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界,眾虛城。

「我們六人能夠降落到一起,只是南兄。」杜滕無奈的看著周圍,這眾虛城可是當初在帝界的中院前輩們所建立,他們在出示了證明之後便在這座城內先穩定了下來,只是一直無法找到南星的消息。 「想來南兄便是所說的具有大天地異象之人。」荒戰開口說道,幾人都是點點頭,當初進入帝界的時候,那界門中散發出來的可怕氣

「我們六人能夠降落到一起,只是南兄。」杜滕無奈的看著周圍,這眾虛城可是當初在帝界的中院前輩們所建立,他們在出示了證明之後便在這座城內先穩定了下來,只是一直無法找到南星的消息。

「想來南兄便是所說的具有大天地異象之人。」荒戰開口說道,幾人都是點點頭,當初進入帝界的時候,那界門中散發出來的可怕氣息讓他們都顫動。

「我是擔心,聽說地魔學院的人都去了一處古地,若是星哥和他們相遇。」長孫觀音有些擔心,靜雯在一邊雖然不說話,但是那表情中的擔心是個人都能夠看到。

「擔心也沒有用,我們只能期盼我們出去的時候可以相遇了,」易青無奈的搖搖頭,他們進入這裡可是只有三年的時間,他們才沒有那個閑工夫去談情說愛,一個個看向的是天地大道,想逃探索大帝之道,男女之愛在這些學院中很少有人去沾染,也只有南星這個異類才去招惹了這麼多紅顏知己,然而偏偏他的實力還是眾人之中最高的,這才是讓他們無可奈何的根本。

長孫觀音自然明白,只好將心中的思念壓在心底,六人留下印記,便匆匆離開了這裡,這片帝界廣袤無邊,充滿神奇,需要的是更多的探索。

帝界,不知名的無邊山脈。

南星已經不再飛行了,這裡的山脈實在太過於廣闊了,以他的眼裡根本就看不到邊,這也讓他有些疑惑,就算是山脈也不應該如此,莫不是這裡有著什麼特別,這個念頭一出現就無法止住,他就像是著了魔一般,向著山脈深處而去。

吼吼!

遠處有著古獸的怒吼,似乎是被什麼招惹了一樣,南星心中大喜,這幾天他什麼都沒有聽到,此刻聽到這個聲音頓時欣喜無比,不過他還是有著自己的小心,在自己手中拿出一個陣盤,空間就像是湖水一般,漸起無數漣漪,下一刻南星便消失在了原地。

天牛凶獸今日非常的不爽,作為這無邊山脈少數存在於山脈外圍的凶獸,它一直將這裡當作自己的禁域,然而今日竟然進入百來人,這讓它如何能夠忍受。

「殺了它,」一個頭頂獨角,面目醜陋的人開口,其他人似乎都是他的手下,一個個惟命是從,聽到命令之後毫不猶豫,動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去轟殺。

有獸書的力量,有異象的力量,還有轉獸的力量,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力量,其中一人甚至是用了體制的力量,整個身體內部如同火焰噴射,肉眼都可以看到火焰在他的體內形成骨頭,整個人用著火焰的力量。

百人的力量何等強大,這些能夠進入帝界的人都不是平庸之輩,這天牛凶獸雖然強大,但是在這樣的力量下還是無法抵抗,釋放了自己的全部力量,甚至動用了兇手神通,硬生生在這樣的攻擊下與其中一人同歸於盡。

「廢物,這種情況還能死掉。」之前開口之人毫不猶豫辱罵,其他人聽到也不敢去反駁,只能不去看這位剛剛還一起戰鬥,此刻死了都無法被收屍的傢伙,「帶上他,說不準後面還可以當作誘餌。」

立馬有人上前將那死去之人帶上,其他人都低著頭,不在有所表示,那人也不再多數,一行人向著無邊山脈的深處而去,他們的目的似乎很明確。

「這些是地魔族人,」看著遠去只剩下背影的一眾人,一棵大樹之後突然有聲音發出,如同落入湖水的石頭,空間被輕輕一盪,正是南星,他看的出來,這些人和那天被道院副院主抓住的地魔族人一般模樣。

