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什麼玩笑?

這玩意可是神!而且是最頂級的至高神,豈是他一個凡人可以打敗的? 晚上,樂天獨自站在別墅的屋頂。 今天是陰曆十五,是他靈化的日子。 午夜! 靈化開始! 這一次的靈化明顯地超出了樂天的預計,他的整個身體都消失了,只剩下了一個腦袋,這樣的情況讓樂天終於相信玲瓏的話了。

這玩意可是神!而且是最頂級的至高神,豈是他一個凡人可以打敗的?

晚上,樂天獨自站在別墅的屋頂。

今天是陰曆十五,是他靈化的日子。

午夜!

靈化開始!

這一次的靈化明顯地超出了樂天的預計,他的整個身體都消失了,只剩下了一個腦袋,這樣的情況讓樂天終於相信玲瓏的話了。

自己體內的蒼就是造成自己靈化的罪魁禍首,一旦自己徹底靈化,他就要真正地消失了。

玲瓏再次出現。

樂天長長的吐了口氣,靈化結束。

如果下個月的十五號到來,樂天估計自己要消失了。

「看到了吧?」玲瓏問道。

樂天點點頭。

「你有什麼辦法?」他問。

「吸收我……我可以暫時幫你壓制蒼的覺醒,可以為你爭取更多的時間。」玲瓏回答。

樂天糾結的看著玲瓏。

「如果我吸收你,就意味著你的消失……」他說道。

「沒有關係的!我已經是這個樣子了,能和你融為一體,我很高興……我希望你可以消滅蒼的意志,這樣我們都可以埋葬在你的體內了。」玲瓏淡淡地說道。

樂天沉默了片刻,終於點了點頭。

玲瓏的身體消失了,她化作了玲瓏之心,衝進了樂天的體內。

樂天低頭看著自己的胸口,玲瓏之心取代了自己的心臟,他長長的吐了口氣,力量和靈魂強度突然開始暴漲……

樂天的身體甚至都開始發光了。

「玲瓏之心居然如此強大?」樂天喃喃低語。

第二天一早,家裡的女人都起床了,早飯的時候樂天看著她們。

「我需要安靜一段時間,為你們去搏一個未來……」他開口說道。

一群女人齊齊地看著他。

「我體內的東西已經要蘇醒了,我這段時間要去上次那個小島一個人靜養一段時間,如果你們想我可以去找我……我要在那裡重生!」樂天慢慢的說道。

「好!我們等你。」蘇紫萱開口。

所有的女人都知道樂天的情況,也知道這是他必然要走的一條路。 樂天看著這個熟悉的小島,他看著遠去的船隻,自己的女人在上面向自己招手。

他沒有帶任何東西,沒有帶手機和生活用品。

「蒼……你雖然是四天之一,但是你想小看我是不可能的!」樂天狠狠的吐了口氣。

他將以前布置雲天覆日陣的那些石頭搬到一旁,重新將整個沙灘清理了出來,他要在這裡重新布置一座陣法!

九龍晟天陣!

這個陣法可以大大的加持自己的靈魂力量,甚至超出某種極限。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樂天的進展很慢,這種陣法的難度甚至超過了雲天覆日陣!

不過一個月過去了,陰曆十五這一天樂天的靈化沒有任何加劇的情況。

看來玲瓏沒有騙自己,靈化現象暫時被壓制了,而且這裡沒有人,也不會損失什麼陰德。

半年過去了,九龍晟天陣完成了不足三分之一!

樂天看著地上的石塊,他吐了口氣。

女人們定時會來看樂天,也會帶上孩子,這讓樂天非常的高興。

「你都要成野人了。」

蘇紫萱心疼的看著樂天。

「沒事!為了以後能永遠守著你們,我現在做的都不算什麼。」樂天搖搖頭。

蘇紫萱嘆了口氣,道理她都懂,可是誰家的老婆不心疼自己的男人?

兩年過去了,九龍晟天陣完成了一大半,樂天有時候晚上看著海上的夜空,他有些不可思議,自己完全適應了這個孤獨生活,如此複雜的九龍晟天陣自己就要完成了。

女人又來了。

大兒子樂宇和大閨女樂樂甚至都可以到處跑了,兩個孩子在沙灘上玩的不亦樂乎。

「要完成了嗎?」

蘇紫萱開口問道。

樂天點點頭。

「快了。」

「如果失敗了呢?」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沒說話,失敗了後果誰都知道。

「無論如何……孩子我會好好的養大!」蘇紫萱輕聲說道。

樂天點點頭。

「謝謝!如果有來世……我給你做牛做馬。」他看著蘇紫萱。

「我不要你做牛做馬,我只希望你可以做我平凡的男人。」蘇紫萱回答。

「好!,我答應你。」

蜜愛有毒:邪少專寵請勿動 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和唐巧帶著孩子離開了,樂天吐了口氣,加快的進度。

又過了一年,在樂天放下最後一塊石頭的時候,九龍晟天陣完成!

