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景信對自己閨女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行為,也是一點都不生氣,反過來甚至還鬆了口氣。

心道,看樣子閨女沒有磕到頭,還是這麼活潑。 但想到女兒的追問。 他下意識假裝咳了咳,沉言道:「爹年紀大了,覺少。」 景伍定定看了看,自己眼前的爹。 身姿纖長,但並不瘦弱,五官和煦,面白無須,一頭順直的長發,規規矩矩地束在腦後。 讓人感覺溫和而守禮,端的是個如玉的美男子

心道,看樣子閨女沒有磕到頭,還是這麼活潑。

但想到女兒的追問。

他下意識假裝咳了咳,沉言道:「爹年紀大了,覺少。」

景伍定定看了看,自己眼前的爹。

身姿纖長,但並不瘦弱,五官和煦,面白無須,一頭順直的長發,規規矩矩地束在腦後。

讓人感覺溫和而守禮,端的是個如玉的美男子。

但此刻景伍卻沖著面前的美男子,快速得翻了個白眼,她感覺自己被一個很蠢的回答給搪塞了。

但同時,景伍也不禁疑惑起來,為何剛剛能聽到爹的心裡想法,現在卻完全沒有反應了?

一股略帶焦慮的煩躁感,不由地衝上了她的心頭。

景伍沒好氣得道,「爹,我寧可相信你是半夜修仙了。」

景信雙眼略微一縮,又快速恢復了常態。「小孩子家家,挺能想的。」

「倒是閨女你,起來那麼早做什麼?你不是平日里都要睡到你說的自然醒?」

景伍尷尬一笑,自己的確更加可疑。

「我餓了,我在長身體,不禁餓!爹我們去大廚房看看吧!」

說著,不由分說,便拉了景信往大廚房趕出。

而這一路上,父女倆都沒有再交流。

景伍是憋著勁,不開口,努力想要獲知景信心中的想法;而景信卻是不知為何,也是一路沉默。

眼見大廚房已經出現在了眼前,景伍不由緊張起來。

這一路上,她再也沒有聽到一句她爹的心裡話。

為了不和正常說話搞混,她甚至憋了一路不說話,就是為了也不讓她爹找機會開口。

她爹配合是配合了,但這一路上卻是安靜得讓她發慌。

「怎麼不走了?」景信見女兒突然駐足,疑惑著問道。

然後他看見自己的閨女,小臉亮了一下,又迅速暗淡了下去。

「額,閨女你很餓嗎?」

「嗯,心慌。」

景信蹙眉,他感覺整個白家加起來,都比不上自己一個閨女難搞。

「那還愣著幹嘛,進去找找吃的,來。」

景信伸手,牽過女兒,意外的感覺景伍的手心居然有些許潮意。

景伍亦步亦趨,跟著景信跨入大廚房。

一九八一年 「師傅,您看看面劑子這麼大行嗎?」

「你是不是笨啊……」

「……」

「看著點火,這可是大夫人點名要的粥!」

「……」

「哎呀大管家,您怎麼來了……這大清早的。」

「大管家好。」

「……」

一步踏入廚房,景伍的耳邊傳來廚房中紛亂的忙碌聲。

和親俏尼妃 【這肉餡好像不太新鮮啊,管他娘的,味兒擱重點,吃不死人,反正不是老子吃。】

【對面這胖子,肯定又在想著偷吃了,這燕窩粥聞著可真香,可惜少了一點,偷吃容易被發現。】

【好睏啊……大半夜要來熬雞湯,三房那個夫人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呸。】

【大管家,這麼早就來巡視,真是沒事找事干,不懂得享福。】

【…………】

當景伍看見廚房中眾人的那一瞬間,眾人嘈雜的心聲也在景伍的心中不斷響起,此起彼伏。

她的手不受控制的哆嗦起來,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神奇了。

她可以清晰的明白,哪一句話是哪個人心裡的話,就像是用耳朵聽到他人說話一樣。

而景信眉頭卻皺的更深了,他明顯感覺到了女兒的顫抖,這是怎麼了,餓到發抖?

「有什麼現成,能吃的嗎?」景伍對著走到自己面前的一個白胖廚子淡淡問道。

胖廚子一愣,顯然想不到,平日里風光霽月的大管家居然是來要吃食的。

【吼喲,大管家還會討食了,真是開了眼了。】

「有,有,有,肯定有。」雖然意外,但胖廚子還是忙不迭,連聲應答。

「有一籠屜肉包子,剛剛出籠,小的給您撿幾個?」胖廚子略帶猶豫地問道,這包子雖然熱乎,但其實並不是給主子準備的,做的不算精緻,但勝在個大管飽。

景信沒有馬上回答胖廚子,反而是詢問地看向了自己的女兒。

而此時的景伍,早就不耐煩眼前的胖廚子了。

「爹,我不想吃太葷腥的。」,開玩笑,肉餡都不新鮮,小孩子吃了會拉肚子吧!

