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岸啼,我又沒有說你,你插什麼嘴?難道你知道內幕?」拓跋皋傲不慌不忙,似乎完全沒被其喝嚇住。反倒不以為意的將這兩個人氣得夠嗆,眾人也都停下了輿論,看向了這三個人。這時坐在一旁的一中年男子用手捅了一下身旁面如表情的青年,而這個男子正是趙信曾有過一面之緣的罪孽學府的副府主修朗。

「無痕,你不會摻和摻和嗎?妖尊人聖還有魔王都吵起來了,現在可就差你一個鬼帝了」 只見那個冷漠的青年,掃了一眼,雙手抱肩,依舊是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修朗好像已經習慣了對方的這種狀態,也不生氣,只是訕笑了一聲。 「好了,都別吵了,在座的都是副府主和副城主,你們幾個小輩的在這裡吵什麼」

「無痕,你不會摻和摻和嗎?妖尊人聖還有魔王都吵起來了,現在可就差你一個鬼帝了」

只見那個冷漠的青年,掃了一眼,雙手抱肩,依舊是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修朗好像已經習慣了對方的這種狀態,也不生氣,只是訕笑了一聲。

「好了,都別吵了,在座的都是副府主和副城主,你們幾個小輩的在這裡吵什麼」

就在這三人吵的不可開交的時候,坐在中央位置的那六人終於開口了,位於左手邊上的一個人用手重點了幾下桌面,拓跋皋傲三人聽過之後,頓時息聲,妖尊琉璃還有魔王赤岸啼也灰然坐下。

「其實大家現在糾結的就是死亡軍團出不出的問題」右手邊的人也出聲了,不過他們的聲音都一樣,像是被什麼隔離了一樣,聲音空冥,聽不出是男女老幼。

「城主你怎麼看的?」位於中間的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右側的那個人問道。

左側的人頓了一下,說道:「我感覺死亡軍團不能出,一是因為這是我們的最後底牌,二是我們隱忍到現在不容易,大家都知道如今魔族餘孽正在蠢蠢欲動,我們的人已經打聽到了一點風聲,他們現在居然還有復活蚩尤的想法」。

「我們這裡也打聽到了,現在有一些不明人物來到了我學府之中,前陣子我們的弟子頻繁無故死亡,就連我們的一名導師也失蹤了。我也和城主的想法一樣,死亡軍團不能動,但不是因為這是我們的底牌,而是我們本身的任務就是要凈化生靈,如果真的派出死亡軍團那麼又將是一場大戰,這不是地藏王大人當初的初衷,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消除邪惡的」。

「府主,你又來了,地藏王的那個傳人在你那裡呢吧?你們兩個在一起真的是絕配,不要一見面就講去除惡靈什麼的,這個世界邪惡是永遠也去除不完的」城主似乎很反感府主講這樣的話,出言調謔道。

「行了,咱們兩個好像很久都沒有找到那幾個好傢夥了,現在去找一下吧」府主岔開了話題,說完了之後,等待著城主的回答,隨後一陣清風飄過,兩個人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中央位置剩下的四個人也相互點了一下頭,分為兩個方向消失在了原地。

「哎,老大都走了,咱們也該撤了」修朗突然站起身子轉過身就要走。

「怎麼回事?倒是說出來一個方法啊,到底是打還是不打啊?」左側的一個男子站了起來一臉的茫然,談了半天什麼意見都沒有說,就這麼散了,簡直就是虎頭蛇尾嘛。

「各位,如果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鬼帝罪無痕站了起來跟在座的人施了一禮,轉過身抱肩離開了。

「那就繼續打吧,我就不行那幫烏合之眾真的能掀起什麼風浪」左側一個面相粗狂的男子拍了一下桌案,恨聲道。

「這不是單打獨鬥,這是大戰,那幫烏合之眾的個人實力雖然不強,但是他們的人多,各種加持陣法,還有無盡的荒石作為後盾,咱們的人根本就占不到便宜,逞一時的匹夫之勇是沒有用的」修朗轉過頭,看向說話之人,和聲悅色的回道。

