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我們無關。”

姬芮決然的說道,他們死不承認她也拿她們也沒有辦法。 “姬小姐,凡事不要說得那麼絕對,你不認識金蝶,並不代表雞公子不認識,你們身上的氣味相投,金蝶瞬間就能聞出來。” 蘇紫陌的話一出口,姬煜瞬間咬緊了脣瓣。 “本莊主只想知道你們在找什麼而已?當然,如果你們今天不說清楚,本莊主有的是辦

姬芮決然的說道,他們死不承認她也拿她們也沒有辦法。

“姬小姐,凡事不要說得那麼絕對,你不認識金蝶,並不代表雞公子不認識,你們身上的氣味相投,金蝶瞬間就能聞出來。”

蘇紫陌的話一出口,姬煜瞬間咬緊了脣瓣。

“本莊主只想知道你們在找什麼而已?當然,如果你們今天不說清楚,本莊主有的是辦法讓你們自己交代出來,本莊主雖然只有金玄期五階的修爲,但也未必能輸給你一個神玄期六階的人。”

蘇紫陌一臉張狂,那語氣卻是風輕雲淡的。

姬煜脣角抽了抽,見過狂傲的,沒見過這麼狂傲的。

“莊主要是想知道,自己去查。”

姬煜自然不會告訴她,他們在找什麼?

“呀!看來你姬公子是不想告訴本莊主咯!闖了本莊主的藏寶閣,其目的居心叵測,今天二位要是不交代清楚,就別怪本莊主不客氣。”

蘇紫陌顯然已經失去了耐心,語氣中隱藏着戾氣。

沐雲軒皺了皺眉頭,他娘子爲什麼會一直揪着藏寶閣的事情不放呢?

“你敢,我們可是鎮國公府的人,這裏還有云城聖主在,你休得太放肆。”

“不想說,是嗎?”

蘇紫陌伸出手,袖中的玄冰雪練剛剛要把姬芮捲過來……。

“陌陌……。”

赫雲霆的出聲,讓蘇紫陌快速的住了手。

跟隨而來的還有蘇櫟。

姬芮瞬間有一種季後餘生的感覺,那個女人剛剛蘊藏着極大的玄氣,就是自己比她高出五階,也不一定是她的對手。

姬煜眼眸裏的黯然一閃而過,只差一點點,他就可以知道她用的是什麼玄器了。

“姬小姐,姬公子,你們可以離開了。”

赫雲霆一進來就說。

“赫雲霆。”

蘇紫陌怒視着赫雲霆,他什麼時候敢替她做決定了?

“陌陌,消消氣,啊!”赫雲霆直接無視那殺人的目光,一臉笑嘻嘻的。

眼眸在帶過沐雲軒的時候,一臉的不高興,這個男人可謂是陰魂不散了,自己來不說,還帶了一羣人來,他是想把他們明月山莊鬧得雞飛狗跳才善罷干休嗎?

姬煜心中冷笑,這赫雲霆的出現,正好給了他一個臺階下。

“芮兒,我們走。”

姬芮忍不住看了沐雲軒一眼,不甘心的跟着姬煜離開。

“赫雲霆,你又皮癢癢了,是不是?那兄妹兩人一大早來明月山莊,還藏了黑衣人在馬車裏,私闖藏寶閣,可見,他們早有預謀,而且……。”

後邊的話蘇紫陌沒有說出來,她憤怒的轉身坐到椅子上。

沐雲軒凝眉,她對他還是有顧忌,心猛的一沉,他到底還是走不近她的心裏。

她微眯着眼,這姬家兄妹一定是懷疑她了,要不然好端端的怎麼會查到藏寶閣去呢?

到底是哪裏引起了他們兩人的注意呢?

蘇紫陌沉思了一會,噬魂鈴……?

