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連忙喊道。

「雖然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我並不想與你產生任何的聯繫,所以請你遠離我的生活,這樣於你,於我都好。」 光明分身停下,他沒有轉頭,只是平淡的說道。 路易斯聽到這話,眼眶頓時紅了,她咬住了嘴唇,努力不讓眼淚流下來。 「喂,我說易林,你這人也太傲了吧,你知道露易絲是誰嗎?」 桑侖臉上

「雖然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我並不想與你產生任何的聯繫,所以請你遠離我的生活,這樣於你,於我都好。」

光明分身停下,他沒有轉頭,只是平淡的說道。

路易斯聽到這話,眼眶頓時紅了,她咬住了嘴唇,努力不讓眼淚流下來。

「喂,我說易林,你這人也太傲了吧,你知道露易絲是誰嗎?」

桑侖臉上泛起怒容,傑西卡甚至拔出了兩把斬刀。

但光明分身只是搖搖頭,帶著山姆直接離開。

離開時,山姆還轉過頭,做了一個歉意的表情。

「什麼人嘛這是。」

桑侖不悅,他攬住露易絲的肩膀,安慰道,「王妹,這人族性子太冷了,連化妝后的我都提不起興趣,想來也是個基佬,你就別把心思放在他心上了。」

「一見鍾情固然值得珍惜,但人家性格使然,即便你露出真容,他也未必會喜歡你,而且這種人,跟著他,不會有幸福的!」 「人族不是有句話么,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弔死在一棵樹上呢,」

桑侖沉聲,「我們海國人傑地靈,俊美男人數不勝數,回去后,我讓父王給你好好物色物色,絕對要樣貌有樣貌,無比聽話!你叫他吃屎,他都不敢說半個不字!」

「噗,哥哥,你在說什麼呢,我又不要奴隸。」

露易絲破涕為笑,有些微惱地拍了下桑侖。

「哈哈,開心就好,別想那個男人了,我們回去吧,人族地域,還是太危險了。」

桑侖搖搖頭,「傑西卡帶路吧。」

「是。」

傑西卡點頭,「距離此地最近是歌爾灣碼頭,可以順著密西大河,一直前往列名比斯港口,那裡有我們海國的大將,只要到了那裡,那麼就安全了。」

密西大河,貫穿整個西方南大陸,連通海域與內陸,是著名的河運通道,三國很大一部分的經濟貿易來往都是通過這條河流的。

「好,我們走。」

桑侖決定,只是離開時,露易絲還有些怔神地看著光明分身離開的方向。

一見鍾情,需要的是兩廂情願,但如果只是單方面,那麼結局註定會是悲劇。

「我是真的喜歡你呢,可為何。」

露易絲眼中閃過一絲黯然,她身為海國公主,還是神女,從小到大見過的俊傑天才數不勝數,但唯獨見到易林,心中卻是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

一開始她不明白這感覺是什麼,只知道自己想經常看到易林,想看易林吃自己的便當,可這個男人卻動不動玩消失,讓她很是懊惱。

直到後來的一段時間,她終於發現自己對易林的感覺是什麼了。

這種感覺名為,

喜歡。

很純粹的喜歡,

其中沒有參雜任何因素。

乾淨如明鏡,澄澈如湖水。

「走吧,妹妹。」

桑侖與傑西卡商量了一下路線,最後做了決定,正想喊露易絲離開時,卻看到了露易絲髮怔的神情。

「哎,」

桑侖輕嘆一聲,攬過露易絲的肩膀,此時陽光溫柔,透過樹葉,灑下零碎的光輝,三人並肩,往前緩緩走去。

「那傢伙永遠不知道自己面對是誰的愛,」

「那可是一位神的愛啊!」

……

一處臨時開闢出來的山洞,易林盤膝坐在其中,臉上鐵面冰冷無比,在略顯黑暗的環境中,更顯陰森。

魔刀佇立,插入易林身前的地面中,濃郁的血氣化作一條條血線,纏向了易林的身體,滲入進去,每一刻每一秒都能感受到易林的氣息在不斷地提高。

咔嚓!

似乎有金屬碎裂的聲音,從易林體內傳出,易林的氣息暴漲,連帶著整座山洞都微微搖晃起來,碎石簌簌而落,濺起濃濃的粉塵。

而下一刻,一抹刀光劃過,原本瀰漫起的塵煙瞬間被撕裂,一道人影大步踏出,血氣翻湧,宛如烘爐燃燒,熾烈如煌煌烈日,靠的近一些樹木直接冒起了火焰,化作灰燼!

「銀環級巔峰!」

血氣中兩道更加猩紅的眸光宛如血燈漂浮,充滿了煞氣。

呼!

血氣散去,易林的身影顯露出來,較之以往,他的體型似乎要大了一些,身高已經快接近一米九,裸露的上身上更是布滿了塊狀的肌肉,看上去充滿了力量感,像是舉手投足之間,便能粉金碎石,撕裂巨獸!

「玖,你說。」

易林張開眼,剛想與玖聊天說話,但卻想起,無論是黑玖,還是光明玖都已不在自己的體內,而自己關了意識連接,無法再聯繫。

所以現在的他,除了魔刀,算是一個孤家寡人了。

「有些不適應啊。」

易林將體內還在沸騰的血氣平復下來,輕嘆一聲。

雖說修鍊之路,本就寂寞如夜,但如果真有一個東西能一直陪著你,倒也不算無聊。

「漫漫修鍊路,諸君共勉吧。」

易林對著遠山,對著天空,吼出了這一句話。

失心妻約,冷戰殘情首席 將魔刀負在身後,他大步一邁,往遼闊無垠的前方走去。

相隔甚遠的遠方,光明與黑暗像是心有感應,看向了易林的方向,緩緩揚起了嘴角。

…..

