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這真是要我長見識了。」姑姑在邊上酸道,面上懸挂著一絲嘲諷的微笑,她望著大伯母:「大嫂呀。我算是從新認識你了。你還真是好意思呀?」

大伯母盯著姑姑。神采奕奕的道:「未來待我女兒釣到鑽石王老五,待我們有錢了,你不要來巴結我。來巴結我,我也不認識你。」 話說到這兒,感受著諸人赤裸裸的目光。可能是大伯母覺得臉面掛不住了,求助的望向自個兒的丈夫。 大伯想要說啥,此時,爺爺的嚴厲的聲響霎時響起,「放下!」 最終,在爺爺

大伯母盯著姑姑。神采奕奕的道:「未來待我女兒釣到鑽石王老五,待我們有錢了,你不要來巴結我。來巴結我,我也不認識你。」

話說到這兒,感受著諸人赤裸裸的目光。可能是大伯母覺得臉面掛不住了,求助的望向自個兒的丈夫。 大伯想要說啥,此時,爺爺的嚴厲的聲響霎時響起,「放下!」

最終,在爺爺奶奶強勢的態度之下,我還是把自個兒最開始選中的那兩張荷花圖案的綉片帶走了。

自然面上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心中忐忑不安,就想早點把綉片送到地方。

我開心的上車,雙掌搭在自己包上,想著包中的兩張綉片,唇角便不由得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還好,終是不會辜負華禹風的用心,也不耗費自個兒的一片苦心。

欣喜的心情,要我沒半點睡意。倆多小時的車程,一道上,我目不轉睛的欣賞窗外的風景。

或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解決了心間大患,在輕鬆的狀態下,一切風景在我眼中,都變得美好起來。

時間過得非常快,把近下午六點時,車輛駛進了車站。

我開心的從座位上站起,剛從車中下來,就看見了站立在公共汽車車邊上的一位不速之客。而此時他亦看見了我,我非常是疑惑,甄治良為何會在這兒?

