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辰眼睛眯起,心中明了,果不其然,有順天之法那就應該有逆天之法。

不過聽女媧這般語氣,這逆天之法可能真的很難了。 「以力證道這條路已是埋骨無數。」 女媧看著許辰,目光變得複雜起來,兄長,三生三世之後,你果然還是要選擇這條路嗎…… 她沉吟中開口:「我並不希望你走這條路。」 許辰抬頭看了女媧聖人一眼,沉吟道:「您還是和我講講這以力證道的方法吧

不過聽女媧這般語氣,這逆天之法可能真的很難了。

「以力證道這條路已是埋骨無數。」

女媧看著許辰,目光變得複雜起來,兄長,三生三世之後,你果然還是要選擇這條路嗎……

她沉吟中開口:「我並不希望你走這條路。」 許辰抬頭看了女媧聖人一眼,沉吟道:「您還是和我講講這以力證道的方法吧。」

「唉。」

女媧聖人嘆息一聲。

……

孔雀一族內。

所有孔雀族人顫抖的看著許辰,力壓六大准聖,滅殺銀翅一族的許辰就在面前,像是一尊君王,讓他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許辰,可否給我們一次機會。」

孔雀准聖遲疑開口,神色變得有些緊張。

「如果我沒有突破准聖,你會給我這個機會嗎?不會。」

許辰看著對方冷漠開口。

「……」孔雀准聖臉色難看了一瞬,凝聲道:「元始宮中,你當真力壓六位準聖?」

「不是。」許辰搖頭道:「其實我可以把他們全都殺死。」

孔雀准聖臉色頓時蒼白了一瞬,張了張嘴想要再問什麼卻是說不出來。

「無話可說,就準備受死吧。」

許辰拔出了滅世雷劍。

孔雀准聖看到這把劍臉色又是一陣變幻,這把滅世雷劍本是他族的至寶,現在卻被許辰拿在手中對付他們。

「你當真要趕盡殺絕,不給留一條活路?」孔雀准聖在許辰長劍指向他的時候開口。

「說這些有什麼用。」許辰道。

「我覺得我們之間的矛盾也並非一定要生死相向,也有其他方法可以解除矛盾,比如我給你賠償。」孔雀准聖沉吟道。

「不用,殺了你們之後,孔雀一族內的東西都是我的。」

許辰冷笑,這群人現在知道怕,早幹什麼去了,之前追殺他攔截他,現在反過來求饒可行嗎?

說完他眉目微斂,殺機閃爍。

「你……」孔雀准聖感受到許辰的殺機,無力中深知一戰在所難免,他深吸一口氣喝道:「好!那我就試試……」

「嗡!」

長劍破空的聲音驟然響起,打斷了孔雀准聖的話,如同一道匹練瞬間到了准聖面前。

「該死!」

孔雀准聖喝罵一聲,同時喊道:「我先攔住他,其他人全部逃離!」

「是!」

一群孔雀族人驚恐回應,轉身的時候,只聽砰一聲巨響。

深夜書屋 只見孔雀准聖攔截許辰這道劍芒后,整個人轟就倒飛了出去,兩條胳膊被斬斷,狠狠落在地底沒有動靜。

「他攔不住我。」

許辰回頭看向眾人,露出一絲冷漠的笑容,長劍一閃,劍光橫掃八方。

「不!」

「不要,老祖救我!」

腳步僵硬在原地的人全部驚恐瞪眼。

下一刻,光芒一閃人頭飛起。

諸多主宰皆被一劍滅殺。

「你這個煞星!我和你拼了!」

朕的皇后能見鬼 孔雀准聖從地底飛出,暴怒沖向許辰,在心中已是一片冰冷的絕望,面對許辰這樣一個強敵,不管戰鬥還是退離皆無路可走,滅亡就在眼前,已成為現實,這種絕望之下,他能做的僅僅是殊死一搏。

