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真的假的?」王卅川急忙低聲問。

「找個合適的地方,給你們看樣東西。」任健撒開手大步向前走去。 人群一看主角都走了,再看也沒意思了,立即一鬨而散。 王卅川急忙招呼齊志峰和何楚駟趕緊跟上,任健先到停車場取了車,王卅川趕緊佔了副駕,何楚駟和齊志峰坐了後座。 任健驅車來到了離華大不太遠的一家咖啡廳,下車的時候任健順手從

「找個合適的地方,給你們看樣東西。」任健撒開手大步向前走去。

人群一看主角都走了,再看也沒意思了,立即一鬨而散。

王卅川急忙招呼齊志峰和何楚駟趕緊跟上,任健先到停車場取了車,王卅川趕緊佔了副駕,何楚駟和齊志峰坐了後座。

任健驅車來到了離華大不太遠的一家咖啡廳,下車的時候任健順手從車上拿下來一個文件袋,四個人進了咖啡廳坐下任健點了四杯咖啡之後就慢騰騰地打開了文件袋。

「都自己看看吧,上次清清住院,我讓醫院給做了全面檢查清清還是個姑娘,所以那晚上的事情,我們都被誤導了。」任健說完把文件袋推到了桌子中央。

「你說的是真的?」齊志峰還在傻愣愣地問。

「就你這個腦子是怎麼考上華大的?」任健不解的問。

「呵呵呵,京城戶籍特殊優待唄。」何楚駟大喇喇地說。

王卅川反應比較快,迅速拿起裡面的報告單看了一遍,之後遞給了對面的齊志峰和何楚駟。

大家看完之後面面相覷,之後都是長出一口氣,這個秘密困擾了大家這麼久,今天解開了,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絲失落,不過也都很興慶,更多的是開心。

齊志峰點了點任健:「你小子,難怪會跟到清清家裡,先行一步對吧?」

任健笑了:「你還不算太笨。」

「那說說,你和清清到底進行到哪一步了?」齊志峰問。

任健神秘一笑:「你都看見了。」

「我們沒看見的呢?」齊志峰才不相信就這點東西。

「我爸媽提過親了。」任健抿了一口咖啡。

「啥?!」這一次不僅僅是齊志峰,王卅川、何楚駟都不淡定了,「提親了?!」三人異口同聲地問。

「對。」任健認真地回答。

「你爸媽?」

「對。」

「他們也真陪你玩?」

「我沒有玩,他們更沒有。」

三人聽后一陣沉默。不得不說,雖然他們每個人對舞清清都有不同程度的愛慕之心,但是齊志峰更多的是佔有慾,何楚駟是兄長情更多,至於王卅川,遊走於形形色色的女人之間多了,見到舞清清更多的是一種好奇吧。但是只有任健,實實在在地投入了自己的全部,包括老爹老媽。

「朱旭穎呢?」任健問。

「他?不知道,跟我們一起來的,你倆較勁的時候他就不見了。」何楚駟回答。

「呵呵,這個狐狸精,一準在清清跟前獻殷勤呢。」任健咬牙切齒地說。

「狐狸精?」王卅川擠了擠眼睛,你不會認真的吧?就秀才,你根木頭?

任健搖搖頭:「你覺得他是木頭,他卻是徹頭徹尾的滑頭。說句實話,你們三個我都不會很介意,就他,最特么危險。走找他去!」

任健沒等三人反應過來率先提著文件袋走了。

「你倒是等等我們,咖啡都沒喝呢,這浪費的。」齊志峰不甘心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哇!靠!燙死老子了!」

「手磨得,你以為速溶的?趕緊含塊冰,一會兒禿嚕皮了!」王卅川趕緊從櫃檯小冰箱里拿出一塊冰塞到齊志峰嘴裡。 ?在螺旋冰封劍氣如狂風斬上凌天身軀的時候,所有人都是心臟一緊,認為凌天完蛋了,只有雪千柔發出一聲輕笑。

在大殿角落,緊張關注戰局的君莫笑和風瀟瀟同時驚呼一聲,雪千柔低聲笑道:「別擔心,那是我主的分身。」

分身?君莫笑和風瀟瀟疑惑,凌天什麼時候會分身功法了?

