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招,他們八尊大帝險些感覺撐不過去。

「這個人族好強!不要和他交手!」 史上最強氪命 「逃,趕快逃!」 下一刻八尊大帝轉身,不顧一切的逃跑。 「豈能讓你們如願。」 許辰腳步一動,長劍鎖定一個外族,同時一種劍法施展,天地變色劍光瀰漫八方。 「噗嗤!」 一個外族大帝正在疾馳的身體頓時四分五裂。

「這個人族好強!不要和他交手!」

史上最強氪命 「逃,趕快逃!」

下一刻八尊大帝轉身,不顧一切的逃跑。

「豈能讓你們如願。」

許辰腳步一動,長劍鎖定一個外族,同時一種劍法施展,天地變色劍光瀰漫八方。

「噗嗤!」

一個外族大帝正在疾馳的身體頓時四分五裂。

掉落在地上的時候,變成了僵硬的屍體,又一個死亡。

「下一個。」

許辰像是狩獵的獵人,同時在不斷演練自己的劍法和熟悉他自身的力量。

可以看到天地因為許辰的一舉一動而不斷發生著變幻,一會晴天,一會陰天,一會白一會黑,驚人至極。

而在奔逃的外族敵人,一個接著一個的墜落。

不一會功夫。

邪皇寵妻:降魔小妖后 「砰砰砰!」

外族大帝幾乎全部掉落,統統死在了許辰的劍下。

只剩下最後一個和許辰同為大乘境界的外族大帝在瘋狂逃跑。

「皇者救命,皇者,救我!」

最後一個外族大敵在瘋狂的吼叫,充滿了驚恐,他無法理解,他和許辰同樣都是大乘帝境,但為什麼這個人族的強者實力會比他強出那麼多,彷彿隨手就能把他擊殺,根本沒有反抗的力量。

「死!」

許辰一劍劈出,萬丈劍芒頓時從天而降,以雷霆之勢瞬間落在了外族大帝身上。

暴力小萌妃:皇叔寵上天! 「嗤啦!」

外族大帝身上一道恐怖的傷口出現,他左邊肩膀和上面的腦袋一起被斬掉,鮮血狂噴中,逃跑的更加賣力。

「救我,我皇救我!」

他在瘋狂的怒吼。

許辰在後面緊追不捨:「一劍不能殺了你,看來你是外族的大乘帝者了。」

「不過你不會得到救贖,一劍殺不了你,我就再來一劍!」

鏗鏘。

「拔劍術!」

許辰最強絕殺出鞘。

驚艷的光彩在這一刻定格住了時空。

無形的殺機瞬間到了外族強者面前,狠狠的劈下。

「轟!」

忽然之間。

天際再次有巨大的裂空撕開,同時有一聲驚心的咆哮傳出:「羸弱人族,豈敢殺害我族大帝!」

通過巨大的空間裂縫可以看到,在對面的天地中,天穹搖晃,有八尊大帝神座浮現在天地間,而上面的大帝神像全部都在消散,這是大帝隕落的象徵。

「我皇救我!」

最後一個外族大帝聽到這聲音頓時驚喜吼叫。

而在後面,所有人族的強者皆是驚恐變色,包括許辰的神色都在一瞬間凝重起來。

「外族的皇者要來了?」 危機感頓時席捲所有人的心頭。

皇者降臨,這絕對是讓任何人都感到無力的局面。

「死!」

許辰面色凝重中出手不停,絕殺之術的力量傾盡全力朝最後一個外族大帝斬去。

「放肆!」

威嚴的聲音從天外來,聲音未落,一隻遮天大手掌已然降臨,砰的一聲,拔劍術無形的劍氣被攔截破碎,遮天大手餘威不止,繼續朝許辰碾壓落下。

這是一隻赤紅的手掌,只有三根手指,像是蜥蜴的爪子布滿鱗片,其中蘊含的力量似乎能崩碎天地,只是勁風就讓周圍人族大帝感覺肉身刺痛,睜不開眼睛,直面這一掌的許辰又會有多大的壓力?強烈的危機浮上心頭,。