「跟上去,說不準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南星眼睛亂轉,那日的情形雖然說還好有那個地魔人才讓他沒有直接向靜雯拒絕,但是從副院長的舉動來看,似乎地魔族並不在獸書大陸已知的四大區域內,而且有著深仇大恨。

「或許還有意外收穫。」南星暗道一聲,悄然無息的跟了上去,原地只剩下那巨大的天牛凶獸的屍體,可能會有古獸將其吞噬,又或者是什麼,這就是弱肉強食,這個世界本就是這般,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快點跟上,日落之前不能進入山脈,你們是知道下場的。」地魔族領頭者張暗臉色陰沉,目光之中充斥著殺意。

所有地魔族人身體一顫,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一個個打起精神在這山脈之中跑了起來,一路上但凡有擋道的古獸,都被他們直接一波帶走,他們的目的非常明確,現在太陽還在高空懸挂,但是最多還有四個時辰就是落日之時,他們心中非常明白張暗的話沒有半點虛假,若是他們那個時候真的無法到達那裡,迎來的絕對是死亡,甚至是比死亡還要痛苦的懲罰。

他們的速度加快,可是苦了後面的南星,雖然利用陣盤讓他暫且隱身,但是這實在是不好搞,畢竟這種狀態下一旦速度過快,空中就會留下無數仿似水紋一般的東西,很容易就會被發現的。

不說南星這裡的煩惱,再說張暗他們,在持續一個小時的快速行動之後,終於算是到了無邊山脈的深處,這地方走出去難,走進去反而容易的很。

「聲音小下來,在遇到那頭凶獸之前不要產生無用的戰鬥。」張暗終於放慢了腳步,一行人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而落在後面的南星也終於算是追了上來,看到他們都放慢了速度,一個個小心的樣子,知道這裡不是外面那樣的情形,也是鬆了口氣,身形放慢,悄悄的跟在地魔一族的身後。

又是兩個時辰的行走,南星都看的有些心驚,他在路上看到了兩頭巨大的凶獸,一頭凶獸甚至只露出來一隻尾巴,但是就是這一隻尾巴攪動的天空不能安然,如同一道天柱一般在那裡翻動,可怕的力量讓地魔族人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幾乎是匍匐著遠離了這頭不知名的凶獸。

還有一頭凶獸則是在那裡沉睡,在一座巨大的山嶽之中,那裡露出一個山洞,每當凶獸呼吸的時候,天空的風都在被波及,形成的狂風足以將人吹到天空。

南星深感疑惑,這裡恐怖異常,而且看這些地魔族人似乎對這裡有所了解,但是卻依舊來到這裡,恐怕這裡真的有什麼他們需要的東西,這也讓南星更加下定決心,這若是讓杜滕幾人知道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他們都在擔心地魔族人遇到南星,但是卻不會想到南星會主動湊向這些地魔族。

「就在前方,我們戰鬥的時間不能超越一個時辰。」張暗看著天空的顏色,那一****日已經不再高高當空懸挂,而是有些下落,似乎很快就會落下去,那時候升起來的可就是明月了,而他們需要在大日落下去之前解決一切。

一眾人連忙點頭,一個個速度加快,很快就到了一座奇異山脈之前,這山脈就像是一對扎在這裡的龍角,巨大無比,而且在龍角的中央似乎是一個入口,為何要這麼說,因為那裡有著一個如同界門一般的門,處於龍角中間,但是卻被塵封,似乎需要某種東西來解封。

「將他的屍體打碎,讓血腥味充斥這裡。」張暗面無表情下達了一個足以讓任何人寒心的命令,只是這些地魔族似乎沒有聽到一般,一人上前,將之前死亡的人斬碎,鮮血灑遍這裡,一股濃厚的血腥味頓時擴散了出去,這一幕讓南星都不自覺的握住了拳頭,他自己也殺人,甚至是南家的長老,但是這般還真是沒有過,而且之前還是一同戰鬥之人,但是現在卻這樣的被斬碎,真是令人發寒。

嘶嘶!嘶嘶!

