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說什麼?」洪錚問道。

「這是你無能的表現,你的性格,不適合活在修鍊界。你成熟穩重不假,你膽大包天,極其狡猾,這也不假。但你做事,不圓滑,不變通,不肯忍辱負重,你膽大,肆意妄為。你不懂得關愛女人,造就了白玉涵與李輕依抱憾而死。我要是你,我就不會如此。」心魔繼續說道。 「你很迷茫,自己的父親,你遲遲找不到線索,你甚至

「這是你無能的表現,你的性格,不適合活在修鍊界。你成熟穩重不假,你膽大包天,極其狡猾,這也不假。但你做事,不圓滑,不變通,不肯忍辱負重,你膽大,肆意妄為。你不懂得關愛女人,造就了白玉涵與李輕依抱憾而死。我要是你,我就不會如此。」心魔繼續說道。

「你很迷茫,自己的父親,你遲遲找不到線索,你甚至不知道他在哪。你的母親,你一點頭緒都沒有,你甚至都不知道她長的什麼樣。你難道活著還不失敗嗎?你本就能夠進入到靈體大境,但你遲遲壓制,準備走極致孕骨路。如果你早些突破,李輕依或許不會死。你也就不會來洪王地,你也不會遭遇楊雄。白玉涵也不會出事。」

洪錚沉默了,心魔是最了解自己的。他曾經無數次問過自己這樣的問題。

「或許我真的錯了。」洪錚苦澀的說道,「你說的都對。」

「對!你率性而為,野心極大,孤注一擲。是你自己害死了李輕依與白玉涵。」心魔聲音很大,如驚雷一般響徹在他的腦海。讓他呼吸都是有些急促起來。

他腦海漸漸的疼痛,意識有些搖晃了。

「所以,將身體的控制權,交給我吧,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倆,本沒有什麼區別。」心魔循循善誘。

「我比你更加圓滑,我懂得變通。我會想到讓她們重生的辦法,我不會冷落她們。如果你真的愛她們,就聽我的。你會的,我都會。」

「你不會,我也會。補字帖在你手中,算是浪費了。我可以掠奪他人精氣,為自己所用,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沖入到靈體大境。會在最短時間內,找楊雄報仇,而不是像你現在這樣。不敢露出真面目,隱姓埋名,過著縮頭烏龜一般的生活。」

「真的是這樣嗎?」洪錚抬起頭,眼中盡都是迷茫之色。

外界,眾人能夠通過法陣看到黑暗大殿中的景象。

眾人只看到,洪錚面色痛苦,不斷的掙扎著。尤其是天靈蓋上,迸發出了濃濃的黑暗霧氣。尤其是雙手的指甲,漸漸的被黑暗布滿,妖異無匹。

「不好,符夕快要入魔了!」

「哈哈哈,正常的,他年歲不過十六七歲,血脈強大,實力不俗,道心與道心不穩,有心魔,很是正常的。」

「可惜了啊,如此驚采絕艷的一個人,居然心魔入侵。」

洪五郎臉上有焦急之色:「我要求,立刻終止對符夕的考核。」

「不行,洪家從來都沒有這樣的規定。除非他自己要求停止考核,否則,不能夠運轉大陣。」主持大陣的老者說道,面色平靜,似乎根本就不將洪五郎放在眼中。

「而且,洪家十郎君,並不能夠插手試煉之事。」

很明顯,他是洪九郎那一派系的人。

洪五郎一愣,面色隨後漸漸的陰沉下來:「洪家十郎君不能夠插手試煉之事,那……你給我解釋解釋紫金魔傀儡是怎麼回事?」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並沒有證據能夠表眀是洪家十郎君做的。」老者冷笑。

「很好,你們很好,洪家已經青黃不接,你們還如此內鬥,讓我太失望了。」洪五郎大袖一甩。

意識空間中,心魔臉上笑容詭異,緩緩向洪錚走去:「你累么?累的話,就休息休息吧。你有很多未完成的心愿,我都知曉,我會完成。」

「有些累了。」洪錚嘆息一聲,神色疲憊,感覺腦袋昏昏沉沉。

「很好。」心魔緩緩靠近洪錚。

外界,一瞬間,洪錚身上的魔氣達到一種巔峰。魔氣滾滾而出,洶湧澎湃,壓蓋的房間內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入魔后,你會更強!」

