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上官燁雙拳緊握,雖然洛熙很強,而且救過他一命,即使被這麼壓著他也不會有意見,但他不甘心,他不想一直站在洛熙的陰影下,他想和她並肩而行。 從來沒有人知道,冰冷殘暴如上官燁,心中有此生摯愛卻沒有那個勇氣去告白,只能一直將那份感情壓在心底。 與上官燁意外偶遇只是一個小插曲。 洛熙根據手

上官燁雙拳緊握,雖然洛熙很強,而且救過他一命,即使被這麼壓著他也不會有意見,但他不甘心,他不想一直站在洛熙的陰影下,他想和她並肩而行。

從來沒有人知道,冰冷殘暴如上官燁,心中有此生摯愛卻沒有那個勇氣去告白,只能一直將那份感情壓在心底。 與上官燁意外偶遇只是一個小插曲。

洛熙根據手機里的信息走向雲言君的包間,卻意外看見被一個女人糾纏的雲言君。

洛熙挑眉,目不斜視的就像一個路人從兩人身邊走過。

本來在包廂里的雲言君見洛熙這麼久都沒有過來,就想著出來找洛熙,結果沒想到半路被這個女人堵在了這裡,以前他不是沒有遇見過這種狀況,但他這是第一次遇見這樣死纏爛打的女人。

雲言君被這女人纏的不耐煩,卻一直保持著溫潤的模樣,想儘快打發走這個女人,誰知下一刻洛熙就走了過來,還是不帶正眼瞧他的那種。

「洛洛。」雲言君拉住洛熙。

「咦,阿言你怎麼在這裡?」洛熙收起冷漠的樣子,一臉詫異。

雲言君眸光一閃,看向洛熙的眼神越發溫柔,「看你這麼久沒回來,就出來找你了。」

「這樣啊,」洛熙一臉羞澀的撓頭,「我剛才不小心迷路了。」

洛熙單純嬌羞的模樣,瞬間給了雲言君的心臟一個重擊。

雲言君一臉寵溺的颳了下洛熙的鼻子,「就知道你會迷路,跟我走帶你回包間。」

「好――」這一聲那叫一個千迴百轉,簡直能溺死個人,就連洛熙都被自己噁心的連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但是某人還是很受用的。

站在一旁的女人看著兩人旁若無人的樣子,簡直氣的牙根痒痒,她這麼多天沒找到什麼好男人玩玩,好不容易發現一個這麼優質的男人自然是要勾到手的,尤其是這種不把她的美色放在眼裡的,更能勾起她的興趣。

像這種不因她的美貌而動搖的男人她不是沒遇到過,但只要爆出她的身份,她就不信這個男人依舊無動於衷。

「請問,這位女士是――」

女人的聲音像發春的貓兒一般,聽的正在「秀恩愛」的兩人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洛熙向雲言君使了個眼色。

雲言君會意。

洛熙一臉單純的看向女人,「你又是誰,為什麼要纏著我哥哥。」

洛熙此時就像一個非常依賴哥哥的小妹妹,眼中儘是對女人的警惕和敵意。

女人心中暗笑,原來是兄妹,撩了下自己捲曲的長發,擺出一個自認為最完美的笑容,「我啊,我父親叫竇偉。」

竇偉?

