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充不是個好皇帝,從來沒跟大傢伙帶來哪怕一丁點的好處,那憑什麼還能讓咱們為他流血流汗?

如果真讓這樣的人平定了天下,那他是不是還要用無數人的屍骨再修幾座洛陽那樣的城池? 實際上,這才是普通人的想法,能讓天下安定的,絕對不會是王世充這樣的一個皇帝…… …………………… 可不管鄭軍內部怎樣的四處漏風,此時潼關下的戰火依舊在熊熊燃燒。 可他身上的煙草味又在提醒著她她

如果真讓這樣的人平定了天下,那他是不是還要用無數人的屍骨再修幾座洛陽那樣的城池?

實際上,這才是普通人的想法,能讓天下安定的,絕對不會是王世充這樣的一個皇帝……

……………………

可不管鄭軍內部怎樣的四處漏風,此時潼關下的戰火依舊在熊熊燃燒。 可他身上的煙草味又在提醒著她她眼前的人不是那個人。

就在聶凌恆去撕扯木兮的衣服時,木兮用力的將他推開了,她跌跌撞撞的跑到一旁的雜物堆前然後找了把刀子,「別過來—」她虛弱的開口。

此時她的身體已經忍到極限了,她抬手用刀子在自己胳膊上劃了一道,劇烈的疼痛感讓她稍恢復了些理智,她虛弱的握著刀子靠在牆邊。

每當她體內那股熱感和慾望湧上來時她便用刀子劃一下自己。

被推開的聶凌恆見她寧願自殘也不肯讓自己碰,他氣憤的將自己周圍的東西砸了個遍。

…………

一路上郗冥域已經記不得自己闖了多少紅燈了,此刻他滿腦子裡全是木兮。

待他們到了艾倫的別墅時天色已經有些暗了,別墅里的保安見有人闖進了別墅便拿了武器去攔他們。

見有人攔在車前,郗冥域眼神暗沉的走下車,這時為首的保安上前道:「你是什麼人?竟敢亂闖森海別墅。」說罷他還上前準備去抓郗冥域。

只是他剛向郗冥域伸手,郗冥域便迅速的出手,咔嚓—,骨頭被折斷的聲音傳了出來,接著便見那保安捂著手腕大叫。

周圍眾人都不自覺的倒吸了口氣,郗冥域眼神冰冷的向別墅的大廳走去,待他快走進大廳時眾人才反應過來,他們急忙上前去攔,這時楚明掏出槍沖著上空打了一槍,「不想死的就站住。」

聞言,那些人都停下了腳步,畢竟沒有人跟命過不去。青青小說

這道槍聲驚動了樓上的艾倫,她急匆匆的跑下樓來,只見郗冥域一身寒意的從外面走進來。

在看到郗冥域后艾倫心中一慌,「你,你怎麼會來這兒?」她聲音有些顫抖的說著。

豪門棄婦 郗冥域大步走到她面前然後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道:「她人在哪兒?」

艾倫用手使勁的扣著他的手,「你,你說什麼呢,我聽不懂。」

聞言,郗冥域手上的力氣又大了幾分,艾倫的臉已經被憋的發紫了,她使勁的扣著郗冥域的手道:「你放開我,我就告訴你她在哪兒。」

聞言,郗冥域這才放開她,「咳咳—,郗冥域,你竟然敢私闖我們gavage家族的地盤,我父親不會放過你的。咳咳—」她邊咳嗽邊說著。

這時郗冥域突然掏出槍對著她道:「給你三秒鐘的時間,你要是再不說的話,我保證讓你見不到明早的太陽。」他陰沉的說著。

「你—」這時郗冥域將手槍抵到了她的太陽穴。

見此艾倫也不敢亂說了,她聲音有些顫抖的開口道,「她在地下室。」

聞言郗冥域用槍指著她道:「帶我去。」語畢他推著艾倫向地下室走了去。

在走到地下室時艾倫眼中閃過一絲得意,哼,等會她倒要看看郗冥域在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別的男人苟合是什麼表情,想到這裡她腳上的步子快了些。