雪千柔心中有一股獨佔主人寵愛的驕傲和喜悅,凌天的六極真魔功只對她一人演示過,這還是第一次實戰。

眼看瘋狂的螺旋冰封劍氣就要斬上凌天的身體,只見金光一閃,一道淡淡的光幕彈開,將凌天完全包裹住,如一個金色的雞蛋殼一般。

嗤嗤嗤的氣勁交擊聲不斷,螺旋冰封劍氣如疾風暴雨打在雞蛋殼上,沖得光殼搖搖欲墜,但一時未能擊破。

君修仁眼球暴突,這是什麼防禦法寶,君修寧已到了法寶與功法合為一體,熟練運用奧義的境界,比一般的千壽期法相境修士還要強上許多的,竟然也能輕鬆擋住?

君修仁還在驚訝中,下一瞬間,他臉色大變,心臟都要爆開。

只見君修寧身後不到十步距離,又浮現出一個淡淡的人影。

兩個凌天?不!是化身功法!

念念清華 君修仁還來不及發出警告,美麗又恐怖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凌天伸出一隻白玉般的手掌,對準了君修寧,一朵藍色冰焰,在他掌心中如花綻放。

君修寧才剛剛轉身,冰焰化為一道冰藍火柱,呼得一聲澆在君修寧身上。

君修寧瞬間化為冰雕,他施展一半的螺旋冰封劍氣頓時消失在空氣中。

「混賬!」

君修仁一下跳起來,抬手就是一記血色劍氣,快捷如電,激起呼呼破空聲,想要打破困住君修寧的冰晶。

凌天真身也是一記氣圓斬彈出,攔下君修仁的劍氣。

兩記法術相撞,嗤嗤的勁氣聲爆響,靈力如流雲四散。

君修仁正要再行發招,這時嘩啦啦聲響,君修寧碎裂成了無數冰塊。

並沒有看到任何元神逃出來,君修寧是形神俱滅了。

君修仁沒有再攻擊,他面色陰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時光影閃動,霧氣一涌,兩個白色人影如被絲線拉到一起的木偶,合二為一,凌天收了化身,重新回到一個真身。

凌天面無表情的站在殿中央,看起來仍是一個平凡少年的樣子,誰能想象,他剛剛殺死了一個法相境的巨頭。

全場先是死一般寂靜,突然又一片嘩然,如開水沸騰了。

不少人驚得跳了起來,見有人站起,其他人紛紛站起。

所有跪地的人,全部站起!