然而一個令人渾身發寒的聲音從那龍角山峰之上傳來,一條巨大的黑影慢慢壓了下來,那是一條蟒蛇,只是這蟒蛇的頭顱之上長有一對龍角,身上的鱗片更是一片片的在顫慄,尤其是那一對眼眸,猩紅的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這是龍蟒凶獸?」南星暗自思索,他心中隱隱有了猜測,這些地魔族似乎就是為了將這龍蟒凶獸吸引出來才釋放這麼多的血腥味,而這龍蟒似乎便和那塵封的界門有著聯繫。

「殺,」眼看著龍蟒凶獸出現,張暗再也按耐不住,搶先出擊,手中出現一把大刀,手中大刀用力一斬,一道黑色的斬擊瞬間出現,直接斬向那龍蟒凶獸。

其他人也跟隨而上,火力再次全開,只是這龍蟒凶獸既然能在這山脈深處獨存,自然不是天牛凶獸可以比擬,這如雨一般的攻擊被龍蟒一尾巴掃出,竟然將這些攻擊全部掃落,一對猩紅的雙眼頓時凶光大盛,直接動用了神通。

龍蟒凶獸的神通可是繼承了龍與蟒的神通,一道光從它的雙角釋放了出來,這裡的空間都被壓得瑟瑟作響,這若是被擊中了,這些人絕對無法好過。

「龍蟒凶獸需要鮮血消弱實力。」張暗眼睛一掃,眾人忍不住後退一步,但是看著這道橫飛而來的光芒,心中更是清楚,一些實力最弱的人明白自己的命運,看了一眼張暗,只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夠得到善待,一個個直接沖了上去,足足五十人迎著這道光,絲毫不做防禦,身體被直接洞穿,無數的鮮血從空中灑落,這道光在鮮血的沾染下開始黯淡,甚至是被磨滅,將要消失。

「吼!」龍蟒凶獸怒吼,身體竟然黯淡,這些距離它超遠距離的鮮血竟然產生了作用,它的身體出現了一層層血痕,就像是被斬殺到了一般。

「還不夠,還差一些。」張暗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漠,沒有絲毫的變動。

剩下的五十人中再次站出二十幾人,他們的實力單個拿出來都不弱,就算是不及南星,也可以和杜滕戰鬥一番,但是此刻只能被當作炮灰,一個個斬落己身,讓鮮血遍布這裡。

龍蟒怒叫,想要後退,然而身體就像是被阻礙了一般,無法大幅度的後退,一點點向後挪移,這個時候的龍蟒凶獸已經弱小無比了,誰能夠知道這樣可怖的凶獸竟然有著鮮血這種弱點,這是致命的。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鮮血橫空,龍蟒嘶吼,這一刻幾乎成了一幅畫面。

龍蟒最終被斬,淡綠色的血液流淌而出,被張暗一隻手提了起來,借著地面的力道提著龍蟒而起,將整頭龍蟒甩在了那龍角山峰,血液流淌到了塵封界門之上,下一刻就像是被某種力量所吸引,巨大的龍蟒開始被狂吸,無數的血液被這界門吸收,那原本塵封的界門在這個時候竟然有了變化,似乎可以打開一般。

「難道這界門后還有另外一個時空?」南星明白了過來,這塵封界門的鑰匙便是這龍蟒的血,但是龍蟒卻是需要鮮血來削弱,難怪會帶這麼多人出現在這裡,原來是早就有的打算,看著那裡剩下的三十來號人,南星不由的為地魔族感到悲哀,同時也是對這地魔族有了一層了解,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龍蟒的血終究有流完的一刻,那界門終於開始出現完整變化,一道道裂縫在周圍出現,那原本暗淡無光的界門在這個時候大開,就像是當日讓他們來到帝界的界門一般,只是縮小了無數倍而已。

「快進去,只有一刻鐘的時間。」張暗大叫,三十幾人快速行動,一個個鑽入了界門之中,南星也是一樣,御風術使用起來,就像是一縷清風,滑入了這界門,這龍角山峰很快就安靜了下來,只有那山峰之上已經乾枯的龍蟒證明了一切。

穿越界門的途中南星都沒有從隱身中鑽出來,他不知道地魔族的人是否還在那裡等待,若是戰鬥南星倒是不懼,只是感覺沒有了他們的探路,自己根本找不到這些人想要找到的東西或者說是什麼傳承,這些南星並不知道,所以這些地魔人還不能全部出事。

界門的穿越一如既往的令人難受,南星緊握著陣盤,避免自己被發現,大概有半刻鐘的時間,南星終於感覺到了穿梭的緩慢,他知道這是即將降臨的原因,御風術發揮到極致,整個人就像是被風吹動著前進,下一刻原本暗金色的通道成了一片漆黑,南星心中知道這就是界門后的空間,他已經聽到了那些地魔人的聲音。

「鄭火,照亮這裡。」張暗的聲音響了起來,這一對地魔人之中唯一能夠大聲說話的似乎只有他一個,其他人永遠像是聽從命令的士兵,而不是所謂的學院驕子。

呼!

