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狼出拳看似力大無窮,實則不然。雖然每次出拳都做足準備,一旦老妖防住,他立刻卸力,再找機會。一擊必殺的機會。

幾個拳腳來回老妖就被逼到角落。這時候青狼的腿功徹底發揮出去。眾所周知,腿比拳,一個明顯的優勢就是攻擊範圍大。只要腿不被對手控制,那麼完全可以將8分精力放在進攻,只留2分精力防守。 張北羽他們平常打架最喜歡踹。而青狼根本不踹,因為對於真正的高手而言,踹的威力遠比不上踢。青狼每次側踢都帶出嗖嗖的

幾個拳腳來回老妖就被逼到角落。這時候青狼的腿功徹底發揮出去。眾所周知,腿比拳,一個明顯的優勢就是攻擊範圍大。只要腿不被對手控制,那麼完全可以將8分精力放在進攻,只留2分精力防守。

張北羽他們平常打架最喜歡踹。而青狼根本不踹,因為對於真正的高手而言,踹的威力遠比不上踢。青狼每次側踢都帶出嗖嗖的風聲,他出腿速度遠超拳速,左右腿來回側踢,踢的老妖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只能躲在角落裡勉強防守。

張北羽也看得出來,這種比*,一旦被對手逼到角落裡就很被動。

可老妖沒有放棄機會,在青狼收腿的一個瞬間躥了出去,幾乎是朝青狼撲過去的。 重生千金:帝少的燃情寵妻 一個勾拳打在他的下巴上,砰一聲,青狼的身體都被打的騰空飛起來。 雲婉蓉的遭遇或許沒有沐青青那般離奇,一切到也算是中規中距。

自從她被那一道能量所包裹,只覺得眼前一黑,等再次睜開雙眼前之後,便是看到了一處更為恢弘的大殿,大殿之上,只是端坐著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婦人。

那婦人身穿一身月色華袍,一頭青絲被挽成了高貴的鳳凰形狀,雖說年近四十,但似乎月歲並未在其臉頰上留下任何歲月的痕迹,看起來僅比雲婉蓉大了幾歲而已,而其一張恬淡而美麗的臉頰之上,透著一抹難掩的雍容與高貴!

「晚輩雲婉蓉拜見前輩!」

雲婉蓉雙手抱拳揖手,行了一個標準的晚輩禮。

「你到也不用客氣,既然來此,便也算你我有緣,我的一縷殘魂在此等待了近千年,在即將消散的那一刻,沒想到終於讓我等來了你!」

說罷,那婦人同樣也是嫵媚一笑。

「不知前輩……」

雲婉蓉自然是好奇,這位傳給自己傳承的前輩,到底是什麼人?

「怎麼,難道怕我是沽名釣譽之徒么?放心,我朱雀玄宗的名號,絕對不會辱沒了你!」

「朱雀玄宗?難道您是千年前那四大玄宗之一的朱雀玄宗?」

雲婉蓉當下便是失聲叫道。

千年前身處於最高位的四大玄宗,其地位排在高級宗門之上,四位宗主更是當時的一方強者,只是可惜,這幾位也同樣身損於前年之前。

之後四大玄宗便也隨之沒落。

千年之後,四大玄宗也漸漸不被人提起,雲婉蓉沒有想在這裡,居然能遇到朱雀玄宗的人。

「怎麼?你個小輩居然也知道這朱雀玄宗?」

那美婦人沒有想到這千年之後的一名少女,居然能知道這千年前的宗派,倒也是有些意外。

「也罷,看來你我也實屬有緣,時間緊迫,到也不說那些無謂的話,接下來,你便準備接受我的傳承吧!」那美婦人淡淡一笑,隨後便是開口說道。

而對面的雲婉蓉也並未廢話,只是沖著那婦人微微揖手。

見此,那婦人微微點頭,一雙如蔥玉一般的細嫩手掌從長袍之中滑出,點點紅光,在其指尖之上緩緩纏繞。

噗!