許辰雙眼瞪大,盯著降臨不可躲閃的遮天大手,憤然拔劍,萬丈劍芒衝天,狠狠朝著這大手斬去。

「咔嚓!」

劍芒此刻如同朽木,一碰到大手直接就被碾碎,而大手之威毫無減弱,繼續朝著許辰拍下。

「好強!」

許辰驚心,原以為到了大乘境界的他相距皇者的實力也不差太多了,萬萬沒想到哪怕變強許多的他面對人皇,依舊是如此的羸弱。

「許辰小心!」

戰天狂等人驚呼,身形一動,紛紛從四面八方趕來支援許辰。

「你們別過來!」

許辰齜目,這一掌的力量實在恐怖,普通大帝觸之必死!

這就是皇者的實力。

「葬天!」

一聲低吼,許辰掌握的強大劍法運轉,同時自身飛速後退,延緩和遮天大手直接碰撞的時間,企圖爭取破掉這一掌。

砰!

葬天劍氣同樣被輕易毀滅。

「諸天!」

許辰第二劍再出,結果依舊。

「鴻蒙劍歌!」

「拔劍術!」

一種種強大的劍術衝天而起,許辰竭盡所能的抵抗。

然而面對這一隻遮天大手,他的一切抵擋都彷彿是徒勞的,所有攻擊全部被大手碾滅,而後大手餘威不止,狠狠拍在了他的身上。

「砰!」

許辰臉色頓變,整張臉通紅,鮮血忍不住的狂噴,緊接著大手掌之中的力量爆發,他直接向後衝擊墜落,像是一顆流星,速度完全不可阻止的狠狠砸進了地底。

天地轟隆一聲搖晃。

「許辰!」

所有大帝紛紛變色,朝著許辰衝去。

現在變得這麼強大的許辰都不是皇者的對手,那隻剩下他們又該怎麼面對這皇者?怕是一個照面就要被對方全部抹殺了。

「我沒事……」

地底之中傳出許辰的聲音,還有他咳血的聲音,不一會他身形頗為虛弱的從地底走出,目光朝著天上看去。

只見裂開的天穹,伸進一隻大手來,遮天蔽日讓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下一刻,就見這大手一把抓住最後一個外族大帝,將其帶著離去。

「此刻我正逢大敵,等我擊退敵人後再來處置你們這個劣等種族!」

皇者的聲音傳來,下一刻,大手消失,天穹上的恐怖裂縫也漸漸癒合。

所有人包括許辰在內,不由都鬆了一口氣,然後又露出惶恐之中,人人看向許辰:「許辰,我們怎麼辦?」

「下一次他再出現,我們怕是全都得死……」

眾人驚魂未定的樣子中充滿了悲色,敵人太強大了,強大到讓他們絕望的地步,完全沒有絲毫應對的辦法。

許辰捂著胸口,微微調息了一會後抬頭看向旁邊的人道化身:「怎麼才能成為人皇。」

天地間很少有人皇,前世他為青帝的時候,在大乘帝境中就感受到了修為的極限,想要再上一樓感覺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管他如何修鍊也觸摸不到突破的機會,彷彿那個境界是虛無飄渺的。

