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啊!」

消消樂內看向門口的人看清楚玄魁那猙獰而可怕的臉之後嚇得兩腿發軟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原本熱鬧的消消樂馬上就變得混亂了起來。 「跑啊!」 「殭屍啊!」 一些人嚇得抱頭亂跑玄魁根本不理他們朝著樓上跳去一些擋在途中或是被嚇得不敢動的人,都被玄魁抓著丟到了一邊上受傷不輕。 可等的是

消消樂內看向門口的人看清楚玄魁那猙獰而可怕的臉之後嚇得兩腿發軟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原本熱鬧的消消樂馬上就變得混亂了起來。

「跑啊!」

「殭屍啊!」

一些人嚇得抱頭亂跑玄魁根本不理他們朝著樓上跳去一些擋在途中或是被嚇得不敢動的人,都被玄魁抓著丟到了一邊上受傷不輕。

可等的是玄魁就傷了那麼幾個人,其他大部分受傷的人基本都是自己撞到,被人踩傷那種。

「跑!快跑!」

「殭屍上樓去了。」

「門口在這邊。」

數百人亂成一團,消消樂的老闆好懸沒暈死過去,經過這麼一鬧他這消消樂算是完了為了挽救損失,在殭屍上了樓之後老闆馬上報警。

好在雖然沒有手機大哥大但座機電話還是有的不然等人跑到警署去,警察再跑過來估計都天亮了。

「下面怎麼這麼亂?」

被飲酒和女人刺激的神經都快麻木,暈頭轉向的楊飛雲甩甩頭問了一句。

「誰知道呢,搞不好是打架吧。」

歌舞廳打架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誰會在意喝醉了的情況下一個個膽子都很大,打起來不要命那種加上有女人。

夜市內,十次打架至少有九次和女人脫離不了關係你多看了我女朋友一眼我不小心摸了你老婆一下,然後戰鬥就爆發了從這個時期到香江回歸,幾乎可以說是某些幫會成員的天下一到晚上直接亂成一鍋粥。

「殭屍啊!」

有人嚇得朝著樓上跑一邊跑一邊大喊本來腦子很暈的楊飛雲忽然意識到不對勁,殭屍?消消樂里怎麼會有僵足呢?而且還上樓了該不會是玄魁吧?怎麼可能?

楊飛雲感覺自己的腦子亂了!

HP走近魔法世界 「碰!」

不等他多想包間的門就被暴力破壞幾個衣衫不整的女人嚇得縮到了角落。

「玄魁!」

楊飛雲大吃一驚連酒都嚇醒了。

「不好,快跑!」

雖然不知道玄魁為什麼會到這裡來,但楊飛雲一看玄魁那嗜血的目光,就知道它想殺了自己,當下一把抓住剛才還爽過的女人丟了過去。

「啊!」

玄魁看到有人一爪子抓了上去,只見那女人慘叫一聲就掉在了地上身上皮肉都被抓了一大塊下來,鮮血頓時噴涌而出,其他幾個女人更是嚇得不斷叫喚,現在讓她們跑她們都沒有勇氣。

「快!」

楊飛雲招呼自己兄弟一聲就跑,那個女人的犧牲給他爭取了一點點時間,看相楊飛雲有幾分本事,但說到對付殭屍,他差遠了。

而且他趁手的東西也不在身邊,碰到玄魁只有逃跑的命,從毛小方那邊偷師的他哪裡是玄魁的對手?

這到底什麼鬼?

楊飛雲的狗肉兄弟大中腦都亂成了一團,殭屍根本沒理他直接追著楊飛雲去了。

「碰!」

比起楊飛雲各種跑步走位玄魁可就直接多了,硬生生將樓道里的東西撞開木板牆根本就擋不住他半分消消樂老闆基本已經哭暈死在了廁所里。

「玄魁,你為什麼要殺我?」

楊飛雲感覺快瘋了沉迷酒色的他身體很輕浮,更別說還喝了不少酒腦子暈平乎的跑起來很困難。

偏偏玄魁誰都不搭理,就追著他一個人咬簡直日了狗。

我還用自己的血來幫助你療傷結果你呢?特么的追著我咬!

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愉快的合作了?

