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點了點頭,饒有興緻的在手心之中攬過一縷濃霧一般的氤氳靈氣,感受著拿到到精純的能量,心中也是頗為的驚異,這些站在金字塔頂端的高貴之人,果然也是非同凡響啊。

片刻,顏月仙翁便是領著葉天來到了四樓的一間大廳門前,透著門扉,葉天便是能夠看見那大廳之內,有著不少人聚集其中,那些人時不時的便是朝著門扉之處頭來目光,顯然實在等待著什麼人。 葉天立刻反應過來,這些人集結於此,實在等著顏月仙翁和他。 「走吧,記住,進去的時候,不管感覺到什麼,一律不用給他

片刻,顏月仙翁便是領著葉天來到了四樓的一間大廳門前,透著門扉,葉天便是能夠看見那大廳之內,有著不少人聚集其中,那些人時不時的便是朝著門扉之處頭來目光,顯然實在等待著什麼人。

葉天立刻反應過來,這些人集結於此,實在等著顏月仙翁和他。

「走吧,記住,進去的時候,不管感覺到什麼,一律不用給他們面子,這些傢伙,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給你一個下馬威呢。」

顏月仙翁略微的叮囑了一聲,便是邁步朝著那大廳之內走去。葉天點了點頭,便是迅速的跟上。

一如大廳,葉天便是明白了顏月仙翁的叮囑是何用意,在他的腳步踏進大廳的一剎那,頓時便是有著一股龐大的壓力,如同山呼海嘯一般的席捲而來,瞬間便是將他的身體包裹在了其中!

葉天的目光,似是隨意的在大廳之中一掃,便是發現這大廳里,此刻有著大概十二個人落座,這些人,居然是每一個都有著白銀級別,而在這其中,更是有著七人,都是涅槃中期的高手!

軍婚有毒 此刻,這些傢伙正在將大量的壓力,朝著葉天施展而來,顯然,這些傢伙是不會那麼容易就服氣一個新來的副閣主的,這,便是他們給出的下馬威!

葉天嘴角一咧,露出幾分自信的笑容來,也不多說什麼,邁步便是朝著大廳之內走去,手掌朝著背後一伸,陡然便是將血月刀直接抽了出來握在手中! 可是就算他們能爬上去,現在的這個時間似乎也不夠了啊!恐怕他們是想等所有人都進去之後再進吧!

如果這樣一來的話,他們李雪會長的計劃可就能成功了。

這樣想著,那暗中觀察著沐靈夕的人,一臉喜色的回去向李雪報喜去了。

沐靈夕早就知道自己周圍隱藏著多少雙眼睛。

但是她並不拆穿。

一個錯誤的信息,能讓李雪失敗的更徹底一些。

不多時,狂戰小隊的隊員們就來到了學院南邊的斷崖之下。

也不知剛才的那些探子對李雪說了些什麼,李雪竟是親自在這斷崖下等著他們。

在看到沐靈夕他們來了之後,李雪頓時嘲諷到。

「等級低就不要自取其辱的選擇這裡,等會兒爬到一半從斷崖上掉下來摔死,可怨不得別人。」

李雪言詞惡毒的說到。

沐靈夕淺笑著瞥了李雪一眼,然後說道。

「我們當然不可能像爬蟲類那樣爬了!」

一邊說著,沐靈夕在李雪那眼眶都快要爆裂的瞪視中,輕巧的喚出霧影流雲,身體一個迴旋,頓時飛到了半空之中。

李雪原本還憤怒不已,然而在看到沐靈夕正處在半空中的身影之後,頓時傻了!

「你居然已經達到了子靈階?這怎麼可能?」

然而更讓李雪感覺到不妙的情況再次發生。

只見所有的狂戰小隊隊員,在聽到李雪的話后,頓時一陣嘲諷的大笑出聲。

然後每一個人皆是召喚出自己的飛行靈器,飛身一躍頓時升到了半空之中。

就那樣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李雪。

沐靈夕淡淡的鄙了震驚到無以復加的李雪一眼,然後輕聲說到。

「可憐的爬蟲類!」

李雪在聽到這句話后,頓時怒吼一聲,一道劍型飛行靈器出現在了她的腳下。

「沐靈夕!我要殺了你!」

李雪一臉瘋狂的朝著沐靈夕的方向沖了過去,但是沐靈夕哪裡會讓她追到,身形一閃,就朝著斷崖上飛了過去。

其他的狂戰小隊隊員緊緊的跟在沐靈夕的身後,即使李雪拼盡全力卻無論如何也追不到他們。

然而此時早已瘋狂的李雪卻並未發現這一點,仍舊拚命的朝沐靈夕的方向追趕著。

不多時,沐靈夕他們率先到達了斷崖的頂部,這裡這有著一些學員正等待著學院秘境入口的開放。

現在距離正午已經快要到了,沐靈夕向隊員們吩咐,若是一會兒秘境的入口開啟,讓他們快點進入搶佔先機,她搞定李雪之後自會進去。

夜元鈺在聽到沐靈夕的安排之後點了點頭。

他明白,沐靈夕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就絕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所以夜元鈺帶領著狂戰小隊的其他隊員,頓時站在了入口的不遠處。