洛熙記得竇偉的私生女私生子可是有一大堆,而眼前的這個女人既然敢說竇偉是她的父親,那麼這個女人就只能是竇偉正室生的女兒――竇情。

她記得竇偉的這個正室可是個有手段的,雖然竇偉的情人一堆,但基本沒幾個是還活著的,而且沒有一個私生子私生女的身份是被承認的,至於這位正室倒是生了一兒一女。

「竇偉?」洛熙一臉疑惑,「是誰啊?」

竇情咬牙,這個女人跟傻子一樣,但只要這個男人知道就行了。

看著竇情滿懷希翼的眼神,雲言君嘴角抽了一下,雖然他知道竇偉是誰,手上也竇偉的所有資料,但他從來都沒有接觸過也沒有了解過。

雲言君揉了揉洛熙的腦袋,笑得一臉寵溺,「哥哥也不知道。」

洛熙不著痕迹把在自己頭頂「作亂」的大手抓下來,面上依舊單純,但那雙湛藍的眼睛寫著明晃晃的「威脅」。

雲言君忍者手中傳來的劇痛,面色不改,他好不容易有一個正大光明的機會佔老婆便宜,傻子才會放過。

竇情面部僵硬,她沒想到這個女人不知道就算了,居然連這個男人也不知道!看來這個男人也只是一個普通人罷了,這樣就更好掌控了。

「我父親竇偉是竇氏酒釀的總裁,我可是竇氏的大小姐。」竇情下巴微揚,一副不可一世的高傲模樣。

「竇氏?」洛熙眼角微微一抽,雖然她知道竇偉是個生意人,但不知道就憑竇偉的經商能力是怎麼開起一個大公司的。

雲言君面色不該,「原來是竇氏酒釀的大小姐。」

竇情驕傲一笑。

洛熙都不明白她在驕傲什麼,她面前現在站著一個人商業界的帝王,一個黑道的女王,都是她父親惹不起的存在。

「所以竇大小姐有什麼事嗎?」

竇情一頓,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真遲鈍,還是在……欲擒故縱。

「哥,我餓了!」洛熙搖著雲言君的胳膊,看起來就像依賴哥哥的妹妹在撒嬌一樣。

只有雲言君知道洛熙的手勁有多大,幾乎快要把他的骨頭掐斷。

「好,我們去吃飯。」

雲言君對著竇情抱歉一笑,就拉著洛熙離開。

竇情站在原地,面部扭曲,手中的昂貴皮包幾乎要被扭變形了。

「竇情。」冰冷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

竇情一個激靈,她可不能忘了這次出來的目的。

調整好扭曲的表情,竇情轉身看向來人,「燁少。」

上官燁滿臉冰冷,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雲言君和洛熙離開的方向。

「喜歡?」

「啊?」竇情愣了一下,雖然上官燁也是一個難得的優質男人,但是太過於冰冷殘暴,看著都讓她有些發怵。

「那個男人。」

聞言,竇情便明白了上官燁在說什麼,但她也不敢隨意回答,她根本就摸不清上官燁到底是什麼意思,她現在的身份是上官燁的女伴。

像上官燁這樣的男人是絕對不會允許身邊的女人三心二意。

若她回答「是」,憑上官燁的性子一定會將她碎屍萬段。

若她回答「不是」,那麼就是說謊,肯定會激怒上官燁。

不管怎麼回答她都是一個死字。

在竇情心思百轉之際,上官燁開口,「喜歡,就拆散他們。」

竇情不敢反駁眼前的男人,只能應「是」,眼中滿是疑惑。

拆散?

