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辰的傷口被木神訣治療止住血跡,「最後一下了,讓我們全力以赴!」

龍辰手中的血剎輕微的震動了一下,龍辰看向手中的血剎。 地面的六長老道,「你們在這別亂跑,不然雷劫可能會連累你們,我上去幫忙!」 六長老飛了上去,看向龍辰五人,「小小年紀晉級地武就能引來雷龍劫,不錯,這是最後一下雷劫了,也是雷龍劫最強大的一擊,你們現在不走可能會因此喪命!」 五人沒

龍辰手中的血剎輕微的震動了一下,龍辰看向手中的血剎。

地面的六長老道,「你們在這別亂跑,不然雷劫可能會連累你們,我上去幫忙!」

六長老飛了上去,看向龍辰五人,「小小年紀晉級地武就能引來雷龍劫,不錯,這是最後一下雷劫了,也是雷龍劫最強大的一擊,你們現在不走可能會因此喪命!」

五人沒有回應六長老的話,閆小胖不斷的釋放陣法輔助四人,六長老看著五人的表情笑了笑,「有毅力。」

六長老爆發元力,地武五級的實力爆發出來,下方的學員都受到影響,龍辰五人則沒有受到影響。

學院內有不少教師和長老感受到雷劫的氣息不斷向這裡聚集,其中也包括龍辰的師傅葉爵以及龍辰的教師謝南宮。

第九道雷電出現,這道雷電猶如一條龍,這是一條五爪雷龍。

藍色的五爪雷龍纏繞在雷雲中,對著龍辰六人發出咆哮,五人的耳朵漸漸有血流出,六長老揮手元力護住了五人。

五爪雷龍沖向六人,六長老第一個衝上去抵擋,一劍劈開了雷龍。

雷龍被劈開化為兩條雷龍沖向五人,六長老連忙擊毀一條雷龍,「小心,還有一條雷龍!」

雷龍的力量被六長老削弱了一半沖向五人。

劉默默身上的凍氣釋放,冰思攻向雷龍,然而劉默默的攻擊對雷龍的攻擊沒有多大作用只是減慢了些許速度。

劉默默閃開,接下來輪到軒轅博和御清風的連擊,兩人釋放最強一擊打在雷龍身上。

雷龍吞噬掉攻擊撞開兩人,沖向龍辰。

龍辰收起血剎,體內的星元力高速運轉,「來吧,邪龍撼岳擊!」

雷龍到了龍辰的面前,龍辰的拳頭砸了上去。

雷龍體內兩股力量爆炸,這是剛剛軒轅博和御清風的攻擊,龍辰砸了一拳三股力量混合在一起引起爆炸。

龍辰看準時機又一拳砸在雷龍的身上,「結束吧!」

邪龍撼岳擊不愧是龍族的招數,這一擊徹底吸幹了龍辰體內的星元力,最後一擊也是只發揮出邪龍撼岳擊的一半力量。

雷龍受到這一擊,憤怒的撞向龍辰。

龍辰手中的血剎脫手護在龍辰的面前,「血剎!」

原來,血剎微微的震動一下是誕生了劍靈,血剎的劍靈剛剛誕生為了拯救龍辰擋在了龍辰的面前抵擋雷龍憤怒的一擊。

雷龍撞擊在上面,血剎斷開雷龍的力量開始消失,雷龍衝到了龍辰的身上,龍辰沒有元力護體硬生生的被雷龍擊中,吐出一口血掉了下去。

雷龍消散,空中的雷雲也開始消散。

龍辰落地,斷開的血剎掉落在一旁,軒轅博落下,「龍辰,你怎麼樣啊!」

龍辰的嘴角不斷溢出鮮血,「糟……糟糕,好像要死掉了!」

這時五長老葉爵以及謝南宮等人趕來,葉爵看著龍辰的樣子摸了摸龍辰的手腕,「糟糕,龍辰的體內充滿了雷電,他體內有一股力量護住了龍辰的心脈,保住他一條命,我回去拿一念回光,等我!」

軒轅博從金焰熾雷槍內拿出一枚金色的丹藥,「一念回光我有,喂龍辰吃下吧。」

五長老葉爵接過一念回光放入龍辰的口中,龍辰的臉色逐漸恢復。

五長老看向龍辰身邊的血剎,「龍辰剛剛渡劫,而且還是雷龍劫,最後一擊你們幫他削弱了很多,最後還是這把劍幫助龍辰擋住了致命一擊。」

龍辰看向身邊的血剎,「師傅,還能修好嗎?」

五長老葉爵看向血剎,「應該吧!」

院長室。

院長看著外面消散的雷雲笑了笑,「那位先生預言的情況發生了,這個時代要結束了,新的時代也將來臨了,龍辰順從時代誕生,毀滅大陸的存在嗎?」

未完待續。 「小魚兒說起的時候我還嚇了一跳,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就好端端的受了傷?」

姜雲卿任由李嬋打量著,對她口中所說,她在養病不知道她受傷之事不置可否。

三皇子被廢,璟王在宮中動武見血,這事情在京中鬧的沸沸揚揚的,眾人皆知,就算李嬋真的是因為生病在府中沒有外出,也斷然不可能什麼消息都不知道。

更何況她那病到底是真是假,姜雲卿怎會不知道?

