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大家就去了KTV。來這種地方,喝酒自然是第一位的。立冬、小乞丐、三寶等等酒量比較好的人開始瘋狂廝殺。

江南倒是安靜的坐在莫一然身邊,兩人說著悄悄話。張北羽也是一樣,跟王子膩膩歪歪,連小三都看不下去了,找大長腿喝酒去了。 總之就是兩個字:開心! 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愁。 …… 郭悅獃獃的坐在自己的房間里,面無表情,眼裡卻充滿了仇恨。張北羽這三個字成為了他的噩夢,他必須要徹底剷除

江南倒是安靜的坐在莫一然身邊,兩人說著悄悄話。張北羽也是一樣,跟王子膩膩歪歪,連小三都看不下去了,找大長腿喝酒去了。

總之就是兩個字:開心!

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愁。

……

郭悅獃獃的坐在自己的房間里,面無表情,眼裡卻充滿了仇恨。張北羽這三個字成為了他的噩夢,他必須要徹底剷除這個噩夢。

突然,郭悅緊緊握住拳頭。他做好了決定:不再顧及面子,動用家裡的能力,讓張北羽嘗盡痛苦。

思來想去一整夜,郭悅終於想明白了。單單擊垮一個人並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奪走這個人在意的一切! 「趙勾?」

沐青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當下便是大喝一聲,隨後便是跌跌撞撞的一路向前,幾次險些摔倒之後,終於是來到了一處相對平整的地面之上。

「趙勾,你沒事吧!」

沐青青試探性的開口,因為她也不確定剛剛那一下,到底是誰站在了最後。

「我在這裡!」

趙勾揮了揮手,隨後又是想到在這裡跟本什麼看不到。接著便是身形閃動,向沐青青發出聲音的地方飛掠而去。

嘭!

趙勾一下子撞在了一顆大樹之上,可人還未等開口,那被撞的大樹突然攔腰折斷。

「趙勾快點讓開!」

沐青青的精神力外放,突然在那斷裂的大樹之上,發現了一抹不同尋常的氣味。

落木瀟瀟許城然 嗖!

語音還未等落下,那趙勾的身形便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這裡怎麼還會有吃人的大樹?」

沐青青的一雙黛眉微皺,隨後一隻手猛然抽出屠靈棍,對著那顆大樹便是要猛砸而去。

「沐青青你給我住手!」

這時,屠在靈棍中的王絡卻是突然大聲喝道。

「怎麼了?」沐青青不明所以,這顆大樹居然敢明目仗膽的在沐青青面前將趙勾吞了去,她自然也是不會放過它。

「唉,真是傻啊!」

坐在屠靈棍中的王絡無奈的嘆了口氣,沒想這丫頭的智商真的是可以了。

沐青青還是不明白,這王絡為什麼突然間就制止了自己,而放過那棵可以吃人的大樹。

「樹怎麼可能吃人,它又不是魔樹,趙勾之所以消失,是因為那裡便是第三層的入口。」王絡揉了揉眉心,耐著性子解釋道。

「怎麼可能?」

沐青青伸出一雙玉手摸索著向那棵大樹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嗖!

沐青青只感覺耳邊一道破風之聲響起,接著,自己的身體便是不由控制的墜落而去。

「青青小心,快使用你的雙翼,下面是無窮無盡的冰海!」

撲棱!

還沒等沐青青反應過來倒底是怎麼回事的情況下,王絡的話已經在腦海之中響起,當下也是顧不得許多,連忙升騰起雙翼浮在了半空之中。

隨後,沐青青便是感覺在這片黑暗的空間之內,瀰漫著刺骨的寒冷氣息,那一種冷完全可以讓一個毫無修為的人瞬間凍成冰塊。

「這裡不僅冷,而且還看不到東西,這讓我怎麼找?」

沐青青下意識的緊了緊衣衫。

滴滴滴!

重生校園女帝:裴少,慢點撩! 正在這時,沐青青腦海之中竟然響起了一道報警之聲。

嗖!

隨後,便是一道能量的炸響,裹挾著極為快速的破風之聲,眨眼之間便是來到了沐青青的身前。

「看來這第三層果然不是那樣好過的!」

沐青青嘆一聲,隨後便是掄起手中的屠靈棍,對著那聲音所來的方向,大力的猛砸了下去。

嘭!

周圍的水面因為兩人這道猛烈的撞擊所產生的能量漣漪,頓時飛濺起了數丈高的海浪,而後轟然落下。

「快走!」沒等沐青青反應過來,王絡的聲音便是在其腦海之中陡然響起。

「想跑,沒那麼容易!」

一道陰森的聲音陡然從那落水的方向傳來,緊接著便是一道模糊的身影驟然穿過水簾,那落下的水滴,竟然都沒有滴到對方的衣衫之上。

「令狐瀟,你終於是忍不住要出手了么?」

沐青青的腦海之中警鈴大作,感受著對面傳過來的極強勁氣,沐青青眼眸微眯,而後清喝道。

「其實我也不想,但是事實是,只要消滅了你,我才有可能贏此次此大賽!」

令狐瀟同樣是看不清的周圍的一切,但是他已經用了一種失傳的秘法所製成的粉末,剛剛只在兩人交手的一瞬間,他便已經將那粉末灑在了沐青青的身上。

這樣他就可以模糊的感應到沐青青周圍的一切,雖然並不清晰,但對於他們這樣的人來說,已經足夠了。

「你便是放馬過來吧!」

沐青青不以為意,單手伸出,對著令狐曉做了一人挑釁的動作。

當然,令狐沖並不能看到,不過聽其聲音也早已經讓令狐瀟憤怒的大吼一聲,接著便是驟然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他再次出現時,幾乎已經到了沐青青的眼前,那一雙手幻化成鷹爪的模樣,對著沐青青的一張俏臉便是大力抓下。

嗖!