「哈哈!」

樂天哈哈大笑,平躺在沙灘上。

時間到了……

幾個女人都來了,都各自帶著各自的孩子。

「兩個月後你們再來……如果沒有找到我,那就永遠不要來找我了!」樂天說道。

小助理哇的一聲哭了,她給樂天生了一個兒子,孩子現在也兩歲了,看到媽媽哭了,小孩子也跟著哭。

「別哭!這只是最糟糕的情況!我現在也不是以前的我了。」

樂天笑著安慰道。

小助理抹了抹眼淚,其他女人都在流淚。

「這輩子我樂天感謝你們得我的青睞……幫我將孩子養大成人!」樂天看著面前的這些女人。

「你放心!」

蘇紫萱開口。

「好!很好……你們都回去吧!我會拼盡我所有的一切!不會讓你們失望……」

樂天肯定的說道。

這樣的語氣無疑是給了這些女人極大地信心,她們依依不捨的看著樂天,上了船。

樂家現在的家業大到了恐怖,有錢小楠這樣的商業天才管理,樂家完全成了新崛起的巨無霸。

樂天靜靜地看著遠去的船,他吐了口氣,拔出了銅匕首。

「來吧!蒼……」

樂天喃喃低語。

天空突然變得黑案,樂天猛地將銅匕首插進地面。

「膽大妄為……居然敢主動的挑戰我?你有這個資格嗎?」一個宏大的聲音響起。

樂天看著面前這個東西的影子。

「九龍晟天陣!開啟……」他大喝一聲。

血從樂天的手上滴下,地面的這些石頭緩緩地浮起,它們居然開始圍繞著樂天旋轉,一個立體的陣法出現。

樂天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戰場不在這裡,而是在自己的意識中。

這是一個青黑色的世界,樂天站在地面看著面前這個人。

「吾乃四天之一的蒼天……」

黑衣人淡淡的說道。

「我早就知道了,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是被黃天殺了?」樂天哼了一聲。

蒼天猛地睜開眼,他的眼中爆射出兩道精芒,樂天居然被目光看著退後了一步。

「黃天……哼!待我重生之後,就會滅了他!」

「可惜……這件事我估計你是幹不了了,如果你信得過我,你死了以後我會幫你殺了黃天。」樂天說道。

「就憑你?」

蒼天微微一笑。

他緩緩的伸出一隻手,這隻手憑空放大直接就將樂天包裹在內。

「滅!」

樂天一拳砸了出去。

這裡是他的意識世界,理應他是主宰,即使蒼天強大無比,樂天也有能力一戰。

蒼天的手被樂天打穿了,但是他依舊向樂天的靈魂抓了過來。

樂天被抓住了。

「你看!殺死你就是這麼簡單。」蒼天冷冷的說道。

「啊……」

樂天的身體突然閃過一道道火光,這些靈魂之火居然將蒼天的手掌點燃了,蒼天不得不送開手。

「玲瓏之心?」蒼天哼了一聲。

「看來你還記得那個女人。」樂天看著蒼天。

「記得又如何?我蒼天掌管整個世界的秩序……怎麼可能為了兒女私情徇私枉法?我蒼天不需要任何女人!」蒼天仰天長嘯。

他的手掌收了回去,被點燃的火焰也消失了。

「天道秩序!萬始!」

蒼天低喝一聲,從他的手中飛出一條鎖鏈,黑色的鎖鏈飛向樂天將樂天鎖了起來。

樂天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這就是天之道?」

「哼!連這個都不理解,我今天就給你上一課!天之道為世間萬物的規則如水往低處流,但是又會蒸發變成雲,再往複落下,所有的規則可以理解為天之道,因為有這樣的規則,萬物才會出現,所以叫始萬物。」蒼天冷冷的說道。

樂天突然意會到了什麼,他的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樂天看著自己身上的鎖鏈,他居然不再反抗,整個人如一尊石雕一般立在原地。

「嗯?」

蒼天微微一愣,他謹慎的看著樂天。

「你居然可以領悟人之道?」

樂天猛地睜開眼,他身上的鎖鏈一下就被掙開了。

「天有天之道,天之道在於「始萬物」;地有地之道,地之道在於「生萬物」。人不僅有人之道,而且人之道的作用就在於「成萬物」。」他低喝一聲。

蒼天居然退了,他的眼中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你有資格和我一戰!」

「那就來吧!」

樂天沖了過去,這個精神世界完全沸騰了,到處都是規則的力量和精神撞擊!

「天,主清輕陽生,地,主濁重陰死。一坎一離,一動一靜,一鉛一汞至於人道?人道渺渺。當人生門,仙道貴生。惟願仙道成,不願人道窮。你雖然成就人道,但是豈能和天道媲美?」

蒼天大喝一聲。

他的身體一下就化作頂天立地一般的神人。

樂天哼了一聲。

他已經發現了,即使自己有所領悟,也依舊不是蒼天的對手,他可以依靠的就是盡量的消耗這個傢伙。

毫無疑問現在是蒼天最虛弱的階段,樂天依靠九龍晟天陣的加持,他的靈魂力量在不斷地增強。

「死!」

蒼天一掌拍下。

這是帶著毀滅力量的一擊。

樂天的身體也猛地散開了,他化作了濃濃的霧氣,圍繞在蒼天的身邊。

「哼!萬物請奈何天道!」

蒼天哼了一聲。

他的身邊莫名的出現了一道道大火,霧氣被強行逼退,樂天的身形再次出現。

兩個無比強大的存在一直爭鬥了整整一個月!

樂天的肉身金光爆射,金身已經被完全的激活,他的身體強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金身已經化成了神體。

周圍的海域已經沒有船隻可以靠近了,即使是超大型軍艦也無法靠近,滔天的巨浪甚至嚴重影響了周圍的陸地的氣候。

「報告……這是今年的第三十二號颱風了!」

「報告!第三十三號颱風已經在形成中!」

「報告……第三十四號颱風也在形成中!」

各個國家的各個氣象站都在密切的關注著天氣變化,短短的一個月內居然連續的出現十幾次颱風天氣,層層加劇之下,有些靠海的國家損失巨大。

「包子……我聽說樂天哥所呆的那片海域頻繁爆發颱風?你能不能看看是什麼情況?」顧小冷拉著樂包問道。

「這個我可看不了,現在樂天哥已經完全超出了可看範圍了,我懷疑他現在已經成神了。」樂包回答。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