「咱們也有荒石,再說你們學府不是一直都在用弟子做任務嗎?不是有很多的荒石嗎?現在拿出來不就行了嗎?」粗狂男子立刻反駁,連問了數件事情,可見心中一直有很大意見的。

「這種事情你不要跟我說,我只負責陣法方面,從來都不過問財務的,如果你想問的話就問我們財主吧」修朗說完之後,逃似的飛速離開。

「財主?誰是財主?」粗狂大漢面對疑惑的看著右側的眾人,右側的相互看了一眼,也都一起離席了。臨走時,拓跋皋傲淡淡的笑了一聲,意味深長。

「這個拓跋皋傲,早晚要弄死他」身在左側的魔王赤岸啼狠狠的捶了一下桌案,眼色陰曆的看著拓跋皋傲離去的方向。

「放心,早晚的事」妖尊琉璃將手搭在赤岸啼的手背上,眼神中透了一絲暖意,赤岸啼看了琉璃一眼,沒有再說話。(未完待續。) 馬車逐漸停穩,嚴媽媽率先跳下了馬車。

此刻,馬車內的大夫人仍舊捂著口鼻。

她以眼神示意點翠。

點翠無法,於是只能從懷中拿出一個錦囊,但在遞給大夫人的時候,點翠卻往回縮了縮手,顯然是不想給大夫人,「夫人,這葯傷害太大了,您這又是何必呢……」

大夫人搖了搖頭,一把拿過了錦囊,從中取出了一顆蠟封的藥丸。

大夫人手中用力,但她那雙已經無力的手,卻怎麼都打不開蠟封……,無奈之下,她只能求助地看向點翠,點翠含著淚搖頭,但還是顫顫巍巍地重新接過了藥丸。

然後一下就打開了蠟封,一顆黃豆大小的褐色藥丸出現在碎裂的蠟封之中。

大夫人猛地取過褐色藥丸,一口就吞進了嘴裡,一股稍有些熟悉的,澀苦味道在她的嘴裡迅速蔓延開去。

好一會兒之後,大夫人長出了一口氣,「點翠,扶我下去吧……」



別院內。

白濟遠正,正襟危坐。

百靈跪坐在他的面前,低垂著頭顱,好像這樣就能減少自己的存在感似的。

白濟遠定定看著百靈,然後淡淡問道,「白濟通的人?」

百靈纖薄的身體顫動了一下,「婢……婢子……是,碧溪閣的。」,聲若蚊蠅。

「叫什麼?」

「百……百靈……」

白濟遠聽到「百靈」二字,不由地眼皮一跳,總感覺這個名字有些熟悉,但他思索了片刻之後,卻又怎麼也想不起來。

於是只能將此暫時放下。

「我不管你是哪個院的,我問你的,我希望你可有如實說,不然我可以給則水一刀,也一樣可以給你……,本少爺不管什麼,女人不女人的! 大夢生活 反正此刻,只有你和我還有一個則木在這裡。」,白濟遠兇狠地威脅著。

名門寵婚:夫人請矜持 而百靈顯然早已就是驚弓之鳥。

在加上她本來就不是什麼心思不正的人,那時候跟了白濟通也是因為暫時被迷惑了,而她對白濟通的種種行為本也就不是很理解贊同。

白濟遠如此一嚇,她心內不安,立刻顫著聲音回道,「婢子,知無不言……」

「白濟通是裝暈的嗎?」,白濟遠直接問道。

百靈猶豫了幾瞬,然後似是下定了決心一般,點了點頭,「嗯」。

白濟遠挑了挑,沒想到居然如此輕易就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於是他也不願多為難百靈。