【裝什麼裝,真是會投胎,有個好爹,大肉包子還挑挑揀揀,整日人五人六的,還當自己是個主子了,瞧不起下人吃的東西嗎?什麼玩意。】

景伍笑眯眯看了看面前,笑得十分和善的胖廚子,完全想不到,在對方和善的嘴臉下,心裡居然在如此編排自己。

「許廚子,可還有其他?」景信不知胖廚子的心聲,所以詢問的甚是客氣。

【真是麻煩,一個小丫頭片子,還要東要西的,這大管家也是個腦子拎不清的,拿個廢草當寶寵。】

胖廚子心裡罵罵咧咧,面上卻一直保持著忠厚老實的笑意。

「大管家,稍等等,小人去瞅瞅。」胖廚子客客氣氣地說道。

胖廚子離開后,景伍也跟著往灶台方向靠了靠。

她感覺「讀心」這個技能實在是太好用了,至少在廚房裡她可以輕易判斷出,哪個廚子做吃食認真妥帖。

最後她在一個身形有點瘦小的男孩面前站住。

「你揉這面是做什麼的?」景伍開口問道。

男孩其實也算不得男孩,姓董,叫董小安,已經有十六了,一年前被白家採買進府。

因為以前家中是做面點的,所以被分配到大廚房做白案。

董小安抬起頭,疑惑地看了看眼前的小姑娘,他做的只是最不起眼的二和面饅頭,稍有點臉面的下人都是嫌棄的,只有向自己這種最下等的奴僕才會稀罕。

董小安張了張嘴,發出「啊,啊……啊」的聲音,顯然是個啞巴。

「景姑娘,這小安子,只是個做粗饅頭的小啞巴,您要是好奇,就掰一塊嘗嘗就得了。」

胖廚子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還一手端了一碗黃澄澄的雞湯麵。

【便宜你這臭丫頭了,老子還想著等會吃一點呢。】

胖廚子的話,讓董小安再次低下頭,埋頭揉起自己面前的麵糰。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最後,景伍還是接受了胖廚子的「善意」,讓他爹幫忙端走了兩碗差點被胖廚子藏私的雞湯麵。

但是董小安的粗饅頭,她也沒少拿。

因為景伍從那個啞巴董小安的心聲中發現,董小安居然是個穿越的五星級大廚……

在回院的路上,景伍忍不住啃了幾口饅頭。

饅頭帶著清爽的麥香,入口十分宣軟,清甜,嚼起來卻十分筋道,非常適合早起的胃。

真香! 「說完了?」見姒萌萌的氣消了一些,趙信笑了笑,道。

「說完了,怎麼了?」姒萌萌可能還有一些氣,聽到趙信說話了,不可思索的回道。不過就在說完之後,姒萌萌頓時捂嘴不語,似是想起了兩個人身份地位,還有自己之前的話語蠻橫,眼中頓時充滿了歉意,

「那個,剛才我冒失了……」姒萌萌沒有了之前的肆無忌憚,反倒多了一些小女孩的羞澀。

「好了,我也沒說有你什麼,不過你說的很對,看來之前我對時空了解的還不夠透徹。不過這次真的要謝謝你,不然的話我可能就迷失在時空虛無中了」趙信說的很真誠,不過在姒萌萌聽來卻羞愧難當,趙信見狀也明白要適可而止了,現場的氣氛頓時有些尷尬。

「對了,剛才你作戰一定消耗了不少精血吧,你先恢復一下吧,咱們慢慢走」姒萌萌瞭望著鬼城,輕聲道。

趙信點了點頭,確實因為之前和蔓牙的戰鬥讓自己的精血消耗了許多,不知道鬼城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恢復一下還是必須的,以備不時之需。

「哎,對了,咱們不是可以用你那時空的力量轉移嗎?」趙信突然想到了這一點,既然自己來的時候只用了不久的時間,那麼也可以就此回去的,正好自己也想再體驗一下那種穿梭時空的快感,不過趙信說完之後便從姒萌萌的眼中看出了一絲難色。

「怎麼了?是不是很難?還是有什麼別的原因?」

「難倒是不難,只是我說過,在時空虛無之中,是很難分清方向的,所以,我不確定咱們兩個能夠準確無誤的到達」姒萌萌低下了頭,看樣子不像是在說假。

「咱們試一下吧」想起自己和姒萌萌動手的時候,她的反應和準確度,趙信還是有些信任她的。

姒萌萌抬起頭,看向趙信,道:「這個我不是騙你的,如果說短距離的話,我還是可以把握的,畢竟只要速度夠快,就可以從撕入裂口的位置出去,但是長距離的話需要注意的東西就太多了……」。

趙信抬起手打斷了姒萌萌的話,對於這件事自己的態度是非常堅決的,如此一個逃跑偷襲的神技,自己一定要學好,說不定以後在什麼時候能夠用的上呢。

「那好吧,我可以試一試,不過事先說好,我不能保證……」見趙信確實執著,姒萌萌也鬆了口。

「行了,現在走吧,鬼城中我還有事要處理呢」說著趙信將虛空破開,姒萌萌撇了一眼,走到趙信身邊,手在趙信的虛空裂痕上又劃開了一道,一抹華光閃過,拉著趙信進入其中。

「這裡……」幾乎只等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兩個人再次回來。不過這回不僅沒有接近鬼城,反倒又近了一些,之前兩個人的還能看到鬼城的一絲輪廓,而現在幾乎已經看不到了。

