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十一和班長連忙施了個禮叫道;「大姑好。」

陳鏑美滋滋的道;「別客氣,別客氣……」 她的話音沒落,只見外邊又走進一個女子來。 陳宋二人一看這個女子,哎呀呀,這才是人中龍風之姿啊,這女子身高差不多在一米六二左右,並不算很高,比之班長都還稍低一點,但是,這身材十分的勻稱,其身材上的資質不下於班長,往臉上看,劍眉杏眼,鼻如玄膽,口如元

陳鏑美滋滋的道;「別客氣,別客氣……」

她的話音沒落,只見外邊又走進一個女子來。

陳宋二人一看這個女子,哎呀呀,這才是人中龍風之姿啊,這女子身高差不多在一米六二左右,並不算很高,比之班長都還稍低一點,但是,這身材十分的勻稱,其身材上的資質不下於班長,往臉上看,劍眉杏眼,鼻如玄膽,口如元寶,面白如玉,發如絲綢,真是好一個美人啊。

只可惜這個女子面冷似霜,再加上那一對劍眉,真是不怒自冷,讓人望而生寒,她就像是冬天裡的一陣寒風,雪山上的一塊冰精,她就是上官端午。 上官端午分明是和陳鏑一起進來的,只不過陳鏑這人太活潑,又想試試陳十一的功夫,所以先竄了進來。

一見到上官走進來,老太太向她招了招手道;「來來,端午……」

上官走了過來,老太太又向陳十一和班長道;「這就是你們的九師姑,也是朱雀靈的捅有者,你們以後的戰鬥夥伴。」

陳十一和班長連忙又施了一禮道;「九師姑好。」

上官道;「你們好,你們不用客氣,請坐。」她一邊說一邊在旁邊的一張沙發上坐了下來,陳鏑坐到上官的旁邊向陳十一和班長道;「聽說前一段時間哥哥給你們安排了一場特訓,是不是真的?」

陳十一道;「是我們兩個功夫不好,基礎差,特訓也是應該的……」

老太太道;「來來,孩子們,坐下說話。」

陳十一和班長再一次坐下來,哎呀,到了這裡那真的是,隨便出來一個都比他們兩個輩份高,見人就得見個禮,這會兒,老太太讓坐,兩個也就坐了下來,卻聽陳鏑笑道;「那你們兩個沒少被他整蠱吧?那小子最是個為老不尊的傢伙了……」

老太太瞪了她一眼嗔道;「你這丫頭,沒大沒小的,哪有這麼說你哥的?」

陳鏑道;「我這麼說他還算是輕的了,誰讓他那副德行老不改呢?」

她的話音剛落,就聽廳門外陳十木道;「陳鏑,又在說我壞話是不是?」隨著聲音,果然是陳十木走了進來,陳十一和班長對視了一眼,只好無可奈何的站起來道;「小叔好。」

陳鏑道;「聽見了嗎?陳十木,人家叫你小叔耶,你還有臉皮整人家,不是為老不尊是什麼?哼。」

陳十木道;「我不跟你鬥嘴,誰不知道陳家大小姐就是家裡的女皇,誰都得讓你三分,怎麼的,女皇大人,你饒了小的啊?」

老太太道;「唉,看看你們兩個,越說越沒正形了,也不怕十一他們倆笑話,都快到餐桌邊坐吧,十木,去吩咐開飯。」

*******

這應該是班長吃的最難受的一次飯了,那一桌子的菜倒也都是好菜,都是當地的一些特色,特產啥的,做的更是色香味俱佳,只是這一桌子的人啊,除了陳十一,她是哪一個也不熟啊,又不敢多說話,還好有老太太坐在她身邊,不時的給她夾這夾那,可那也不敢甩開了,可勁吃啊,唉,可就別提多委屈了。

比起班長來,陳十一也不強,這一桌子人里,二老就不說了,那陳鏑差不多就是只顧自己吃,然後就是和陳十木逗嘴,至於人家上官端午,就是來見一見未來的隊友。

陳十木也還算是小心侍候,在二老面前,整個陳家也就只有陳鏑一個敢放肆,就是陳十木都得小心奕奕的,沒辦法,一來,陳家人都比較喜歡女兒,再來,陳家也就這一個女兒,所有人都捧著,眼紅也不行啊。

