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板的聲音蒼老而宏大,似乎蘊含著無限的智慧一般。

焰嘆了口氣。 免費獲得一種秘法的話,似乎不錯,而且聽他的口氣,似乎還和信仰之力有關。 成神,多麼令人著迷的一個辭彙,多少人為了他不顧一切,最後反而連生來就擁有的那點壽命都沒能完整的享受到。 「聽十來很吊的樣子。」焰做出一副有點興趣的樣子,實際上他內心冷笑。 信仰神太容易被人

焰嘆了口氣。

免費獲得一種秘法的話,似乎不錯,而且聽他的口氣,似乎還和信仰之力有關。

成神,多麼令人著迷的一個辭彙,多少人為了他不顧一切,最後反而連生來就擁有的那點壽命都沒能完整的享受到。

「聽十來很吊的樣子。」焰做出一副有點興趣的樣子,實際上他內心冷笑。

信仰神太容易被人控制了。

至高的信仰神確實無敵於天下,就像是光輝遍布大部分物質位面的光明神一般,幾乎無所不能。

信仰神不需要懂法則,不需要太聰明,甚至不需要會修鍊,只需要一點點運氣點燃神火,然後滾雪球一般把信仰搞起來,就能順利成就神位。

依靠信仰之力這種神奇的眾生願力,他們幾乎無所不能。

但是很可惜,焰作為一個惡魔,分明的從石板的話語中感受到了某種蠱惑的氣息。

焰自己就是干這行的,作為高級惡魔,他的各種抗性都非常之高,這個石板居然想用最簡單的蠱惑之術來騙自己!

「你知道你在糊弄誰么?」焰晃了晃頭,該死,他的肉體恢復力這麼變態,怎麼精神力恢復起來就這麼慢呢?

「小妖怪,有兩下子嘛,竟然掙脫了老夫的法術,不過這可由不得你了!」

石板忽然騰空而起,快速的飛了過來,焰趕緊拿出一把刀來,一刀把這個石板給劈開了。

絕對不能讓這傢伙碰到自己!

焰強行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再被**神力他就完了!

「卧槽!怎麼回事,居然連空間袋都發展出來了!」石板裡面的東西發出一聲驚叫,然後快速的升空,一眨眼又折了回來。

「小妖怪,我不為難你了,就問問現在是多少年了?這裡是何地?」石板的語氣沒那麼猖狂了,反而還有點不知所措的味道。

「呵呵,你求我,我就告訴你。」焰不懷好意的看著這個石板,自己唯一的弱點就是精神力了,然而這個石板的弱點恐怕就太多了。

它剛才走了就算了,居然還敢回來。

「小孽畜,你等著,以後你別哭著喊著叫我饒了你。」石板破口大罵,慢悠悠的升起來,竟是準備往別處飛去。 「你們想想看如果這王夫人回去之後幫我們宣傳一下,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宋離問道。

這還用問嗎,自然是會有更多的人慕名而來,不過看樣子二小姐好像有其他的什麼打算。

「公子是如何打算的?」喬大郎問道。

「這麼多人來自然是好,可是若是我們人人都接待了,那麼自然就體現不出我們的好來。」宋離道。

「公子的意思是,這些人我們不一次性接納?」 追美高手 莫春道。

宋離點頭,「不錯,明天你們去伢行裡面招一個識字的人回來幫忙。」她的打算很簡單那就是每個月只接待三個人,每十天接待一個人。這樣雖然看上去似乎自己賺的少了一點,但是這麼不能做護理的人當然會看在別人護理之後的容貌對自家的產品更加感興趣不說也會更有信心。這樣自己的產品的知名度就會大大的提高了。

「好。」

事情與宋離預料的幾乎一樣,這王夫人回去的當晚正巧被外出歸來的丈夫給遇見了,之前這王大人對王夫人的那張臉皮可是厭煩已久。可如今突然看見王夫人的臉就好像是回春了一般,自然更是大為震驚。

當夜就宿在了王夫人的房內,要知道王大人可是已經有大半年不曾與王夫人同床了,這一次的同床還是王大人自己主動提起的,怎麼可能會不讓王夫人驚喜?