應該是噬魂鈴的出現讓她們起了疑心了。

“陌陌,那個黑衣蒙面人只進到第五層機關處就被亂箭射死了,你要想從這狡猾的兄妹二人口中得到什麼消息那是不可能的。”

赫雲霆無奈的看着她,

她也太孟浪了,這一見面就把人家給得罪了,她在這裏悠哉悠哉的得罪人,背後他還得拼命的去收拾爛攤子,他赫雲霆還真是命苦啊!

“孃親,應該是噬魂鈴讓他們起了疑心。”

蘇櫟也是這樣認爲的。

“姬煜既然能看得出來是噬魂鈴,那他必然也不簡單。”

蘇紫陌心裏百思不得其解,這姬煜又怎麼會知道是噬魂鈴的,齊兒那天隱藏得很好!就連她都沒有發現。

“姬煜是毒聖的徒弟?”

沐雲軒不緊不慢的說道。

“額!”蘇紫陌快速的偏頭看着他。

美眸圓瞪,怒聲問道:“你怎麼不早說?”

“你又沒有問本座。”

wωω●тTkan●¢ ○

沐雲軒若無其事的回答道。

“你……。”

蘇紫陌氣急,可又不得不承認沐雲軒說的。

蘇紫陌眸子漆黑幽冷:“難怪他們會知道噬魂鈴,今天便迫不及待的到明月山莊來。”

“孃親,不必太擔心,誅心玄器已經在櫟兒的體內,他們想要,也找不到。”

“誅心玄器?”沐雲軒眼眸裏滿是驚訝!

這誅心可是八大玄器之一,只要和誅心契約,即可百毒不侵,受傷的傷口可立即痊癒,對於修煉者來說,只要有命在,才能修煉成至高無上的修爲,櫟兒和誅心玄器契約,那麼櫟兒的生命也得到了很大的保障。

八大玄器,已經有兩樣在她們手中了,玄冰雪練也是,噬魂鈴雖然沒有列入八大玄器之中,可是力量絕對不會比八大玄氣差。

她們母子四人這些年到底是遇到了什麼人了。

十五年前,八大玄器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這突然出現,那些一心想追求更高修爲的人們又怎麼會坐以待斃呢?

“只怕他們不止是爲了誅心而來,八大玄器他們都想要,毒醫可不比冥海狄,這姬家到是好本事!居然能和毒醫扯上關係。”

赫雲霆脣角抽了抽,眼眸裏的精光一閃而過。

要說這奇遇,誰會敵得過他們母子四人啊?

“這姬芮,姬煜,姬泓,一直都是姬家最器重的人,就拿那姬煜來說,不但是神玄期六階的高手,更是一個製毒高手,你們以後遇到他,可要小心些。”

他赫雲霆一天到晚都是操心不完的事情啊!還得爲她們母子四人的小命操心,他赫雲霆天生就是一個勞碌的命。

“擔心你自己的小命就可以了,我們母子可是百毒不侵的。”

蘇紫陌沒好氣的說道。

“知道了,我赫雲霆以後見到他們絕對要繞道走,你都把人都給得罪光了。”赫雲霆同樣的沒好氣的反駁回去。

她這裏耳光甩得痛快了,也不想想之後得惹多少麻煩。

“呃!”蘇紫陌吸了吸鼻子。

“怎麼會有芙蓉糕的味道?”

“陌陌。”

慕容邵峯笑意絕絕的端着一盤芙蓉糕走進來。

一身白色華袍的他,更加的英俊瀟灑。

沐雲軒陰沉不散的看着一臉笑意絕絕的慕容邵峯,牙槽死死的磨在一起,這個陰魂不散的傢伙,一大早就跑到明月山莊來跟他搶女人了。

“咕嚕……。”

蘇紫陌的肚子開始叫囂。

“哇!邵峯,你怎麼知道我餓了?”

“聽說你在接待客人,我就晚了一點過來。”

“哇!芙蓉糕耶!”蘇紫陌饞得口水直流。

別人嫌膩的芙蓉糕卻是她蘇紫陌的最愛。

“看你饞的,快吃吧!”