之前那個體制是火的青年身體瞬間燃燒,整個人被火焰覆蓋,同時這裡也變得發亮,這裡實在是太黑了,按理來說,他們這些修行者即便是黑暗中也是可以視物的,但是這些古地都會有一些不同,這裡的黑暗和外面不同。

「就是這裡,」張暗眼睛發亮,依靠著鄭火的火焰,他看的清清楚楚,在他面前有一根金色的石柱,那上面雕刻著一條龍,龍頭在最上方凸顯了出來,就像是一頭真龍在這裡盤旋著一般,只是在火焰的照耀下還是能夠看到,這龍頭並不是真的,而是某種奇異力量下的產物,因為這並不是石柱本身便有的,材質不同。

「就是這裡,就是這裡,這裡就是葬龍宮。」張暗張狂大笑,一對眼睛幾乎在發紅,那是赤裸裸的貪慾,「據說這裡葬下一條真龍,更有無數龍種陪葬,還有無上法術真龍爪,只要得到了,我就可以成為地魔學院的最強者。」

「葬龍宮,真龍爪,這裡最珍貴不應該是這法術才對,」南星暗自思索,葬龍宮,而且還有無數龍種陪葬,若是某一龍種還有生命氣息,不管是用來吞噬還是煉製都是天上地下難以獲得的好東西才對。

「搜索,記住找到葬龍洞之後不要露出任何氣息,若是不小心驚擾了龍魂,下場你們是清楚的。」張暗回過頭看著眾人,這些人點點頭,他們清楚的知道若是龍魂出現,不是他們可以對付的,鮮血只是能削弱龍蟒而已,這東西對龍魂是無效的。

南星跟在後面,只是他僅僅只是跟在張暗身後,這些人都釋放出一點光芒,但是那張暗和鄭火唯獨走在一起,南星認為如果真的可以找到,那麼也只會是他們二人,其他人似乎和之前的炮灰一樣,張暗的提醒看起來似乎是關心,但是實際上並不是如此。

「都走了嗎?」等到其他人都離開后,張暗終於壓低了聲音,目光灼灼的看著鄭火。

「走了,他們只會死於龍魂之手,於我們無關。」鄭火終於開口,就像是一頭孤狼,聲音之中充滿了陰狠,這火焰似乎都因為他的語氣而變得幽暗起來。

「離開帝界后好好照顧他們的家人就夠了,至於他們能夠為了本王而死,是他們的福氣。」張暗冷哼了一聲,不過這些人終究是跟隨著自己的,哪怕是因為一些原因全部死去也只是為了自己而死,至於他們的家人,在自己的照顧下過完一生就足夠了。

「就算是他們也只能堅持龍魂幾個時辰,快點開啟葬龍洞,否則我們也會成為龍魂腹中的食物。」鄭火沒有時間等這位陰冷的王子感慨,龍魂並不是完全解決。

「不要忘記你的身份,你只是合作者,這葬龍洞只有我能夠打開。」張暗眼睛閃著冷意,「不要命令我,這種資格便是父皇院主都沒有。」

「……」鄭火不再說話,只是默默的燃燒著身體的火焰,讓這裡發亮。

「哼!」張暗冷哼一聲不過也再沒有說話,而是走到這石柱之前,咬破自己的手指,頓時出現暗紅色的血液,只是這張暗並沒有將這血液送出去,而是不知道用了什麼樣的秘法,這原本暗紅色的血液竟然在這一刻慢慢的成了紫色,與自己的皮膚一般,這時才將這滴紫色的血液拋出,落入那石柱最上方的龍頭之中。

怦怦!