自此王夫人更是在心裡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在外幫著宋離好好宣傳一番,尤其是跟自己要好的那幾個姐妹,自己一定要告訴她們,這宋離護理之後的效果有多麼的好,而且那凝膚乳的效果也不錯。

幾日之後,當宋離再一次來到長富賭坊的時候,自己的店鋪門口早已經是站滿了人。不過這一次那些個夫人倒不像是第一次的時候自己親自來排隊,而是讓自己的丫鬟小廝代替。

邵小姐和保鏢結婚了 「掌柜的,我家夫人的面色有些發黃應該用什麼樣的護膚品?」小丫鬟墊著腳尖,整個人的身體都快要趴在櫃檯上了。不過這也是因為她被後面的人擠著的原因,畢竟後面還排著長龍的隊伍呢。

宋離抬眼看了一眼排隊的長龍,朗聲道:「多謝各位對我的信任,只是我一個人的精力實在是有限,所以每天只能接待十人。」

宋離的這話一出會引起多大的波瀾可想而知,這幾日宋離因為沒有到長富賭坊裡面來,所以基本上大家都在猜測到底什麼時候宋離來開門。但是萬萬沒想到得到的竟然是這樣的一個結果,這讓大家怎麼接受?

「不是,你只能接待十個人,那你讓我們這些一大早就來排隊的人怎麼辦?」

排隊的長龍裡面起碼四五十人,也就是說起碼還有一大半的人會輪空。這麼一來說不定自己就會激起眾怒,不過宋離既然這麼做了自然是因為心中已經有了自己的算計。

「為了彌補大家的損失,我決定會在沒有被接待的人里抽出一人作為我護理的對象。」宋離道。

王夫人護理之後的結果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無奈誰讓人家第二天就貼出了每個月只會接待三個人的護理,所以為了爭到這三個護理的名額,大家也都是絞盡腦汁。

現在宋離說會在沒有被接待的人裡面抽出一名,為其做護理。大家縱然開心,但是也難免就會擔心如果真的幫著做護理了,那每個月三個護理的名額是不是就會少一個?

有這麼想的人,自然也就有這麼問的人。

「當然不會,這一個名額算是我補償給大家的,自然是不會算到每個月的三個名額裡面去的。」

一聽宋離不會將這一個名額算進去,大家也就放心了。不過更重要的問題來了,那麼這一個抽取的名額該怎麼抽取呢?

「大家這麼多人,我要是單點一個人大家心裡說不定還會以為我是收了她的好處,這樣吧,大家可將各自夫人的名諱寫上。放入旁邊的木盒之內,我隨手伸進去抽一個出來就是。至於寫了夫人名諱的也不用擔心,我會在抽出今天的幸運星之後就將其餘沒有被抽中的當著大家的面焚燒掉。」

這些丫鬟個個都跟人精一樣,宋離雖然說可以抽取一個幸運的出來,但是前提是她們要將夫人的名諱寫進去,要知道雖然京圈裡面雖然各家都會各家了解。但是據她們的調查這宋離也就是在一個月之前才來的京城,在京城還不曾站穩腳跟。這個時候他提議將夫人們的名諱寫上去是為了什麼?難不成是想要藉此機會跟夫人們拉攏關係?

不過在聽到宋離說他會將沒有被抽選到的全部當著他們的面焚燒之後,原本還有些擔心的心也就落地了。

宋離給排隊的每人都分了紙頭,能跟在這些貴婦人身邊的丫鬟小廝,誰不是能識的一兩個字的。所以寫下自己夫人的名諱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就不在話下。