他繼續說道,「那如果要你作證,說白濟通下晌的時候是裝暈的,你可以嗎?」

百靈心思單純,但她一點都不傻,她知道白濟遠此刻這樣問,她如果答應下來,就肯定是會讓她當著很多人的面去揭發白濟通的,而她若是這樣做了,那她和白濟通之間,就徹底沒有可能了,甚至之後她還有沒有命都很難說……

見百靈悶不吭聲,白濟遠繼續說道,「如果,你是怕之後被白濟遠給打擊報復的話,我可以給你提供庇護,你可以到致寧院去服侍;當然如果你是冥頑不靈,想要繼續跟著白濟通的話,那我只能祝你好運了。」

我創造的萬事屋 「六……六少爺。」,百靈怯怯出聲。

「六少爺,婢子可以幫您揭發三少爺裝暈,故意陷害您,但是……婢子,婢子想離開白家,重新找個地方好好生活……」

「不行……,你不能離開白家。」 總裁,請剋制! ,白濟遠想都沒有想,直接拒絕了百靈的要求。

至於為什麼不讓百靈離開白家,這當中的理由,連白濟遠自己都不知道,他剛剛說那拒絕的話,是下意識的反應。他的潛意識裡有個聲音告訴他,不能放百靈離開白家,而至於為什麼,不得而知……

百靈被白濟遠突然的嚴厲起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一時間縮地如一隻受驚的鵪鶉。

一時之間,兩人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正在此時,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打破了尷尬。

有人在靠近!

白濟遠立刻警覺地向門口望去,幾個纖長的影子,慢慢在月光和廊下燈籠的共同照耀下,晃晃悠悠地接近。

則木幾步快走,就走出了門外。

「大夫人,您怎麼來了!」,則木驚呼出聲。

然後屋內的白濟遠,果真就聽到了自己熟悉無比的,他母親的聲音。

「遠兒,遠兒在嗎?」

那急切的詢問聲,讓白濟遠心神大震!鼻尖一下子就酸透了,以至於他沒有第一時間聽出大夫人聲音里的沙啞。

「母親,我在。」,他哽咽著,大聲回道。

轉瞬間,人已經衝出了屋內。

再下一刻,母子倆已經相擁而泣。

「你這孩子,你怎麼一聲不吭就跑沒影了,你知不知道,母親有多擔心你啊……」

大夫人一邊哭,一邊捶打著白濟遠,發泄著心中的擔憂。

而白濟遠聞著鼻尖熟悉的母親的氣味,突然感覺安心得不行,有一種複雜的情緒夾雜在他的心頭。

久違,懊惱,慶幸,孺慕……



秦管家一把年紀了,去時先是一路跑馬,然後又是雙腿狂奔。

好不容易見了老太爺和老夫人,稟了事情,還沒有休息多久。

就又匆匆趕回別院,回時,馬是不用騎了,馬車卻也是坐不到。他一把年紀的老頭,居然就這樣一路吹著風,坐在狂奔的馬車的車轅上回了別院。

讓他更加無法理解的是,老夫人和老太爺居然,就讓兩個小娃娃來處理這麼棘手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太信任他,還是壓根就不信他……

別院的大門在望,車夫「吁」了一聲,牢牢拽住韁繩,將剛剛還快速賓士著的馬車停在了大門口。

門內早有守門的小廝,探出了頭,見到車轅上的秦管家,趕緊「哎喲」了一聲,急急往秦管家那而去。

對別院的下人來說,秦管家那就是平日里最高的主事人啊!

「哎呦,秦老,您這是幹嘛呀,怎麼有馬車您不做,偏偏和車夫擠在前頭啊?」

小廝關切的詢問,卻換來了秦管家惱怒的一個瞪眼。

沒眼力見的東西,若非事出有因,哪個會傻到有福不知道要享受!

