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就好。」

「你呢,陸小姐是本地人吧。」儘管已經清楚了嬈嬈的資料,玉祁還是想藉機和她多說一些。 「嗯,我家是這裡的。長這麼大還沒離開過洛城呢。」嬈嬈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 「是么……」 「那有機會出去走走,或者……」 「去我家玩也是可以的……」玉祁輕輕的說著,又給嬈嬈夾了一筷子的小

「你呢,陸小姐是本地人吧。」儘管已經清楚了嬈嬈的資料,玉祁還是想藉機和她多說一些。

「嗯,我家是這裡的。長這麼大還沒離開過洛城呢。」嬈嬈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

「是么……」

「那有機會出去走走,或者……」

「去我家玩也是可以的……」玉祁輕輕的說著,又給嬈嬈夾了一筷子的小筍尖。

看的自家屬下眼睛都直了。

而看嬈嬈,只是微微愣了愣,便埋頭吃了起來。

氣氛無比的安靜,像是多年未見的老友。

呼啦——

木門緩緩滑開,一個助手模樣的趴在玉祁耳邊輕聲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男人薄薄的唇忽然裂開了一個極其完美的弧度。

宛如謫仙一般,讓人捨不得挪開目光。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么?」待到屬下退下之後,玉祁沖著嬈嬈說道。

嬈嬈一怔,慌忙的搖頭。

天啊,她竟然對著一個男人發獃,簡直太不應該了!

「沒有,沒有,我只是……」嬈嬈窘迫的解釋道,慌亂的手不知道該放哪裡才好。

「回家吧。」

玉祁輕聲說著,隨即便招來了服務員打包嬈嬈喜歡吃的點心。

「啊?」

「我送你回家。」玉祁笑道,他還以為嬈嬈所嫁非人呢,沒想到秦琛那小子竟然以這種方式引起自己的注意。

雖然賭氣成分居多,卻是也不會傷了彼此的和氣。

看來自己真是沒機會了啊,玉祁心中忍不住有些泛苦。

「可是……我們才剛剛開始吃啊……」現在走不會很浪費么!嬈嬈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最後一句話咽了下去。

「沒事的,我晚上吃的少,你喜歡的幾樣我已經讓廚房又給你備了一份。」

「啊?」

紫臺行 「你看看這個……」玉祁沖著屬下揮了揮手,一個類似IPAD的東西被舉在了嬈嬈面前。

那一排亂七八糟的新聞上面最醒目一條便是——QID豪車車隊夜遊洛城,到底為誰。

嬈嬈一怔,不敢相信的點開了大圖。

果然是車庫裡的那些勞斯萊斯幻影,她記得她曾經還專門問過秦琛,為什麼擺著那麼多車不開,秦琛還一本正經的回答過他,那些車都是年輕不懂事買的,後來覺得太高調了。

現在這是要鬧哪樣……

「他這是……」嬈嬈發現自己的腦袋卡帶了,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他這是在找你啊。」

玉祁無奈的解釋道,他素來當君子,更是不會撒謊。

「他怕直接查我的位置會引起我的不快,所以就以這種方式告訴我,他在找你。」

「不得不說,他很聰明,我素來是不喜歡給人留下話柄的。」玉祁似有些無奈,從袖口裡摸出了一把扇子輕輕的扇著。

然而嬈嬈,卻是越來越迷茫了。

他在說什麼……

秦琛找自己用的著這麼費勁么?

打個電話本就行了,自己又沒被監禁。

然而……

戳了半天手機還是黑屏……

什麼時候沒電了!

完了完了!這下回去要糟糕了!

嬈嬈瞬間就急了,也顧不上追問玉祁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等玉祁開口便乖巧的上了車。

「我家在……」

「我知道的。」玉祁又笑了,想了想又從懷裡摸出一個小瓶子遞到嬈嬈手裡。

「這個是我自己配的藥丸,對孩子有好處。」

「嗯?」 豪門酷少放過我 嬈嬈的瞳孔忍不住放大。

「不值錢,不必挂念,順便轉告你先生,我不日便會離開駱城。」

玉祁說完,便閉上了眼睛,一臉淡然的靠在房車的沙發上,嬈嬈滿肚子的疑惑,看著他這番模樣便也只能壓在了心底。

車子在距離瀾庭一號還有幾百米的地方便停了下來。

玉祁似乎是睡的很熟,並未發現車子已經停了。

他的屬下用無比輕柔的動作拉開了車門請嬈嬈下車,嬈嬈捏著小瓶子,默默的看了一眼連睡覺眉頭都縈繞著陰鬱的玉祁,猶豫了幾秒從包里摸出了便貼紙和筆。

「不管怎樣,總要開心的活下去才是丫!謝謝你的葯!有緣再見!」

做完這一切,她躡手躡腳的下了車,朝著自家走去,老遠便看到自家的別墅燈火通明,在一片黑暗中無比醒目。

嬈嬈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忍不住又回頭朝身後看去,玉祁的車隊已然消失了。

想了想,便也沒有再糾結,直接朝著院子走去。看這架勢,秦琛定然還沒睡。

唉,躲不過去了啊!