那婦人只是輕輕一揮手,那紅光便是化做一道磅礴的赤紅色能量,旋即在半空之中逐漸凝聚,最後化成了一隻如同麻雀大小的朱雀。

朱雀雖小,但其身上所涌動的磅礴能量,讓雲婉蓉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危險之意。

「丫頭,傳承在此,即便是你真的有緣,但也是要看你真正的本事!」

那美婦人當即袍袖一揮,那朱雀便是發出了一聲唳鳴之聲,隨後便是看到,大殿的蒼穹之頂,突然出現了如火焰一般的團團煙霧。

轟!

漫天的火焰翻轉,那朱雀身上的紅光也是越發耀眼,隨後那朱雀突然小口一張,那天空之上的數片煙霧,竟是被它在一息之間全部吞入腹中,接著便是轉過頭來,對著下方的雲婉蓉爆沖而來。

那朱雀迎風而長,只是短短數息,已經長至數丈大小。

其身體上所裹挾的一抹強大的能量,使得雲婉蓉所站的大理石地面瞬間被壓得粉碎。

望著那道赤紅色光影之中所蘊含的能量,雲婉蓉的眼底也是閃過一抹凝重,她知道那光影之中有能量到底有多可怕,如若一個不小心,必然會當場喪命。但是她想要的並不是這樣一個結局,她想要的是,當然比這個還要多。

之美婦人既然選擇了自己做為傳承人,必然不會真的想要置自己於死地,好么這道攻擊,顯然是對他的考驗。若自己真的接不下來,怕是什麼傳承也得不到了。

想到此,雲婉蓉的眼中閃過一抹堅毅之色,隨後便是將體內的全部靈力調轉而出,隨後便是瘋狂的匯聚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上,成敗只是在此一擊!

嘭!

那赤紅色的光影瞬間閃掠而下,與雲婉蓉的手掌轟然相撞。

在撞擊的那一瞬間,整個大殿似是也顫抖了起來,隨後一道人影便是從那兩道能量相交之處倒飛而出。

好在有沐青青送給自己的七彩軟甲,這一擊雖說氣海有些翻騰,但總體來說並未受太大的內傷。

咔嚓!

就在雲婉蓉身形踉蹌之時,那團赤紅色的能量之中突然傳出了一道輕微的震動之聲,隨後便是看到,那能量竟然炸裂開來。

拼盡了全身的能量,顯然雲婉蓉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雲婉蓉甚至還沒來得及高興,在那虹芒之中,一道只有小指粗細的能量從那虹芒之中爆射而出,最後鑽進了雲婉蓉的眉心之中。

蜜枕甜妻:老公,請輕親! 雲婉蓉這一次接受傳承的時間,似乎比其他人都要長。

甚至比沐青青都要長。

算起來沐青青只不過是在那茅屋之中呆了十天而已,而雲婉蓉卻是呆了盡二十天。

等她再次張開雙眼的時候,外面的震動已經逐漸便要閉合。

隨後那位美婦人又交代了幾句之後,便用自己餘下的能量將雲婉蓉送出了秘藏,而她自己的最後一縷元魂,便也算徹底消散了。

等到雲婉蓉走出秘藏,沐青青等人早已離開,所以她一路追趕之下,終於在黑石城中找到了沐青青。

「雲姐姐,還是你好,接受了傳承,修為便是直接有所提升,不像我,在那黑暗的地方受了十年的罪,什麼也沒有得到,甚至是連修為都沒有提升半點。」

聽著雲婉蓉的講述,沐青青嘟著一張粉紅的小嘴,頗為不滿的開口。

「青青!」

聞言,雲婉蓉將沐青青的一雙玉手拉起,而後認真的開口道:「每個人在這個世上的位置不同,所要遭受的東西便也是不盡相同,你此次在那黑暗之中前行了十年,但你的修鍊卻是從未落下一天,而且那虛無前輩也曾經說過時機未到,或許在某一個時間點上,你體內所存下那十年的能量,便可以直接得到爆發,到了那個時候,你便不會再是現在的這一翻模樣了!」 被一個職業拳擊手在不帶拳套的情況下全力打一拳是什麼感受?張北羽可不想體驗,但他卻看見了。青狼雙腳離地,腦袋往後仰了一下,然後噗通一聲倒在擂台上。