慕容邵峯柔情的看着她,自動忽略了所有的人。

蘇紫陌口中含着芙蓉糕,清亮的眼眸靜靜的看着慕容邵峯。

她怎麼看着邵峯的笑容和往日有些不一樣呢?

“嗯哼!”赫雲霆煞風景的嗯哼了一聲。

打斷了兩個人的對視。

“慕容公子,你眼中只有陌陌,敢情我們都是隱形人了?”

“在本宮眼中,確實是只看得到陌陌一個人。”

慕容邵峯笑着回答,水光瀲灩的眼眸卻看着怒視着他的沐雲軒。

他的語氣似是開玩笑,又透着讓人不能忽視的認真。

-本章完結- 正在衆人疑惑之時,某女嘴裏含着芙蓉糕,華麗麗的暈了過去。

“娘子。”

“陌陌……。”

慕容邵峯手中的芙蓉糕瞬間飛到赫雲霆的手中。

巧的是,兩人同時接住了蘇紫陌。

慕容邵峯的修爲不如沐雲軒的高,可是慕容邵峯離蘇紫陌是最近的。

www▪тt kǎn▪¢○

猛的,兩雙深沉的眼眸裏燦出了火花,暗流涌動的看着對方。

沐雲軒渾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讓人壓抑的就連呼吸都困難。

慕容邵峯不甘示弱的回瞪着,只是一向溫文儒雅的他,在氣勢上還是輸了沐雲軒一截。

“殿下,本座的妻子就不勞煩殿下了。”

要不是知道他和蘇紫陌的關係,他不會這麼客氣的和他說話,敢和他沐雲軒搶女人的人他絕不會輕易放過。

妻子?深深的刺痛着慕容邵峯的心,這就是他和沐雲軒之間的區別嗎?

“聖主莫不是記錯了,陌陌是什麼時候和你成的親,你沐雲軒目前爲止可是未娶之身。”

慕容邵峯冷漠的說道,一雙桃花眼深沉的看着沐雲軒,第一次,他和沐雲軒正面交鋒,他守護了兩年多的人兒,憑什麼他沐雲軒一出現就是他的妻子。

“記錯了的是殿下吧!”沐雲軒冷冷一笑,那笑容冷卻滿是自信,“六年前轟動四國的冥婚,天下人皆知道蘇紫陌是我沐雲軒的妻子,在說,我們的孩子都已經五歲了,殿下,這個理由夠充足了嗎?”

沐雲軒的每一個字都無情的敲擊着慕容邵峯一個純樸的心。

猛的,慕容邵峯不由自主的輕輕的放開蘇紫陌,滿是痛楚的眼眸求證的看着蘇櫟。

他心裏雖然早已經猜到了一些,可是他一直不願意去證實。

蘇櫟咬了咬脣,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猛的,慕容邵峯的心沉到了谷底,往往被愛傷過的心是最脆弱的,心底的酸楚感,讓他身體裏的力氣一寸一寸的抽乾,喉嚨酸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沐雲軒並不認爲自己的做法有多殘忍,世界上什麼都能讓,唯獨愛情,遂抱起蘇紫陌,快步的離開。

蘇櫟沒有說話,其實,他是知道慕容叔叔心裏喜歡孃親的,可是孃親的心,很多的時候就像堅硬的磐石一樣,她把能感受到的情往外推,慕容叔叔註定是受傷的那個,蘇櫟悄聲轉身出去,說再多,慕容邵峯此刻也聽不進去,慕容叔叔更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平復自己的心情。

“邵峯,你別這樣?”

