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受到的衝擊較少,勉強還能阻擋。但有的人運氣就差了,最後不外乎灰飛煙滅。

迎著如同煉獄般的場景,格蘭特收斂起了笑容,一步步走向小島的北方,在那裡有一根鎖鏈通向海底的淵蘭。 其他兩座小島的情況亦差不多,三根鐵鏈的彙集點就在淵蘭之上!這才是封鎖魔法陣的精華所在! 「去死吧!」 就在這時,有數道身影飛竄過來,手中的兵器閃著爍爍寒芒。 「能擋下來?有點本

迎著如同煉獄般的場景,格蘭特收斂起了笑容,一步步走向小島的北方,在那裡有一根鎖鏈通向海底的淵蘭。

其他兩座小島的情況亦差不多,三根鐵鏈的彙集點就在淵蘭之上!這才是封鎖魔法陣的精華所在!

「去死吧!」

就在這時,有數道身影飛竄過來,手中的兵器閃著爍爍寒芒。

「能擋下來?有點本事。」格蘭特一挑眉頭,已經成為亞傳說的他實力深不可測,就算是一名資深的史詩強者他也能輕鬆虐殺!

眼前的這八個人實力都在傳奇之上,能忍受住黑羽的侵襲已經算不錯了。

「不過,就算是你們那個靠著卑鄙手段上位的大天使來了,也只能成為我的刀下亡魂!至於你們,連讓我拔刀的資格都沒有。」格蘭特冷笑著,大手一揮,空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元素刀刃!

「好強烈的刀意和刀勢!」

八人中,職位最高的是聖堂本部上將統領古瑪萊斯,他就是一位跨入史詩數十年的強者,也是唐克手下不多的幾員大將。

從格蘭特出招的那一刻起,古瑪萊斯就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到底有多可怕。

噗嗤!噗嗤!

元素刀刃輕鬆的突破了防禦,直接將七個人釘死在大地之上。

天使族特有的金色血液染了一地,他們的表情也定格在了死亡最後的錯愕上。

真正意義上的秒殺!只用了一招!

啪嗒!

古瑪萊斯落在了地上,他的身子僵硬如木偶。

剛才的刀刃都擦著他的身子飛過去了,他可不認為這是自己的身法玄妙。

這完全是格蘭特控制的!他若想殺自己,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

龍妻卿雲 「回去告訴你的珠子,淵蘭底下那傢伙的東西我要了,放心,封印陣什麼的我不會破壞。你們不惹我,我也沒空離你們。」格蘭特淡淡道,「但你們如果打算跟我干點什麼,我一生氣,可不保證聖堂會發生什麼事。」

「咕咚!」

古瑪萊斯艱難的吞咽下口水,格蘭特帶給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趕緊滾吧!」格蘭特一揮手,繼續朝著北方行進。

而古瑪萊斯在格蘭特撤去了那滔天氣勢之後便一下子癱軟在了地上,身上的盔甲都被汗水所打濕。

光明神在上,他剛剛面對的到底是什麼怪物!

大天使!對!一定得稟報大天使! 幽深的淵蘭,黑暗遍布每個角落,拳頭大小的氣泡不斷從最底部升起,那晶瑩剔透的泡壁內仿若都藏著一個個邪惡的靈魂。

格蘭特斜沖向淵蘭,沿著鐵鏈延伸的方向,在他周身近一米處,詭異的力量隔絕了那雲海之水。

「又有人來了?是唐克派來的嗎?」

離淵蘭還剩下最後幾十米時,古拉加斯帶著絲絲怨氣的聲音飄了過來。

咚!

格蘭特的金屬皮靴輕輕他在了淵蘭崖壁上,居高臨下的望著,那瑩瑩幽光之處,蘊藏著無限危險。

「古拉加斯,雲海之王···」

「你是誰?你的身上沒有聖堂的氣息。」

咕咚咚!