在老妖這記勾拳打在青狼下巴的一瞬間,傳來「嘎巴「一聲。不知道是下巴碎了還是牙咬碎了。總之青狼閉上了眼睛,躺著抖了兩下。

老妖沒有放過他,大邁兩步跟上去,彎著腰對準青狼的臉又是一拳。砰一下,青狼的身體又抖了一下。

*場里傳來鋪天蓋地的喊聲,大叫著:「老妖!老妖!」老妖高舉雙拳,在擂台上走來走去示意,好像已經在慶祝勝利。

張北羽看的一陣詫異,小聲說:「這就完了?」立冬點點頭,「基本完了。」「這麼快?你不是說拳擊手打黑拳沒有優勢么。」立冬說,的確是這樣,但青狼太過輕敵了。

「他要是不嘚瑟,不會輸。走吧。」張北羽又看了兩眼,青狼躺在擂台上一動不動,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死了?他不知道這些莊家會怎麼處理青狼,也沒有心情知道。現在他深深的擔心立冬的處境。

重新回到休息室。外面依舊是一陣喧鬧,這裡卻靜悄悄的,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像是兩個世界。立冬坐回剛剛的位置,繼續閉目養神。

張北羽本不想打擾他,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冬子,剛剛如果你在台上,能贏么?」立冬睜開眼睛,皺著眉頭很認真的想了一下回答道:「我能打贏老妖,卻不一定贏得了青狼。」「啊?為什麼?」

「我剛才說了,青狼太輕敵了,否則不會輸。他只要跟老妖保持一定距離,用下盤功夫騷擾,早晚會把老妖耗光。每一個打黑拳的拳手都知道,一定不能給拳擊手機會。哪怕是一個機會,只要被拳擊手抓住,就是致命的。」

「拳擊手往往一拳就能結束比*,但這一拳卻很難打出來。青狼也夠倒霉的。當然,不排除打假拳的可能。」

張北羽點點頭,正要說話。一個人推門而進,叫了一聲:「立冬,該你上場了。」張北羽站起來說:「不是說9點么,現在還沒到時間。」來人說:「老妖跟青狼這場剛結束,觀眾氣氛正好,趁熱打鐵,現在就上吧。」

「知道了。」立冬淡淡說了一句,站了起來。怎麼說呢,張北羽感覺他整個人的氣場都變了。冷冰冰的,彷彿變了一個人。

外面的主持人已經開始為下場比*預熱。張北羽和王子一左一右陪著立冬慢慢走出了休息室……

一出來,所有聚光燈都打在三人的身上,觀眾席上發出一陣歡呼。這些無不讓張北羽有些慌神。觀眾們的叫好並沒有給他鼓勵,在他看來,這些事催命的叫喊。他甚至想拉著立冬跑,跑出這個把人性醜惡面暴露無遺的埋骨地。

「現在走來的就是盈海地下拳壇的新星!集傳奇、遺憾於一身的少年天才,立冬!!」主持人似乎挺會調動氣氛,觀眾們「哦!!」的一聲。

立冬也很配合,舉起雙手揮了揮。張北羽和王子都不適應,始終低著頭。

「在沒有接受過任何專業訓練的情況下,立冬在初入拳*時以三連勝的戰績震驚拳壇,成為了盈海地下拳壇年紀最小的三連勝得主!可是……在經歷了短暫的輝煌之後他卻遭遇了滑鐵盧。當所有人期待著他延續連勝傳奇時,卻慘淡的以兩連敗收場。而今天!這位少年拳手,背負著一雪前恥的信念,再次踏上擂台。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立冬上場!」

主持人說完,觀眾們就開始叫著立冬的名字。可以見得,立冬的人氣還是挺高的,從觀眾的反應來看他應該是這場比*的熱門。

張北羽學著電視里的樣子,跑到擂台邊緣,手腳並用為立冬壓下擂台圍繩。立冬貓著腰走上擂台,坐在了角落裡。

主持人接著又開始介紹火藥。

「接下來這位拳手是第一次參加比*。雖然是野路子出身,但我們相信,他既然敢來,那麼實力一定不俗。 總裁老公六婚成癮 究竟這位拳手會成為立冬的墳墓?還是墊腳石呢?讓我們歡迎立冬的對手登場,他就是——火藥!」