赫雲霆放下手中的芙蓉糕,他此刻的心情他能體會得到。

慕容邵峯失魂落魄的坐到椅子上,眼眸裏充滿了血絲,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丟了魂不算,那滿身的痛楚讓人不忍直視。

他因爲他們的相識而感到快樂,因爲她的笑容而感到溫馨,因爲相遇而欣喜,更因爲相知而更加的幸福,可是他還是因爲自己的懦弱而遲了一步。

“邵峯,你別這樣,陌陌就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人,人的一生有對有錯,無論是失去還是擁有,都是自己的選擇,你所選擇的事情,無論結果如何?既然選擇了,就要勇敢的去面對。”

赫雲霆承認自己不會安慰人心,可是,他看到慕容邵峯痛,自己心裏也痛,這就爲愛必須付出的代價。

“她曾經說過,有一種東西不能欺騙,那就是感情,而人最不能愚弄的就是真誠,最起碼她和別的女人不一樣,她不會去欺騙一個對她好的人,她從來沒有欺騙過你,這兩年來,她不是沒有感覺,而是她不想傷害你。”

“呵呵!”慕容邵峯悽慘一笑,“你知道我有多愛她嗎?以前,礙於身份,我從不表露心聲,現在,我想努力一次,就是背叛了自己的國家,也想和她共度餘生。”

俊逸的臉上,不滿了痛楚,每一個動作,都痛得僵硬。

“邵峯,這就是身不由己,你的身份註定你和陌陌之間有緣無份,原因自己不用我多說。”

赫雲霆拍了拍慕容邵峯的肩膀,在心裏嘆了口氣,說起這個,他也是有苦難言……。

“哥,你剛纔怎麼不出手,就讓志揚白白的死了嗎?”

出了明月山莊的姬府的馬車上,姬芮氣憤難擋,滿臉殺機,一雙眼眸陰沉如蛇蠍。

“有沐雲軒幫着她,我們討不到好處。”

姬煜也是一臉氣憤地說道。

“難道就讓這件事情就這般悄無聲息的過去嗎?今天是芮兒一輩子受到的第一次奇恥大辱,這惡口氣要是不出,到死那天我都咽不下去。”

陰沉的嗓音,有些重,深深的恨意讓美麗的臉上扭曲不堪。

姬煜面色一片陰毒狠戾,“那天的蘇紫雲和凌秋水明明是被噬魂鈴控制住的,今天差一點點就逼那個女人出手了,而沐雲軒又恰好趕到,讓人想不到的是她居然擁有世界上最小的魔獸,金蝶。”

“哥,你真的確定,八大玄器都在那個踐人手上嗎?”

說道八大玄器,姬芮眼眸裏一片貪婪之色,八大玄器各具玄氣,只要能擁有一件,變能成爲一身的護身符,特別是那玄冰雪練,可是女人最順手的玄氣了。

“今天一行,十有*能確定了,明月山莊的藏寶閣居然連志揚都闖不進去,可見,那藏寶閣裏也有更多寶貝。”

“哥,要確定也很簡單,去問一問刑部大牢裏的蘇紫雲就知道結果了。”

“嗯!眼下我們不能錯過任何有價值的消息,那兩個女人不會無端被送進大牢,她們一定是得罪了明月山莊纔會惹得明月山莊的人用噬魂鈴對付他們的。”

姬煜想了想,對着外邊的車伕喊道:“去刑部大牢。”

“是,公子。”

“那個踐人的身法太快,芮兒都沒有任何感覺,她的手就落在了芮兒的臉上,哥哥是否能探出,那個踐人真的是隻有金玄期五階的修爲嗎?”

今天這三個耳光,是她一輩子的恥辱,而且還是在她喜歡的男人面前,那個踐人,她一定要加倍的從她身上討回來。

“的確是金玄期五階的修爲。”

這一點,姬煜相信自己不會看錯。

“一個金玄期五階的人身手能有這麼快,就連哥哥神玄期六階的高手都感應不到她出手,哥哥你不覺得太懸乎了嗎?”

姬芮一直想不通這一點,纔會在那個踐人手上連吃了三次暗虧,想到那個踐人風輕雲淡的張狂樣子,她就想把她撕個粉碎,遂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

“哥哥,你今天怎麼不暗中下毒,哥哥的毒一向無色無味,她們是感應不到的,能給她們一定苦頭吃芮兒這心裏也能好受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