「沒有嘗試逃跑,還算有點骨氣。」

許辰沉聲道了一句,出手再不留情,長劍所過,孔雀准聖應聲倒飛,身上多了一道恐怖的傷口。

「吼!」

對方振翅,變成本體,帶著渾身鮮血和許辰不要命的拼殺。

一場血腥的戰鬥展開。

最後孔雀准聖終究是敵不過許辰的化身,被許辰一劍砍掉腦袋,砸在地上,死不瞑目。

「孔雀一族,今天滅亡!」

許辰聲音傳出,繼續鐵血出手殺敵。

……

女媧宮內。

嘆息的女媧聖人終於開口。

「以力證道,實乃絕命之法。」

她看著許辰緩緩出聲:「自從我們洪荒出世以來,歷史上只有開天闢地的盤古至聖成功以這種方法證道,開闢了我們這一片世界,除他之後,世上再無第二人可以以力證道成功,所有嘗試的人,都死了。」

「只要有成功的可能,我都想試試。」許辰凝聲開口,盤古既然能成功,說明這方法就不是真的絕命之法,還是有一線生機。

他修鍊完美大道,只有選擇完美的證道之法才能讓自己的大道完整,如若不然,他的道也沒有再繼續下去的可能。

「但你可知這種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自盤古之後,天地間有無數英傑蓋世之輩,如當年鯤鵬,潛力無窮力大撼天,為追尋完美結果死在了以力證道之下,從此世間再無鯤鵬。」

「鯤鵬。」許辰皺眉,縱然後世傳承斷絕,但鯤鵬的傳說他一樣聽過,傳說中的至強凶獸,在海為鯤,在天為鵬,大不知幾萬里,天上地下皆是獨尊。

如此深入人心的傳說巨獸,原來是死在了以力證道之下。

「何止鯤鵬,后更有鎮元子、紅雲道人、帝江等一眾混沌大能,每一個皆是天上地下獨一無雙之輩,最後皆是選擇以力證道,死亡在天道天罰之下。」

女媧聖人停頓了一下,然後聲音變得異常凝重,緩緩道:「後來,創造太極八卦大道,身居鴻蒙靈寶伏羲琴,擁有一身造化的伏羲,一樣選擇了以力證道,最後結果依舊,辛虧有聖人不惜代價相助,伏羲才得到一絲輪迴重生的機會,否則一樣身死道消,連輪迴的機會都沒有。」

「伏羲。」

許辰皺了皺眉,只覺得這個名字似乎在哪裡聽到過。

「之後更有諸多英傑之輩,每一個都是蓋世之才,如那最先闖出聖人之下無敵名頭的孔宣半聖,又如取得定海神針一棒鎮天的齊天大聖,還有古之燭龍、檮杌、饕餮等等,這些先後都到達聖人之下極致境界的驚才絕艷之輩,無一不是死在逆天之路上。」

女媧聖人沉聲說道,最後目光深深看著許辰:「你還是要選擇這條路嗎?」

「對。」

許辰果斷點頭,沒有半點的猶豫。

女媧聖人皺眉:「我說了這麼多,你可有聽進去?」

「我知道。」

許辰點頭:「聖人教誨,萬古英傑都葬身在此路之下,此路兇險,九死一生,但九死尚有一生,縱然這條路可能會讓我身隕,但我領悟的大道已經決定了我的成聖之法。」

「說來,你這一世領悟的大道是什麼。」女媧聖人問道。

許辰抬頭看向看向女媧聖人,鄭重道:「我的道是完美大道!完美,本就是逆天之道。」

……

(今天端午節小紅祝大家端午快樂,另外最近一個月來有三個舵主打賞,太有心了,感激不盡!小紅在這裡給大家道謝!最後端午節編輯放假,之前的一個錯誤操作一直沒改過來,只能等編輯上班后才能改正了。) 「完美?」

女媧聖人蹙眉:「你又獨創了大道?」

「為什麼說又?」

許辰不由疑惑問道,元始聖人說曾經認識他,女媧聖人的反應也像是認識他,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你曾是我們的故人,當初你也自創了一種大道。」女媧聖人說道。

「……」

許辰更加疑惑了。

自己前世今生記憶都存在……難不成真像當初一場劫難里的心魔所說,自己還有第三世?

如果是,那自己曾經是誰?

