微蹙眉,自己也真是想多了。

傅漁盯著從門口一晃而過的人影,有些無語:他爸今天是怎麼了?平時坐在電腦前,一整天都不會挪一下窩,今天是多動症犯了?

下午出門見了段叔叔,被傳染了?

*

傅漁心底想著早一些結束,可是她的早與懷生認為的顯然不同,所以當她整理完最後一份稿子時,抬頭時候,懷生已經靠在椅子上睡著了。

此時已經凌晨一點半。

他進來一直忙著講課,給學生授課壓力挺大,實在是撐不住了。

傅漁抿了抿嘴,頗有些不好意思,此時已經太遲,只能讓他在家中留宿,她關了電腦,輕聲合上,低聲喊了幾聲,沒動靜。

走到他身邊,稍微抬手晃了下他的身子,「懷生?」

懷生未醒。

「懷生師父?」傅漁蹙眉,睡得這麼沉?

她手指略微用力推了他一下,他整個身子一歪,斜斜朝一側栽去,傅漁深吸口氣,急忙拽住他的胳膊,將人給扯了過來。

日娛之用愛發電 由於兩人之間距離太近,他溫和卻稍顯峻厲的臉,從她身前擦過,鼻尖幾乎是蹭著她的前襟,精短的頭髮從她下巴略過……

有些癢。

他呼吸舒緩,溫熱均勻,身上還有寺廟特有的熏香味。

從她身前滑過,就好似有道熱氣呵過。

短暫,潮熱。

「你好了嗎?」懷生此時也醒了,聲音有些粗啞。

「嗯。」傅漁往後退了一步,直起身子,「不好意思,又麻煩你這麼長時間,我以後多注意點。」

「沒關係。」懷生全然不知方才發生了什麼,因為腿有些麻,他揉了兩下才起身,看了眼時間,才驚覺已這麼晚。

「你今晚就在這裡睡吧,我們家房子是兩個公寓打通的,另一邊都是客人在住,我給你拿點新的洗漱用品就行。」

「謝謝。」

已經深更半夜,從這裡到雲錦首府也得三點左右,吵醒傅沉等人不合適。

懷生稍微洗漱下,躺在客卧,很快入睡。

傅漁又整理了一下稿子,約莫三點才睡覺,可她卻睡得並不好。

她夢到了白天和他一起吃飯的男人,忽然向她求婚了,她不同意,這人就一直追著他,後來跑著跑著……

那個人忽然變成了懷生,嚇得她直接從夢中驚醒——

傅漁,你怕是瘋了,褻瀆出家人?

簡直罪過!

------題外話------

你們可以自己想一下,年年時不時在門口轉悠的情形。

年年:我只是坐太久,起身運動一下。 翌日

懷生的木魚丟在傅家,不過他還是按時起床,也沒什麼事,就稍微做了些早點。

余漫兮熬了一夜,沒想到回家居然會有熱粥喝,「昨晚在這裡睡的?肯定又是傅漁那丫頭纏著你的,她工作起來有點瘋,也能熬夜,你要學會拒絕。」

「嗯。」懷生點頭。

他昨天就醞釀了很久,想拒絕她,只是看到她充滿求知慾的眼神,心就軟了。

「你中秋去哪兒?」余漫兮喝著粥。

「去看看師傅,上山和師兄弟一起過節。」

懷生的奶奶八九年前就過世了,姐姐遠嫁,普度大師這些年有認知障礙,記不得人,也不記事,被一戶遠親接去養老了,對他不錯,懷生經常去看他,比以前胖了不少。

「你們很多師兄弟怕是也要回家吧。」

懷生沒作聲。

「之前你在外地,一個人就罷了,今年來我們家吧,我想三叔也是希望你留下的。」

余漫兮不給他反駁的機會,就把事情定下了。

懷生點頭應著,「謝謝。」

「你和我客氣什麼。」

……

傅漁一夜沒睡好,懷生何時離開她都不知道,起床的時候,余漫兮在做午飯,傅斯年則在邊上給她打下手,其實就是趁著這時間和她閑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