至於將所有的紙頭放進木盒裡面也都是由這些丫鬟小廝們自己放進去的,宋離幾乎是全程都不插手。

「原本我是打算由我自己來抽取的,不過我這人的運氣一向不太好,所以就讓這個小哥代替吧!」宋離指了一下站在自己身後莫春兩天前才剛剛從伢行裡面招回來的幫手。

眾人面面相覷,這是怎麼回事?不過既然宋離自己不抽,那也沒有辦法。只能等這小哥抽了。

甚至有不少的丫鬟都在暗中祈禱,這位小哥的手氣能好一點,抽中自家夫人。

不過至於結果到底如何就要看小哥的手氣了。

馬培義顯然沒有想到主家竟然會讓自己動手,「我。。。」

「抽吧。」宋離沖馬培義點點頭。

馬培義心裡一橫,自己在伢行呆了這麼長的時間,好不容易才有人願意請自己幹活兒,怎麼的也不能錯失了這次的機會。既然是主家讓自己抽的,那麼抽中的結果是好還是壞就不能怪自己了。

「阮香瑤」宋離接過馬培義遞給自己的紙頭念道。

被念道名字的阮香瑤的丫鬟喜出望外,「真是我家夫人的?」

宋離將紙頭在小丫鬟的面前晃了晃,「這不正是。」 小丫鬟早已經拿著被抽中的紙頭去給自家主母報喜了,畢竟這樣的好運可不是人人都有的,沒看見旁邊的那些人全都一個個羨慕的看著自己嗎?

就在小丫鬟拿著紙頭去給自家主母報喜的時候,宋離已經開始將木盒內所有的紙頭都倒進了一個鐵盆內,然後用身旁的蠟燭點燃。而這一切都是當著大家的面完成的。

「去將這交給阮夫人,並讓阮夫人明日來找我。」宋離將自己寫下的地址交給馬培義,讓馬培義拿去給阮夫人。

做完這一切以後,宋離這才開始道:「今日就算了,只能讓排在最前面的十人來,不過我們的店鋪是兩天開張一次,所以大家可以在開張前來排隊。到時候我會讓馬培義準備好號碼牌的,大家可以根據領取到的號碼牌依次接受我的接待。」

聽見宋離說自己每兩天才開張一次的眾人原本就已經有些緊張了,畢竟這兩天一次要是運氣不好。說不定自家夫人還輪不上呢。但是聽說有號碼牌這下又放心不少了,畢竟只要到時候自己早一點前來,說不定就能幫著夫人領到號碼牌。

這次的機會自己一定要抓住了,只要能幫夫人搶到號碼牌到時候夫人肯定會重用自己的,今後自己在府上的地位那可不得平步青雲?

除了排在最前面的十人外加阮夫人之外,其餘人知道自己今日無望,自然也就不在繼續等在這裡排對了。反而是回去研究怎麼在下一次開張的時候給自家夫人排到一個好位置,領到號碼牌。

十個人,一個一個接待完之後也已經是夕陽落山了。不過這些夫人或多或少都得到了解答。所以即便是天色晚了些,對於她們而來也是不在意的。畢竟這一天的時間就能讓自己的面容得到改善,這樣的犧牲她們還是願意的。

而經過這一次以後宋離開設的護膚品專賣店可以說是在京城的一干貴婦人的圈子裡面打算徹底的打響了名聲。

不少的胭脂水粉店也都聞風而動,只可惜不管是威逼還是利誘,都不被宋離看在眼裡。

「掌柜的,這可怎麼是好?如今才不過是十來天的工夫,那姓宋的就要騎到咱們的頭上拉屎撒尿了,這長此以往下去哪裡還有咱們立足的地方?」

「你說的這些道理我都懂,那你倒是說說看你有什麼辦法。」那姓宋的也不知道給那些個夫人們灌了什迷魂湯幾乎是再也沒有來過他的店鋪裡面關顧。而且不只是自己,別的同行那裡得來的也是一樣的消息,人家都表明態度了,就是寧願多等上一段時間,也不願意來他們這裡。