張北羽一臉不屑,使勁瞪了那個主持人兩眼。這傢伙明顯是在說瞎話。

雷爺說過,這個火藥曾是職業拳擊手,做過散打教練,而且剛下山。下山是黑話,就是剛出獄的意思。這麼一號人物在主持人嘴裡卻成為了野路子出身?火藥是野路子,那就沒有專業的了。

他不敢往下想。主持人這樣說無非是貶低火藥,那麼這樣做的目的只有一個:讓觀眾認為立冬必贏。這些肯定在*前就做過宣傳了,這麼說來,雷爺是鐵定認為立冬會輸。如此,不但教訓了立冬還賺到了錢。

火藥一出場顯然沒有立冬的待遇,都沒幾個觀眾叫好的。這樣就更加印證了張北羽的猜測。立冬也看出來了,呵呵的笑了兩聲說:「雷爺的如意算盤打得真好。」張北羽雙手摁住他的肩膀,沉聲道:「冬子,一定要贏!」

立冬笑笑,沒有說話。

火藥也走上擂台。一臉絡腮鬍子,身高跟立冬差不多,但是體重……能裝下兩個立冬。身上全是一塊塊腱子肉,看上去就跟鐵打的似的。立冬站在他面前跟小雞崽子似的。

當然,立冬瘦歸瘦,但肌肉也不少,就像是壓縮過的。這樣不但讓他的肌肉更緊實,還能讓他的體型更小,這樣就能夠更加靈活。相比之下,火藥那一塊塊都是凸出來的,像是健美先生。

王子雙手輕輕拉著張北羽的手臂,問道:「小北,你說立冬能贏么?」他搖搖頭,看著擂台上站在對面的兩人。「能,一定能!」

還是敲了幾聲鑼,一個美女舉著牌子上來走了一圈。

火藥年紀大,塊頭大,但是沒有對立冬表現出一絲絲輕蔑。相反,他的眼神很認真,看得出來很重視、尊重眼前的對手。

其實張北羽不希望這樣,他更希望火藥輕敵。不過火藥似乎不是這樣的人。

隨著裁判的一聲開始,比*正式拉開序幕。

然而這兩個萬眾矚目的拳手卻很淡定的面對面站著。火藥身上露出一股肅殺之氣,與此相反的是他眼神中的淡定。立冬也是如此,對看了好幾秒他們倆才各自往後退了兩步。

下一秒,立冬眼神陡然凌厲,擺出起手式:微微抬起雙拳,雙腳前後交叉,不停用小碎步移動。這是典型的綜合型選手,雙腳交叉並且不斷移動能夠保證先手側踢,雙臂撐起防禦重任。可以看出來,立冬是準備以腿為主。

火藥沉穩了許多,但他的起手式十分奇怪。雙腳同樣前後站定,卻分的很開。緊握右拳抬高手臂,都抬都腦袋旁邊了。看著架勢是準備一拳定輸贏?

立冬掃了一眼,也對這個姿勢露出絲絲疑惑,但這並不妨礙他進攻。立冬步伐輕快,不斷在火藥身邊遊走,象徵性的踢腿試探。火藥穩穩站在原處,身體隨著立冬的方向轉動,不斷伸手擋住立冬的進攻。

在連續幾個側踢之後,立冬故意往後退了兩步。張北羽看到他的動作,緊緊握住拳頭揮了揮。「怎麼了?」王子不解的問。「冬子要進攻了。」

王子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立冬退了兩步之後離火藥大概有一米多的距離。火藥還是一動不動,面相嚴肅的盯著立冬,像一尊雕像。立冬嘴角微微一揚,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突然向他撲過去。

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立冬像是一頭野狼,嗖一下跳起來,右腿一個高掃踢向火藥。火藥不慌不忙,左手一抬輕輕擋掉。立冬落地之後,以右腳為軸站穩,左膝猛然提起,抬腿一個刺蹬直奔火藥膝蓋。

觀眾席中發出「呼!」的一聲,大部分人站了起來,不想錯過這一幕。

這一記刺蹬若是命中,火藥的膝蓋基本就廢了。張北羽瞪大眼睛張望。然而,觀眾們預想的結果並沒有出現。

剛才說過,火藥的起手式十分奇怪,左腿在前,右腿在後,雙腿分開的距離很大。立冬的刺蹬的是奔著他左膝來的,此時他竟然不躲、不防,反而抬腿進攻!右腿突然發力,一個強力的橫掃朝立冬甩過來。