當然,陳鏑還有一個弟弟,還在上高中,那也是一個不省心的主兒,兩天不挨一頓板子那都不姓陳。

吃完了飯,大家休息一會兒,說了一會兒話,現在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是全到齊了,雖然還不是很熟,也就算是認識一下了,不多大一會兒,陳鏑和上官先告辭走了,然後陳十木也借口離開了。

還是只有陳十一和班長陪著二老說話,這其間,陳十一就說到了,請二老幫忙,將他們送到沐陽島。

老太太笑道;「這個不忙,明天一早自會送你們過去,」然後她竟然什麼都沒問,顯見她是知道這裡邊的事情,雖然陳十一和班長也有一些奇怪,但也沒問,畢竟這裡是人家的一畝三分地,知道很多別人不知道的事情也很正常。

下午又聊了一下午,老太太學識廣博,陳老也是詳細的問了老家裡各人的情況,不勝唏噓,不知不覺的又到了晚飯的時候,陳鏑上官,還有陳十木都趕了回來,陪著吃了晚飯,又聊了會兒天,陳老吩咐陳十木,明天將兩人送到沐陽島。

陳十木當然是滿口答應,然後老太太又道;「你們既是後天的車,也不便留你們,不過,走的時候會著人將給各人備下的禮物送過去。」

然後又說了會兒話,二老這一天也挺累了,便讓陳十木給兩人安排住的地方。

陳十木向兩人邪邪的一笑道;「沒問題,這事兒就交給我了,兩位請跟我來吧。」

陳十一和班長跟二老道了別,跟著陳十木走了出去。

陳鏑看著三人走出去,也跟二老作了別,伴著上官一起走出去,在上官耳邊輕輕的道;「哎,端午姐,陳十木一定又開始整蠱人家了,你信不信?我們跟去罵他去吧?」

上官想了想道;「好,他這麼整人總歸不好,再說,那兩個還是晚輩,陳十一也是未來的養靈門一門之長,我們去破壞了也好。」

***

卻說那陳十木領著兩人到了二樓客房,果然這小子還是沒放過兩人,到了其中一間,將門一開道;「兩位,請吧,好好休息,小叔還有事兒,不陪了。」說完也不等兩人回話,轉頭便走。

來勢洶洶:奪情總裁 陳十一和班長看著陳十木的背影,道;「班長,我看他還是沒安好心,說不定又是用什麼攝像頭偷拍我們呢,我們可得小心一些。」

班長點了點頭,兩人走進房間一看,也有些傻眼,只見那客房倒是規格挺高,大大的一個房間,各種傢具一應俱全,只是床,卻只有一個,就是被子,也就一張,你說這小子該有多損,這是擺明了讓兩個人尷尬,出醜的。

「這……」陳十一長出了一口氣,恨恨的道;「陳十木太過份了,我去找他去。」說著,轉頭就要走。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班長也是以為這裡會和在特訓那裡一樣,誰知道比那裡更過份,但是這第一次到人家家裡來,而人家又是擺明了要你丟人,你到哪裡找人家去?所以,連忙拉往陳十一道;「哎呀,十一,算了,反正我們現在是男女朋友了,只要我們什麼都不做,睡一張床也沒什麼的,再說,特訓的第一晚我們不也是睡一起了嗎?」