…………

「方向錯了,再來」趙信給姒萌萌鼓勁兒。

「嗖」身形再閃,這回比上次要強多了,兩個人在虛無中也呆了多一個呼吸的時間,再出現時,已經能夠看到鬼城的大概了。

「繼續」

…………

原本需要半個時辰的路程,兩個人足足折騰了一個多時辰,終於到了鬼城之外,不過趙信的收穫還是很大的,至少自己相對於之前已經了解一些時空之力的血脈了。

「近距離的話切記一定要快」期間姒萌萌一直沒有說話,而到了鬼城之下的時候,姒萌萌的自信一下子上漲了許多,開始給趙信講述著需要注意的事情。正如姒萌萌之前所說的一樣,兩個人進入了虛空之中,速度非常快的又再次出來,時間錯差正好是虛空裂痕關閉之際。

「到了……」趙信看一看周圍的房屋景色,確定這裡就是鬼城,不過再看姒萌萌的時候,發現她的精神狀態有些差了,可見連續的動用時空之力對身體的負擔還是非常大的。

「你要做什麼事情趕緊去吧,我需要休息一下」姒萌萌一下子癱在了地上,一副不願再動的樣子。

「那你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兒我來找你……」趙信讓姒萌萌進入靠近城邊的一個房屋內,而自己則悄聲的向城內走去。連續搜查了兩條街,連個人影都沒有,趙信的微微一動腦,轉身朝著蔓牙的那個結界走去。

果然,在還沒有到達那結界屋的時候,趙信就發現了一些戰鬥的痕迹,剛開始只是一個痕迹,到後面就是房屋損毀,地面坑窪了。直到趙信聽到了有一些動靜的時候停下了身形,隱在房屋的陰影下,四處掃視,終於看到了黑衣人。

黑衣人有三個,只不過有兩個是躺下的,而另一個則在搬著他們的身體,最為矚目的是,趙信看到了之前自己放走的蔓牙,不過此刻已經感受不到任何的氣息,可見已經死亡了。奇怪的是那三個黑衣人的氣息,自己之前一直都沒有注意,而現在感受一下,確實有些不一樣,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為什麼要殺他?」趙信微微一愣,雖然能確定這其中肯定有貓膩,但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要殺了蔓牙。要說任務,蔓牙根本就不是任務的目標,如果都用黑衣人的話,那麼就不用弟子來執行任務了。心中懷著一堆疑問,趙信靜靜地看著那個黑衣人收拾著「殘局」。

「唰唰……」

僅剩的一個黑衣人將那兩個黑衣人死屍拖到了一旁,點了一把火,頓時熊熊地烈火燃燒起來,一股腐朽的氣味飄在空中。這時,趙信睜大了眼睛,終於想到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什麼了,那就是死屍。如果說那死去的兩個黑衣人是死屍的話也就罷了,但是那個在活動的黑衣人身上依舊是一股死屍的氣息,那就有些奇怪了。這樣一來,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這個看起來活蹦亂跳的人是個死屍,想到這趙信都覺得自己的想法太荒唐了。

腐臭味道越來越大,趙信心中的疑慮也越來越深,等那個黑衣人將蔓牙的身體也燃燒成灰燼后,開始對房屋進行修復。這一回,趙信有些明白了,如果說之前還糊裡糊塗的話,那麼現在就可以確定,對方是在毀屍滅跡。可是為什麼要毀屍滅跡呢?難道是不想讓人知道罪孽學府的存在?目前好像只有這一種解釋了。(未完待續。) 眼下,天色已經很晚了。

陳浩這兩眼一抹黑的,憑印象來到停車場邊兒上,頓時就給弄的有點兒發懵……

「麗麗,你這是讓我來找人,還是讓我來鍛煉身體?」

「這麼多車,也沒有點兒亮光,我上哪兒找人去,真的是她在等我?」

滴滴!

突然的,左前方一輛黑色轎車滴滴兩聲,車燈也跟著閃了兩下,然後就沒了動靜。

陳浩猛的一愣,抬腳就朝這黑色轎車走了過來,反正也不確定誰在等自己,碰碰運氣總比傻站著好。

時間不長,也就一兩分鐘的功夫。

陳浩來到車跟前,從擋風玻璃上,看見駕駛座上有個人影,只是天太黑看不清男人還是女人。

「哎,剛才你閃燈,是在跟我打招呼?」陳浩站在車門跟前,拿手敲了敲車門。

「進來吧。」車門沒開,光是從車裡頭,傳出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這聲音,他真是太熟悉了!

果然是她,就是她找我過來,有事?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也疑惑著從車頭繞到副駕駛跟前,拽開車門貓腰坐進來……砰的聲關上了車門。

「看見我,是不是,挺意外的?」杜鵑扭著身子,苦笑著看了過來。

「不意外,就是沒想到,杜鵑你……」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