石塊碎裂,原本盤在石柱上的石龍在這一刻開始碎裂,或者說是龍頭,那龍頭嘴巴一張,射出一道紫色的光芒投落了下來,那原本黑暗的地面上突然出現一個洞口,紫色的洞口如同一張吞噬般的大嘴,令人發寒。

「走,」張暗開口,和鄭火同時投入其中,而那洞口隨著兩人的投入開始收縮,原本碩大的洞口開始一點點變小,就在不遠處的南星連忙跟上,這裡最大的秘密似乎就在這奇異紫洞了,這種時候怎能錯過。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葬龍宮,傳說有真龍葬入其中,更帶有無數龍種用來陪葬,雖然這些龍種都不是純種龍,而是一些帶有龍的特徵的凶獸,但是這也是足夠大的手筆,傳說至今其中還可能有存活的龍種,而這些東西則是在葬龍宮的另外一處,那就是葬龍洞。

葬龍洞便是真龍葬身之處,但是想要開啟葬龍洞需要擁有真龍血脈的一滴血,這張暗的地魔一族便是龍族後代,尤其是皇族,有的出生之後頭生雙角,只是他們的血液並不算,這張暗也是用了某種密碼,將自己流出的血進行大量的提煉,這才勉強有了開啟資格,但是這入口也不會維持太久。

「這裡,就是葬龍洞?」南星眼睛發亮,這裡和葬龍宮完全不同,一片明亮,尤其是這中間有一幅巨大的龍骨,身前身後更是無數龍墓。

轟!

就在南星想要靠近的時候,那真龍骨之上散發出無盡的威壓,在這裡的幾人同時一個趔趄,這真龍骨的威壓太可怕了,這才是真正的真龍,只是一副骨可以壓得他們無法正常行走,若是真的一條真龍出現,那會是何等姿態,要知道南星其實是見過真龍的,只不過龍女收斂了自己的威壓罷了。

啪!

南星用來隱身的陣法直接破碎了,整個人顯現了出來,三人都張大了嘴巴,尤其是南星,一臉的尷尬,沒有想到這龍威直接將自己的陣法壓迫,這是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的,而張暗是又驚又怒,驚的怒的都是自己被人追蹤了一路竟然都沒有發現。

「你是其他學院的人?」張暗臉色陰沉,只是在這龍威之下,他的行動都變得緩慢無比,那鄭火的火焰都被龍威壓了回去,在真龍面前,哪怕是龍骨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放肆的。

「似乎沒有必要回答你吧!」南星身形一晃,鯤鵬在身後猛地一躍而起,將這可怕的龍威攔了下來,但是也在龍威的壓迫下緊緊的貼在了南星身後,無法像平時一樣高高在上,它只能讓南星自身免受龍威的壓迫。

「異象之力,你是獸書中院的人?亦或者是天神學院?」張暗面沉如水,尤其是看到南星在鯤鵬異象之下開始自由活動,那張臉更加陰沉,「鄭火,你去殺了他,我去取真龍爪和我們所需要的東西。」

「是嗎?可是現在我已經不需要你了,我親愛的王子。」鄭火面孔猙獰,從懷中取出一塊熾焰如火的鱗片,將這鱗片帶在胸前,那可怕的龍威就像是沒有了目標一般,就這樣從鄭火身邊繞過。

「你敢背叛我?」張暗看著鄭火,臉色更加陰沉,他感覺事情已經脫離了自己的掌握。

「我本就不是你的手下,又哪裡來的背叛,我們只是合作關係罷了,現在不過是合作終止而已。」鄭火冷冷一笑,也不理會南星和張暗,胸膛中的火焰再次燃起,他對體制的使用爐火純青,腳底一蹬便像是一道火焰向著真龍骨的後方而去。

「可惡。」張暗大怒,但是卻無可奈何,感受著身上越發濃厚的龍威,也不再保留,祭起一件獨角,但是這獨角遠遠不如那火焰鱗片,這龍威依舊能夠落下,只是勉強可以讓張暗行走。

「怎麼說呢?你認為我會這麼放過你嗎?」南星突然開口,在鯤鵬之上又出現一種異象,一頭火鳳展翅而起。

「我可是地魔一族的王,你確定要做的這麼絕嗎?」張暗陰著一張臉。

「是嗎?我要做什麼?可不是別人能夠理會的。」南星直接出手,這張暗和鄭火既然現在有了矛盾,那鄭火更是拋棄了張暗,那麼自己可要趁著這個機會先將張暗除掉,至於鄭火為什麼什麼都不顧的進入其中,南星並不在意,只要還在這片空間,那麼東西是誰的還真的不一定呢!