她剛打開地下室的門,郗冥域便扯下領帶然後將她綁在了一邊的貨架上。 李破的心情很不錯,潼關方向的喊殺聲隱約入耳,表明王世充還算值得信賴,雖然還沒到地方就被人敲了滿頭的包,可最終還是將大軍帶到了潼關之下。

能消耗唐軍多少實力不好說,但只要河南大軍在潼關下一日,那麼唐軍就不敢掉以輕心,張士貴說的其實一點也沒錯,那麼多人陳列在黃河沿岸,李唐又能支持多久?

常備軍旅和府兵完全是兩個概念,常備軍旅在隋時應該叫鎮軍,一般都駐守於邊塞地區,人數也都不多,三千人以上的就是大鎮了,他們無疑也是隋時官軍中最為精銳的人馬。

像李破所在的恆安鎮就是鎮軍編製,平日里由長安衛府直轄,戰時則歸方面統帥掌握,而像恆安鎮軍這樣的常備軍,隋時人數不超過十萬,這顯然是文帝當政時,精兵簡政的成果。

差不多也就是說,大隋最盛時,常備軍也就十餘萬,這是出於方方面面的考量才出現的結果。

其他不說,只說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常備軍靡費良多,無論是皇帝,還是他的臣下們,都不願養的太多,府兵多好,多便宜,何必弄那麼多張牙舞爪的驕兵悍將出來?

而到了現在,戰亂無日或休,天下諸侯們誰要是敢給自己的軍隊瘦身,那旁人就能把你生吞活剝了。

可以說,如今天下割據於各處的諸侯們,他們的常備軍旅都已經超出了隋時的規模,尤其是幾年前他們起兵之時,多數皆號稱領也有兵馬數十萬,好笑的是,那個時候李淵明顯墊底,在晉陽起兵時,大致只有五六萬眾跟隨。

而時至今日,糧草以及人口銳減的現狀都讓戰爭的規模得到了遏制,李唐卻被一下凸顯了出來,兵馬一直維持在四五十萬人之間。

這個倒也很好理解,關西的糧倉多,又有蜀中作為依靠,而李淵也不是王世充這種肆無忌憚,隨意揮霍的傢伙,精打細算之下,兵力之雄厚,士卒之精銳,確實已經漸漸隱為天下之冠。

嗯,其實還是那句話,如果沒有李破在晉地異軍突起,李唐在此時陸續擊破天下群雄,是有其必然的一面的。

當然了,李破現在可不會去管什麼必然偶然,他只知道,李唐在黃河邊上駐紮的大軍太多了,張士貴的分析非常正確。

這樣一個兵力部署,看似強大,實則漏洞頗多,不管是對峙還是進攻,對於晉地來說,都將是正確的戰略。

對峙上一年半載,說不定就能拖垮了唐軍,甚至是拖垮了李唐的國庫,選擇進攻的話,就算風險有些大,可勝算也是極大。

這其實就是個戰爭的主動權問題,在李唐戰略趨於保守的今日,可供李破選擇的戰略戰術也就變得多了起來。

形勢一片大好啊……李破矯情的感慨了一句。

形勢確實很不錯,王世充非常配合,打潼關打的很起勁兒,只是後勁明顯不足,他娘的好像還沒怎麼著呢,五萬前鋒就被人一掃而空,單雄信這樣的衛府大將軍竟然叛了。

更讓他替王世充「捏一把汗」的是,秦瓊,程知節竟然來了個陣前投敵,這簡直就是開玩笑一樣的操作,如果可能的話,他真想當面問問王世充,你就是這麼帶兵的?李密死的可真冤枉啊……