先前眾人畏懼君修仁才跪下,而在這時,君修仁的威懾力已蕩然無存。

君修仁嘴角微微抽動,面色陰冷如冰,彷彿墜入了深淵。

前一刻,所有人跪地臣服,認他為新的閣主,大勢所趨。

下一刻,君修寧被殺,所有人站起,大勢逆轉,甚至有幾個附庸小勢力的法相境巨頭,眼神中對他流露出不屑。

改變這一切的,竟然只是一個人,一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少年。

凌天神情淡漠,無悲無喜,能這麼快擊殺君修寧,讓他也有些意外。

幾天前他擊殺同為千壽期法相境的雙子同心魔時,甚至動用了最強的寶物血魔劍,這一次則輕鬆多了。

君修寧已到了功法與法寶合一的境界,能使出奧義,比一般的千壽期的法相境修士還要強上幾分。

但凌天的力量值達到了五千萬以上,靈力爆漲十倍,天鳳羽衣融入混沌神雷,多了雷遁功用,速度也快了十倍,更學了六極真魔功,能化為五個分身。

如果沒有暴漲的靈力,沒有雷遁,沒有化身,凌天也不會勝得這麼容易。

這還是因為凌天抱著玩一玩的心態,想要研究聖級法術和奧義,不然君修寧死得更快。

「你們兩個一起上,殺了他!」君修仁對君修易和君修義命令道。

君修易像看瘋子一樣瞥了君修仁一眼,反而往後退了一步。

君修寧是大長老,實力比他強,連君修寧都跪了,君修易哪敢上去,他一向見風使舵,絕不敢拿生命冒險的。

而君修義耳朵聾了一樣,理也不理君修仁,他本來是被挾裹入伙的,此時風頭轉向,更不可能聽君修仁的命令。

君修仁面色發青,連兩個長老都不聽他的命令,更不用說其他附庸勢力了。

他先前還受千人跪拜,大權在握,意氣風發,現在卻成了孤家寡人,這一切全拜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野小子所賜。

君修仁走下台階,看著面無表情的凌天,雙目彷彿要噴出火來。

如果目光能殺人,君修仁已把凌天碎屍萬段一千次了。

君修仁恨不得立刻把凌天撕成碎片,但考慮到凌天的戰力,他不得不選擇隱忍,靈力成束,向凌天傳音道:「凌道友,一千萬純陽丹,換你不干涉血鋒閣的事,你看合適嗎?」

本來凌天是小輩,但他戰力驚人,堪比法相中期,君修仁叫一聲道友,平輩相稱,也很自然。

「不可能。」凌天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如果覺得一千萬純陽丹不夠,我們還可以商量,除此之外,功法、法寶、丹藥、美女,只要血鋒閣有的,只要你想要的,你都可以拿走。」君修仁又傳音道。

「不要。」凌天只回了兩個字。

「那你到底要什麼?」君修仁惱怒道。

「你束手就擒,向君莫笑下跪,她說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凌天想了想道,畢竟這是血鋒閣內部的事,由他們自己處理較好。

「君莫笑是你什麼人,值得你這樣做?!」君修仁氣得差點原地爆炸,他難以相信,財富法寶功法美女,每一個修士都夢寐以求的東西,只要一句話,就唾手可得,他竟然不要,通通都不要,世上竟然有這樣的人?!

「君莫笑是我朋友。」凌天道。

「朋友?」君修仁先是一愣,隨即搖頭苦笑,他不敢相信,擋住他的,竟然是這樣簡單的,近乎幼稚的一層關係。

在這個時代,還有人相信朋友?還有人能為朋友做到這種程度,他和君修然六百年的親情,為了閣主之位,還不是說捨棄就捨棄了。

「凌道友,你這話說的,別人都會笑話你幼稚,你還年輕,朋友義氣這種東西有什麼用?都是虛的,在修道界混的,誰在乎這些?面子是假的,扒到碗里的飯才是真的,你和君莫笑這點關係,比得上巨額的財富么?比得上珍貴的功法么?比得上頂級的美女么?這些才是真正的力量,實打實的利益,我都可以給你,你要做的只是離開這裡,就行了!」君修仁語重心長,一副社會過來人的語氣,幾乎是哀求了。