我趕忙收回了目光,原本裝著不認識預備徑直走掉。此時,甄治良的聲響,在我的背後響起。

「青晨。」他趕忙快走兩步,追上了我,目光在我身前的包上掃過。

他捉住我的胳臂,微笑著說道:「你至於看見我像看見洪水猛獸一樣么?我有那麼可怖么?」

我重重一甩,把胳臂上甄治良的手給甩下。瞠了他一眼:「你覺得我們有啥好講的么?」講完,我扭身便走。

甄治良趕忙小跑到我的跟前,遮住了我的去路。

「上回去爺爺奶奶家,是我太衝動了。青晨,我們四年的婚姻,你不至於對我如此絕情罷!」說道這兒,他便再一回抓起我的胳臂:「既然碰巧遇見了,一塊用個餐唄!」

「碰巧遇見?」我疑惑的望向甄治良。

自己剛下車時,他可是正伸著脖子像鴨子一眼不住的向車內張望。

這一看就是來接人的,竟然說碰巧遇見?想到這兒,我面色一怔,向後望去,只見整個公共汽車上的乘客都已經散去。

我疑惑的目光,再一回落在甄治良的面上,莫非他是專門來接自個兒的?想到這兒脊背一涼。被他盯上,准沒啥好事發生。

不得不說,我的警惕性還是非常高的,也非常聰敏。

「說,你找我究竟是幹嘛?」我盯著他,面上是疏遠跟淡漠。

甄治良無可奈何的一笑:「就想請你用個餐,順便了解一下美歡如今的狀況。聽聞他出院了,你們如今住……」

「不必你操心,美歡也跟你沒任何關係,我不想再重複這話題了。」

談到美歡,我的臉便霎時沉下。我不想再跟甄治良有任何交談,扭身走至街邊,伸掌去攔的士。

甄治良霎時有些焦急,他再一回拽住了我的胳臂。

「攔什麼車呀,去哪兒中,我送你唄!」甄治良一邊說著,一邊拽著我往車中走去。

「甄治良你幹嘛,你放開我。」 洪荒二郎傳 我怒斥,但甄治良卻一句都不說,連拖帶拽的把我帶著走。

他力氣非常大,我的胳臂被擰得生疼。此時,我的心中一陣失措。空出的右手幫忙,可不管我怎麼拽,怎麼打,甄治良始終沒放手。

我的鞋子,在地下滑行,摩擦出沙沙的聲響。急切的大吼道:「甄治良,你放我,你放開我,你這混蛋。」

我用盡了全身力氣,可甄治良的手,似是長在了我胳臂上,紋絲不動。

我緩緩蹲下身去,想要阻止甄治良前進的步伐,可是甄治良猝然一拽,我險些一個跟頭栽在地下。

可儘管這樣,甄治良依舊沒停下來,也沒回頭瞧我,自顧自的拽著我,用最大的力氣跟最快的速度,向一輛麵包車旁走去。

「救命呀,救命呀。」我不顧形象的大喊起,空出右手來向四周的人求救。

「誒?你是誰呀?為什麼拽著她。」一名好心的青年男子走過來詢問。

甄治良則一臉歉意,好言好語的說道:「她是我老婆,跟我吵架要離家出走,我接她回去。」

「你老婆?你說是你老婆就是你老婆呀?」青年男子追問,望著我狼狽的模樣,斥責道:「再講了,有你如此對待自己老婆的么?誰信呀?」

此時,圍上來的市民愈來愈多。

「她真是我老婆,她叫吳青晨。」

講完,他三兩下打開我的包,把我的身份證取出來給諸人看。

諸人面上的神色,霎時鬆懈下。

「我不是他老婆,我們已經離婚了。」我驚愕的喊道,可此時,甄治良拽著我向車中走去,再也沒人阻攔他。

我心中是濃濃的絕望,倏然想到平日網路上看見的一個故事。有個女生被壞人帶走時,她靈機一動,搶過路人的手機砸在地下,用來製造矛盾,以保全自己不會被壞蛋帶走。

我伺機行動搜尋可以下手的目標,可是,壓根找不到半點機會。先不說路人已經散去,而甄治良也壓根沒給我這機會。

「青晨!」 匠心 不遠處傳來一聲大喊,我回頭一看喊我的人是那程哥。

聽見喊聲,甄治良慌忙的加快了步伐,他使勁的拽著我,徑直把我拖上了車。把我禁錮在後座上,甄治良趕忙指揮坐在前邊的司機:「駕車!」

我回頭望向那程哥,只見他沒追過來,這是由於我們相隔一段距離。並且我們已經上車,他跑過來也是於事無補,而後,他趕忙收住步伐,迅疾衝進了自個兒的車內,一腳油門,沖我們的麵包車追來。