「我看那姓宋的,在京城無依無靠的,咱們何不將所有的同行都彙集在一起,這樣威逼他將秘方交出來,這樣咱們還能從中大撈一筆,您說是不是?」

若是這個提議在宋離還沒有火起來的時候提出來,或許還有可能。但是現在卻是萬萬不可能的了,「你是想害我是不是?如今那姓宋的在那些夫人們面前得臉,我要是真的這麼做了,到時候倒霉的就會是我。」沒狐狸沒有抓到反而給自己惹得一身騷,那就不合算了。

夥計癟癟嘴,自己給出了主意掌柜的又不願意,那自己能有什麼法子。

「聽說那肅王妃最喜歡的就是毀了年輕貌美的小妾的容貌了,你說要是被肅王妃知道有這麼一個人能將旁人的容貌恢復到年輕,會是什麼樣的結果?」掌柜的半眯著眼睛道。

夥計眼前一亮,如今的肅王那可是朝中風頭正盛的王爺,除了大將軍與丞相勉強能壓住他一頭之外,還真是無人能出其左右。而且這位肅王妃的娘家隋家這些年雖然一直蓄精養銳,但是說穿了還不是在等著肅王爺崛起的那天,所以肅王妃的娘家算得的是肅王爺的強力後盾,所以即便肅王妃如此善妒,肅王爺也從來不曾有過要將肅王妃休了的打算。

「可是咱們這等平頭百姓怎麼可能見得到人家堂堂的肅王妃?」夥計立馬就愁苦的說道。

掌柜的瞪了起一眼,「說你蠢你還不自知,咱們何必去見什麼肅王妃。那肅王不是有那麼多的小妾嗎。你不會買通其中小妾的丫鬟,讓她給自家的主子推薦宋離專賣店裡面的東西?」

「掌柜的,我這真的要是推薦姓宋的那專賣店裡面的東西,豈不就是在為她做宣傳了嗎?」

「哼,要是被肅王妃知道了府里的小妾偷偷去找了姓宋的,你覺得那姓宋的還能有什麼好下場嗎?」

夥計算是徹底明白他家掌柜的打算了,「小人這就去辦。」

「婉姨娘,這就是那宋家專賣店的地址,您要去看看嗎?」丫鬟收了胭脂鋪夥計的銀子當然就要不遺餘力的為他將這件事情促成了。

婉姨娘長相溫婉,身段柔美,舉手投足之間都盡顯江南女子的姿態。

「唉」她雖然身為肅王爺的妾,看似享盡了榮華富貴,可是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誰能知道其實她在王府中過的日子甚至於還不如自己從前在家鄉的小漁村裡面過的自由自在。

如今身處王府內更是要處處小心,遇見王爺要小心伺候,王妃要笑臉相迎。就算是比自己在王府裡面待的久的妾室們自己都要討好才行。這樣的日子她早已經就過膩味了。

只是她能如何?身為王爺的妾室,談何自由?更何可王爺也是看在自己長了一張漂亮的臉蛋上面才會對自己稍加青睞的。如果哪天自己要是沒有了這花容月貌恐怕王爺對自己也就失去了愛意,到時候自己恐怕就會成為這深閨裡面的怨婦。

一想到肅王妃如今的樣子,婉姨娘似乎又那麼想家了。

「既然你說那宋記專賣店裡面的東西很好,那麼你就去幫我買一些回來吧!」眼下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先保住自己的美貌才行。