其他的學員在看到狂戰小隊之後,頓時議論紛紛,但是並沒有人做出什麼過分的舉動。

沐靈夕知道,這些人中,絕對有李雪臨時調過來的一些其他入口的學員。

想必那學員現在正在尋找時機,好在狂戰小隊不經意間,給與他們致命的打擊。 血月刀一經出鞘,陡然間,便是有著道道低沉的蜂鳴之聲傳遞而出,猩紅透明的刀身之上,一道道滲人的鋒利氣息傳遞而出,頓時,便是令得葉天整個人的氣息與之合而為一,變得異常的鋒利起來!

那撲面而來的壓力,在這銳利的鋒芒之下,直接是被生生的破開,令得葉天身上的壓力驟減,而與此同時,葉天的步伐,便是十分淡然的朝著那大廳之內走去。

血月刀的出現,頓時令那些施壓之人感到一絲畏懼,那突如其來的鋒利氣息,直接是將他們聯手施展出的威壓給破了開來,令得最為靠近葉天的那幾人臉色都是略微的有些蒼白!

不過,他們顯然還沒有打算放棄,顏月仙翁的步子要比葉天快了不少,當得一樣顏月仙翁走到了那大廳的主位之上時,葉天方才在大廳之中行過十步左右,距離坐席之處,還有這一段距離,在這個時候,那是二位白銀級別的雕靈宗師,便是有著六個人的手印開始變化了起來,與此同時,在葉天的跟前,陡然便是有著三輪光陣升起。

葉天的目光在那光陣之上瞟了一眼,便是立刻認出那三輪光陣分別是幻陣,困陣和殺陣,顯然,這些傢伙,早已經在這裡布置好了這三輪法陣,就等著葉天出現,在這三輪法陣之中闖上一闖。

葉天自然也是知道,這種時候,可不是退避的時刻。略微確認之下,便是敲定了那三輪法陣的等級。

第一輪五級幻陣,第二輪六級困陣,第三輪則是七級殺陣!

葉天略微的抬眼望向顏月仙翁,此刻,顏月仙翁也是將一種略帶著幾分期待的眼神投遞而回,葉天心中頓時瞭然。 洪荒之逆天妖帝 顯然,顏月仙翁這是擺明了在告訴他,不用給這些人留面子。

心中有了瞭然之意,葉天便是直接邁步朝著那第一輪幻陣走去。

「嗡……」

一緊幻陣,便是有著一陣嗡鳴之聲傳遞而出,令得葉天的耳中都是響動著一些低鳴,眼前的景象,也是陡然間發生了劇變,無數駭人的陰煞厲鬼,陡然間便是從四面八方籠絡而來,那些出現在幻陣之中的東西,個個都是面目猙獰,有的如腐爛的屍骸,有的是森然的白骨,有的是道道鬼魅的黑氣凝聚而成的猙獰鬼臉……

大量的污穢可怖之物,在葉天踏入幻陣的一剎那,便是帶著道道令人心頭髮顫的哀怨之聲,朝著葉天瘋狂的包圍而來,看那架勢,彷彿是要將葉天五馬分屍一般。

然而,葉天卻是根本補位所動,任由那些污穢猙獰的傢伙撲到自己的身上,隨意地撕扯著自己的身體,根本就像是沒有感覺一般。

不得不說,這幻陣給人帶來的感覺還是頗為正式的,葉天甚至能夠看見自己的身軀被那些傢伙撕扯的血肉模糊,不過,這些東西如今早已是入不了葉天的法眼了,領悟了八級法陣之中蘊含的循環之理和法則之道,這些東西,無非也就是一些唬人視線的把戲罷了。

「破。」

葉天的口中,淡淡的吐出這樣一個字眼來,像是將所有的話語都濃縮在了這冷冰冰的一個字中,頓時,那些將他撕扯的血肉模糊的陰煞厲鬼,紛紛便是發出道道撕心裂肺的哀怨之聲,旋即,在葉天的視線之內飛快的退散湮滅而去!

