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易林,出大事了!」

外面馬里奧急迫的聲音傳進來。 「怎麼了?」 亞當看著馬里奧一臉的焦急神情,問道。 「咱們小鎮上死人了!」 馬里奧氣喘吁吁。 「死人?」 亞當目光一縮,易林也是心中微凜。 「死的是誰?」 亞當問道。 「鎮長兒子,鮑里斯。」 馬里奧喝了口水,

外面馬里奧急迫的聲音傳進來。

「怎麼了?」

亞當看著馬里奧一臉的焦急神情,問道。

「咱們小鎮上死人了!」

馬里奧氣喘吁吁。

「死人?」

亞當目光一縮,易林也是心中微凜。

「死的是誰?」

亞當問道。

「鎮長兒子,鮑里斯。」

馬里奧喝了口水,喘著粗氣說道。

「鮑里斯?」

亞當眉頭微皺。

鮑里斯這個人,易林也聽說過,這一個月里,他雖然沒出去過,但通過馬里奧兩人,也算是將整個愛麗絲小鎮了解得差不多了。

鮑里斯是鎮長的兒子,出了名的惡棍,他干過最出名的一件事情就是在自己的新婚之夜,請來了自己的那幫狐朋狗友一起享用了自己的新娘。

新娘不堪受辱,第二天想不開撞牆死了,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所以即便是鎮長也無法壓下,只能將其送去提米亞城的監獄關押五年。

一周前是刑滿的日子,鮑里斯便回來了,本以為五年的監獄生活能讓他有所改變,但誰想到卻是變本加厲,剛回來便欲對鎮上最美的一個寡婦辛西婭動手,還好碰巧被外出的亞當爺爺遇見,制止了。

「對,爺爺我跟你說,那鮑里斯死得老慘了,整張人皮都被剝了下來,身體更是被剁成了肉醬放在了一個木桶里,兩顆眼珠也被釘在了木桶上,院子里的泥土都被血徹底染紅了。」

馬里奧想起自己看到的場景,面色微微有些發白,甚至有點想吐。

「死了也好,這種畜生活在世上,只會帶來混亂與不安。」

亞當搖了搖頭。

「爺爺,我想去看一看。」

易林說道。

「去吧,在鐵匠鋪里呆了一個月,是該出去透透氣了。」

亞當點頭。

「走,易林,我帶你去。」

馬里奧說道。

異界之血脈沸騰 ……

「易林,你說誰會這麼地殘忍?殺人就殺嘛?幹嘛如此暴虐?」

路上,馬里奧邊走邊說道,他右手摸著下巴的鬍鬚,一副深思的樣子。

「也許是仇殺吧。」

妖女涅槃重生 易林說道,「可能是曾經那新娘一家幹得。」

「有可能。」

馬里奧眸光一亮,「鎮長已經發布了追兇任務,如果我們能抓到兇手,可以獲得十個金盧布呢!」

盧布是這個世界的貨幣,從低到高,依次為銅,銀,金。

像愛麗絲小鎮,一個金盧布是一個家庭將近一年的收入了。

嘚嘚嘚!

身後有沉重且急促的馬蹄聲傳來,易林連忙拉著馬里奧讓開。

呼!