「噗!」

楊飛雲被玄魁抓了一下,撞在牆壁上噴出一口鮮血來疼痛的刺激,讓他的酒醒了幾分抱著肩膀努力朝著外面跑去,在消消樂裡面根本轉不過來,這對他很不利。

「玄魁,只要我跑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楊飛雲大恨自己為何要將自己的鮮血給玄魁喝?搞的現在他就追著自己一個人跑。

而且連自己在仕么地方都能知道得一清一楚簡直就是甩不掉的狗皮膏藥,太操蛋了。

「殭屍啊!快跑啊!」

亂了,徹底的亂套了滿大街大家的人都在到處跑好在還是有細心的人發現了玄魁只追著楊飛雲,於是他們就朝著和楊飛雲相反的方向跑果然殭屍沒追來。

鈴鈴!

鈴鈴!

電話急促的鈴聲響了起來,剛回到家裡不久正在吃宵夜的楊風拿起話筒,「哪位?」

「楊師傅大事不好了玄魁出現在了消消樂歌舞尼,已經有不少人受傷了。」

「玄魁?」

楊風精神一震還是出現了急忙放下筷子對著話筒喊道:「我馬上過去你們也配合一下,將受傷的人集中起來還有死去的人這可開不得玩笑如果受傷和死去的人太多,會出大事的。」

說完,楊風丟下話筒穿好衣服就離開了陽神閣朝著消消樂歌舞廳跑去兩者之間的距離不算太遠,而且楊風懶得去車庫開車,直接跑過去。

另外一邊幾輛破舊的警車也快速開往消消樂歌舞廳。

追你追到天荒地老!

玄魁追著楊飛雲不放,楊飛雲已經不知道罵了多少次,這玄魁就只追他,一點喘息的時間都不給他,如果不是因為他孰悉周圍的環境甩掉玄魁好幾次,他楊飛雲早就完蛋了。

「救命!救命山!」

看到街角有人跑來楊飛雲也顧不上是誰,使勁朝著楊風招手,只希望楊風能幫自己轉移一下玄魁的注意力,讓自己獲得逃跑的時間。

「哎喲,好巧。」

發現目標,楊風正準備出擊,忽然看到一個熟人在向自己求救,「這不是楊飛雲大老闆嗎?怎麼殭屍在追你?」

楊風!

換成平時,楊飛雲看到楊風肯定會靠邊站走開而現在他彷彿看到了救星,連滾帶爬的朝著楊風跑來,「楊師傅快救我!救我!」

玄魁出現在消消樂歌舞廳弄傷不少人,也死了人,而你楊飛雲衣冠不整,一身酒氣的從消消樂歌舞廳方向跑出來,這已經說明很多問題了。

玄魁追的是楊飛雲而不是其他人,那些受傷被咬死的人只是運氣不好而已。

「你不是跟著毛小方學習道術嗎? 重生寵婚:霍少,套路深! 正所謂正邪不;兩立加油我看好你聽說那邊有不少人受傷了,等我處理好傷員再來幫你,免得有人屍變。」

楊風嘖嘖稱奇卻沒有任何想要幫忙的意思換成其他人楊風不介意幫一把,但楊飛雲算了吧,而且玄魁追著他跑肯定有原因。,

神特么的傷員,神特么的屍變!

屍變哪有那麼快,而且我也是傷員好不好?

楊飛雲快罵娘了但他不敢,只能不斷哀求楊風。

「楊師傅,我也受傷了求求你救我好不好,我給你錢我給你很多錢我知道你出手費貴我都給你。」

只要命保住了想弄到錢很簡單,金大海就是例子大不了控制其他富豪將錢轉移到自己名下就可以了保命要緊。

「哦,你能花多少錢保住你的小命?」

楊風呵呵一笑,好奇的問道。

「嗷!」

你們是不是無視了什麼東西玄魁靠近了兩人上發出一聲怒吼,楊風一把抓住楊飛雲的衣服,免得這貨趁機跑了回頭看了玄魁一眼。

氣息不穩看來你沒有大家想象之中那麼強嘛之,可惜你最近殺了不少人實力也增強了許多有點殭屍王的樣子了。

「吼!」

玄魁不笨它的直覺告訴他楊風很危險因此沒有第一時間靠近。

「一百萬隻要你保護我,我給你一百萬港幣!」

「好,寫欠條吧。」

楊風直接丟出一支毛筆和一張符紙,「認真點哦,不然我不保證那傢伙會不會撕了你雖然我不知道你和它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

尼瑪!

楊飛雲大怒恨恨的拿起毛筆開始寫欠條,一百萬港幣在這個年代可是一筆巨款,既然楊飛雲想給他送錢,他為何要拒絕呢?