作為當事人,他自然知道秦瓊,程知節兩人沒來晉地,那就肯定是投李建成去了。

秦瓊在他這裡名聲不小,後來演義里的主線人物嘛,只是在這裡呆的久了,他已經徹底明白了演義的坑人之處,藝術加工過的人物形象,那是根本不能信啊。

所以聽到秦瓊的名字,他只在心裡嘀咕了一句,你還真是個人物……

至於程大鬍子,嗯,他牙根不由自主的有些痒痒,這人是越來越出息了,快趕上後來的旅行者了,晉地,遼東,河北,山東,河南,如今又跑去了關西,給你些時日,整個華夏大地估計人家都能轉上一圈。

惡魔通緝令:獵捕偷孕媽咪 這樣的兩個倒霉蛋去了關西,李大郎其實應該好好想想,會不會將他們那強大的霉運帶過去才對嘛。

當然,這都是無聊的臆想罷了,真正出彩的地方在於,這兩個人要是在潼關城牆上露上一面,那畫面……嘖嘖,可真是太美了。

戰事能打到這樣一個程度,李破對王世充的才能已經不抱任何懷疑……

而王世充也不愧是冤大頭,駐守於河邊的鄭軍將領已經在找尋出路,瞧那迫不及待的樣子,估計就差個投名狀的問題了,王仁則的腦袋不大不小,正合適嘛。

河南在這一刻終於向李破敞開了懷抱,只是有點遺憾的是,這個時機其實並不算太好,肉不少,狼也很多,尤其是肉裡面還夾著些骨頭,整個吃下去一定會噎到。

好在他的胃口並不大,也做了很好的準備,之後考量他的,是怎麼把骨頭挑出來,把肉吃下去的問題。

瞧這個樣子,時間有點緊張,因為岸邊的兵力此時並不算多,他還要在河邊給李神符製造足夠的壓力,讓其不敢輕易派兵增援李建成。

夜王獨愛傲嬌王妃不願嫁 這樣一來,如果想要實現既定的戰略的話,兵力就有點捉襟見肘的意思了。

在王世充敗后,要將一支士氣高漲的得勝之師堵在潼關,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傳令給尉遲諧,讓他留兩千騎守龍門,立即移師蒲板。」

「傳令給尉遲恭,讓他和尉遲諧商議一下,不管用何手段,務必做出強渡黃河,攻馮翊之勢,給他們五天,令尉遲諧悄悄領兵與我匯合,告訴他們,若讓對面唐軍有所察覺,他們兩個的職位我換人來做。」

傳下帥令,李破在大帳之中一邊轉著圈子,一邊嘀咕著,「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不知其所守,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不知其所攻……」

轉了不知多少圈子,李破才又安坐,晃著腦袋又嘀咕了一句,「內鬥還真是不容易啊,還是突厥人比較好對付一些。」

這樣的感慨沒什麼道理,突厥人凶起來才真叫個麻煩,只是草原上沒有那麼多的大河,名關什麼的而已,所以感覺上應對突厥人的手段就很多。

李破當然也明白,遂自嘲的笑笑,這麼自言自語,和個神經病似的,李破啊李破,你可是漢王了呢,要鎮定,要矜持,要雍容一些好吧?

「傳張士貴,徐世績來見我。」

兩個人來的很快,捶胸施禮。

看了看張士貴,這位氣色不錯,據說挺老實的,沒有在營中亂竄……可卻和張倫交上了朋友,就算老實也是裝出來的。

當然了,李破的視角一般都很奇特,他想的是,張大鬍子心眼多的很,以一個新降之人的身份,能跟張大鬍子論交,聽說兩人稱兄道弟之間,談的還很歡快,那就只能說明一件事了。

張士貴很有才能,被人看做了潛力股。

讓李破稍有疑惑的是,這人在潼關人緣很不好,幾天下來,已經足夠他弄清楚張士貴陣前來投的來龍去脈了。

在李建成麾下備受排擠那都是誇他了,弄的人嫌狗不愛才是人家的真實寫照,這才過河來投,人緣這麼糟爛的人到了自己這裡,竟然馬上交上了朋友……

好吧,想想張倫,徐世績的來歷,李破也便有所釋然了,而且,張士貴這樣很可能比較容易得罪人的傢伙,也就是那些心眼很多的人才願意跟他相交吧?

