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購員說道:「這輛車是四十三萬的,提車的話!」

夏璇小聲對羅小冬說道:「這店鋪挺黑的,利潤空間蠻大的!」 羅小冬說道:「哦,這樣啊,我們走吧!」 一聽說羅小冬要走,羅總走了,兩個「員工」自然是跟著走了,導購員急了,而這時候,經理剛從外面回來,和經理在一起的人,是一個刀疤臉中年男子。 另一個導購員,急忙上前迎接經理,低聲說道:「

夏璇小聲對羅小冬說道:「這店鋪挺黑的,利潤空間蠻大的!」

羅小冬說道:「哦,這樣啊,我們走吧!」

一聽說羅小冬要走,羅總走了,兩個「員工」自然是跟著走了,導購員急了,而這時候,經理剛從外面回來,和經理在一起的人,是一個刀疤臉中年男子。

另一個導購員,急忙上前迎接經理,低聲說道:「那邊三個人呢來提三輛車,一共一百二十萬!」

經理聽說有大生意上門,急忙前去迎接,而刀疤臉其實就是熊哥,熊哥好奇,是誰這麼大的氣魄,買三輛車一起提的,於是也跟了過去。

這時候,那導購員小姐正在挽留羅小冬。

羅小冬說道:「你這利潤也太大了,我雖然不懂車,但是我女朋友懂車的,她說你們的利潤好幾萬呢!」

羅小冬的話語一出,再次語驚四座,周圍的人紛紛嘀咕:「這高挑美女,是羅小冬的女朋友啊?」

「這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這不會吧?」 不過,關於後來的事情,郭庭隱隱是能夠知道一些的。

夏昭衣的屍身被葬在了不屈江北山梅嶺,那裡據說風景如畫,常年積雪。

後來聽說很多人集資籌款,想要問易書榮買下夏昭衣的屍身,開出的價格達黃金萬兩,但都被易書榮拒絕了,不過到底只是聽說,此事不知道真假。

見郭庭沒說話,楊冠仙繼續說道:「當時夏姑娘被葬在清梅嶺,後來,那清梅嶺上忽然著了火,大火被撲滅后,成片梅樹成焦土,而起火點,正是夏姑娘的墓地。」

郭庭一愣:「夏姑娘所葬的地方,起火了?」

「看吧,我便知道你不知道,」楊冠仙說道,「雪山能著這麼大的火,著實是件奇怪的事,更何況,夏姑娘那破損的屍身還與霜雪同葬,但就是被燒了,她被燒成了灰……」

郭庭全然不知道還有這事:「那,查出來是誰幹的嗎?」

「似乎,是她師父。」楊冠仙道。

「那位世外高人?他為何這麼做?」

楊冠仙搖頭,皺眉道:「這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呢?而且,這件事情的真假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夏姑娘的屍身的確被燒了,那清梅嶺的確著了漫山遍野的火。」

郭庭輕嘆,心情複雜。

「我一直在想,如若真是那位高人所為,那是為何呢?」楊冠仙低聲道,「他為何要千里迢迢去往北境?那裡戰亂貧瘠,他過去肯定諸多不易,去了那邊后,似乎也沒有找易書榮復仇,僅僅只是焚毀夏姑娘的屍身……我想了很久,都想不出為什麼。」

「那便不想了,」郭庭說道,「你少看點這些書籍,少研究那些旁門左道,真正讓你去占星看卦的時候,你又瞧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我這是大智慧。」楊冠仙挺了挺腰桿。