他那聲急切的大喊,無疑驚動了甄治良,甄治良回頭一看,是一輛愈野車跟來,他應當也瞧出來了是那程。

車輛方才啟動,便聽見司機兇狠的對著甄治良說道:「後邊彷彿有輛車輛在追我們!」

「啥?甩掉他。」甄治良神色凝重,透出駭然。

麵包車在街道上狂奔,變道,超車,快如閃電。而後邊車緊跟其後,我發覺甄治良眉心緊蹙,就連呼息,都變得沉重。

我的嘴被甄治良緊緊的捂住,掙扎,對他拳打腳踢,可依舊擺脫不了甄治良的鉗制。

恰在這時,我張嘴重重一口,咬在甄治良的手掌。我下嘴,毫不留情。

甄治良吃疼的放開,我被禁錮的身子得以解脫,幾近是剎那間,我揚起手毫不猶豫給了甄治良一個耳光。 「啪」的一聲脆響,在車內回蕩。

那一刻,車廂內霎時安謐下來。

「甄治良,你究竟要幹嘛呀?」我一聲怒斥,劃破沉靜,在車內響起。

我的面上是掙扎后的脹紅,耳根也開始熱起。我死死的盯著他,一對眸子中迸發出濃濃的怨恨跟無盡的冷漠,神色中透露著不安跟驚駭。

「甄治良,你這混蛋。」

「你給我住口!」

如今正是下班高峰期。一輛輛汽車從單位、集團的停車場。鑽出,道道上逐漸開始擁擠。

「甩掉他。」甄治良的神色凝重,透出一絲駭然。

麵包車在街道上狂奔,變道、超車。快如閃電。而那程哥也開著他的愈野車,緊跟在我們後邊。時局愈來愈惶張,我非常怕那程哥被卷進入。

我的嘴被甄治良緊緊的捂住,掙扎著。開始對甄治良拳打腳踢。可依舊擺脫不了他的鉗制。

我靈機一動,張嘴重重一口,咬在甄治良的手掌。下嘴時。我毫不留情,重重地咬了他一口。

「呀!」甄治良吃疼的放開了手。

我被禁錮的身子得以解脫,幾近是剎那間。我揚起手毫不猶豫給了甄治良一個耳光。

「啪」的一聲脆響,在車內回蕩。

那一刻,車廂內霎時安謐下來。

「甄治良,你究竟要幹嘛?」我一聲怒斥,劃破沉靜,在車內響起。

我的面上是掙扎后的脹紅,死死地盯著他,一對眸子中迸發出濃濃的怨恨跟無盡的冷漠,神色中透露著不安跟驚駭。

甄治良不敢相信的望著我,面上是紅紅的五個手指頭印。我不遺餘力的一耳光,可想而知力氣有多大,我是真的被他這類人渣氣到了。

下一秒,他的一對眸子彷彿被怒火燃盡,甄治良死死捉住我的手腕,把我整個人摁在了車座上。

「賤貨,我給你幾分尊敬,你就蹬鼻子上臉了罷?」他一邊說著,一邊取出繩子,把我的雙掌綁起。

「甄治良,你放開我,你這滾。」我驚懼的大喊,原本脹紅的面上霎時透出了煞白。嚇的我心驚肉跳,心中開始敲鼓,他究竟想幹嘛?瘋啦似得的如此對待我,是為啥呢?我如今還有啥利用價值呀?