大量的氣泡聚集起來,漂浮在深淵的上空,離格蘭特也僅有三四米的距離。

氣泡不斷融合,最終化為一道人形身影,他有著一把大鬍子,粗獷的面容清晰可見。

這個氣泡人就是古拉加斯控制的虛體了。

「在下格蘭特,此次前來是問閣下討要一樣東西。」格蘭特淡淡道。

木葉之最強古介 「格蘭特?沒聽過,嗯————這味道,你是龍族啊。」古拉加斯嘻嘻笑著。

「閣下被關押了這麼多年,心態倒是不錯。」格蘭特瞥了一眼。

「你夠強!不過對於巔峰期的我來說還是不堪一擊。」古拉加斯傲然道。

「巔峰期?你現在的實力十不存一,恐怕碾不死我。」

「龍族的傢伙,說說看,你想要什麼東西,沒準我們可以完成一筆偉大的交易。」古拉加斯眯起雙眼,笑呵呵道。

「我要雲海之眼!」格蘭特雙眼如刀,死死盯住了古拉加斯。

「不可能!」古拉加斯想都未想便直接拒絕了。

「哦?你不是說可以完成一筆偉大的交易嗎?」格蘭特譏笑道。

「其他的任何東西都好說,只有雲海之眼不行!」古拉加斯收起了瘋子般的笑容,異常嚴肅道。

「我能問一問為什麼嗎?」格蘭特悠悠道。

「雲海之眼是我魔羅一族的傳承信物!也是掌控雲海的唯一權杖!無論是誰,都不可能拿走他!」古拉加斯冷冷道。

「哎,我就知道,既然如此,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格蘭特搖搖頭,右手輕輕放在了背後的刀柄上。

「沉淪十二朽!大夜黑刀!」古拉加斯瞳孔一縮,他現在才發現格蘭特背後背負的那柄巨刀到底是什麼。

「雲海之眼!我勢在必得!」格蘭特眼中滿是冷芒,當大夜黑刀獄出鞘的那一刻,平靜的雲海猛然洶湧起來。

「嘿嘿,我現在被關在這裡,你能拿我如何?」古拉加斯桀桀笑著,一再挑釁著格蘭特。

「我不是傻瓜,更不會將這個封印魔法陣破除,你的算盤不用打的太響了。」格蘭特冷漠道。

「我無所謂,但是你也別想拿到雲海之眼!」古拉加斯哼了一聲。

他的確想要刺激一下格蘭特,若是這個傢伙惱羞成怒的擊破了封印魔法陣,那正合他意。但如果格蘭特什麼都不做,他也沒損失,雲海之眼就在他的手中,看這傢伙怎麼拿得到手。

「你可太小看我了。」格蘭特喃喃道,左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金色的羅盤。

這古樸的羅盤上面鐫刻著精美的紋飾,一股股玄奧的氣息將其籠罩住,使之散發出神秘高貴的氣質。

「這是什麼東西!」古拉加斯的心不由自主的躍動起來,來自於靈魂的悸動讓他感到十分不爽。

與此同時,在雲陸底下,那一尊古神興奮的吐出了四個字,「星辰羅盤!」

格蘭特輕搖著羅盤,隨著一道道波紋蕩漾,在封印魔法陣的上空出現了一個極小的空間。

咻!

下一秒,格蘭特飛速的越過了空間,身形赫然出現在了淵蘭底下!

「這裡就是淵蘭?」他環顧四周,兩側崖壁之上的幽藍之花正在發出微弱的熒光,給這死氣沉沉的地域添上一分若有若無的生氣。

「你進來了!」古拉加斯徹底震驚了。

那個東西是什麼?竟然可以破開封印魔法陣!若是他拿到手的話,他不就能出去了嗎?

「那個龍族小子,我現在想出了一個交易,你把剛才那黃金羅盤給我,我就把雲海之眼給你。」古拉加斯目光灼灼道。

雲海之眼固然珍貴,但對古拉加斯來說更像是一個證明血脈的信物,別看他剛才義正言辭,那是因為格蘭特的籌碼還不夠珍貴!

現在,格蘭特擁有足以讓他逃出生天的東西,那麼雲海之眼也就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這麼多年了,古拉加斯想出去都快想瘋了,要不然也不會一再相信唐克等人的說辭。

「交易?不!能拿到手,我又為什麼要交易呢?」格蘭特冷笑著,臉上滿是自信。

「好小子,打算和我動手?就算我被鎖在這淵蘭底下這麼多年,也不是你這樣連一百歲都不到的黃毛小子可以隨意踩踏的!」古拉加斯咆哮道。

嗡! 重生炮灰軍嫂逆襲記 嗡!嗡!

水流的方向變了!格蘭特發現周身的水流極其混亂,而成百上千到黑影自淵蘭深處飛出。

夜詔!

格蘭特輕動大夜黑刀,周圍本就幽暗的區域瞬間進入黑夜狀態,那亘古不變的幽蘭花也無法再固執的充當明燈。

古拉加斯甩出的觸手無法再鎖定住格蘭特,仿若這個人直接消失了。

「我還真不信了!」古拉加斯一咬牙,試探性的將十根觸手刺入黑幕之中。

噗嗤!噗嗤!

未幾,紫紅色的鮮血融入海水中,古拉加斯如觸電般將斷手縮了回來。

短短一會功夫,傷口的血止住了,新的觸手又生長了出來,但古拉加斯眼中卻是多了幾分忌憚。

「你有種一直待在那個地方別出來。」古拉加斯嘲諷道。

「我會來找你的!黑死獄!大夜詔!」

嘩啦!嘩啦!