轟!

南星毫不留情出手,只是那火焰剛剛出手,身上的龍威猛然增加,當下不敢隱藏,骨殿被瞬間祭起,但是即便是這樣,他還是能夠感覺到這龍威的強大,就像是一柄大鎚擊打著骨殿,讓骨殿搖晃不定,當然這不是骨殿弱,而是南星的實力無法發揮骨殿的實力。

「可惡。」張暗沒有想到南星會直接出手,大吼一聲,獨角綻放光芒,身體像是一條扭曲的毒蛇,硬生生躲過南星的火焰,下一刻一拳轟出,只是這拳還沒有完全揮出,真龍骨的龍威便先到了,只要在這裡出手,龍威便會增加。

「你沒有機會了。」南星冷笑,手中出現一張彎弓,三千紫氣貫長河都出現了,三種異象瞬間凝聚,成了一根混沌色的箭矢。

「不,我不要死在這種地方」張暗臉色終於大變,頭頂獨角被他猛烈的催動,想要離開,他能夠感覺到那箭矢的強度,三種異象的結合體,三種異象的同時使用他只是聽說,據說只有年輕至尊天驕才能夠掌握,沒有想到。

叱!

南星的箭矢幾乎在鬆手的剎那便到了張暗胸前,在張暗瞪如牛眼的驚慌之下穿透了他的身體,他的嘴巴大張,吐出大量鮮血,身體下半部分都被摧毀,只有一點身子帶著頭顱倒落在那裡。

「不,我不想死。」張暗還沒有完全死去。

「地魔族的生命力還是很強的嘛!」南星嘲笑道,下一刻又一根箭矢射出,直接將頭顱爆裂,那裡只留下一個屬於張暗的曩以及之前頂在頭頂的獨角。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將張暗的曩和那獨角收了起來,南星再沒有理會一個已經死去之人,快步向著剛才鄭火離去的方向,不是他不想用精神力確認,而是這真龍骨擺在這裡,現在的南星還真的沒有辦法越過真龍骨去直接探索。

只是讓南星沒有想到的是,當他越過龍骨的時候,就在那裡看到了鄭火,他就在那裡,似乎是在等待著南星一般,要知道這龍骨並沒有完全顯露出來,但是也有幾千米之大,南星這般速度都走了半個時辰,而這鄭火便一直等在這裡。

「你終於來了?」鄭火淡淡開口,剛才的猙獰都消失不見,若不是胸前那還在發光的鱗片,南星還真的不敢確定這就是剛才那個背叛張暗的地魔人。

「你就這麼有信心在這裡解決我嗎?」南星皺著眉頭,這鄭火充滿了自信,像是有絕對的把握將自己消滅在這裡一樣。

「解決?不不,我可沒有這樣的想法,」鄭火開口,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手掌在後腦勺抓了起來,在南星驚愕的目光下從那裡抓破一個洞,但是驚奇的是那裡並沒有流血,反而鄭火用力一抓,原本的腦袋就像是一個頭套一般被他甩了下來,而這時南星才算是發現了不對,這人似乎一直在偽裝。

重新出現在南星面前的是一張更加清秀的面孔,沒有獨角,沒有那地魔人的醜陋皮膚,而是一頭寸長的短髮,看起來精鍊無比,唯一不變的就是這人的眼神,依舊是那麼的自信,充滿了和張暗完全不同的色彩。

「正式介紹一下,在下大災學院的雄焰。」鄭火一笑,或者說是雄焰,這個人竟然自稱是大災學院的人,這讓南星張大了嘴巴,他是知道大災學院的,但也僅限於知道,五大學院的特徵他根本不清楚,張暗能夠把他當作獸書中院和天神學院,那就說明他的特徵和這兩個學院相似。

「你這是?」南星還是感到有些神奇,這個人。

「我是潛伏在地魔學院的卧底啊!似乎每個學院都有這樣存在,而且像是一種默許,只要沒有在學院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就不會被那些頂端的存在指出來。」雄焰開口道「不過聽說潛伏在獸書中院的某個地魔笨蛋釋放了一頭封印凶獸,毀了大半的山脈,這讓地魔學院的高層大發雷霆,直接毀滅了那個傢伙的直系,這你不會不知道吧?身為獸書中院的學子。」

「你就這麼確定我是獸書中院的人?」南星驚異,剛才的張暗可是完全猜不出來啊!

