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東荒界殺的人更多了。」

「咦,又有兩界陣亡了。」 「快看,東荒界殺的人又變多了。」 隨著時間漸漸流逝,眾人心下越來越凝重,凝重的同時,對於印象很深刻的東荒界,感到非常的驚疑。 只因東荒界殺的人是越來越多,殺的越多,越證明東荒的實力很強。 總裁我們隱婚吧 「現在就剩十三界了。」 眾人心頭越來

「咦,又有兩界陣亡了。」

「快看,東荒界殺的人又變多了。」

隨著時間漸漸流逝,眾人心下越來越凝重,凝重的同時,對於印象很深刻的東荒界,感到非常的驚疑。

只因東荒界殺的人是越來越多,殺的越多,越證明東荒的實力很強。

總裁我們隱婚吧 「現在就剩十三界了。」

眾人心頭越來越凝重。

彼此都不知道對方勢力還存活多少人,或許有的只存活兩人,有的還存活數十人。

若是碰到存活人少的,那自然更好,直接殺了完事。

若是碰到存活之人多的,那就麻煩了!

有不慎,搞不好連自己的命都沒了。

嗡!

忽然。

這個時候,每個人的玉牌出現了新的變化,只見玉牌上顯現出剩下活著的人數。

還有百三十三人!

「只要再殺三十三個人,就能被造化宮收為弟子了!」 ?一時間。

不少人紛紛心頭凝重,越是到最後,越是不想死,個個變的無比警惕。

此時。

龍千愁等人正在跟一隊勢力激戰,敵方雖強,但龍千愁等人都被傳授了高深功法,讓自身的戰力提升了不止一籌。

跟敵方戰了一番后,敵方十人全死。

這個時候。

玉牌上顯現,還剩一百二十三人。

龍千愁望著牧少塵等人說道:「錯過了百界戰場,我們想殺林塵就很難了!」

牧少塵目光微微一咪,殺父之仇,他必須要報!

他知道,錯過了百界秘境,想殺林塵將會變的異常艱難。

如今。

流嵐宗有兩名武宗,林清風跟葉碧瑤是林塵的父母,相當於林塵的背後有四個武宗強者為後盾。

他知道,林塵等人的實力很強,強的令人髮指!

強到甚至能跟武王級別的強者抗衡。

牧少塵皺著眉頭,凝望向龍千愁,說道:「雖然我等的戰力提升了許多,但你也知道,林溪跟林塵都有特殊的手段,能跨大境界戰鬥,尤其是林塵,掌控兩道異風,即便我們聯手,也無法殺了林塵,你有什麼好的辦法,將林塵處置?」

龍千愁雙手背在身後,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說道:「林塵跟林溪雖強,但如果,我們聯合其它界的天驕呢?這些天驕里,不乏有九星武將,若是聯手,殺林塵兄妹或許有難度,不過,還是能殺了他們的!」

牧少塵皺著眉頭沉思,他覺得此事不妥,首先聯合其它勢力,用什麼方式讓那些勢力聯起手來?

另外。

即便能聯手,他覺得殺林塵兄妹的希望還是很渺茫。

他調查過。

林塵使用異風時,能跨境界戰鬥。

林溪同樣也能如此。

介時,一群武將跟擁有武王戰力的林塵兄妹打架?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此事不妥,風險太大!」

牧少塵說道。

「可是,若錯過了這次機會,想殺林塵兄妹將變的很難,你知道他們的武道天賦,一旦被造化宮收為弟子,定會平步輕雲,介時,我們想殺林塵,難度堪比手摘日月星辰!」龍千愁沉聲道。

他不想放過這樣的機會,哪怕,希望渺茫。

「這可未必。」牧少塵搖了搖頭,說道:「你知道林塵身邊有柳青璇、夏傾月、林溪,凡是絕色美人,是個男人都喜歡,而美人是絕色,武道天賦又極為出眾,這會讓許多強大的男人喜歡!」

「你想說什麼!」龍千愁注視著牧少塵。

「造化宮的弟子,肯定有好色之徒,以柳青璇幾人的姿色跟武道資質,想必,會有許多男子怦然心動。」

牧少塵說到這裡便沒有再繼續說下去,說到這種程度,龍千愁等人會懂。

情緣 龍千愁目光微微一咪,他懂了!

以柳青璇三人為矛盾衝突體,讓造化宮的弟子跟林塵起衝突!

「那就先加入造化宮!」

龍千愁目光微微眯著,悠悠道:「如今,只要再死二十三人,我們就能成為造化宮的弟子了。」

牧少塵等人沒說什麼,只是心中很期待,造化宮到底有多強,與東荒有什麼不一樣。

另一邊。

林塵等人飛速掠著,如今只要再殺二十三人,就能被造化宮收為弟子,而在這之前,要先找到龍千愁等人!

嗡嗡嗡!

林塵凝聚出九種屬性的金丹,其中一道光屬性金丹亮起,他的瞳孔泛著一道白芒,目光掃視四面八方,所有的遮蔽物,都被他看在了眼裡。

限制於境界的原因,讓他只能看清楚方圓萬米的事物。

嗡!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林塵停下了腳步,他的雙目凝望向山峰下的平地上。

都市獵場 只見,龍千愁等人正在那裡跟人激戰,而對方僅僅只有三人,一會兒功夫,就被抹殺!