「我做什麼,無需別人認可,你廢話太多,我懶得聽了,要麼束手就擒,要麼死,自己選吧。」凌天淡淡道。

「我草尼馬,給臉不要臉的東西!!!」君修仁靈力暴漲,一張臉瞬間變得猙獰無比。 昆崙山上

這是真實的太陽,真實的藍天白雲,真實的山川真實的白晝,墨子站在塔頂張開雙臂享受這一切的真實,畫面太美古循有些不忍打擾。

「小孩喜歡這裡嗎?」

墨子之前沒有見過古循,所以還是第一次見,活在極淵那全是俊男美女的世界中看慣了美的人,沒想到外面世間能有如此美貌的男子配上那一頭紅髮太美了他痴痴的看著。

「仙人是?」

古循沒有告知墨子想要知道的答案,意味深長的說「你明日便知」

不說也罷,他呆在極淵已久,現在對什麼事都特別看得開,除了姥姥要娶妻這件事情他心裡難過。

「那仙人能否告訴在下這是哪?」

「昆崙山,過了西邊有顆扶桑樹可直上凌霄殿。」

當聽到昆崙山時墨子沉默了,原來這裡是極淵小主曾經的家,想來古循是要用他換千歲蘭。

良久他才回到「是嗎?能被上古神請來昆崙山一游真的是三生有幸。」

他假裝並不知道這裡就是千歲蘭的原本的家。

看出了墨子極力隱藏的慌張,若有所思的說「能請到你,才是本神最大榮幸「

他這個榮幸可不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明確的告訴他,請他來是用來做俘虜的。

「上古神客氣了,在下就一小小的極淵待侍並不是什麼大人物,請來了也沒什麼好榮幸的。「

墨子也回敬他,告訴他自己是只個沒人在意的待侍,不必大費周張的綁他來,用他去換人。

「榮不榮幸試下便知。「

墨子沒再回應他,猜想他肯定是知道他跟姥姥的關係才會這麼胸有成足的,也就不再說話,望著天邊那個耀眼的太陽。

第二天,古循便派人來接他回極淵。

奇想天成要娶妻他一直是知道的,只是他不讓自己參加這婚禮,古循要帶他去觀禮還是讓他接受不了事實。

「有勞上古神送小的回家,我先回屋去了。「

猛的被古循拽至前面,毫無忌諱地一隻手樓著他的腰,另一隻手按在他的肩上不讓他離開,硬是強迫他觀看婚禮。

盛唐破曉 「你們極淵最高的帝王大婚,你身為極淵子民怎麼能躲進屋裡?「

因姥姥要大婚他都不顧是男兒身哭過很多回了,心痛得想要立即死去,眼前這個男人卻是故意讓他來觀看婚禮。

「上古神,這是極淵,請您自重!「他很生氣,但是不能發火,不想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跟極淵帝的關係,只能語氣加重告誡古循別鬧事。

他們拉扯的舉動看在奇想天成眼裡變成了熊熊然燒的烈火,不過被他掩飾得很好,幾乎是沒有人看得出來。

直到被一個人搶走不想而知奇想天成的怒氣衝天,古循再搶於是這喜慶的婚宴變成奪妻大戰。

來參加婚禮的都是六界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有人看熱鬧,有人火上澆油,也有人是真心當奇想天成是朋友的加入了戰鬥。

兩位元始天尊都加入其中四方天帝也加入搶墨子,對於毫無法力和靈力的墨子來說簡直是折磨。

明明是主角的新娘看著火冒三丈從自己父親手裡搶來墨子偷偷回了婚房。

新房內兩個情敵見了份外眼紅,新娘直直地瞪著這位她夫君不顧她的臉面不顧她娘家的臉面而跟別的男人跟男人的主角。

墨子初次看見新娘也是一驚,驚訝的看著新娘萬種風情盡生雙眸似水。

此時眼眸帶著談談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纖纖,膚如凝脂,雪白中透著粉紅,似乎能擰出水來,一雙朱唇,語笑若嫣然,不是都傳新娘子相貌醜陋,性情兇悍嗎?這麼個柔弱如畫里出來的女子看不出半點醜陋。

新娘瑤池也打量著這位剛才萬人爭搶的男人,就一個小孩還長得嬰兒般,多好一個男娃偏偏跟男子相愛,心裡對他多了分歧視。

眾人發現瀟娘和新娘不見了,找來守在門外的人問話發現回了新房便生氣的甩袖離去,只留古循與奇想天成仍在對歧著。

「把我家蘭兒藏哪了?」

早就知道他會來向他要人,所以早早地讓淵王帶她去一個隱蔽的地方。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