許辰臉色漸漸變幻,心裡無數念頭浮起,然後問道:「我曾經是誰?」

女媧沉默。

片刻后搖頭:「等你自己覺醒之後就都明白了,你覺醒的時候,可能就是你成聖的時候,這關係你的成聖機會,我不願多說。」

「關係成聖。」

許辰眼睛眯起一瞬間,看來當初的自己也不是無名之輩,很可能就是女媧之前提到的那些強者之一。

但這又如何,自己就是自己,自己是許辰這一點絕不會改變。

全球諸天時代 「這些都太遠了,還是回到成聖之法的選擇上,你當真要選擇以力證道?」

女媧沉聲道:「我可以透露一點,你的第一世便是如你現在一樣,執迷的選擇了以力證道,結果落得隕落輪迴三生,你現在還要踏上老路?」

「原來如此。」

許辰點了點頭,不由露出一絲笑容:「這就是了,我了解我,不管什麼時候,對這條路的選擇都不會變。」

「明白了。」

女媧沉默,片刻道:「以力證道便是逆天,如果你做好了決定我會全力助你的,在這之前你需要做的準備有很多,首先把修為提升起來吧。」

「嗯。」

許辰皺了皺眉頭,到了准聖境后再提升修為,難度比以前多的不是一點半點,從這個境界到突破聖人的臨界點有一段非常遙遠的路要走。

「我有乾坤鼎,納天地鍾靈,可以助你快速提升修為,一日修鍊堪比一年,你需要的時候隨時可以去鼎內修鍊。」

女媧聖人輕輕揮手,一尊四方尊鼎從天而降,降臨在女媧宮的廣場上引得無數人圍觀。

「多謝女媧聖人。」許辰抱拳道謝。

女媧聖人搖頭:「應該的,你先去吧,等你修為到了准聖圓滿之後,我會幫你做其他準備。」

「好。」

許辰點頭道:「我還有一些瑣事要處理,便先走了。」

「嗯。」

……

孔雀一族內。

許辰化身帶著一身血腥味走出,同時收取了孔雀一族的五百天道碎片,加上銀翅一族,他手中已經掌握有一千多快天道碎片。

站在孔雀一族之外,許辰化身等待本尊到來。

片刻后,許辰從天際破空而至,降臨到了化身面前。

化身將一系列東西全部交給許辰,朝許辰點了點頭后化成一縷青煙消散。

「孔雀一族已經滅亡,我也成為準聖,這裡又有素嫣可以照料,人族卻是可以在這裡安心發展了。」

念頭落下,許辰揮手,不完整的鴻蒙乾坤圖大放光亮,緊接著一片陰影從天而降。

抬頭看去,天地被一片黑影徹底籠罩,失去了太陽的光輝,這陰影巨大,漸漸可以看出是一片浩瀚的土地,這土地上承載著整個人族。

彷彿是天外來物。

人族與人族的土地齊齊降臨在孔雀一族原本所在的土地上,陷入地底,鎮壓了原本的孔雀一族,強勢無雙,驚動八方勢力圍觀。

「今日起,這裡乃人族天地。」

許辰在九天之上俯視八方,聲音傳遍天地,讓各大勢力皆是微微變色。

而在人族天地中,無數人族仰望許辰,齊齊叩拜吶喊:「聖者萬福!」

許辰目光落在人族天地之中,點頭開口:「我人族應當興起,不日我會賜下機緣,耐心等候。」

「叩謝聖者!」

人族天地內又是一片響亮的吶喊,歡呼聲一片。

從一開始的羸弱一族,到現在威壓洪荒的聖族,人族的一切變化幾乎全是許辰一個人帶來的,這份功德,人族無雙。

沒過幾天,許辰給人族留下一件先天至寶,又留下五大聖族集結起來的資源,同時告知人族在這大地之下埋藏的孔雀聖族內同樣擁有機緣,可以自行挖掘,算是一場試煉。

前後幾番安排過後,人族總算在洪荒大地上落族,有了所有種族都不可想象的龐大資源,人族整體的勢力開始突飛猛進,這是后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