「入魔后,我會更強!」洪錚重複了一遍,睜開了雙眸。 第三百章靈體大境巔峰

「糟糕,符夕徹底入魔了!」

「心魔入侵,快停止試煉,符夕。」洪五郎喝道。

重生九零:我家嬌妻超甜的 但洪錚絲毫未停,氣息越來越強大,內息也越來越暴躁,絲毫沒有終止的跡象。

一旦入魔,那洪錚,就再也不是洪錚了。他會變得毫無情感,嗜殺,是非不分。

心魔臉上的笑容越發的詭異起來,他快步向洪錚走去,迫不及待的準備吞噬掉洪錚。

但就在心魔靠近洪錚的剎那,洪錚猛然抬起頭,眼中露出了譏諷之色:「心魔,不得不說,你說的,都是對的,沒有一絲的紕漏。我的確野心極大,也是我害死了李輕依與白玉涵。」

「但是,這跟你有什麼關係?你只是我惡意的一面,我隨時能夠壓制你。」洪錚說道。眼中的迷茫之色盡失,露出了難以想象的清明。

「我的女人,我自己會去救。我從來不是一個喜歡依靠別人的人,自己才是最大的靠山。 狼性總裁,別太猛! 如果我連心魔這一關都過不了,我還修什麼道,走什麼極致孕骨路?現在,你給我滾吧!我讓你入侵,不過是為了驗證一下這尊魔儀身。現在我的目的達到了。」洪錚渾身爆發熾熱光芒,一拳轟向心魔。

心魔臉上的笑容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驚駭。

「洪錚,我不會消失,我會再次出現。」心魔沒有絲毫反抗,就被洪錚一拳轟碎。

轟碎了心魔之後,洪錚只感覺心靈一片的空靈。他盤膝坐在那裡,體內魔氣消失殆盡,純正浩大的氣息從他全身孔竅中噴薄,肌體發光。咚咚咚,他脊背大骨亮了起來,化為一團團跳動的火焰。眉心刺痛無比,有什麼東西要睜開一般。

他回憶了一番自己所看到的經文,最後翻開當初武青虹贈送給自己的《萬瞳真解》,赫然發現,自己這是開法眼的徵兆!

修鍊到靈體大境巔峰,便可以開法眼。法眼可破除虛妄,內孕神通。當年青帝開了法眼,爆發之下,有截斷乾坤,封蓋天地之力,更可以看到一縷未來之光。

想不到自己機緣巧合之下,穩固了道心,提前開了法眼!

《萬瞳真解》上記敘了九千多種瞳術,有一兩頁缺失。

「紫炎魔瞳,不適合我。」

「無極天眼,也不行。」

「咦,上蒼神眸,修鍊到極致,納天劫之力與瞳中,可爆發出上蒼劫光。」洪錚仔細看了一眼,眼中出現了驚色。這是一種攻擊性的瞳術,比洪君臨當初施展的幻滅仙眸,更加的強大。

而後,他開始修鍊上蒼神眸。

入魔關中,所有人都在苦苦對抗心魔。但洪錚卻一拳轟碎,居然開始修鍊。

「咦,魔氣怎麼如潮水一般退走了?」

「這個符夕,真的不簡單,入魔容易,退魔也這般容易,而且,居然能在入魔關處修鍊!」

洪九郎面色凝重的可怕:「這個符夕,到底什麼來歷,好生的神秘。」

「他說他來自無邊妖海,又姓符,難道……」洪十郎猛然想到了什麼。

「符蚓的後代!」

「不可能,符蚓消失幾千年了,傳說他的後代也早已經死去!」洪九郎說道,「多半是符家的旁支,無邊妖海不簡單吶。」

萬瞳真解上記載,上蒼神眸極難修鍊。修鍊過程痛楚,首先要在體內模仿出天雷之力,接著需要掠去天雷之力,任何細微的差錯,都有可能被閃電轟碎!

但洪錚不在乎,他所做的一切根本,都是為了強大!