「天神學院的人眉心都有圖案,但是都是光暗屬性的圖案,你的蝴蝶明顯是冰屬性,也只有地魔王子那樣的笨蛋才看不出來。」雄焰無奈的擺擺手。

「咳咳!在下獸書中院的南星。」南星連忙開口,對於這種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他雖然看了很多書,但是都是關於獸書大陸或者上兩個時代的,關於五大學院的書籍他還真的沒有去了解多少,而且這種事情最了解的還是這些潛伏在各個學院的卧底,他們要比一般人更加的敏銳,「那你為什麼暴露自己,你應該是卧底才對。」

「我的卧底時間已經足夠了,歷練也足夠了,本來是到了直接回歸的時間,不過有個笨蛋想要帶著免費帶著我進入葬龍洞,這我可就不能放棄了。」雄焰笑了出來,「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即便是獨龍角也不能抵擋龍威,偏偏他還就認為可以做到,以至於剛才和你一戰完全沒有多少反抗之力。」

「是嗎?」南星看著雄焰,終於開口道「那麼你在這裡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如果是解決我的話剛才就應該動手了,一塊龍鱗可以讓你盡情發揮才對。」

「不,準確的說是我認出了你,我掌握了很多各個學院的天才,而你是最近進入帝界才被傳到我手上的情報,但是關於你的情報非常精彩,一個掌握了數種異象,包括真皇異象那樣可怕異象的人,在這裡就是稱呼你一聲至尊天驕都是可以的,你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這種程度。」雄焰深深的看著南星,「這種人若是沒有必要最好能夠成為朋友,而不是敵人,這是我們大災學院的宗旨,這也是為何大災學院沒有和任何學院結盟卻可以讓每個學院不願意出手的緣故。」

「那你是想和我結交,」南星怪異的看著雄焰,大災學院的宗旨他不清楚,但是根據南星對精神力波動的掌握,似乎這是真的。

「若是你不相信,我們可以以天地為契約,結下血契。」雄焰無所謂的笑笑,似乎對於這血契絲毫不在乎一樣。

「結血契,此方天地雖然沒有天地意志,但是存在某種禁制,血契效果很強。」不知道什麼時候白骨終於醒了過來,向著南星傳音。

「那好,便結下血契吧!」不怪南星警惕,而是死在敵人手中難,死在自己人手中容易,若是自己輕易相信別人,一旦到時候出現什麼狀況,自己根本來不及抵抗,多少英傑死於自家人手中,這是歷史的血的證明。

「好,爽快,不愧是情報中評價最高的人。」雄焰大喜,若是情報準確,這南星的實力如同至尊天驕,在這年輕一輩可謂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兩人當下不再猶豫,各自擠出一滴血來,口中念叨這血契之詞,兩滴血很快融合在了一起,某種奇異的力量將這兩滴血吸了起來,在空中化作一張奇異圖案,而且更加驚奇的是這圖案轉而又化作兩滴血消失在了天空,這裡什麼痕迹都沒有留下,但是冥冥之中兩人都有了感應,那就是他們的血契已經成功了,受到了某種監督,一旦違背,將會被天地泯滅。

「這樣以來就輕鬆很多了,」雄焰鬆了一口氣,一臉的自來熟,這是當初作為卧底必然會的東西。

「那麼也可以說一說這裡到底有什麼了吧!」南星也是舒緩了一口氣,一直猜測著一個人對於南星來說很是不舒服,他從來不去猜測自己家中的人,這樣會很累。

「當然,這葬龍洞可是蘊含著大秘密的。」雄焰神秘的笑了起來。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什麼秘密?」南星奇怪,在這葬龍洞不是想要得到這些可能存活的龍種嗎?