姜雲卿見李嬋言語間打探她為何受傷,就知道張妙俞應該是沒有告訴李嬋她之前在宮中受傷的細節,也沒說過她那天曾單獨和李廣延在一起過。

她不由朝著張妙俞看去,就見到她背著李嬋朝著她使眼色。

張妙俞倒不是懷疑李嬋什麼,只是覺得那天宮中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她和陳瀅早就說好,絕不會告訴第三個人,免得流言蜚語之下,壞了姜雲卿的名聲,讓她和璟王之間生了誤會。

此時見李嬋問起,她才連忙雙手合十朝著姜雲卿拜了拜。

讓她別說。

姜雲卿哪能猜不到張妙俞的想法,有些失笑之下,自然不會去拆張妙俞的台,直接對著李嬋說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從望月台下來的時候不小心撞著了。」

「這幾天一直都在府中將養著,現在已經好多了。」

姜雲卿作勢動了動右手,笑著道:「也就是小魚兒大驚小怪的,你瞧,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李嬋聞言說道:「你也太不小心了,進趟宮裡都能把自己弄傷,你也別太大意了,傷筋動骨的事情可不是鬧著玩的,這要是養不好,將來等你年紀大了,有你受的。」

姜雲卿聽到這話頓時笑起來:「你這話說的,像是你年紀多大一樣,趕緊坐著吧,瞧你兩凍的。」

她抬頭道:「徽羽,讓人去打些熱水來,穗兒,去廚房讓他們熬些薑湯,多放點姜,熬濃一些。」

張妙俞聞言連忙扯著姜雲卿的手:「我不想喝薑湯。」

姜雲卿看著她凍得紅彤彤的臉頰,拍了她腦門一下:「你這身上涼的跟冰塊似的,不喝薑湯祛寒,回去一準得生病,薑湯和葯,自己選一樣。」

張妙俞頓時癟癟嘴,知道姜雲卿說一不二,只能講價還價:「那姜少放些,多放些紅糖……」

姜雲卿哭笑不得:「你前幾日不是還嚷嚷牙疼嗎,還敢吃糖?」

張妙俞可憐巴巴的看著她。

姜雲卿被她那跟小鹿似的水汪汪的大眼看的無奈,只能退了一步:「好了,別這麼看著我,像是我欺負了你似的,穗兒,多給小魚兒放點糖,姜還是一樣多,不然去不了寒氣。」

穗兒笑道:「奴婢知道了。」

見穗兒領了吩咐出去,那薑湯也非喝不可,張妙俞有些小委屈。

姜雲卿見狀塞了塊點心給她:「別委屈了,待會兒讓李媽給你做你喜歡吃的東西,水晶餚蹄?」

張妙俞這才笑起來,伸著手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姜雲卿:「還要吃青玉丸子!」 龍辰剛想站起來結果全身痛痛,「哎呀,疼…疼…疼!」

五長老葉爵站起身道,「笨蛋,雷電還在你體內遊走呢,走吧,我帶你回去療傷,不省心的徒弟。」

說到最後一句五長老轉身偷偷的笑了出來,接著帶著龍辰走了。

謝南宮看向五人道,「六長老多謝你這次出手相助,不然我的學生可能就。」

六長老笑道,「沒事,小小年紀就渡劫已經超乎我的預料,而且還是雷龍劫更讓我吃驚,你有一個好學生啊。」

謝南宮笑道,「我只是運氣好罷了,你們四個過來,我給你們療傷。」

謝南宮看了四人一眼分別拿出四種丹藥喂他們吃下,眾人虛弱的氣息很快就開始恢復。

軒轅博感受自己力量的變化,「不好,我也要晉級了。」

六長老笑道,「我該說什麼,別再來個雷龍劫了,吃不消。」

轟隆隆!轟隆隆!