暫時保住楊飛雲的小命那是肯定的,因為楊風需要挖出他的秘密才行,這傢伙有點危險不能留。

不過楊風不打算自己出手相信很快會有大把的人爭著對付楊飛雲的。

「我寫!我寫!」

很快一張欠條寫好了,楊飛雲還里自己的鮮血按了手印楊風暗暗一笑,將欠條收起來然後提著楊飛雲就走,至於玄魁楊風沒對付它。

至王為什麼。因為玄魁還沒到死的時候,本想直接殺了它的楊風覺得,玄魁先不死才是最好的。

「吼!」

見楊風要帶著楊飛雲,玄魁不樂意了跳了上來,楊風手裡一根雷電鞭子出現對著玄魁抽了過去。

一陣噼里啪啦的火花傳出,玄魁慘叫一聲被楊風給抽飛。

「這殭屍王的實力有點弱被雷電所傷玄魁感到很痛這比毛小方用青銅劍傷它還嚴重,玄魁很想殺了楊飛雲卻不打算墊上自己的小命而且它看出來了,楊風沒有追擊的意思當下玄魁轉身就跑進漆黑的小巷子里消失不見。」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你把它放走了!」

楊飛雲驚愕的看著楊風,不敢相信楊風一鞭子抽的玄魁受傷不輕,卻將玄魁放走了。

大哥,劇本不是這樣的你應該殺了他。

「你為什麼要放他走!為什麼上山拿了我的錢,你就要……」

真聒噪。

楊風皺了一下眉頭,抬起手對著楊飛雲的腦袋就是一下於是這貨就光榮的暈了過去。

提著暈過去的楊飛雲,楊風很快就找到前來支援的警察,徵用了一輛車,楊風讓他們將死去的人燒掉,受傷的人送到陽神閣去,就開車前往警署。

自己被關在了牢房裡,還是五花大綁連嘴都堵著的那種,楊飛雲感覺像是在做夢。

他使勁掙扎但卻掙不開鎖鏈為了能讓他老實點,楊風可是用的鐵鏈子而還是繩子,借用一間偏僻的牢房對楊風來說輕而易舉。

很快阿雷回來了,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就使勁喝了起來。

「累死我了死了四個,兩個被殭屍咬死兩個被踩死,被抓傷的有十幾個還有幾個不知道如何受傷,我們怕感染就一起送到陽神閣去了,對了聽說那楊飛雲……」

話沒說完阿雷的眼皮子就狠狠跳了幾下那楊飛雲大老闆不就是楊風身後那個被五花大綁的人嗎?

你綁他幹嘛?這全部是犯法的哥們。

阿雷還以為自己眼花了,但楊飛雲不斷掙扎不斷發出嗚嗚聲告訴他,一切都是真的不是開玩笑。

「老大。你沒開玩笑?」

阿雷弱弱的碰了楊風一下問道。

楊風白了他一眼輕哼一聲說道,「我和你開什麼玩笑?一切都是這傢伙搞出來的他只有在這裡最安全,你懂不懂少啰嗦給我收賬去。」

將欠條拍在桌子上楊風對阿雷道:「一百萬港幣,收到給你一萬塊當跑腿費。」

老天啊!我就知道我不是一個平凡的人!

一萬塊,這等於天上掉下來的錢好不好。

欠條在此你楊飛雲想狡辯都不行,沒人會聽你的。

沒錢?不要緊!你名下不是莫名其妙弄了不少產業過來嗎?隨便抵押幾樣就能從銀行拿錢了。

不抵押?不要緊!

你人還在牢房裡的而且殭屍的事情是你搞出來的消息放出去不知道多少人想弄死你老老實實的呆著吧。

「當真?」

阿雷死死地將欠條抱住他發誓他對自己老婆都沒這麼溫柔過,就怕不小心將欠條給弄壞了。

「自然是真的,另外幫我給李希打個電話還有大鼻子讓他們一起過來說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他們。」

「沒問題!」

阿雷拿著欠條屁顛屁顛的跑了順便幫楊風打電話然後去收賬了連班都不上了準備曠工,先將錢收到再說。

得到通知的大鼻子和李希一起來到了警署當兩人看到被楊風五花大綁的楊飛雲時腦子都是懵的,這什麼情況?

「殭屍咬人的事情是因為他而起。」

楊風只用了一句話就將大鼻子堵得死死的,大鼻子吹個口哨裝作啥都沒看到。

「李老弟,不知你讓我到警署有什麼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