「這……」陳十一嘆了口氣道;「只是太委屈你了。」

班長向陳十一笑道;「十一,你將來要娶我嗎?」

穿越之錦繡農家 陳十一不知道怎麼班長忽然會這樣問,一時之間諾諾的道;「這個……只要你同意,我是沒什麼意見。」

班長笑道;「哎喲哎喲,你看,這才是你的實話吧,嘻嘻,既然你會娶我,那我還有什麼委屈的啊,沒什麼的,只要你一直一直的愛我就好。」

****

卻說那位陳十木少爺,將陳十一兩人送到之後,回身就跑到了監控室,裡邊溫付強和幾個小子正在等著他呢。

;「怎麼樣?」

溫付強笑道;「師叔,你老瞅瞅,清淅的很,只要他們兩個有什麼越規的動作,保證能清淅的錄下來。」

陳十一木坐到椅子上,其它人都站在他的身後,這些人瞪眼瞅著屏幕,就等著那兩位出醜呢,卻見那兩個先是站著說了兩句話,然後門一關,洗洗刷刷,完了是合衣上床,一條被子橫著蓋,兩人各睡一邊,中間寬的能再躺下一個人。

然後陳十一就那麼直直的躺著,而班長則是靠著床頭玩手機,畫面好像是定在了那裡,可能也就這樣了。

看著這一幕,幾個人有點失望,看來那兩個人是防備上了,倒也是,有道是一朝讓蛇咬,十年怕井繩啊。

溫付強道;「師叔,他們這是防著咱們的吧,我們是沒戲看了吧?」

話音剛落,就聽背後一個女聲冷冷的道;「哎喲,看看都是誰?陳大少爺……呵呵,這是乾的什麼好事喲,臉都不要了嗎?」

這些人一回頭,只見上官端午和陳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站在身後了,這幾個小子,包括溫付強嚇的叭一下站的溜直,「小師姑好,小師姑好……」

上官端午看都不看他們,瞪著陳十木道;「陳十木,如果你還要點臉,就趕快給我關了那東西。」

陳十木道;「他們兩個不將我放到眼裡,我整他們怎麼了?我這還是輕的呢……」

上官的臉冷如冰霜;「重的又怎麼樣?陳十木,就你這樣小肚雞腸,最讓人看不起,如果你不趕快關了這東西,從今以後,別說你認識我,丟人。」

溫付強在旁道;「小師姑,別生氣……」

話還說完,只聽上官端午一聲厲喝;「都給我滾出去。」

溫付強幾個嚇得大氣都不敢再出,輕輕的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看著那幾個小子跑了,上官瞪著陳十木道;「怎麼?你想讓我動手砸了這些東西嗎?」

陳十木恨恨的喘了幾口氣,冷著個臉,也不說話,伸手關了電源,道;「端午,如果不是我超喜歡你,我告訴你……」

陳十木話還沒說完,只聽陳鏑在門口咯咯偷笑,陳十木瞪著她道;「陳鏑,我就知道是你,你最好趕快出嫁,而且會嫁個瞎眼老男人,哼。」

陳鏑沖著氣惱的走去的陳十木道;「哼,我愛嫁啥樣的嫁啥樣的,你管不著,但是我卻知道,你想追到上官姐姐,還得打著滾的努力,哼。」

上官走出來,回手關了門道;「陳鏑,不要將我們兩個的名子放一起,噁心。」

陳鏑笑道;「好的,小嫂子,我知道了,咱們走吧。」

上官瞪了她一眼,伸手就要撕嘴,兩個女生鬧著跑了。 「十一,」班長問道;「你說我要不要將我們戀愛的事情告訴軍丹?」

「啊?」陳十一想了想道;「你告訴她不就等於告訴全世界嗎?你不怕啊?」

「咦?」班長奇怪的看著陳十一問道;「怕什麼啊?」

「不是……那個……」陳十一竟然也說不出怕什麼,但是談戀愛這件事不都是偷偷摸摸的進行的嗎?比如他在縣高的時候,大家都是這樣的,他沒有戀愛過,當然不太清楚,但是既然大家都那樣,那或許事情原本就該是那樣的吧,「好像……學校是禁止戀愛的吧?」

「我才不怕哩,」班長笑道;「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別人知道也沒什麼關係,除非你害怕……十一,你害怕嗎?」