「真的認為這葬龍宮是真龍所為嗎?」雄焰嘴角勾起一絲神秘的笑容,「這裡充滿了無數龍種,甚至真的有一幅真龍骨,但是這可不是真龍自己做的,即便這些龍種只是有著一絲或者沾染著龍族血脈,也不會有真龍做出這種事情。」

「你的意思是有人設計了這真龍宮?」南星眼睛中有著驚訝,這龐大的宮殿可不小,而且在帝界中的一個小空間內,需要穿越兩道界門,最後更是需要真龍血脈的血液,這可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做到的,況且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這裡的龍種,除了真龍,南星實在是想不到有什麼人可以做到這樣大的手筆,將如此多的帶有龍族血脈的龍種陪葬在這裡,即便是這些龍種沒有死去卻也沒有辦法獨自離開這裡。

「這就是我所說的真正的秘密。」雄焰開口道「據說這裡是一位大帝為自己的真龍寵物所建立的,而且最重要的是這裡似乎有大帝所留下的術法痕迹,這才是我想要找到的,若是能夠在這痕迹中得到一些東西。」

這自然是極好的,大帝的術法痕迹是何等的寶貴,若是可以從中衍化出獸書或者是其他的東西,這才是最重要的,南星也是極為動心,他倒不是稀罕大帝術法,本身的陽王技還有祖師爺的教導,以及鴻鈞老師的傳授,這些足夠他用來印證自己,但是長孫觀音她們可還是依靠獸書的,這東西對她們來說還是相當看重的。

「為什麼要找我,這種事情不是應該找同為大災學院的人嗎?」南星看著雄焰,這樣的一個秘寶之地絕對是很多人想要探索的,而這雄焰似乎已經是認定了自己。

「雖然是大災學院的人,但是,」雄焰眼中閃過不屑,「大災學院的人又和我有多少關係,充其量也只是我學習的地方,況且他們將我當作卧底的時候便已經想到我會脫離了,難道你認為卧底是我們主動的嗎?」

「當然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看到了你的情報。」雄焰看著南星,「在我得到的情報中,你可是中院那一塊大陸中的一頂一的強者,尤其是你的異象,可以說現如今我知道的異象中,你的真皇異象絕對是最強的,真皇異象,那可不是說笑的,也就說你的實力值得我去這麼做。」

「這樣嗎?」南星靜靜的看著雄焰,突然開口道「雖然不知道你說的到底有幾分真實,不過如今血契已經成立,我一定會是相信你,現在就去找一找吧!貌似我們時間不是很多。」

「我喜歡你的真實,不過我們的時間不少,龍鱗雖然沒有直接的攻擊力,但是用來抵擋外面隨時會出現的龍魂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雄焰輕笑,不過還是準備好了尋找,這葬龍洞太大了,想要從中尋找到秒無痕迹的大帝術法痕迹沒有那麼容易。

兩人也是沒有任何方向,就這麼的向著前方而去,只不過兩人都沒有將目光放在真龍骨之上,不管是什麼原因,哪怕那術法痕迹真的在龍骨之上他們也不會去,現在還是有著秘寶所以才能夠擋住這龍骨的威壓,但是一旦真的踏在真龍骨的軀體上,那麼恐怕真龍骨的威壓會瞬間壓下來,而且痕迹在龍骨上他們也沒有辦法取走,這若真是大帝輕手葬下的真龍,那麼誰知道大帝是否遺留下什麼後手沒。

「這裡的龍種,」南星還是第一次的自信看著這些龍種,雖然有墓碑的阻擋,但是出奇的是這些龍種並沒有隔絕精神力之類的東西。

南星的精神力就像是一張探索的大網,很容易透入這墳墓之中,而且他看的仔細,這墳墓中確實有龍種的存在,尤其是他現在正在探索的這墳墓,裡面蹲伏著一頭獅龍,其他地方與獅子沒有什麼區別,但是那尾巴卻是一條龍尾,而且你能夠想象到獅頭之上長有龍角的怪異嗎?尤其是那龍尾長而有力,直接將其身軀都盤繞幾周。

「雖然龍氣十足,但是和紅鯉鬼龍相比差了好多好多。」南星暗自開口,那一對紅鯉鬼龍現在還在自家的池塘里,似乎不準備出來一樣,這也是南星留在南府的後手,畢竟關於鬼龍的傳說還是有的,威力無窮。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