兩道身影駕著馬與易林擦肩而過,掀起的粉塵,吹了易林一身。

「握草,誰啊,這麼沒素質,這種道路能這樣騎馬嗎?不怕撞著人啊!」

馬里奧不滿。

易林拍了拍衣服,將灰塵散去,他目光落向那馬上的兩道身影,從背影來看,應該是兩名女子,因為穿著褐色的兜帽披風,所以即便在正面也未必能看清楚她們的容貌。

愛麗絲小鎮並不大,易林兩人很快就到了兇殺現場,也就是鎮長家。

此時這裡有許多人圍著,都是鎮上的居民,他們一個個面色驚恐,卻又夾帶著淡淡的喜意。

畢竟鮑里斯一死,他們的生活就能安穩許多了,但殺人者的手段太過可怕,這讓他們不自覺又擔心自己的安危。

院門被一條白布攔著,所以大家只能在門口看著,馬里奧帶著易林往裡擠了進去。

「咦?易林你也來了」

朱利安也在這裡,他此時周圍「鶯鶯燕燕」,全是鎮上上了年紀的大媽,一個個雙眼放光,不自覺地舔著略顯乾澀的嘴唇。

朱利安對此恍若無聞,興許是已經適應了吧。

「情況怎麼樣了?」

馬里奧問道。

「喏,」

朱利安嘴巴一努,看著裡面說道,「似乎來了兩個大人物。」

易林看過去,眸光微動。

只見院中站著一個中年人,以及兩名兜帽人影,這兩人正是之前在路上遇到的。

因為已是凡體巔峰,五感都得到了加強,所以易林現在能聽清楚周圍三十米內的聲響。

院里的三人也沒有刻意地壓低聲音,因此他們的談話都落入到了易林的耳中。

「警督騎士大人,不知該如何稱呼您們。」

鎮長布萊迪神色恭敬,他曾經是帝國軍中的一名鐵環級鬥氣戰士,因為受傷失去鬥氣后,來到這裡當鎮長,雖然沒有了鬥氣,但經驗以及戰技都在,即便是亞當也未必能穩贏他。

今早發現了鮑里斯死後,他便向提米亞城派人了,本以為警督署的人最早也得明天到達,誰想到不過半天時間,就到了,他心中雖然感覺奇怪,但並沒有多問。

「我乃警督署一隊騎士長,凱瑟琳,她是我的副手,安妮。」

警督署隸屬皇室,是拜占庭帝國的權力機構之一,提米亞城雖然是帝國中分級最低的一個城市,但依舊有警督署的存在。

凱瑟琳將自己的兜帽向後一撩,將自己的面容也顯露了出來。

「好美啊。」

馬里奧目光頓時痴了,儘管因為角度問題,只看到了側顏,但依舊足以令人心神為之一震。

皮膚白皙,嘴唇殷紅,兩道眉毛細長,帶著一股不加遮掩的英氣與魅力,湛藍的瞳孔,如同明鏡般的湖水,澄澈乾淨,卻又讓人心生怯步,哪怕靠近一點,都是對其的褻瀆與不尊重。

金色的長發披下,用一根白色的髮帶系住,微風吹拂,發梢輕搖,別有一番風情。

「恩?」

凱瑟琳眉頭皺起,目光不悅。

「啊?對不起大人!我失態了!」

布萊迪面色一白,額前泌出汗水,剛才他也被凱瑟琳的容貌給吸引了,所以一時失神,回過神來后,心中已是后怕不已。

警督署可是象徵著血與火,自己區區一個小鎮長,如果讓警督騎士不高興了,那麼等待自己的絕對是萬丈深淵! 這表明洪佳欣適合學影拳,但還需要先加以訓練。

羅陽說道:「等我再訓練你一段時間,就教你上乘的功夫。」

洪佳欣迫不急待道:「現在不能教?」

她的著急心情,羅陽能理解。

可是有些事情得按順序來做,上一步沒做好,就去做下一步,那會事倍功半。

「相信我,我會教會你一套上乘功夫的。」羅陽正經道。

當他認真說時,一般不是開玩笑的。

這是洪佳欣與羅陽相處這些日子以來,摸索出來的。

於是二人下了灌溉水渠的堤,上了車,回宏運大隊。

回到秦飄的家裡,羅陽連忙打電話給唐桂花,讓她過來,和安玉瑩競賽做肉桂砂仁燉牛肉。

漁婦 眾美人都附和歡呼著。

唐桂花和安玉瑩便開始忙碌起來,要比一個高低。

從回到秦飄的家那一刻起,羅陽就沒有見到張靜,劉奶奶和小惠子。

一問之下,才知3人一起出去散步了。

羅陽說要出去抽煙,便也溜了出來。

回來時,並沒有見到張靜等人,那她們極有可能在村尾。

羅陽便向村尾摸去。

村尾有一大塊草地,不遠處則有一叢灌木。

羅陽摸到灌木叢,已能聽到張靜的聲音。

透過灌木叢,也能見到張靜,劉奶奶和小惠子3人。

只見張靜面對著祖孫二人,臉色冷,眼神也冷。

只聽劉奶奶中氣充沛地說道:「你答應我們的條件,我們就會幫你完成心愿。」

張靜怒道:「別在這裡痴想了!」

劉奶奶冷笑道:「那你的心愿也只能落空!給你幾天好好考慮吧!」

聽了這番對話,羅陽可以確定一件事:張靜和祖孫二人果然不是一路的。

便在此時,忽然哞一聲牛叫。

張靜和祖孫二人立時向羅陽這邊望過來。

雖是隱在樹木後面,但羅陽覺得不安全。

若張靜等人走過來,必定能發現他。

見了面,說不定就要動手了。

一位村民牽一頭水牛從不遠處走過來。

羅陽擔心那村民見了他,跟他打招呼,那就壞事了。

正在焦急間,只見那男村民在低頭看手機。

雖是從羅陽身邊經過,那男村民未曾看到羅陽蹲在灌木後面。

張靜和祖孫二人見是村民經過,只懷疑了一下,便不再在意了。

只聽劉奶奶又冷道:「你別太貪心。」

張靜冷笑道:「這跟你們無關。如果你們想亂來,我可以叫羅陽趕你們走。這是他的地盤!」

其實羅陽早就想過將張靜趕走。

但轉而一想,那也只是將張靜趕出宏運大隊而已。

這樣還難以監控張靜,倒不如讓她住在村子里。

「他要是知道你來這裡的目的,我想他會首先趕你走!」劉奶奶冷笑道。

一句話說的張靜臉面紅漲了。

「那就走著瞧!」張靜轉身離去。

「幾天之後,你再不給答覆我們,那就別怪我們動手了!」劉奶奶森然道。

「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張靜強硬回道。

祖孫二人也跟著張靜離開了草地。

聽到這兒,羅陽還是不明白祖孫二人所謂的「動手」是什麼意思?

若動手是指跟張靜開戰,那也合理。

可是,張靜為什麼又會說「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這句話呢?

雙方若要拚命,有什麼好「得不得逞的」?

可見,祖孫二人動手的目標另有其人。

洪佳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