視線回歸到大廳之內,葉天依舊是淡然的邁步前行,只是在他的腳下,那一輪五級幻陣的光圈,陡然間便是破碎而去,化為摸約八枚靈基石,爆碎成一地的齏粉!

與此同時,那操控著這五級幻陣的一位白銀雕靈師,頓時便是臉色一陣煞白,身軀不受控制的倒飛而出,直接是撞在了身後的立柱之上,片刻的喘息之後,方才是頗有些狼狽的爬起身來,朝著葉天恭敬的拱了拱手,坐會自己的席位之上。

葉天並未正眼去看他,保持著一份孤高的傲骨,繼續朝前邁步,直接踏進了那六級困陣之中。

這六級困陣,有著兩名白銀雕靈宗師把持,其堅固的程度,也是要比單人把持的法陣來的更加強悍,一入困陣,葉天眼前的景象便是變成了一片密集的森林,放眼望去,無數的入口,無數的岔路,將這片森鈴化為了一座龐大的迷宮,隱隱之間,還有這不少的濃霧擴散而出,若是不慎在其中迷失了方向,恐怕想要走出這困陣,也是需要花上不少的功夫了。

不過,此刻葉天也是根本未曾去研究哪裡是出口,直接是邁步朝著那森林之處走去,那兩名把持著困陣的雕靈宗師,臉上頓時是露出了幾分嗤笑之色,像葉天這般根本不經計算和思量,直接往林中走去,最終的結果只能是在那茂密的林間,迷失在濃霧滾滾之內!

不過,葉天的行徑,顯然是有些出乎了他們的預料,當得葉天走進那林中的時候,居然是有著一股奇異的高溫,從葉天的身上發散而出,那並非是葉天驅動青玉蓮火帶來的高溫,而是葉天自身,依靠著法陣之中的法則之道,生出的道道恐怖溫度!

在那困陣的幻境之中,葉天此刻的身上,正有著大量的火焰燃燒著,這些火焰,迅速的沿著葉天腳下的地面瀰漫而出,竄進那茂盛的密林之內,傾刻之間,那密林便是直接被火焰點燃,升起道道熊熊火光!

從法陣之內葉天的視角來看,是整片森林在傾刻之間別點燃了起來,而從外面看來,便是葉天站在了法陣的中心之處,身上的恐怖高溫,直接將作為陣基的靈基石給點燃了起來!

前後不過寥寥片刻,那些個作為陣基的靈基石,便是在那恐怖的高溫之下融化而去,大陣轟然傾塌,而在葉天的視線之內,那茂密的叢林,也是被燒成了一片灰燼,在那大陣的幻境破碎之時,葉天視線最後看見的,便是一片被夷為平地的荒原!

「噗!」

大陣直接被這般強行撕裂,那兩名把持大陣的雕靈宗師,頓時也是遭受到一陣頗為沉重的創傷,二者皆是從口中噴出一口帶著滾滾高溫的血霧,氣息頓時變得有些萎靡了起來,葉天左右望了望這兩人,那般居高臨下的淡薄眼神,頓時也是令得這二人悻悻的拱了拱手,縮回了自己的坐席之上,心中一陣后怕。

葉天略微的掀了掀嘴角,抬腿便是朝著那最後一道奇迹殺陣邁步走去。

殺陣,說起來算是葉天最為了解,但接觸的最少的了,真正意義上的殺陣,葉天並未實實在在的見識過,畢竟他自己凝聚殺陣,靠的是陰陽籙的符籙之法,而並非是去衍生出一個貨真價實的殺陣來,因而,眼前這七級殺陣,倒是令得葉天頗有著幾分濃厚的興趣。

而此刻,那最後三名合力把持七級殺陣的白銀雕靈宗師,也是紛紛的咽了一口唾沫,然找他們的設想,前面兩個法陣,就算是無法真正讓葉天出什麼洋相,起碼也該能夠困住葉天一些時間,但葉天破陣的速度之快,手法之簡單粗暴,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此刻,這七級殺陣,是他們的最後一道防線了,他們的心情也是有著些許的複雜,即使想要看到葉天成功破陣,體現出其自身的實力,又很怕葉天破陣太快,令得他們顏面盡失……

不過這些思索,顯然也是有些多餘了,葉天根本都不給他們什麼反應和說上幾句折中話語的時間,便是直接抬腿走進了那七級殺陣之中! 想必那些學員現在正在尋找時機,好在狂戰小隊不經意間,給與他們致命的打擊。