「你這是大肚子。」郭庭指著他肥胖的腰圍。

楊冠仙搖頭:「跟你也說不清,不過現在就是不知道去哪裡找這阿梨是好。」

「她若真是佩封來的那個,想必她不出現,我們也見不到她了。」郭庭道。

「那你說……」楊冠仙看著郭庭,「我的這個猜測,要不要和他說?」

郭庭微頓,知道他所說的「他」是誰。

「我做不了主,你去問問掌柜的吧,不過,他可能都不知道夏姑娘的棺槨被化為一炬了吧。」郭庭道。

「唉,」楊冠仙嘆著搖頭,「太傷神了。」

郭庭看向窗外的夜色,起身道:「我得走了,再晚回去,明日的早課都未必能趕得上了。」

「還是要多加留意下這女童。」楊冠仙道。

「好。」郭庭應道。

他回身要走,目光不經意的帶過,卻看到書房另一邊的畫。

確切來說,也不是畫,上面還有模型擺設,只是這個模型……是紙做的小棺材。

畫非常大,像是輿圖一般,下邊由幾張書案拼湊一起,那畫上的小棺材成群一片,近百個。

郭庭忍不住道:「你這是……」

他回頭看向楊冠仙,目光略帶些悚然。

「這個啊,」楊冠仙一笑,說道,「這些是棺木群。」

「你好端端的,在書房裡擺這些做什麼?」郭庭著實理解不了。

「哪裡是好端端的,」楊冠仙走過去,拿起一個紙做的小棺木,說道,「這裡共八十六口呢。」

「八十六口?所以?」

「昭州南塘縣那喬家,你可還有印象?」楊冠仙說道,「當初逃走,讓滿城百姓給他們做替死鬼的那個。」

郭庭瞭然了:「闊州江邊那漂下來的八十六口棺木,都是喬家的人。」

楊冠仙將棺木放回去,說道:「我做這些,可也費了不少功夫呢。」

「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擺這些做什麼呢?」

「沒辦法,我就這點愛好了,」楊冠仙笑笑,看著圖上這些,說道,「而且,我查著查著,還找出了一些好玩的呢。」

「什麼好玩的?」

「你還是回去吧,這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楊冠仙不太想說。

郭庭也沒什麼興趣,點點頭,告了辭。

隔日一早,天空陰沉,似要下雨,天地都悶悶的。

最先打破寧靜的,是惠平客棧後邊傳來的哭罵聲。

「遭賊了,遭賊了!」

四周早起的鄰居都聞聲跑來。

婦人痛哭著,怒聲罵道:「遭賊了啊!」

一個小乞丐擠開人群:「讓讓,讓讓!」

旁人嫌棄的打罵他,小乞丐忍著那些踢打,對婦人道:「有個大俠拿了包東西給我,說是別人偷的,不過我得問問你,你到底丟了啥?」

眾人一頓,朝小乞丐看去。

婦人忙抹掉眼淚:「什麼大俠?」

「就是大俠唄,」小乞丐露出不耐煩的神情,「你快些說,你丟了什麼,你說對了,我就給你,要說的不對,我還得去問問其他人有沒有丟東西呢。」

旁人一聽這話,都趕緊催促婦人快說。

婦人想了想,開口報了些丟掉的東西。

小乞丐聽著也記不住,過去說道:「你說的玉鐲子,是這個吧?」

婦人見到,一把奪了過來,欣然道:「對對對,還有這些衣物,應該也是我的了。」

不過她沒去打開,一些私物著實不方便在這麼多人的眼睛盯著下去清點。

婦人破涕為笑的看著小乞丐:「那位大俠是誰,叫什麼呢?」

小乞丐搖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我現在得走了,那位大俠讓你日後小心點。」

婦人連連道謝。

小乞丐轉身就跑了。

繞過幾個庭院后,小乞丐停下來,對等在那邊的小童說道:「我就照你說的那樣說了,你看可以嗎?」

夏昭衣點頭,問道:「四周那些鄰里,來的都是些什麼人,有沒有衣著稍微好一些的?」

重生之水族物語 小乞丐搖頭:「我仔細觀察過了,都沒有,你說的那個當鋪後院,瞅著也沒人出來。」