而同來的徐世績看著有些亢奮,這些天過河三次,「偷運」了些糧草和十幾匹戰馬過去,被王仁則待為上賓,看樣子是找到感覺了,李破很懷疑,若是自己這裡有點什麼事故,眼前這個傢伙就會一溜煙的跑去王仁則面前搖頭擺尾……

和以前一樣,一邊在心裡叨咕著,一邊露出很具親和力的笑容,擺手道:「都坐下說話吧。」

張士貴心裡很振奮,來了多日,終於又蒙漢王召見,看來應該是有了結果了,別看他這些時日過的挺悠閑,可像他這樣的人,一日沒有兵權在手,就好像命都只剩下了半條,難受的厲害。

公主謀之禍亂江山 所以他捶胸錘的砰砰直響,坐下的動作卻輕的好像能把地面坐碎一般。

旁邊的徐世績看著李破的笑容,心裡卻先就哆嗦了一下,先就回想一下,這幾天有沒有幹什麼「蠢事」?

李破瞅著徐世績,不斷加強著恐嚇的效果,嘴上直接便問,「先說說,對岸又有什麼動靜沒有?」

徐世績轉著眼珠,很快的在心裡捋了一遍,才小心回道:「回稟大王,對岸剛傳過來的消息,王世充昨晚遇刺,今天移駕陣前,斬了左武衛將軍郭舉……」

「吳黑闥,郝孝德兩部在潼關之下損傷慘重,今日已經移師陣后做起了監軍,嗯,還有,對岸的沈青奴也有投效之心,和牛進達商議了一下,準備按兵不動,只待王令而已。」

李破愣了愣,沈青奴?洛陽城中的黑社會頭子,這他娘的能信得過嗎? 他踹開門后入目的便是滿地狼藉,聶凌恆頭髮有些亂的半坐在地上。

郗冥域在房間里環顧了一圈才在角落發現了木兮的身影,她縮成小小的一團半坐在角落,她原本白凈的衣服上已經布滿了血漬。

在看到這一幕後郗冥域身形一頓,他感覺自己的的心像是被一張無形的大手攥住了一樣,他快步走到木兮面前。

此時木兮幾近虛脫了,在嗅到熟悉的龍涎香時她緊繃的神經鬆了下來。

他急忙將她抱了起來然後輕聲道:「別怕,我來了—」

這時木兮頭靠在他懷中,「熱,好熱—」

聞言,郗冥域急忙抱著她離開了,這時聶凌恆有些狼狽的站了起來,剛剛他清清楚楚的看到程木兮在見到郗冥域之後如釋重負的表情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感覺心口有些悶,他雙手無力的垂在兩側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

郗冥域在抱著木兮出來時聽到艾倫得意道:「郗冥域,見到自己的女人被別的男人睡是什麼感覺啊?」因為郗冥域身形比較高大所以她並沒有看到其實木兮除了衣服上有些血之外別的與之前無異。

見郗冥域沒有出聲,她又開口道,「哈哈,我猜你現在要氣的爆炸了吧,哼,我說過會讓你後悔的,你越是在乎什麼,我偏要將她毀掉,哈哈—」她得意的大笑著。

此刻他真恨不得立刻上去掐死她,可他懷裡的人卻是已經撐到極致了,而且她胳膊上的傷還在流血,他只冷冷看了一眼艾倫便離開了。

在出了大廳后郗冥域沖楚明吩咐道:「將艾倫帶回去。」木兮今天承受了多少痛苦,他就要讓她十倍百倍的還回去。趣讀小說

說完他便帶著木兮去了最近的酒店,在開房時郗冥域專門向前台要了藥箱,在回到房間后他將木兮放在床上,只是木兮卻一直纏著他不放。

她神色迷離的說著熱,見她如此模樣郗冥域體內的慾望瞬間便被勾了起來,只是他還是強壓著那慾望然後幫木兮包紮傷口。

可木兮已經忍到極致了,尤其在嗅到他身上的龍涎香后她更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了。