「也該你們了!」

林塵淡漠的望著他們,之前的種種恩怨,就在今天,做一個了結吧。

轟!

陡然。

林塵的身影直接跳向懸崖下,周身有風屬性靈力纏繞,讓他的速度變的更快,宛如正在降落的雄鷹。

龍千愁等人立即發現正俯衝而下的林塵,一個個神色一凝,周身氣息綻放,警惕的望著林塵。

轟!

林塵沒有廢話,揚手點出,一道紫電破指而出,紫電暴涌時,有一道紫光綻放,使得方圓千米都閃動著一抹紫光。

「防禦!」

龍千愁幾人大喝,周身光芒綻放,形成了一道堅固的防護罩。

當紫電擊中防護罩時,防護罩宛如玻璃一般脆弱,瞬間支離破碎。

同時。

龍千愁等人渾身一顫,臉色蒼白了幾分。

「林塵!我們可沒有得罪過你!」

江牛望著半空上的林塵,沉聲道。

林塵看了一眼江牛,冷淡道:「我今天,只要龍千愁、龍邪、龍華、龍方、龍傲,牧少塵的命,其餘人,閃開!」

江牛心中一松,若是林塵執意要殺他,他也無可奈何,誰讓林塵有兩道異風呢?

江牛、江北月、蘇香香、蘇圓圓四人,紛紛退到了一邊。

此時。

龍千愁幾人的臉色蒼白了幾分,林塵執意要他們的命,他們根本就沒有能力反擊。

「林塵!你真要殺我們?」

龍千愁目光注視著林塵。

砰!

林塵懶得跟他廢話,揚手一道紫電劈閃而出,瞬間,擊中了龍華!

砰的一聲。

龍華的心臟陡然暴碎。

「殺!」

龍千愁幾人見狀,立即沉喝一聲,渾身氣息暴涌,殺向林塵。

他們知道,今日林塵是不會放過他們了,如今只能與林塵生死一戰!

林塵淡漠的望著他們,龍千愁幾人,早就沒有資格成為他的對手了。

雖然同為武將,但是…相對於東荒界的天驕而言,他必定是無敵的!

砰砰砰砰!

頃刻間。

龍千愁、牧少塵等人的心臟,都被林塵給洞穿,殺死。

不遠處。

江牛等人心中暗自慶幸,還好沒有與林塵為敵,不然…下場也會如龍千愁等人一樣。

這個時候。

林溪等人掠了過來,當看到龍千愁等人的屍體時,心中暢快。

「龍千愁幾人早就該死了,一直不死,心裡堵的慌,現在死了,一口氣順暢了不少。」

林溪祭出一道火焰,將龍千愁幾人的屍體焚燒成了虛無。 ?林塵白了林溪一眼,隨即,說道:「該殺的都殺了,後面加入造化宮,好好修鍊即可。」

林溪點了點頭。

此時,玉牌上顯示,還活著一百零三人,也就是說,再死三個人就結束了。

隨著時間漸漸流逝,終於,玉牌上顯示,還剩一百人。

嗡!

陡然。

秘境上空,有一道老者的身影漸漸浮現,這老者之前降臨過東荒,叫卞莊周。

「剩下的一百人,都能被造化宮收為弟子。」卞莊周的聲音悠悠傳出,在每個人的耳里響起。

眾人心神一松,終於結束了。

緊接著,每個人的眼神間,都流露著一抹興奮之色。

造化宮是巔峰武宗勢力,入了這宗門,他們就能修習更強的功法跟武技,他們的武道之路,也能走的更遠了。

轟隆隆!

忽然。

百界秘境響起了轟隆隆的巨響,眾人抬頭望去,只見,天際白雲翻滾,彷彿有強大的強者到來一般,形成了一道壯觀之勢。

接著。

有一道道身形凌立在當空,這些人,都穿著統一的白衣長袍,白袍的胸口位置,雕刻著一道白雲圖案。

這些人個個都是青年、美人,他們倨傲的凌立在半空,俯視著諸界的天驕,那渾身流露出的倨傲之色,讓人感到很不舒服。

這時。

卞莊周蒼老的眼眸望著諸界的天驕,悠悠道:「你們所看到的青年才俊,都是造化宮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待會兒,你們彼此每界派出一名最強者,彼此武道切磋,表現優異者,就會被這些造化宮的弟子帶走。」

眾人心神一凝,抬頭望著遠處半空,神色倨傲的一群人,就是這群人來挑選他們嗎!

很快。

殺戮榜的十界,都挑出了每界的代表。

卞莊周看在眼裡,當看到東荒界推出的代表是林塵時,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第一戰!東荒界林塵與南天界成坤!」

卞莊周的聲音響起,目光似笑非笑的望著林塵,他還清晰記得,半個月前,林塵所在的流嵐宗,有個女人讓他丟了面子。

這讓他一直記在心裡,如今有了機會,自然要讓林塵吃點苦頭。

眾人聽到南天界的成坤時,一個個心中一凝。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