一對兄妹有什麼好拆散的,雖然她確實看那個金髮女人很礙眼。

「隨便你怎麼做,但不準傷害那個女人。」上官燁又補了一句,即使他認為洛熙完全不會被竇情的小伎倆騙到。

「是,」竇情一臉不屑,一個嬌嬌女還不值得她動手,「那――燁少,晚上的拍賣會……」

「做好你的本分。」上官燁眼中儘是鄙夷。 擺脫竇情的兩人肩並肩走著。

「洛洛,你其實可以繼續牽著我的。」雲言君笑眯眯的看著洛熙。

「雲言君,」洛熙沒有像平時一樣對雲言君「惡語相向」。

「嗯?」

「你有沒有女神號的邀請函?」

雲言君面色一變,「洛洛,你要去那個拍賣會!我不允許。」

洛熙停下腳步,看著雲言君,「條件。」

「你什麼意思?」 冷妻難寵,霸道總裁請繞道 雲言君皺眉。

「你手裡有邀請函。」洛熙的語氣非常肯定。

如果雲言君手裡沒有邀請函,那麼他的第一個反應不應該是「不允許」而是「沒有收到」。

雲言君知道洛熙並不是要取得他的同意,即使邀請函在他的手上,洛熙想要得到它也是輕而易舉的,洛熙只是看在兩人合作的份上才沒有硬搶。

雲言君眸色微暗,單手支在牆上,將洛熙圍在自己的臂彎里,兩人的動作極其曖昧。

雲言君低下頭,一點一點向洛熙靠近,眼看著兩人就要親到一起了,洛熙依舊面不改色。

「唉,」看著兩人就要親上的時候雲言君停了下來,滿臉無奈,「真是敗給你了,邀請函可以給你,但是我要和你一起去。」

「成交。」洛熙一口答應下來。

雲言君本以為洛熙會拒絕,卻不想她直接就答應了,本能的有些不好的預感,不過……

雲言君眸子不著痕迹的撇了眼身後。

雲言君相信就連他都能發現,不可能洛熙就沒察覺到,那麼剛才……就是默許了。

雲言君想著,嘴角就不自主的上翹。

走進包間的時候,菜已經上桌了,就差洛熙和雲言君兩個人回來。

「粑粑,你好慢。」說著,小意邁著小短腿跑向洛熙,「媽媽,過來坐這裡。」

小意緊接著坐在洛熙的身邊。

小意坐在洛熙的左側,而右側是洛允心。

雲言君:……

坑爹兒子!

小意看著雲言君一臉抑鬱的模樣,還給了他一個挑釁的小眼神。

腹黑醫生,愛你上癮 雲言君:……

臭小子,別讓我逮著機會整你!

小意:我有媽媽,怕你啊!

雲言君:……艹。

洛熙沒有在意父子倆的小動作,而是專心的吃著菜,順便還給洛允心和小意夾兩筷子,一大早就起床開始忙活,洛熙早就餓了。

「洛洛,不要只吃菜,多吃點肉。」雲言君突然開口。

齊顏動作微頓,後者向洛熙瞥去一個擔憂的眼神。

「我不喜歡吃肉。」洛熙冷淡拒絕。

雲言君默默給小意夾了幾塊肉。

很早之前雲言君就發現洛熙幾乎不吃肉,甚至是重口味的食物都很少碰,雖然在一般人眼裡這都是些很正常的事,但這在雲言君眼裡卻顯得即為不正常。

即使是再怎麼討厭,也不該一點都不沾,作為一個合格的殺手,身體健康的要求是極其嚴苛的,為了保持一個身體各方面絕對健康的狀態,肉是肯定要吃的。

最重要的一點,他記得洛熙小時候雖然不挑食,但很愛吃肉。

結合之前的事,雲言君大概可以猜出洛熙為什麼不吃肉。

「今晚,我和雲大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們都呆在酒店裡,哪裡也不要去。」吃的差不多了,洛熙開始說明晚上的安排。

小意雙眼閃著光,爸爸和媽媽晚上要一起出去,而且只有兩個人!兩個人!兩個人!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麻麻,你和粑粑晚上是不是要去約會啊。」小意攀著洛熙肩,雙眼放光。

洛熙眸色微閃,隨機點頭。

雲言君有些詫異,他還以為洛熙會否認小意,不過……約會?這個聽起來很不錯,在豪華游輪上約會也是件浪漫事。

「哦――」小意做了一個極其誇張的表情,隨即一副「兄弟乾的不錯」的表情看著雲言君。

洛熙眯眼,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是誰教給小意的。

雲言君表示這不關他的事,這都是雲翊辰教的。

出賣弟弟毫無心理壓力,有個坑弟的哥,也是蠻心累的。

「那快走,快走。」小意迫不及待的把兩人往外推。

洛熙對著齊顏做了個手勢暗號,齊顏會意,拉起吃好飯的洛允心,「老大。」

「雲言君,先送他們去酒店。」

「嗯。」這樣把他們人在外面終歸有些不放心,即使有齊顏看著,也不是很放心。

酒店裡的隔音措施做的不錯,洛熙也沒有搜出什麼微型攝像頭、竊聽器什麼的。

「老大,」齊顏站在洛熙面前,房間里只剩下她們兩人,「出事了嗎?」

洛熙抿了口齊顏泡的茶,「我今天遇到上官燁了。」

「上官燁?」齊顏皺眉,「他不是應該在上官家處理那堆爛攤子么,怎麼會出來。」

「嗯,這也是我感到奇怪的,今晚,記得多準備點防身的東西,尤其是你的那些毒藥,小心一點。」

「老大你的意思是,上官燁晚上可能派人來找我?」

「嗯,記得小心一點,我已經通知駐守在Z市的殺手在暗處保護你們的安全。」

「是,你們也要小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