陳十一想了想道;「只要有你,我當然……什麼都不怕……」

「嘻嘻」班長笑道;「我好感動哦,十一,原來你也會說個……情話啊,……你小叔太可惡了,不然的話,我一定賞你個好好的吻。嘻嘻。」

「呃……」陳十一有一點哭笑不得,班長的要求……還真的是不高啊。

「嘻嘻」班長笑道;「我現在就說給她聽。」她一邊一說一邊打開微信,點開王軍丹道;「軍丹,你在幹嘛呢?」

不到兩分鐘,王軍丹回道;「哎呀,哎呀呀,大小姐,你還能想起我來啊,真的是太不容易了,這不,我正在想你呢,你就發信息過來了,怎麼的,這快回來了,是要問我想要什麼禮物是不是?」

班長回道;「哎呀,你放心,我當然會給你帶禮物的,不過,我現在想告訴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要不要聽?」

王軍丹回道;「在下洗耳恭聽。」

班長沉吟了一下道;「我和十一戀愛了。」

「然後呢?」王軍丹回道;「然後是什麼?」

班長疑惑道;「什麼然後?」

王軍丹瞪了個眼道;「你們不是早就戀愛了嗎?」

班長道;「沒有啊,我們是昨天才確定要戀愛的啊。」

王軍丹回道;「我靠,你們兩個也是夠白痴的了,問題兒童啊?戀愛的時候說不是戀愛,怎麼現在確定戀愛了,有什麼不一樣的嗎?難道說你們接吻了?摸了?」

班長道;「你好噁心哦,摸不是結過婚才做的事情嗎?不過,我們還真的是接吻了,不是說一吻定情嗎?」

「啊哈哈哈……」王軍丹可能這會已笑到打跌,「大小姐,摸可不一定是非得結了婚才可以的哦,只要你願意,隨時可以讓陳十一摸一摸,還有接吻,你們懂接吻嗎?」

班長道;「不就是親嘴嗎?誰不懂?」

王軍丹道;「你們是不是碰了下嘴唇啊?」

「是」

「拜託」王軍丹回道;「首先告訴你們兩個好學生,吻這個字是像形字,口嗎,接吻當然得用嘴了,是不是,重點是勿,那不就是張開的口裡邊有兩條舌頭嗎?要將舌頭伸到對方口中,然後相互糾纏才叫接吻啊,啊哈哈……」

「呃……」班長道;「你好噁心哦,舌頭伸到對方口中,嘴裡那麼多口水,不噁心啊?」

王軍丹回個笑臉道;「接吻就是為了吃對方的口水啊,啊哈哈……」

「去去去」班長回道;「你太邪惡了,污妖王。」

萌寵鮮妻:老公,抱一抱 王軍丹回道;「等你們美滋滋的品嘗著對方的口水的時候就不說我噁心了,啊哈哈……」

「大污妖王。」

「哎,你們有沒有啪啪啪啊?」

班長道;「這個……倒是沒有,很重要嗎?不過就是拍兩下手吧,隨時都可以。」

王軍丹回道;「那不是拍手的意思。」

班長問道;「那是什麼?」

王軍丹回道;「是愛愛的意思,啊哈哈……」

「……」班長看著那兩個字,臉瞬間紅的發燒,「不跟你說了,你太污了。我們要看電影了,哼。」她一邊說一邊就要關了微信,忽然王軍丹秒回了一條語音,班長只好點開,卻聽王軍丹道;「慢。」

摸骨神醫 班長停下了手,看著陳十一,陳十一也正聽到王軍丹的聲音,轉過頭來看著班長,卻見班長整個俏臉紅的嚇人,正不知道為什麼,王軍丹的語音發了過來,班長點開,只聽王軍丹道;「你說的你們要看電影了的意思是不是說是說,你們現在正在一起呢,哈,當然是,那班長,回來別忘了給我報告一下陳十一的技術怎麼樣,啊哈哈……」她還沒笑完,班長連忙手忙腳亂的關了微信,臉燙的都快著火了。

陳十一奇怪的看著班長問道;「什麼……技術……?」

班長羞得恨不能用刀劃開一條地縫鑽進去,連忙道;「啊,沒……沒什麼……我們……我們來看個電影好不好。」

「好吧。」陳十一打開電視,將遙控器交給班長,班長的一個心都跳成站在火里的小鹿了,接遙控器的時候兩隻手稍觸了一下,嚇得班長手一抖,遙控器差點掉了,陳十一關心的道;「你怎麼了班長,沒事吧?」