剛剛散開的雷雲再次匯聚,軒轅博笑了笑,「我運氣是真的不好啊。」

謝南宮道,「六長老這次我幫他渡劫,你們歇著吧。」

六長老點點頭,軒轅博躍起懸浮於空中,雷雲籠聚時不時有雷電落下。

謝南宮飛向軒轅博的身邊,「根據雷雲判斷,你遇到的應該是雷動劫,比雷龍劫低一級。」

軒轅博手中的金焰熾雷槍不受他的控制脫手而出,「喂,你要幹什麼!」

金焰熾雷槍飛向雷雲中大肆吸收雷電,謝南宮看著金焰熾雷槍吃驚道,「有靈智的武器我見過,可是這樣的,太囂張了。」

金焰熾雷槍大肆吸收雷電,雷中的雷電不斷攻擊金焰熾雷槍,所有的攻擊卻都被吸收了。

雷雲不斷的匯聚,雷電增多,金焰熾雷槍的舉動似乎驚動了雷劫。

雷雲再次籠聚,雷雲中隱約間有一條龍的身軀。

軒轅博看到雷雲中的龍軀,「又來一個雷龍劫!」

軒轅博身邊的謝南宮皺了皺眉,「有點麻煩。」

金焰熾雷槍重新回到軒轅博的身邊,金焰熾雷槍的*哪裡已經開始有金藍色的細紋。

「這雷龍劫可是大補,和我當初吃的味道差不多一樣吧,你直接吃了吧,我快吃飽了。」

軒轅博看向手中的金焰熾雷槍苦笑道,「你當我是你啊,這雷劫我要是吃了就會被弄死。」

「哎呀,我把這事給忘了,給你一個武技,你就可以吃了。」

一道金光從金焰熾雷槍內分離飛到了軒轅博的識海內。

氣吞萬物!

一切有型有質的物體都可以吞噬,吞噬后直接分解供使用者吸收,無法吸收的東西則無法吞噬。

雷雲轟隆作響,「好吃的要來了,你自己吃吧,我要花時間吞噬這些好吃的。」

第一道雷電落下,擊中軒轅博,氣吞萬物!

在軒轅博身上的雷電都被軒轅博吞掉,軒轅博感覺到體內有一股暖流,同時自己的力量也在不斷提升。

謝南宮看到軒轅博吃掉雷電吃驚道,「現在的小怪物越來越多了。」

接著第二道雷電落下,軒轅博還是老樣子照吃不誤。

接下來軒轅博一一吞噬掉落下的天雷,同樣的一條藍色的五爪雷龍對著軒轅博咆哮,俯衝而下沖向軒轅博。

軒轅博揮舞手中金焰熾雷槍衝到五爪雷龍面前,軒轅博繞著雷龍身邊飛向,每次都用長槍割下一道道雷電,趁機吃下。

這時二長老也來了,「我的天,我徒弟在幹嘛?」

謝南宮想了想,「應該是在吃雷劫吧。」

軒轅博和雷龍激斗,半柱香的功夫,雷龍連原先一半的體積已經沒有了。

雷龍看了一下自己的軀體咆哮一聲,往雷雲中飛去。

軒轅博嘴角上揚,「想跑?」

雷動!

軒轅博整個人猶如一個金藍色的鬼魅追了上去,一口咬住雷龍,接著雷龍就被軒轅博吸入體內。

軒轅博打了個飽嗝,空中的雷雲散開,軒轅博落地。

金焰熾雷槍重新化為空間戒指戴在軒轅博的食指上,二長老和謝南宮飛到軒轅博的身邊。

二長老吃驚道,「徒兒,你是什麼怪物?傳說中的雷之神獸,雷麒麟的化身嗎?」

謝南宮道,「這應該是特殊的武技吧,可以吞噬雷電。」

軒轅博點點頭,「沒錯,我的武技這個特點就是可以吞噬能夠分解的東西,不能分解的東西那就不能吞噬了。」

二長老笑道,「乖徒兒,你現在什麼階段了?」

軒轅博釋放出自身的氣息,「恩~差不多是地武二級的氣息吧。」

這時劉默默和閆小胖以及御清風也來到了軒轅博的身邊,閆小胖苦笑道,「完了,我身邊的都是怪物級別的人,我該怎麼辦!」

說完閆小胖苦笑著離開了,劉默默道,「你好厲害啊,軒轅博,你怎麼做的,教教我!」

軒轅博道,「好,一會兒我就把這個武技傳授給你。」

御清風看了四人一眼自己走向煉元塔內準備繼續修鍊,之前圍觀龍辰渡劫的學員也都離開了,只剩下一些女學員。

哎,你看他好帥啊,尤其是他吃雷劫的時候,更帥!

沒錯沒錯,好帥啊!我不行了,要被迷死了!

剛剛那個也好帥哎,而且我看到他的佩劍為了保護他抵擋了致命一擊,我要去找五長老打探他的關係!

…………

五長老葉爵帶著龍辰回到自己的房間,龍辰很快就睡著了,體內的星帝訣開始吞噬龍辰體內的雷電。

一日後,龍辰和軒轅博兩人的動作傳遍了整個迦迪學院,兩人也得到很多稱號,雷龍終結者,雷龍吞噬者以及雷電霸者等等。

於此相等的,兩人身邊的朋友也被兩人的小迷妹們挖掘出來,開始了各種各樣的採訪。

龍辰睡了一天,體內的的雷電也都被吞噬,龍辰的力量再度提升也成功的在地武二級穩定下來。

御清風敲響了一一六的宿舍門,龍辰打開門看到了御清風,「走吧。」

龍辰和御清風走出宿舍,離開禁空法陣的有效範圍開始御劍飛行。

這一路上有不少的人聚集到龍辰和御清風兩人的身邊,問這問那,龍辰和御清風加快速度拜託眾人。

龍辰的血剎也被蒼老拿走開始重鑄,正好蒼茫大帝的空間戒指在龍辰的手中,龍辰將之交給了蒼老。

蒼老也用裡面的材料開始重鑄血剎,這期間龍辰只能用空間戒指的武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