里水鎮,與歌爾灣毗鄰,也是當地一個經濟交流中心,雖然取名為鎮,但規模卻與城市差不了多少。

鎮長隸屬議會,是銀環級巔峰的鬥氣戰士,有他在,這一片的治安也能穩住。

愛在時光深處綻放 要知道密西大河流域寬廣,存在著諸多海盜,恩,放在內陸,應該稱之為水匪,這些人河上劫掠商船,陸上搶劫人家,警督署與軍隊來圍剿過,但這些人水性極好,加上密西大河流域九曲十八彎,存在著諸多神秘之境,皇室與議會一時也是無力,所以逐漸也就放之任之了。

而這些水匪也曉得其中利害關係,不會輕易殺人,劫掠的物資也只拿一半,避免徹底觸怒議會與皇室。

里水鎮的晚上沒有宵禁,即便已經半夜了,但街上仍是人來人往,對於商人而言,白晝與黑夜並沒有多大的區別,只要能賺錢,何處不是天堂。

是夜,圓月皎潔,繁星璀璨。

一家酒館,名為迎風,建築風格頗具古意,看得出來這家酒館的主人應該傾慕東方的文化。

「掌柜,上好的房間,一晚。」

一個帶著斗笠的鐵面人,走了進來,來到櫃檯前。

「掌柜?」

櫃檯前站著一個中年人,梳著光亮的大背頭,他黑髮黑眸,是少見的遺人。

他看著帶著面具的客人,輕笑道:「看來客人也是一名遺人啊,掌柜這兩個字一般只有遺人才會說。」

「一晚十金盧布。」

中年人打開記錄本,在上面劃了一筆,隨後在一旁的抽屜中,拿出一把鑰匙,「二層,三間。」

鐵面人正是易林,他來里水鎮並不是沒有目的的,他路上問了一個路人,得知里水鎮里有著傳送陣,可以傳送千里之遠。

當初從佛羅倫薩來這裡,可是足足趕了一個月的路程,如果靠步行,太浪費時間了。

付完錢,易林便往樓上走去。

而正走到樓梯口時,三個身影從二樓拐角處走了出來。

「妹妹,你為何要到這種酒館來?雖然風格有點不同,但並不符合我們的審美習慣啊。」 唐桂花一聽說林家,果然害怕了。

她問道:「他們在哪裡?」

聽她的話音,便知她很擔心了。

冷情總裁強行霸愛 羅陽微微歉疚,卻正兒八經道:「應該還沒有動手,還沒找到你們。為了安全起見,你們先回去,等我擺平了他們,就沒事了。下次再跟你逛一個晚上。」

至此,唐桂花不再堅持不回去了。

「沒車子,老娘怎麼回去?」唐桂花嚷道。

上來時,只開了一輛車子。

此時車子正被羅陽用了。

「桂花姐,打的吧。也不用多少錢。」羅陽說道。

兩個村花,還有蘇雲,再加唐德興,一共4個人乘坐的士,剛剛能坐下。

結束了通話,羅陽說道:「班長,把車子開到河濱大道。」

羅陽想要先冷靜三分鐘,安安靜靜的思考一下。

陳潔的事很棘手,稍有差錯,便會葬送她的性命,不得不謹慎對待。

一路上,祝子姍也很緊張。

羅陽握住她的手,能感受到她在微微的哆嗦著。

「你把血將藏在那兒了?」

彼時還沒到河濱大道,祝子姍問道。

「沒有。」

羅陽只是想先靜一靜。

車子駛到了河濱大道,停了下來。

洪佳欣問道:「是不是陳姐出事了?」

先前她要專心開車,隱約聽見是陳潔的事。

羅陽說道:「對。你們不要將這事跟其他人說。」

正在說話間,手機鈴聲又響了。

一看打電話來的是無為子,便知是催放血將了。

接通電話后,無為子果然說道:「怎樣?不想讓你干姐活了?」

羅陽說道:「行,我放了血將,你放了我干姐。」

現今解釋沒什麼用,一旦說4個血將不在了,估摸陳潔也就要被殺死。

「讓我聽聽血將的聲音。」無為子要求道。

羅陽嚇了一跳。

「不在我旁邊,咱們約個地點見面,當場交換人質,怎樣?」

「地點由我來選,你要是玩花樣,那你干姐就別想活了!」

醉三千,篡心皇后 「好,說吧。」

隨即無為子說了一個地點,卻是在天江市裡的。

不是別處,正是血煞門的大本營,度假村。

「我就有話直說了,你這樣不是想我死嗎?換個地方。」羅陽說道。

「也不用見面了,你先放了血將,我會放你干姐的。」無為子冷道。

血將死了,怎麼放?

羅陽心裡一陣叫苦。

他想將九陽殿抬出來,冒充一下自己是九陽殿的弟子,看能否嚇住無為子。

不過有利也有弊,一旦適得其反,那陳潔就真的活不了了。

思之再三,羅陽不敢魯莽行事。

「開玩笑!我放了血將,你要是不放我干姐,怎麼辦?咱們是平等關係,你以為能威脅到我?你如果不想要4個血將的命了,那就算了!」

血煞門兩個長老都跟羅陽交過手,忌憚他身手了得。

若在血煞門大本營,仗著人多勢眾,還不怕羅陽。

在其他地方見面,又不知羅陽帶了什麼高手來,無為子實是無膽去冒這個險。

當時羅陽第一次跟4個血將交鋒時,羅陽只有逃的份。

這個情況,血將應該跟無為子等人說了。

血將的殺傷力主要在血光咒,攻擊的是人的陰魂。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