水流翻動,黑幕區域向著四周無限延伸!數息的功夫便已徹底佔領了整個淵蘭!

古拉加斯碩大的本體也被黑暗所吞噬,他陰沉著臉,在黑幕中一言不發。 「雲海之眼在何處,如果你不想因為受傷而永遠被困在此處的話最好把東西叫出來。」

黑幕之中格蘭特的話語飄忽不定,仿若四面八方盡有他影。

古拉加斯蜷縮在一塊,他此時真的想要破口大罵。

若不是這封印魔法陣,他這曾經的王者會如此狼狽?連這個龍族的小娃子也敢在自己的地盤上叫囂?

「看來你是不打算給了。」格蘭特蹙起眉頭。

「雲海之眼就在我的身體裡面,有種你殺了我呀!」古拉加斯殘忍一笑,雖然被格蘭特如此欺負,但他知道格蘭特殺不死自己。

五星兵術!夜轉輪獄!

格蘭特是真的生氣了,他想要得到雲海之眼純粹是為了心愛的女人,那是他真正的逆鱗!

轟!

黑夜規則融入在了這驚天地泣鬼神的一刀中,周圍的海水瞬間蒸發,而黑幕的能量也完全匯入刀尖之上。

古拉加斯終於看到了格蘭特的身形,但他的身子卻是詭異的動彈不得。

當他重新睜開雙眼,入目的只有那一把飛來的刀!

沉淪十二朽!一把開發完全的沉淪十二朽!足以媲美神的武器!

傳說中,製造了黑夜與黑暗的獄擁有絞碎靈魂的力量!古拉加斯在這一刻感受到了那股冷寂!一如格蘭特冰封的心!

這個男人,他的心是冷的,刀更是冷的,冷的讓人害怕,也讓人憐惜。

不是所有人生下來都是冷酷無情的,世事無常,一切只是痛苦的抉擇而已。

「混蛋!給你!」

最終,古拉加斯怕了,他不敢賭。

他更肯定,眼前的格蘭特就是個瘋子!因為刺激出絞碎靈魂的刀意必須得獻出自身的生命能量!

剛才那一刀,無論擊中與否,格蘭特都失去了至少一百年的壽命!這是代價!駕馭這種能量的代價!

除非他可以凝聚神格,徹底將大夜黑刀融為本命神器,但那個境界對於已經步入亞傳說的格蘭特來說依舊遙遠。

「呼————」格蘭特長出了一口氣,他的兩鬢上,漆黑的長發中各自生出了幾率白髮。

這一刀可怕至極!

「你這個瘋子!」古拉加斯蜷縮成團,一顆乳白色眼睛狀的晶石緩緩來到了格蘭特的手中。

「雲海之眼···」格蘭特喃喃道,嘴角不由向上揚去。

「至少一百年的壽命!還可能對你身體造成不可逆的傷害!甚至阻礙你晉陞傳說的道路!值得嗎?你這個瘋子!」古拉加斯實在無法理解格蘭特在想什麼。

雲海之眼的確挺珍貴的,但要他付出像格蘭特一樣的代價他是真的無法做到。

「雲海之王,萬足魔羅?曾經的你的確很強大,不,你們這一族出生便很強大。但那又如何?囚禁你們的只有這一片無垠的雲海!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在命運面前你只是個懦弱者而已。」格蘭特不屑道。

「我是弱者?我是弱者??」古拉加斯怒了。

「是不是弱者之後便會見分曉。」格蘭特言盡於此,他的天賦之一,對命運的感知還十分模糊,他只知道一點,雲陸不久會迎來一場大的變革。

顛覆之命格!頹敗之兆!

這是生死浩劫!渡過去一帆風順,渡不過去則萬事皆休!

承受這類似於大預言術的天賦可以說是格蘭特的幸運,也是他的不幸!

呼啦!

格蘭特走了,匆匆的來,匆匆的了離去,一如他的性格。

在那股攝人心魄的氣勢消失之後,古拉加斯才緩過來。他惱羞成怒,自己竟然被一個百歲不到的龍族小鬼可震住了,實在可恥。

但格蘭特給他的感覺卻又是那麼心悸!這個男人不一般!若再給他百年時光,未嘗不能摸到那一層次。

古拉加斯隨即有些意興闌珊,自己這牢獄生涯到底還有多久?那個人說的契機真要來了嗎?

「無論如何,我都要大開殺戒!」古拉加斯猩紅著雙眸恨恨道。

雲陸地心之中,無垠的黑暗空間之內,古神的呢喃徜徉著。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