丫鬟見婉姨娘心動了,這才接著說道:「婉姨娘有所不知,這宋記專賣店必須要本人前去才行。」

婉姨娘蹙眉,「這麼麻煩?」 「裝完逼就想跑?」

焰突然灑出一張金屬大網,網嘭的一聲張開來,把那個石板網個正著。

焰有的是錢,所以感覺能用得上的裝備他基本都備了一些。

天上飛的,水裡游的,土裡鑽的,沒有焰對付不了的,況且自從上次吃過飛行法師的虧以後,焰對於怎麼抓捕會飛的東西就上了心。

這張大網可是特殊加工過的,任憑石板在裡面掙扎,焰也不擔心他會跑出來。

「小子,快放了老夫,要不然不日必有血光之災。」

焰無語,這傢伙怎麼這麼會裝逼呢,上來就是咋呼呼的,焰拿出一把砍刀來,「你今日恐怕就有血光之災。」

嘭的一聲,焰一刀砍在石板上,石板居然沒有一絲損壞,只是發出一聲金鐵交鳴之聲。

石板裡面的傢伙發出冷笑:「別費力氣了,就你這破爛玩意,給你一萬年時間,我不嫌多。」

這石板可以啊,居然這麼硬,難怪這個傢伙有恃無恐,不過他恐怕是搞錯對象了,焰回了深淵,有得是辦法。

「呵呵,遲早有你好瞧得的。」焰拿出鐵鏈,準備把這個傢伙綁好埋在地裡面,回去的時候再來拿。

戒指要放東西進去的話,必須要精神力覆蓋物體才行,焰現在可不敢用精神力接觸這個石板,只好先藏起來,等回了深淵,有得是方法叫它舒服。

「等等,小子,你幹嘛!哎,別啊,別把我埋起來啊,我對泥土有恐懼感的,卧槽,你到底想怎樣?」

石板最後終於是語氣軟了下來,不再動不動就「老夫定取你狗命」。

「說吧,你到底是什麼玩意。」焰放下鐵鏟,對被連著網綁在一起的石板問道。

「我?說了你也不知道,你太無知了。」石板的語氣非常之平常,他的傲氣似乎形成很多年了。

焰只好拿起鏟子來,接著開始挖坑。

「哎!停下,停下,我說還不行嘛。」

「那個仙人你知道不?」

「不就是擁有超凡之力的一類生靈罷了,別廢話了,快點說吧。」焰有點不耐煩,這傢伙難道想用一個超凡者的另類稱呼來秀優越感?

焰見過了各種各樣對魔力使用者的稱呼,什麼魔法師、超凡者、靈能者還有邪能術士。

他們的側重點各不相同,但總結起來,都是對某種力量的巧妙運用罷了,這個所謂的仙人,不外如是。

「等等,你為什麼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時代了?」石板似乎變得非常震驚。

「沒別的意思,我真的很想知道,求你了,我現在老有一種不妙的感覺,要不是化做器靈不能感知太遠的地方,我自己就能判斷出來。」

這個傢伙顯然是慌了,都不自稱老夫了。

焰哪裡知道是什麼時代,他看了看四周,只能把這裡的環境地貌告訴了他。

那石板聽完焰的描述,竟是嘭的一聲,直接掉在了地上。

焰頓時一驚。

「喂?沒事吧石板。」焰趕忙用大刀敲了敲地上的石板。

媽蛋,不會又莫名其妙的搞死一個傢伙吧?

「老天啊!我為什麼這麼慘啊!我不要…」石板竟是凄厲的叫了起來,瞎幾把叫喚了幾嗓子以後,石板就躺在地上沒了生息。

「石板,安心啦,你以後會過上好日子的,你居然是器靈啊,了不得,擁有智慧的器靈,這可是神器級別的魔法裝備啊。」焰趕緊出言安慰道。

他可不管這個石板在說什麼鬼東西,他只知道自己搞到了一樣不得了的物品,拿回深淵去,一定能賣出一個天價來。

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做上古神器——命運石板!

到時候往拍賣行一掛,起拍價一百萬,每次最少加價十萬,兩百萬、九百萬,分分鐘衝上幾千萬。

想到這裡,焰樂呵呵的笑了起來。

這寶貝啊,可不能弄丟了,所以這個坑必須的挖得深一點才行,焰又開始挖起坑來。

「呵呵,還是做小妖怪好啊,啥也不知道,啥也不用想,每天樂呵呵的。想想當年,師傅說的真沒錯,一朝入此門,絕望影相隨。」石板也不求饒了,竟是在那感慨起來。

「你原來是個人類?」焰這就有點好奇了,一個人類把自己整成這麼個活不活死不死的器靈幹什麼,看起來像是一條失去夢想的鹹魚一般,躺在地上喃喃自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