立冬若是執意刺蹬,那麼他的左腿將會被火藥暴力的橫掃踢到。毫無疑問,立冬是吃虧的。他當即收腿,輕輕往旁邊一跳,左手打掉了火藥的橫掃。

「哦!」觀眾席中又發出一聲驚呼。大概是誰也想不到火藥不守反攻。

立冬這一招算是虛實結合、聲東擊西,並且難度很高,對彈跳和靈敏、速度都有很高的要求。他一開始就祭出這招,可想而知這應該是他的殺招之一。不過,火藥竟然如此輕鬆化解。

立冬一擊不中,繼續保持靈活的步伐遊走。但他的喘息已經微微加重,只以為必中的一招被對手化解,心中難免有些起伏。

火藥輕輕呼了口氣,突然呵呵的笑了一聲,那意思好像是:該我進攻了!緊接著,他呼呼的朝立冬走過去。他的速度實在算不上跑,但每次邁步幅度都很大,一邊走,一邊舉著鐵鎚般的右拳,彷彿隨時都要砸下來。

不可否認,火藥的體型配上他現在的氣勢當真猶如泰山壓頂。立冬深知自己沒有能力跟他硬碰,只得連連後退。

沒幾步,眼看著他就要被火藥逼近角落。 聽到雲婉蓉的勸慰,沐青青的心情當下便也是開解了許多,而且那位虛無前輩所說的話,可能是另有深意。還有那隻小小的人偶,到是用來做什麼的?為什麼他又會說同時服下那顆輪迴丹便會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自己想要什麼他又怎麼會知道?而他為什麼又會知道自己得到了輪迴丹?

所以種種跡象表明,這位虛無道人並不簡單!

一個時辰轉瞬即過,兩人在房內只是感覺簡單的聊了幾句,便已經到了時間。

而這時在雲婉蓉手中的小金,已經睡過去了多時。

沐青青心念一動,那小金便是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了她的乾坤袋中。

兩人打開石門,便是看到有許多弟子,已經三五成群的逐漸向那鎮中的石塔方向走去。

「聽說了么,這次高級宗門想要在這些低級宗門之中挑選一些弟子,直接招到自己的門下!」

正在這時,剛好路過的幾名高級宗門的弟子,其說話的聲音傳到了過來。

「哼,選弟子有什麼用,選進去了也只配給我倒洗腳水!」

其中一人略有些不忿的開口。

「嗨,申師兄,你這是何苦,人家又沒惹到你!」

最開始說話的弟子笑著開口。

「哼,我說的不對么,若是真有這樣的弟子,必定也是品行不端之人,他能捨棄了培養他數載的中級宗門,來投靠這些高級宗門,即便是入了門,我申某也絕對看不起他!」

「對對!」

其餘兩名一直未開口的弟子聽到那申姓弟子的話后,也不由得連連頭。

一旁的沐青青更是對此嗤之以鼻,高級宗門有什麼了不起,這一次若是得了冠軍,那麼雲嵐宗也會晉陞為高級宗門。就算晉陞不了,那麼她沐青青這一輩子也必然會與雲嵐宗同進退。

「噓!我說申師兄,你這性子啊,快走快走,一會兒便要遲到了!」

其中一人慌忙回頭,看到周圍並無他人之後,這才放下心來,然後接著那申姓弟子以及其它兩人,快步的向那石塔方向走去。

沐青青搖了搖頭,看來這些高級宗門的手段真的是有些另人不恥。

也或許真的有人會為了那高級宗門的強大賞賜而動心,一般的家庭若是真的得到了高級宗門的賞賜,就算是當上本地的皇上也不是沒有可能。

以一已之力,換出全家,乃至是全家族的世代富裕,又有幾個人不會動心呢?

果然,在向前走了些許,很多高級宗門的弟子都在低聲議論著,其內容也不外乎就是剛剛那幾名弟子所說的話。

可是越到石塔附近,沐青青便是發現,這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多了許多的不削之意,甚至是敵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