「給。」夏昭衣遞了十個銅板過去。

小乞丐忙高興的接過來。

「最近京城戒嚴,你行討是不是不便了?」

小乞丐數著銅板,抬頭道:「是啊。」

「換地方呢?」

小乞丐微頓,想了想,說道:「對了,有件事情,我出個價錢給你好不好?這個消息還挺好玩的。」 這時候,見那夏璇,緊緊挽手羅小冬,大家均想,應該沒錯了。

大家看到羅小冬和夏璇如此恩愛,甚是羨慕。

這時候經理來了,和羅小冬打招呼。

說道:「這位羅先生,請問,您是挑車嗎?我是這裡的部門經理,我也姓羅。」

羅小冬說道:「哦,都是本家啊!」

羅經理說道:「對啊對啊,是本家!」這套近乎的話,應該自己說才對,結果羅小冬先說了,他當然高興了。

做了個手勢,羅經理說道:「請問您喜歡什麼車型,我們給您一個貴賓價,打折的。」

羅小冬說道:「就剛才那輛奧迪吧,我給我公司買的,你們最低價多少?」

那經理笑嘻嘻,拿過計算器,說道:「我算算。」

嘴裡咕噥著,什麼九五折,再加什麼九九折,最後算了一通說道:「三十九萬五千,給我三十九萬整吧?」

羅小冬說道:「你看呢?」

夏璇說道:「應該差不多了,總得讓他們賺些錢。」

羅小冬說道:「那就三十七萬,再省兩萬,我們直接提走!」

那經理笑道:「這,這真是難為我們了。」

羅小冬說道:「你們肯定還有的賺嘛!」

這時候,熊哥過來了,他剛才去了一趟廁所,本想直接過來的,奈何尿急,憋不住。

熊哥一過來,那經理滿臉是笑容,介紹道:「這是我們總經理熊總!」

羅小冬說道:「哦,熊總啊!你好你好!」

熊哥上前和羅小冬握手。

吳大磊在旁邊呢,給羅小冬使眼色,意思是這一個就是熊哥了。熊成功。

羅小冬點頭表示知曉。

這時候,熊哥拿出一盒煙,遞了一支煙給羅小冬,然後給吳大磊。

羅小冬本想說我不抽煙的,但是想了想,還是接過煙,熊哥又給羅小冬點燃了煙。

羅小冬對煙略懂,知道這一盒煙很貴的。

吳大磊顫顫巍巍的接過煙,看了一眼羅小冬!

羅小冬卻絲毫不覺得緊張什麼的,十分鎮定。

夏璇在旁邊呢,說道:「羅小冬,我們去那邊看看吧?」

指了指保時捷!

羅小冬壓根不認識保時捷的標誌,說道:「行啊!」

接過,此話一出,震驚了四座。

再一次的震驚四座,如平地驚雷。

熊哥驚了一下,說道:「羅總,您是羅小冬?我沒聽錯把?」

羅小冬淡然點頭,說道:「是啊,怎麼了?」

熊哥說道:「呀,羅小冬啊,真是久仰大名啊!」

熊哥拿出名片,說道:「我叫熊成功,是這金海市北部兩家大賣場的總經理,做點小生意,還希望羅總您以後多光顧啊!」

羅小冬心想,這熊哥和自己從未見面,怎麼這麼客氣?

但是羅小冬不知道,熊哥最近爭地盤,和楚秀楚老大的手下打了一架,胳膊還脫臼了,剛治好不久。

又寒暄幾句,然後,熊哥說道:「羅經理,你給羅小冬兄弟個成本價!」

羅經理點頭,說道:「好嘞!」

然後去拿價目表,然後說道:「嗯,這車三十四萬!」

盛世醫後,冷帝請接招 周圍的人均是一驚,羅小冬也驚了一下,心想,這賣車的利潤好高啊!

三十四萬,提了一輛車。

羅小冬說道:「行,滿意嗎吳大磊?」

吳大磊笑得合不攏嘴,說道:「滿意滿意!我一定多為公司效力,多賺錢!」

這最後三個字,似乎也是對自己說的,其實人都有嫉妒之心,那吳大磊得知郭曉冬去和羅小冬羅總一起挖人蔘賺了一千多萬,能不眼饞嗎?

這次,終於輪到他了,他努力工作得了回報了,羅小冬買輛車給他,而羅小冬自己之前的那輛車,給了吳有為,吳有為,吳大磊和郭曉冬,這三個小夥子,是本村年青一代里的羅小冬的死忠追隨者!

都立下過不少的功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