班長不敢看陳十一,連忙道;「沒事沒事,」一邊說一邊隨便收了一個片子來看,當真是再也不敢看陳十一了,兩眼瞪著電視,心裡頭卻已亂成了一鍋粥。

陳十一不知道兩個女生倒底是聊了什麼,會讓班長臉紅成那個樣子,但是想想王軍丹的德行,肯定是沒什麼好話的,那個猴子,陳十一隻要一想起她,就不由得頭大。

兩個人就這麼默坐著看了一會兒不知所云的電視,班長慢慢的睡著了,陳十一將電視關了,給班長蓋好被子,關了燈,他也就躺好要睡了,又一想,很明顯安排兩人住一間房,就是陳十木要整兩個人,那麼他會不會半夜裡再派個什麼人過來呢?這可還真是不一定啊,當然他是不可能知道其實陳十木那一幫人已被上官端午罵了一個狗血淋頭,已關了電走了。

「還是用凝息睡法吧。」陳十一調均了氣息也慢慢的睡著了。

正睡得香,忽然身上一動,睜開眼借著充電器,電源什麼的小小指示燈的微光一看,只見班長躺在自己身邊,懷裡抱著被子,腿卻壓在自己的腿上,「這……」陳十一心說,一起住了二十來天,也沒見她睡性這麼不好啊,將她輕輕的放好,蓋好被子,再一次入睡,沒過多久,「呼」又來了一下,陳十一搖了搖頭,只好起身再一次給她蓋好被子。

第二天班長醒來的時候,懷裡抱著個枕頭,頭枕在陳十一的肩頭,腿卻伸到床的另一邊去了,看著陳十一不好意思的笑道;「不好意思啊,十一,我睡性不好。」

陳十一連忙道;「沒有沒有,很可愛。」

兩個人起了床,洗洗刷刷,跑去陪兩位老人家吃了個早餐,吃過早餐,只見溫付強小心奕奕的走了進來,先給二老見了禮,然後向陳十一和班長道;「師弟師妹,你們吃好了吧,我送你們去沐陽島?」

兩人站起來向二老告了別,老太太還命人拿來了份禮物讓兩人帶著,又千叮嚀萬囑咐,讓兩人隨溫付強去了。

二人隨著溫付強出了大廳,去往小飛機場,路上溫付強向兩人笑道;「兩位,你們是不是知道師叔要整蠱你們啊?」

陳十一點了點頭道;「知道啊。」

溫付強忽然笑道;「哎,你們不知道吧,昨天為了看你們兩人出醜,我們一幫人就在監控室等著,正那個時候小師姑進來了,把我們罵的一個狗血噴頭啊,師叔那麼牛的一個人就是對小師姑沒脾氣,哈哈。」

兩人對視了一眼,心說,活該,不過對上官端午的好感度大大增加。

不多久到了小飛機場,那地方並不大,停著兩架直升機,其中一架門口坐著一個人,正蹬著懸架看著幾個人走過來。

兩人一看,這人怎麼這麼眼熟啊?隨著走的更近,陳十一忽然想起來,「李花奇……」

李花奇輕笑的看著兩人,也不說話,溫付強笑道;「認出來了,這可是師兄,兩位既然認識,我也就不用多費口水了。」

李花奇向兩人道;「當初我被派到胡海華那裡保護你……女朋友,宋師妹的安全,沒有和兩位打招呼,不好意思了,不過,十一師弟,你的表演很精彩。」

「呃……」陳十一苦笑了一下,原來太爺爺早就將手伸到自己身邊了。

溫付強冷笑道;「那姓胡的敢動宋師妹一指頭,他就會馬上死,還算是他沒有那個福份,不過聽說他死的也很慘?是不是?」

陳十一道;「呃……是是,死了很多天,被莫劍晴用惡鬼占體控了好多天,最後碎成了屍塊。」

溫付強笑道;「這就是跟我們做對的下場了,師兄,走吧,咱們送他們去沐陽島。」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