她一路小跑到門口,還沒說話,幾個傭人已經擁了過來,整齊劃一的鞠躬,嚇得嬈嬈慌忙後退了好幾步。

「少夫人好!少夫人辛苦了!」

幾個人並未理會嬈嬈的驚慌,而是認真的按照總裁的吩咐執行著,那聲音可是比軍訓喊口號要有力的多。

「你……你們好……你們辛苦。」

嬈嬈驚魂未定的繞過他們,繼續朝著院子里奔去。

一路上,只要是傭人,就會主動跳出來給她打招呼,而且台詞都是一樣的,笑得嬈嬈臉都僵硬了。

詭異的氣氛,讓嬈嬈覺得自己好像是亂入到了什麼奇怪的異次元,逃一般的跑到大門前,還沒推門,門卻是自己開了。

老管家帶著所有的僕人正笑盈盈的站在那裡,看到嬈嬈一出現,便立刻開始鞠躬。

「你們好,你們辛苦了!」

嬈嬈條件反射的嚷嚷著,逃一般的衝進了大廳。

沙發上,一個人正背對著自己坐著,一黑一白兩道身影一左一右立在他的兩邊。

嬈嬈獃獃的看著這熟悉的組合,有些凌亂。

他們不是在滿城開車那啥么?怎麼在家了!

「你回來了……」

「我們等你很久了……」

滿是愁緒的聲音打破了這詭異的安靜,嬈嬈縮了縮腦袋,狐疑的看了一圈四周,最終才把目標鎖定在秦琛身上。

剛那是秦琛的聲音?

好溫柔!好可怕!

「嗯?嬈嬈?」

秦琛不安的又接了一句,女人為毛不理自己?

他表現還不夠溫柔么!

「阿琛……」嬈嬈慌忙的放下東西,連忙繞到秦琛面前,怔怔的看著那張熟悉的臉,秦琛竟然是在笑!

天啊!好恐怖!

還有他懷裡那是自己的小糰子嗎?

他不是一直都看它不順眼的么?怎麼現在還抱著呢!

「嗯?我給小糰子買了好多吃的,可是它都不吃怎麼辦?」秦琛苦惱的說著,指了指桌子上那一桌子的寵物糧。

嬈嬈不敢相信的低頭,竟然真的都是吃的!

「你……」

「嗯?我知道你喜歡它,我也不反對你養,不過你不覺得它現在太小了么?要大一點才好。」

「大一點……」可小糰子才幾個月而已啊!要那麼大幹什麼,秦琛是想吃了它么。

「是啊……不然抱著多不爽!」秦琛笑著,手卻是暗自狠狠的捏了一把小糰子的屁股,這該死小東西,剛才自己好心想給它拿東西,他竟然還對著自己小解!!!

「你真的不是要養肥了吃掉它?」嬈嬈眨著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著秦琛的眼睛。

男人一怔,險些綳不住臉上的笑,沒好氣重重在嬈嬈的腦門上拍了拍!

「我什麼時候說要吃了它了!」

「真的不是么!」嬈嬈還是不信,男人今天簡直是不能再詭異了,自己這麼晚回來他一句不問也就算了,竟然還幫自己養寵物,簡直是不能再假了!

「廢話!陸嬈嬈,我在你心裡就那麼壞么!」

秦琛咬牙切齒道!誰說小女人會感動的!

嬈嬈被他忽然強大的氣場震懾的一怔,本能的就點起頭來,然後再接到Ben的眼神后又開始慌忙搖頭。

「陸嬈嬈!!!」

秦琛幾乎是用吼的!

「啊,我在我在!」

「我錯了,我今天不該一聲不說就跟玉祁去吃飯,不該去吃飯了還這麼晚回來,不過我有給你帶!」

「還有下午我不是故意曠工的,是我醒了時候就已經6點了,我還給你發簡訊了,是你不回我的!」

嬈嬈被秦琛一聲吼的直接就蒙了,倒豆子一般開始吧自己今天的行程都彙報了一遍。

秦琛一怔,猛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把將嬈嬈拉進了懷裡,眼神也越發不善起來。

「你說什麼?」

「什麼叫做你醒了?」

「就是醒了啊……我今天走路沒注意,差點被車撞了,是玉先生救了我,然後他手被車子掛到了,我一看到血就暈過去了,等醒來之後就到了會所了。」

「然後我就給你發信息來著啊。」

嬈嬈說著,立刻拎起了自己的包包,把手機和那份體檢報告都悉數倒了出來。

秦琛默默的看著她的動作,心思卻是已然千迴百轉。

貨車……

真的只是湊巧么?

忽然間,他竟然驚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說今天要不是碰到玉祁,那小女人豈不是現在就已經……

「為什麼要出去?」

「還有,我沒有接到你任何的簡訊。」片刻之後,秦琛的語氣便又溫柔了不少。

他拿起嬈嬈手機,插上電源,果然,在發件箱里,一條簡訊正安靜的躺在那裡。

然而,他的手機,卻是真的沒有收到。

「去查!」

秦琛將兩個手機一併扔給了Ben,難道自己身邊有內奸了?

該死……

今天的事,的確是怪自己。

「可是……你還是沒說,你為什麼要離開公司,公司的飯不合胃口么?」

「我……」嬈嬈的臉忽然就紅了,那本該清澈的眼睛里也縈繞起了一絲慍怒。

「這還不是你!」

「我?」秦琛啞然。

「你妹妹!」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