沐青青精神力外放,感覺到那近在咫尺的能量,其身形也是驟然後退,隨後掄起手中的屠靈棍,對著那自己剛剛站立的方向大力砸了下去。

嘭!

低沉的撞擊聲響起,隨後便是一道能量的炸響,方圓兩里左右的範圍之內,頓時大浪滔天,兩人的身形同時倒退了十數米。

令狐瀟一擊未中,而後再次踏步向前,隨著他步伐的落下,那半空之中好似有著一道道雷動之聲,緊接著,他的身影便是如同一道雷光一般,快如閃電般消失在了原地。

嗖!

沒想到這令狐瀟居然速度達到了如此的程度,而沐青青感受著面前閃掠而來的勁風,其身形也是轟然倒退。

嘭!

與此同時,令狐瀟的身形已經閃掠而至,揮起拳頭對著沐青青剛剛站立的位置大力的轟砸而下,只是他沒有想到,這一拳僅僅只是砸到了一道殘影之上。

「沒想到你跑得到挺快,不過你遇到了我,註定你跑不了太遠!」

令狐瀟冷笑一聲,隨後猛然收回了拳頭,瞬間變拳為掌,對著沐青青的方向大力劈下。

隨後便是一道裹挾著無數勁風的狂躁靈力,陡然從令狐瀟的手掌之中爆沖而出,伴隨著轟鳴之聲,已經直達沐青青的周身要害,看來這令狐瀟比那韓霜還要狠毒幾分,出手便是想要了沐青青的性命。

「想要我的命,你還差得遠了!」

沐青青冷哼一聲,雙手緊握屠靈棍,對著那爆沖而來的能量轟然砸下。

嘭!

低沉的爆炸聲音陡然從半空響起,而後兩股狂躁的能量互相交織著,撕扯著,最後雙雙變成了一片淡淡的光霧消失了。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擋我多少次!」 張北羽他們這邊玩了個通宵。把該送走的人都送走,他們幾個才返回宿舍。

深秋的晨風蕭瑟入骨,他們幾人裹著衣服,哆哆嗦嗦的在宿舍樓下吃了個早飯。幾人無一例外是哈欠連天。

吃著,江南突然開口問道:「小北,你是不是快過生日了?」張北羽的生日是11月底,他點點頭說:「是啊,你怎麼知道?」江南嘿嘿一笑,「在三高里,有什麼事能瞞得住我。到時候,給你過個隆重的生日!」

張北羽搖搖頭,「扯這些個形式主義有啥用!」

嘴上這樣說,但心裡還是挺期待的。他並沒想到,在盈海市過的第一個生日,真的讓他此生難忘。

……

周一,是個隆重的日子。當然不是因為有升旗儀式,而是齊天和張尊回來了。

陸乘風早早就帶著人在校門口等著,還通知了張北羽也來。

按理說,張北羽得到這個消息會主動來迎接一下,畢竟他也想跟齊天搞好關係。但是陸乘風還特意通知他,這就讓他很不舒服。

搞得好像自己是齊天的手下一樣。

齊天開著自己的那輛昂克雷平穩的停在了校門口。除了他之外,還有霍狄和賀天雷,三人從車子里走出來,大步走進學校。

陸乘風帶頭喊了一聲天哥!旁邊不少人也跟著叫了一聲。

齊天跟眾人打過招呼,看見了張北羽,帶著他一起往學校里走。

「不錯啊,我沒在學校的這段時間裡,你幹了不少事啊!哈哈。」齊天拍著張北羽的肩膀,很是欣慰的說。

張北羽不太喜歡這感覺,只能勉強的應付著。「哪裡啊,跟天哥比還差得遠了。」齊天倒是沒有多說什麼,叫張北羽先回去,有空再去找他聊。

相比齊天的隆重歸來,張尊就要低調了很多。甚至都沒有幾個人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後來外人才知道,他是從學校後門走進來的。

張北羽當然不會像迎接齊天一樣去找張尊聊聊,他躲都來不及呢。至此他也沒有忘記,自己答應過張尊的三件事。

學校里的一切趨於平靜。但每個人都隱隱有一絲興奮的期待,每個人的想法都差不多。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 北風乾掉恐龍,不會滿足於現狀,下一個目標不是紅狗就是張尊。齊天和張尊的歸來更是為三高重新燃起了戰火…