但此刻沒有天雷之力,無法修鍊。要讓洪錚現在放棄,他是萬萬不甘心的。剛剛退去心魔,心神通透,靈光在腦海中久久不退去,道心穩固,正是衝擊的最好時機。

想了想,他叩開了神域晶體,呼喊道:「本尊,有辦法送一縷天雷之力過來嗎?」

黃金大道上,洪錚本體與衛鍾離依舊在爆發大戰。二人勢均力敵,旗鼓相當,打的黃金大道不斷顫動。忽然他感覺眉心神域晶體震動,探入之下,收到了符夕的請求。

「可以,等我一會兒。」洪錚全身金燦燦,腦海展現出至尊琉璃光,化為赤紅色神劍,一劍將衛鍾離劈飛。

但衛鍾離也是極端恐怖,探出一隻大手,極速放大,化為一尊番天印,轟在了洪錚身上。二人雙雙吐血倒退而去。

洪錚面色凝重,這衛鍾離,是他復甦以來,遇到的唯一一個能夠將他殺的半殘的人。

「爽快,你是我遇到的唯一一個能夠讓我施展出全力的同代人,我們再來。」衛鍾離極度好戰,無比興奮。二人一路沿著黃金大道,一路戰鬥。

「慢著,你會雷道神通么?」洪錚問道。

「會,怎麼了。」

「施展雷道神通吧,我需要印證一番。」

「好,不要被我劈死了啊!」衛鍾離說完,無比興奮。脊背大骨化為一柄柄飛劍,熔煉成一柄黃金色古劍。他手持黃金古劍,指向蒼穹。

咔擦!雲海翻滾,天威浩蕩,仙光迸發,長空發生大爆炸。神劍接引下一道又一道天雷,裂開虛空,劈向洪錚!

洪錚雙手發光,快速放大,將驚雷囊括,攥在手中,放逐進入到神域晶體中。

入魔關,分身接引到了一縷強大的雷電,被他引入到了法眼中。

哼!他一身悶哼,差點噴出一口鮮血,頭骨差點被崩碎。但被他硬生生的壓制。那縷雷電,實在太過於恐怖,充滿了毀滅之力。

咔擦!咔擦!咔擦!他眉心中裂開了一道豎線,其中有青色神光迸發,那是天雷之力!

入魔關中,都成功退去心魔,離開了這裡,就剩下了洪錚一個人!

眉心越來越痛,豎線漸漸的在擴大,到最後,猛然睜開,那裡存在了一隻豎瞳!

冰冷,毀滅,如天道一般無情。眸中,一縷縷霧氣擴散,一道道電光流淌,一眼看上去,心中都是發顫!爆發出的光,照亮了整個入魔關!

「那是……一種瞳術!」

「我靠,這個符夕,怎麼如此恐怖,成功退擊心魔不說,居然還在裡面修鍊成了一種瞳術!」

「這個人,是個心腹大患!」

洪鵬與洪五郎臉上出現了驚喜之色:「好!好!好!三關已經過了,接下來就是五道了。五道很容易過的。」 第三百零一章五道

五道,是一道長有千米的彩虹大道。遠遠的看去,這條古道布滿了血跡,但流光溢彩,爆發絢爛神虹。

「五道是由至尊道,紅塵道,成仙道,伏魔道,琉璃道組成。總長千米,走過兩百米者,就合格,若是能走上更遠,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洪鵬說道。

「我先來!」小蠻王身材高大,身穿黑色戰甲,肌肉隆起,充滿爆發力。跟在後面的,是耶釋農夫,還有紅蓮仙子。

眾人隨後都是爭先恐後的踏上了五道,頓時,難以想象的壓力鋪天蓋地壓來,若背負大岳前行。

「噗嗤!」當場有修士難以承受這磅礴的力量,吐出一口鮮血。

小蠻王面色平靜,體內血液流動,發出波濤聲,響徹四野。

咚咚咚!耶釋農夫身上不斷爆發出了金鐵交擊聲,那是恐怖的威壓撞擊在他脊背大骨化為的青銅鼎上。

洪錚也踏了上去,整個人像是陷入到深海中,寸步難行。但這難不倒洪錚,這股壓力對他來說,簡直不算什麼。他緩步走去,雙足開始發光,推動了大瘋九步!足部無數符文升起,如同神焰一般極盡燃燒,光芒璀璨。