可不管我怎麼掙扎,怎麼辱罵,甄治良都好像沒聽見似得。綁完了他向後望了一眼,那程哥跟的非常緊,以前還隔著幾個車,如今那程哥已經在臉前了。

「強哥,你開快些。」甄治良的聲響中透露著焦急。

「這一個破麵包車,能開多快呀?」那男人不滿的說道,瞧了一眼後視鏡,面上露出輕鄙,不屑的哼了聲:「就那白白凈凈的小白白臉,我一人可以打他仨,過來了又怎樣?」

聽見這話,甄治良霎時來了精神。甄治良的眸子微狹,唇角牽出了一抹別樣的微笑。

「甄治良,你在打什麼主意?你想幹嘛?」

「強哥,去工廠。」

「甄治良,你放了我,你究竟要幹嘛?」我歇斯底里的大吼,畏怕險些哭出來。

整個身體,好像已經沉入海底般冰寒。因為畏怕,這是由於駭懼,全身的汗毛,好像全部都豎立起。我回頭看去,恰好可以對上那程哥的目光。

雖然隔著玻璃有些朦朧,但那一刻,我卻清晰看見了那程哥眼中的擔憂跟惶張。

我的淚水霎時掉下,那男人的話,我聽的耳朵中。看這男人的打扮跟體型,就曉得他鐵定是練過的,大約平日也時常打架。因此,我擔憂真的交手,那程哥會吃虧。

雙掌被綁住,我只得對著那程哥大喊道:「那程哥,你快回去,回去,危險!」

此時,甄治良趕忙捂住了我的嘴巴。

「想要他走么?」他滿臉不屑,聲響里滿是嘲諷:「他那麼想救你,又對你一往情深,我自然要成全他。」

甄治良語氣陰森,重重地捏住我的下頜,隨手拿起一塊布,塞入了我的口中。他回頭,嘲諷的笑容,如那程哥投去輕鄙的目光。

只聽見『嘭』的一聲巨響,麵包車內的我們均是一陣顛簸。是那程哥在後邊撞了麵包車一下,那程哥的車開起來自然要比我們這破麵包要快許多。

「奶奶的,敢撞我!」 張老板修仙經商記 駕車的男子呸了聲,也是一腳油門踩下去,麵包車剎那間提速,只見車臀部後邊一陣濃濃的黑煙。

伴隨著車輛的胡亂擺動,我的身子跟著在車內亂撞。身上各處,強烈煎熬。

我的頭,撞在玻璃上,『嘭』的一聲暗響,面頰霎時疼的扭曲。嘴巴被堵住,只可以發出『唔唔』的乞求聲,淚水布滿了面頰。

坐在麵包車中的我,面上的淚水已經風乾。恰在上一秒,甄治良把我的手機重重地跌在地下,機身一分為二。

在鈴音響起時,我瞧見了手機屏幕上的仨字:華禹風。不知怎麼個情況,驚駭的心中,居然緩慢平息下來,生出一抹期許。

那類感覺,便行像是相信華禹風,鐵定會來救我一樣。我必須堅持到他來救我似得,就似剛認識那會兒,他多回的救我於水火之中。

心,莫名的安穩。而對於那程哥,我則更多的是怕。這司機張狂的話,要我心有餘悸。

麵包車開上了高架橋,橋上車輛不是許多,車速非常快。司機的目光落在後視鏡上,不屑的『哼』了聲,隨即面上綻放出陰狠的笑意。

我的心莫名一顫,轉頭望向背後,只見那程哥依舊緊隨其後。我霎時瞠大了雙眸,嘴巴不可以發聲,便用目光示意那程哥離開,可他卻無動於衷。

我心中一陣悲涼,絕望的闔上眼眸,驚駭再一回布滿在心間。太陽西下,整個城市逐漸被夜色籠罩,只剩最後一絲朦朧的光輝。半個小時之後,麵包車終究停下。

甄治良取掉了塞在我口中的布,壓力消失,我只覺得上下顎酸疼不已。車門打開,我被拽下了車。

這兒是郊外,遠遠的可以看見城市的繁華,那裡已經燈火點點。我扭身,心中不由得一緊。

這下遭了,這類地方連經過的人,都不可能有了,還會有誰來救我呢!

這類地方,即便華禹風想來救我,大約一時半會兒他也不可能找到,看起來我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背後丟棄的儲物室,看起來是那樣陰森可怖,我愣在原地,腳下似是灌了鉛。

至始至終,我都還不曉得甄治良究竟是要幹嘛?腦海中霎時浮露出上回在酒店……

莫非甄治良還想強bao我么?倘若是如此的話,那他真便不配做人了。此刻,我的心,霎時沉入海底。 「甄治良,你今天計劃對我幹嘛?」

「你猜呢?」

無血之心 「你究竟要幹嘛,快些說完!我沒時間跟你揪扯。」

「如今,可不是你講了算時,我說用個餐好端端談,你不聽,那便不要怪我了。」

「你是混蛋!」

我篤定他是有目的的,但,他始終沒講出口。我生怕那程哥追上我們,被他誤傷,那樣我就太對不起乾媽了。

此時,甄治良卻把我身上的包拿下。打開翻瞧了片刻。拿起了我剛從鄉下拿回的綉片。而後,面上揚起了笑容,把包扔進了車中。

「你幹嘛呀?把包還給我!你這混蛋,還給我。那是我的。」我不安的大吼,那裡邊有我最要緊的綉片。面上霎時暴怒,但卻又透露著畏怕跟驚懼。

甄治良對我笑了下:「你安心,我不會對你怎樣的!」

「那你的目的是啥?」我不惑的問道。

甄治良的目光在包包上掃過。隨即望向後方。只見那程哥的車已經開來。

我一怔!包包跟那程哥?甄治良不喜歡那程哥,我曉得。因為婚前,那程哥就警告過他。不過結婚以後。甄治良分明講過已經放下了對那程哥的成見。

但如今從甄治良的目光中,我瞧見了仇視跟怨恨。看起來今天我跟那程哥都難逃一劫了,這可怎麼辦呀?我惶張不已。嚇的直冒冷汗。

「甄治良,你為何要搶走我的包包?你想幹嘛?有啥事你就沖我來好了。」我不解。

「往後你就曉得啦。」

見那程哥下了車,甄治良一把把我拽在跟前,笑著嘲諷道:「大舅子,好久不見呀!近來可好呀!」

「那程哥,你快走!你快走!」我趕忙大聲喊道,既然甄治良的意圖是我的包包跟那程哥,那就代表自己沒事。因此,如今有危險的是那程哥,我不可以要他受傷。

可此時,甄治良拽著我衣領的手,霎時緊了幾分,他悄聲警告道:「我雖講過不會對你怎樣,但你要是再喊一聲,便不要怪我出爾反爾了。」

聽了他的話我身體一怔,面色剎那間蒼白。

那程哥愈走愈近,望著我被綁住的雙掌,咬緊牙關根,神色嚴峻冷厲,「甄治良,你快些兒放了青晨。」他厲斥。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