稍稍活動了一下已經僵硬的身體,秦管家一把掙脫小廝的攙扶,而後向馬車內說道,「已經到了。」

隨後車簾被一隻細嫩的小手掀起,景伍率先跳下了馬車。

而跟在景伍身後的,不正是一心想要來安平鎮的白纖柚嗎?

ntent

天道之子輔助系統 「老公,你還在忙嗎?」小雪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過來。

陳浩猛的一愣,才恍然長哦的聲,猛拿手拍在腦門兒上,意識到來分公司還沒跟小雪說……

「小雪,那個你現在,肯定特生氣吧?」

「笨蛋,我當然生氣了,光顧著工作,都不知道心疼自己的身體。」

嗯?不對吧!

小雪這話音兒,怎麼不像在生氣,反倒是在心疼我的樣子!

「小雪,你現在在哪兒呢。」陳浩內疚的要命,隨口岔開了話題。

「除了在家,還能在哪兒,老公你說你也真是的,怎麼突然就拚命工作了?」

「去分公司那邊,也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還讓王經理給我說,就算再忙也要照顧身體,知道嗎。」

「你要是把身體累壞了,那我怎麼辦,你要是將來生病住院了,我可不伺候你。」

小雪聲音不高,語速不快,還有些撒嬌的意思。

陳浩是聽在耳朵里,內疚在心裡,猛揚起胳膊就扇了自己一個巴掌。

「嗯?老公你幹嘛呢,身邊還有別人嗎?」

「啊?哦沒、沒有,剛才有蚊子,我在打蚊子。」

陳浩猛回過神兒,胡亂找著借口,也對王經理這傢伙是又愛又恨。

愛,其實也不是愛,而是王經理能縝密到給小雪打電話,跟小雪說自己來分公司,的確是個不錯的員工。

但恨的是,王經理這傢伙,一直在撮合自己跟麗麗,讓自己越陷越深……

「小雪,你最近這兩天,在家有沒有想我。」陳浩咧嘴苦笑著,再次岔開了話題。

「不想,才不想你呢,就是昨天給你煲的湯,已經不能喝了。」

「嗯那等我回去,你就再煲一次,我全都給喝完。」

「笨蛋呵呵,那等你回來,我就再給你煲一次,哎對了老公恭喜你!」

「恭喜我?有什麼好恭喜的。」陳浩弄的一頭霧水。

「呵呵笨蛋,就知道你反應不過來,又白白撿一個分公司唄,陳豪這混蛋真夠可以的,還偷偷在外地弄了個分公司。」

陳浩猛聽到這兒,才恍然明白了過來。

「哦,小雪你說分公司啊,我也沒想到還有個分公司,不過我感覺這分公司,應該也挺厲害的。」

「哎對了小雪,你還不知道吧,我這次跟十幾個人一起過來的,十幾個人都給分公司這邊,安排進了五星級的海邊酒店。」

「真的嗎?呵呵太好了。」蘇墨雪在電話里咯笑。

「老公,你分公司那個城市的海邊酒店,住一晚上至少得幾千塊錢,你們十幾個人全住在那裡,就說明分公司已經相當有規模了。」

「嗯對,小雪咱倆想到一塊去了,我也是這麼想的!」陳浩說話間,就有點小激動。

這時,蘇墨雪卻在電話裡頭遲疑了一下。

「老公,你不會到現在,還在酒店沒去分公司吧!」

「嗯是啊,昨天晚上才過來,今天麗麗他們有個記者招待會,聽王經理說日程安排上,我今天下午去分公司跟他們見面。」

陳浩說到這兒,就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蹭的從床上跳下來,漫無目的的朝窗戶邊走了過來。

窗戶挺大,可惜拉著窗帘,外面什麼都看不見。

「小雪,我正好有個事兒要問你,你現在說話方便嗎。」

「嗯我在家呢,跟菲菲在客廳看電視。」

陳浩聽到這兒,就深深佩服了一把小雪的機智。

小雪沒說方便,也沒說不方便,光是說跟菲菲在家看電視。

也就是說,這個所謂的「方便」,小雪讓自己把握,如果感覺能在菲菲跟前不能說,自己就不要再往下說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