他一馬當先,快速的超過了所有人。

眾人全部看的驚呆了。只見他眉清目秀,十五六歲的年紀,唇紅齒白,頭髮及腰。但眼神無比沉穩,古井不波,像是沒有絲毫的感情一般。肌體淡淡發出寶光,隨後流淌到全身。

兩百米的至尊道,很快被他走完。

但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所有人都愣住了。因為洪錚,居然不再走下去了。

「怎麼回事?」

「肯定是難以再繼續了,其實也符合常理,畢竟他才多大年紀,要是一口氣將彩虹神道走完,才是妖孽。」

洪九郎與洪十郎對視一眼,均是鬆了口氣。

「這個符夕,應該是極限了。要是彩虹神道再被他一口氣走完,那我們動他還真有些麻煩了。」

「嗯,還是比不上我們洪家十郎君。畢竟當初你我可是走了八百米。」洪十郎點頭。

「不足為慮,前幾關或許只是運氣比較好罷了。」洪九郎說道。

洪錚自然能夠繼續走下去,但他不喜出風頭,除非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才不會在意別人怎麼想,怎麼考慮。

接下來,就是敲響晨鐘暮鼓了,這一項試煉,洪錚也是草草的應付過去,並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

這讓洪九郎等人更加的篤定,洪錚只是血脈強大,運氣比較好罷了,並不值得注意。

洪五郎來到洪錚身前,對洪錚伸出了右手:「歡迎加入洪家,我是洪五郎,以後我罩著你了,沒人敢欺負你。」

洪錚對洪五郎還是比較有好感的,微笑著伸出自己的手,與洪九郎握在一起:「我叫符夕,合作愉快。」

洪五郎哈哈大笑:「好,大家以後算是自己人了。」

「此次參加試煉,一共五十二人合格,你們都修整一番,參加明天的祭天大典!」一名老者說道。

「聽說了沒,純血區域,出了一名恐怖人物,血脈純正至極,恐怕能夠直逼洪家十郎君。」

「嗯,此次試煉,共出了三名最為耀眼的人物。純血區域中的鳳丹公子,淳于顏公子,混血區域的符夕公子。」

不少人都在議論紛紛。

「鳳丹,淳于顏,符夕,你們三個上前來。」洪鵬說道。

洪錚聞言,走了上去,同時,有兩名年輕人一前一後也是來到了廣場前,看著洪鵬。

鳳丹長相陰柔,明明是個男修,但身材纖細如同女修,眉眼狹長。

而淳于顏,則是樣貌普通,並不出彩。

洪錚見到此人的時候,眉頭微微一皺。因為無論是鳳丹還是淳于顏,都給他一種極度危險的氣息。並且在危險中,還有一股強烈的熟悉感。似乎自己從哪裡見過。

「絕對在哪裡見過,沒錯。」洪錚很是肯定。

而鳳丹與淳于顏在見到洪錚的時候,也是愣了一下,各自喃喃自語:「這個符夕,怎麼好生的熟悉?」

但二人都是心機深沉之輩,只恍惚了一瞬間,隨後恢復如初,好似什麼都沒發生過。

「你們三人,是此次最為出彩者,明天的祭天大典,希望你們能夠繼續努力。今晚都好好休息,明天的祭天大典,會有些疲累。」洪鵬說道。

「祭天大典,我們需要做些什麼?」鳳丹開口,聲音有些尖細。

洪鵬微微一笑,隨後開口:「所有通過試煉的弟子,明天你們要做的是……」

「起誓,不得背叛洪家!」

「戰鬥,看能否引出天神等身像!」

「融合,看能否接洽天羅傘一縷符文!」

「對了,還有,明天祭天大典,洪王地內的一些年輕俊才大都會來。比如南拳陳逐鹿,北腿顧四方這樣的人物。他們肯定會來搗亂,他們應該會找上洪家十郎君挑戰。那些小嘍啰,就交給你們了。你們儘管大開殺戒。」

「就這樣,一旦完成,立刻進入祖地,都聽明白了沒有?」

「明白了!」眾人高聲呼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