不過沐靈夕現在可不擔心他們會阻攔狂戰小隊的進入,她倒是想看看李雪一會兒的反應。

沒讓沐靈夕等的太久,李雪那憤怒的身影頓時出現在了斷崖之上。

「沐靈夕!今天我要讓你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價。」

剛一說完,只見李雪手中的一道藍色冰刃就朝著沐靈夕的方向飆射過來。

然而沐靈夕只是輕鬆的一閃身,就躲過了李雪的攻擊。

「李雪會長,貌似這裡貌似還是學院範圍,你這樣無故攻擊我一屆新生,似乎要收到學院處分的吧!」

然而早已瘋狂的李雪,此時哪裡還管這裡是不是學院範圍,她現在只想將沐靈夕碎屍萬段,哪怕是同歸於盡也在所不惜。

只見李雪一擊不中,手中指決變動間,她的面前竟是出現了一片寒光閃爍的冰錐。

那片冰錐僅僅一息之間,頓時鋪天蓋地的朝沐靈夕的方向席捲而來,似是要將沐靈夕圍困在內。

然而沐靈夕在看到那片冰錐時,嘴角卻勾起了一抹嘲諷般的笑意。

只是子靈中階的水平嗎?

就這樣的實力,居然還想要攔住她,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這樣的水平,哪怕是狂戰小隊里的任何一個人都能輕鬆應付吧!

眼看著那片冰錐就要將沐靈夕包圍住了,李雪似乎已經看到了沐靈夕被冰錐萬箭穿心的那一幕,唇角揚起一抹瘋狂的笑意。

「沐靈夕,去死吧!」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並沒能讓李雪如願,就連沐靈夕都震愣在了原地。

只見一個圓滾滾的身影,在那些冰錐快要接近沐靈夕身體的時候,頓時從角落裡沖了出來,瞬間擋在了沐靈夕的身前。

「靈夕,快走!」

沐靈夕在聽到那熟悉的聲音之後,僅是震愣了一瞬,頓時反映了過來。

手中的紅色靈力線頓時飛射而出,直接形成了一張大網攔在了那個身影的前面。

無數的冰錐再遇到那些紅色的靈力線后,頓時被絞割成了粉末。

最終變成了一片紛紛揚揚的雪花,從天空中飄落了下來。

李雪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頓時愣住了。

這怎麼可能?

為了殺掉沐靈夕,她剛才可是用盡了全力,自己釋放的可是子靈中階的冰錐風暴啊!

然而現在她眼前的是什麼?

一片冰粉?

沐靈夕一屆新生,怎麼可能攔得住自己子靈中階的術法?

一個恐怖的想法,頓時出現在了李雪的腦海之中。

沐靈夕的實力在何時已經成為了超越自己的存在。

僅僅是短短不到半學期的時間,她竟是成長的如此之快嗎?

這怎麼可能?

李雪看著天空中那紛紛揚揚的冰粉震驚的無以復加,但是沐靈夕卻並沒有去關注她。

看著仍舊愣愣的擋在自己身前的圓形身影,沐靈夕不由得上前拍了他一把。

「袁公子,你沒事吧!」

霸道總裁野蠻妻 原來那瞬間衝出來擋在沐靈夕身前的人,就是袁醇。 「袁公子,你沒事吧!」

原來那瞬間衝出來擋在沐靈夕身前的人,就是袁醇。

剛才沐靈夕並沒有仔細的查看周圍都有什麼人,所以並沒有發現袁醇也在這裡。

沒想到他在發現沐靈夕遭到李雪的攻擊之後,竟是攔在了沐靈夕的身前,想要為沐靈夕擋下那片冰錐攻擊。

這樣的舉動,沐靈夕說不感動是不可能的。

若是剛才沐靈夕並沒有及時攔下那片冰錐的話,那麼現在袁醇早就被紮成篩子了。

然而袁醇似乎是被剛才那一幕給嚇住了。

就連沐靈夕再問他,都沒有反應過來,依舊呆愣愣的看著前方。

他似是也沒有想到,沐靈夕竟是將那來勢洶洶的冰錐給化解了。

而他視死如歸的跑來,卻成為了一個笑話。

直到冰涼的冰粉落在他的臉上,袁醇這才被那冰涼的感覺拉回了現實。

嘴角牽起一抹尷尬的笑意,然後說道。

「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然而沐靈夕還沒來的及安慰袁醇,就被瘋狂的李雪打斷了。

「沐靈夕,你個妖婦,別以為你使了妖術我就怕了你,就算你能擋得住我的攻擊,但是你能擋得住在場這麼多人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當總裁老公破產以後 語畢,李雪頓時對周圍圍觀的那些學員打了個手勢,只見原本等在秘境入口的那些學員頓時圍了過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