一連幾天過去。張北羽這邊的情況越來越好,麻桿和三寶都很盡心。三寶又收了兩個人,都是八班的,以前就跟在他手下。在他的極力建議下,張北羽把這兩個人寫進了花名冊。

這樣一來,算上三寶一共有五個人。三寶讓手下的四個人輪流蹲在浩海,保證了24小時不間斷。他自己只要一下課就鑽進浩海,有時候逃課也要來,反正上網不要錢。

陳老闆很給面子,特意在二樓騰出兩個包房,專門給三寶用。二樓的環境本來就好,包房裡就更不錯了,甚至有一張榻榻米。這直接導致三寶都不回宿舍了。

麻桿那邊也收了三個人。一個是六班的,以前長毛的手下,跟麻桿關係不錯。另外兩個就值得一提了,都是一年級的。

一年級的兩個人都是馬火華的人。因為馬火華的勢力前些天被段錦麟和張三石合力幹掉,他的人也就散了。麻桿看著兩人不錯,就收了過來。

麻桿帶著這三個人每天晚上看管夜市,有時候哪家老闆忙了,還能幫幫忙。

立冬回到了診所,恢復了練功的生活。

至於張北羽,每天就是根王子膩歪在一起。兩人已經發展到在學校里公開牽手了。幾乎每天放學之後都是張北羽送王子回家。

兩人每次分離的時候都要找個角落纏綿一會。有一次張北羽晚上回宿舍,把江南嚇了一跳,問道:「你的嘴巴被蛇咬了?怎麼都腫起來了。」

張北羽心想,就算是蛇,王子也是個充滿魅力的蛇精。

在齊天和張尊回來的一個星期之後,三高的沉默終於被打破,一場久違的大戰降臨。

但主角並不是他們兩人,更不是張北羽。而是一年級的段錦麟和張三石。兩人約好進行決戰,決出一年級的霸主。

時間定在了周六,地點在五邊區的一個鋼材廠附近。

段錦麟幾乎邀請了三高每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張北羽自然列在其中。當他知道這個消息后,問江南:「他們為什麼選這麼個地方?」

江南說:「專業唄!」江南告訴他,那個鋼材廠早在幾年前就因債務問題倒閉了,老闆卷著錢跑了,卻欠下銀行巨款。利滾利到現在,那塊地已經價值上億,沒人吃的下來,所以就一直荒廢著。

因為地處偏遠,就成為了約架聖地。乃至很多社會上的勢力,兩邊有什麼事談不攏了,也會去那個地方幹上一架,

張北羽聽完,慚愧的說:「人家一年級的學弟都這麼專業了!」

周六,張北羽跟江南、立冬如約而至。還有齊天和張尊也都帶著幾個人來看熱鬧。張北羽這才發現,好像三高已經沒有什麼牛B人物了,除了沒來的紅狗,也就剩下他們仨了。

張北羽到了之後跟齊天聊了幾句,又對著張尊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沒過一會,兩邊人就拉開了架勢。

段錦麟這邊大概有三十多人,張三石這邊也差不多。從人數上來看,兩邊旗鼓相當。

流程基本上差不多,張三石先走出來罵罵咧咧的噴了幾句,段錦麟同樣回罵了幾句。怒氣攢的差不多,隨著一聲令下,雙方的人都瘋一樣的沖向對方。

這個段錦麟,整個人散發出的氣質就能看得出是個狠角色。而江南也跟張北羽說過,一年級裡面,他是最凶的一個。

只是張北羽沒有想到,他凶到一上來就抽出一把開山刀,向對方劈過去。他現在在三高算是稱霸一方了,都從來沒用過刀。

美人蛇蠍 段錦麟神色冷峻,年紀不大卻顯得很沉穩。拎著一把開山刀在人群中遊盪,當然了,他也不是見人就砍。只是有擋路的和比較猛的,他才會動手。

兩邊人瞬間打在一起。但是張北羽一眼就看出來,段錦麟比張三石高出了不只一個檔次。 段錦麟身邊一直有三四個人緊緊跟著,這幾個人也都拎著明晃晃的開山刀。在他的帶領下,這幾個人對張三石形成了強力的衝擊。

這幾人所到之處,一片哀嚎。但也看得出來,幾人都留手了,他們的目標是張三石。

從開打到現在,時間過去還不到5分鐘。但張三石已經明顯生出敗象,手下的人已經完全被打散,不少人已經躺在地上,要不就是躲在一邊認輸了。

只剩下十二三個人聚在張三石身前。

段錦麟揚起一絲微笑,手裡拎著的刀還在向下滴血。他身後跟著三十多人,一步一步走向張三石。

「如果你投降,還能少挨幾刀。」段錦麟戲虐的說道。張三石咬著牙,一聲不吭,但他明顯有些怕了,腳步不斷後移。

等了幾秒,段錦麟輕聲道:「不投降咯?」說著,提刀沖了上去。眼前的一個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一刀劈在肩膀上。

張北羽微微眯著眼睛看。這一刀並不重,只是劃了一道,血流了不少,但肯定沒傷到骨頭。這說明這個段錦麟下手很有分寸。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