她不斷的撩撥著郗冥域,郗冥域幾乎是以這輩子最快的速度幫她包紮傷口的,在給她包好傷口后他便急切的吻上了她的唇。

在給她脫衣服時他發現她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濕的透透的了,他動作輕柔的吻著她。

一晚上木兮纏著他要了好多次后藥性才慢慢褪了去。

在木兮昏睡過去后郗冥域這才又小心翼翼的為她清理了遍傷口,在將她胳膊上的血漬清理乾淨后他更是心疼了,她胳膊上滿是傷痕,有咬痕,掐痕,還有刀傷,他低頭輕輕的吻過她胳膊上的傷痕。

…………

楚明剛將艾倫帶走不久,一群黑衣人便將森海別墅包圍了起來,見聶凌恆從大廳出來,為首的黑衣人急忙上前頷首道:「總裁,我們來晚了。」

聞言,聶凌恆什麼都沒有說然後徑直上了車。

這時有人問道:「總裁,這些人怎麼處理?」

聶凌恆半眯著眼靠在座椅上冷聲道:「把他們處理掉,還有這別墅也一併燒掉。」說完他便吩咐司機開車。 …………

清晨木兮醒來時發現周圍的環境很陌生,她心下一慌,然後急忙坐起身來,郗冥域被她的動作驚醒了,他也急忙坐起身來,「怎麼了?」

在聽到他的聲音后她才鬆了口氣,「這是哪兒?」

「Favignana離島—」

木兮輕輕揉了揉額角然後準備下床。

只是她一動便感覺一陣痛意傳來,「嘶—」她吃痛的叫了聲。

見狀,郗冥域急忙走過來扶她,「小心,別碰到傷口。」

聞言木兮皺眉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她這才發現自己胳膊上滿是紗布,看著滿是傷痕的胳膊,昨天發生的事就如奔涌的流水般在她腦海中流過,想到昨天自己用刀子划傷自己來保持理智的做法,她心底閃過一絲不可置信,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昨天催情葯發作的時候她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郗冥域會來救她的,一定會的。

昨天她雖中了催情葯,但聶凌恆在吻她時她還是很排斥,那時候她腦海里只有郗冥域,她雖不清楚這算不算的上愛,但她明白的是自己的內心和身體已經不可能再接受另一個男人了。

郗冥域見她盯著傷口出神,他上前將她攬入懷中然後柔聲道:「對不起,讓你受苦了。」說罷他又將下巴抵在木兮額前輕聲道:「我保證這是第一次也將會是最後一次。」從今往後他絕對不會再給別人傷害她的機會,餘生哪怕是讓他付出生命,他都不會再讓她受到傷害了。

聞言,木兮鼻子一酸然後將頭往他懷裡埋了埋,她身體微微的顫動著。

很快郗冥域便感覺到衣服上傳來的濕熱感了,他深邃的鳳眸中劃過了一抹心疼之色。120小說

木兮向來堅強獨立,自從爺爺離世后她幾乎沒有再流過淚,可今天她卻在他面前哭了,不知是他的話的緣故還是他的懷抱的緣故,此時她總感覺有種被愛護的感覺。

她忽然從他懷裡探起頭來然後聲音扁扁的開口道:「郗冥域,之前你向我求婚現在還算數么?」

聞言,郗冥域眸中閃過一抹喜色,「只要你願意,我們隨時可以舉行婚禮。」

「等回國之後我們結婚吧!」木兮眼神堅定的看著他。

「好,我一定會讓你做這個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他輕吻著木兮的額頭說著。

木兮他們在退房的時候聽到前台的人在說這島上有棟別墅昨夜被燒了個精光。

她腦中立馬就想到了艾倫的別墅,這時那人又小聲道:「聽說那別墅是gavage家族的,那大院里還有不少屍體—」

聞言,她急忙側頭去看郗冥域,而郗冥域則十分淡定的收著自己的證件。

他們剛收好東西便聽到楚明的聲音,木兮一扭頭便見楚明正快步往他們這裡走。

他一過來便頷首道:「主上,兮小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