但現在真正的皇者就在面前,許辰瞭然,是他沒有掌握成為人皇的正確方法。

哪怕他現在走的是完美之路,也有繼續修鍊的功法,但還是感覺不到成為人皇的出路。

人道化身看著天穹,片刻后才扭頭看向許辰,長長嘆息了一聲:「短時間內你想成為人皇是不可能的,我人族真的危險了。」

「我在問你如何成為人皇。」許辰目光銳利,這個人道化身全身都充斥著迂腐和古板的氣息,讓他感覺頗為煩悶。

人道化身頓了頓道:「皇者境界有三步,一是修為提升到突破皇者的臨界點,這一點你就遠遠達不到,你才剛剛突破大帝大乘。」

見許辰眼神微冷,人道化身頓時搖頭:「第二步是擁有皇者之資,此乃先天註定,不過這一點你是具備的。」

徒弟挖坑埋我的日常 許辰點了點頭。

人道化身繼續道:「第三步是捨身。」

「捨身?」許辰皺眉,這是他從未聽過的辭彙。

「捨身就是當一切條件都滿足后成就人皇的關鍵之處,這一點……等你先滿足其他條件,也就是將你的修為提升到臨界點時我在告訴你吧。」人道老者說著繼續保持沉默。

許辰也沉默了一會,沒有再追問,看了眼合併的天穹,他感覺到一種極其龐大的眼裡,因為誰也不知道這片天穹什麼時候又會被撕開,可能會好久,也可能下一刻就會撕裂……

「提升修為。」

緊迫感驅使許辰,雖然他才剛突破到大乘大帝境界,知道想要短時間內再來一次突破的可能性是極低的,但現在絕境之中他除了這個方法外再沒有別的辦法了,因為整個人族,除了他之外,沒有第二個人有成為人皇的可能。

「許辰,那些外族的帝兵我都拿走了。」

忽然,遠處一個人影飛來。

在許辰周圍的大帝紛紛皺眉,不悅的看向來者,雖然外族都是許辰殺的,和他們也沒有關係,但這麼多帝兵價值之大,豈是隨口就能要的?

「嗯。」

豈料許辰點頭,擺手讓對方離開。

「這個,許辰你是不是太大方了,那裡足足有九件帝兵,你都給他了?」戰天狂不由扭頭看向許辰。

許辰在沉默,片刻后忽然抬頭:「我們可能有辦法了,魯九陰,你把麟天帝的帝兵也拿走。」

「什麼?」眾人驚疑。

許辰看向他們,沉聲道:「現在我們還缺五件帝兵,如果湊齊的話,我們也許能擁有一些抵擋皇者的力量。」 眾人神色微凜。

「許辰你的話是……什麼意思?你有對抗皇者的辦法了?」

人人注視著許辰,對此極為上心。

許辰環顧了一眼周圍的眾人,搖頭:「不足以對抗,僅僅是多一分抵擋和活命的可能,具體如何這裡不方便,去我戰盟細談吧。」

人們當即贊同,沒有任何異議。

現在最緊迫的當務之急就是皇者降臨的危機,如果沒有解決辦法,誰都沒有活下來的可能,全都得死,因此對於許辰口中的辦法沒有人能不在意。

他們動身,許辰臨走的時候看了一眼外族留下的屍體,在意識海中詢問:「金鼎,這些大帝屍體有沒有利用價值?」

金鼎光芒綻放:「微乎其微。」

許辰搖了搖頭,暗忖可惜,他不能如意的操控金鼎,如果可以的話,將這些大帝在生前就直接煉化了,那將會是一筆不小的收穫。

回歸戰盟。

許辰讓魯九陰把逆天黑塔搬到了眾人面前。

現在戰盟中包括他在內一共有二十一尊大帝級強者,整個天下的人都聚集在了這裡。

「這就是我說的辦法。」許辰指向逆天黑塔:「你們之中可有認識它的人?」

眾人搖頭並不知曉。

旁邊的人道化身眼睛頓時一亮:「這不是始皇曾經想要布置的降命黑塔?」

眾人齊齊看向人道化身。

許辰點頭:「不錯,就是降命黑塔,如果它能建成十八層,那對我們用處你應該也知道吧。」

人道化身臉上露出了一絲欣喜:「當然,沒想到你也會建造這黑塔,如果它能建成十八層那所有大帝性命相連,死傷大大降低,如此的確能在皇者手下多一分活命的希望。」

戰天狂等人皆是疑惑問道:「這到底是什麼?」

許辰沉吟:「這座塔是曾經始皇創造的東西,由帝兵為核心建造,如果能有十八件帝兵打造到十八層,那就能讓大帝級強者生命共享。」

「生命共享的意思就是哪怕我們死傷慘重,但只要還有一個人活著,其他人都能在瞬間復活過來,如此可以大大增強我們的存活機會,也能有更多的機會來抵擋皇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